15. 唐笛死了?!(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唐笛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如果是假疯,不得不说这个人的演技实在是高,自从昨天下午带会总部后就一直不言不语,只一个劲地痴痴傻笑。
        林勇把艾萨克从四楼一直拖带地下一楼的监禁室。
        隔着双面镜子,艾萨克推推眼镜,贴近镜子仔细地看了看唐笛,然后转头对林勇说:“这个人看起来不太像是装的。”
        林勇叹了口气说:“我没让你就这么看,我是让你进去看!”然后走到监禁室门口用力把门一拉开走了进去。
        艾萨克愣了一愣,推推眼镜也跟着走了进去。
        这个唐笛看到两个人进来,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依旧保持着那种痴痴傻笑地表情。
        艾萨克看了看唐笛,一只手拿出手电筒,另一只手撑开唐笛的眼皮仔细地看了一会,又拿出听诊器听了一会唐笛的心跳。听完心跳,艾萨克放下听诊器,对林勇说:“从瞳孔的缩放程度以及他的心跳频率上看,没有问题。”然后拿出一个针头往唐笛身上刺去,唐笛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艾萨克观察了一下唐笛的表情又说:“从神经反应情况来看,不正常。走,外面说。”
        两个人走出监禁室,把门带上。
        “怎么样?说结论吧!”林勇似乎没什么心思听艾萨克分析。
        “结论……结论是他不是正常人。”艾萨克有点紧张。
        “不是正常人?什么意思?”林勇很疑惑。
        “从他的瞳孔缩放程度来看是属于正常状态,但是他的心跳频率正常得有点过分。还有一个神经反应情况,完全是没有神经反应。”艾萨克一口气把话说完,生怕林勇再嫌他说话吞吞吐吐的。
        “嗯……这个……你还是详细说一下吧。”林勇妥协了,艾萨克说的一系列结论他听不太明白。
        “哦,是这样的,我说他心跳过分是因为虽然他的心跳频率在78次每分钟,属于正常范畴,但是频率很平均。正常人的心跳总数在正常范围里的基本上频率会出现忽快忽慢的情况,这和人体的血液流动速度有关系,流动速度的快慢能影响两次心跳之间的时间差,而一个正常人类的瞬时情绪变化以及神经变化都能影响局部血管收放进而影响血流速度。而唐笛则是非常均衡地,每两次心跳的时间差听上去几乎没有变化。”艾萨克解释道。
        “嗯,那你说的神经反应呢?”林勇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让他继续说。
        “神经反应就是人体局部神经的感觉反馈到大脑后,大脑做出的一系列应对反应,比如说身体上某个部位感觉到疼痛,首先会出现肢体的反射行为,例如肢体抽动、毛孔收缩等等。刚刚我在唐笛的身上用针头刺了一下,就算事先知道这一行为也会在人体上反应出相应的行为,比如说脸部肌肉收缩等。我观察了一下,当唐笛感到疼痛的时候,他的面部表情没有出现一丝变化,也就是说要么他的神经系统没有丝毫反应,要么他不属于正常人类。我个人判断,后者的可能性比较大。”艾萨克说完,推了推眼镜。
        “也就是说……”以林勇的认知是不太可能理解艾萨克所说的一番话,只好抛砖引玉让艾萨克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但是艾萨克完全不能理解林勇的用意,反而是推了推眼镜微笑着等林勇下结论。
        一时间气氛特别尴尬,林勇的最后一个单词尾音已经拖得很长了,艾萨克就是这么呆呆地微笑一声不吭。
        “……还是你来说吧。”林勇算是彻底服了。
        “我不清楚这个唐迪是个什么定义上的‘人类’,如果从科幻角度上来看的话,现在坐在隔壁的或许只是个被遗弃的肢体。就像壁虎遇到危险时会断尾逃生,断掉的尾巴在一定时间里还会保持机体的活性,但过了一阵子之后就会因为无法维持细胞的新陈代谢而逐渐死亡、枯萎。如果这种设想没有错的话,我预计隔壁的‘唐迪’或许很快就会和壁虎的断尾一样死亡、枯萎的。”
        林勇听完艾萨克的叙述,虽然一时间不能完全消化,但至少艾萨克最后的比喻还是通俗易懂的,总而言之,这个唐迪可能拥有和壁虎一样的能力,可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把自己的肉体舍弃。但,现在唯一的问题是:世界上有这种人吗?
