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被遗弃的男孩(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1958年,法国卢森堡城郊。
        他独自坐在山坡上,望着山脚下的村庄,嘈杂的市井喧闹声被山风吹得烟消云散,偶尔有路人骑马奔腾而过也不能打扰他陷入一个人的世界。
        因为,除此以外,他也没有消遣的方式。
        即使是在这个被城市所遗忘的村落,他依旧是个被人遗弃的孩子。
        “蓝蓝的是天空,
        绿绿的是草原。
        流浪的唱诗人,
        说史诗的童话。
        森林里有什么?
        巫师在说:
        离那壁虎远着点。”
        这是村子里最流行的歌谣,每个孩子都会唱。而这个歌谣的主人公就是这个独自坐在山坡上被整个村子遗弃的男孩科马蒂安·唐笛。
        唐笛自从出生起就被母亲遗弃,而他的父亲则是曾经经常来这个村子的走