        对此头疼的绝对不止林勇一个,同样在犯愁的还有毒蝮蛇。
        就目前来看,所有敌方的能力数据蝮蛇是最清楚不过的。但即使和对方交过手,也让蝮蛇这个身经百战号称“魔鬼的双手”的顶尖杀手一筹莫展,况且这种等级的对手还未列入“国际杀手排行榜”,全球有多少这种等级甚至还要厉害的人物尚未可知,要是搜罗殆尽全数列入“国际杀手排行榜”,恐怕是要刷新杀手世界所有人的世界观了。
        但蝮蛇烦心的并不是这些,他的情报网络连唐迪的真实信息都不全,这对于一个刀口舔血的杀手来说是非常致命的。
        如今,国际刑警组织甚至成立了这么一个不明所以的“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光是这个名字就把蝮蛇的世界观刷新了好几遍。归根结底,还是因为负责他的情报传递工作的芝华士给的信息不够详尽。
        林勇带着自以为立了大功正春风得意的艾萨克回到调查科后径直走到蝮蛇的办公桌前。
        “克雷努诺,对唐笛的事你怎么看?艾萨克说唐笛是壁虎人,你跟他交过手,你说说看?”林勇点着一根雪茄,喷了一口烟说道。
        蝮蛇想了一下,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好,就保持沉默。
        林勇见蝮蛇不说话就继续说:“虽然这个结论听起来比较瞎扯淡,我觉得吧,既然我们是‘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的,还就得顺着这种结论查下去。”
        蝮蛇看着林勇点点头说:“从我跟唐笛交手的感觉来看,唐笛要么是身手很好的魔术师,要么就是上帝。”
        周围几个人听到蝮蛇用了“上帝”这个词都笑了,林勇也让一口烟呛着了,猛烈地一阵咳嗽。
        “嘿,克雷努诺,你这么亵渎上帝可是会被诅咒的哦!”生物研究员阿米地奥开着玩笑。
        蝮蛇羞涩地笑了笑,心想自己果然不适合做卧底,都快不是自己了。
        “言归正传,我想这也是我们初期正常的反应,以后遇到类似的案子多了也就习惯了。”林勇说。
        蝮蛇赞同地点点头。
        桌子上的茶碗边沿冒着几缕若隐若现的热气,这是铁观音的第二泡,味道正淳,但钟爷不急于品尝。按照钟爷的性子,茶水太烫便无心体会茶味的精妙,因此,这最醇香的一泡茶自然是要等顺口了再品,凉了就浪费了。
        风城松没有钟爷这等耐心,毕竟年青。瞧着茶水凉的差不多了便一口饮尽,喝了一声:“好茶!”然后再往里添水。
        钟爷看着风城松,摇摇头说:“城松,心莫急。”
        风城松看了看钟爷说:“钟爷,这茶倒了不就是用来喝的吗?毋需顾虑太多,两头兼顾,往往都顾不着。顾一头失一头也不至满盘皆输。”
        钟爷揭开茶盖,吹了吹水面的浮叶,先闻香,在抿一口,含在嘴里回味,最后一口饮下,当不负这久等。
        “城松,有些事,终不是交易,还关乎道义。失了钱财,还能再挣,失了道义,那是百死莫赎。你且记住我这句话。”钟爷捋了一把胡子说道。
        风城松听着眼睛转了几圈,也不知是听进去了没有。
        “对了,钟爷,现在蝮蛇那什么情况?黑爵士故意的?”风城松突然引来话题。
        “黑爵士的用意老夫越发不懂了。”钟爷摇着头,手里还在捋着他那撮长胡子。
        “据我所知,唐笛是黑爵士的手下,怎么会安排蝮蛇来查唐笛的案子呢?”
        钟爷不说话了。
        唐笛被拘留十个小时后,依旧没说一句话,而且没有任何进食和排泄,甚至连觉也没睡,就在拘留室一直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单就这一点就已经脱离了人类生物学上的范畴。
        “特殊人种刑事犯罪调查科”里的两个生物领域的专家表示大开眼界,轮流对唐笛进行各种实验,最后都无法用目前生物学上的任何一条定义去解释,只能笼统地下了个“类人体生物结构”这种连他们自己都鄙夷的结论。
        唐笛被拘留二十个小时候,稍微有了些许变化:原本还做着微笑这种简单的表情,现在似乎笑累了,脸上一点表情都找不到了。两个生物领域的专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又是一阵研究,这似乎依旧超出了人类的基本状态。任何人就算是在睡觉也不可能达到全身每一处肌肉都处于松弛状态,如果要达到这种状态,除非处于死亡状态。另一个发现是唐笛的心跳频率由原先的78次每分钟降至56次每分钟。经过连续两个小时的观测,唐笛每过一个小时心跳频率降低1次每分钟。也就是说,监禁室里那个唐笛正在处于死亡的进程中。
        阿米地奥和佐伊把这一发现告诉林勇后林勇便犯了难,如果这个唐笛只是被遗弃的肢体,那么要抓捕真正的唐笛则难如登天。
        唐笛在监禁室里待了一天一夜快24个小时了,得出的结论仅仅是他是一个特殊人种而已,对案子并没有多少帮助,如果要更加详细的数据的话恐怕还得再抓唐笛几次,不过这个唐笛有这种特性可以在危急关头遗弃肢体逃生,恐怕以后抓到的也只会是唐笛的弃肢罢了。
        “如何是好?”林勇想了许久没有想到该怎么处理目前的状况,同样的,其他人也默不作声。许是大家都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状况,实在没有先例或者经验可以使用。
        “尤姆,各国有关‘特殊人种’的资料的共享件已经发送过来了。”赖丽出现在林勇办公室门口对正在埋烟灰的林勇说。
        “哦,谢了赖丽。”林勇掐灭烟头站起身。
        赖丽身子侧了侧让开一条路,门外三个人各自捧着一大堆文件陆续进来把文件堆在林勇桌子上。
        “那我先走了啊。”赖丽说完敲了一下门便转身出去了。
        林勇看了看三摞堆在办公桌上的文件,顺手抓了最上的一本随意翻看了起来。
        “尤姆,出事了!”阿米地奥气喘吁吁地现在门口。
        林勇听闻转头看着阿米地奥说:“什么事这么慌慌张张的?”
        “唐…唐笛,是唐笛,他死了!”
        “什么?!”尤姆扔下文件冲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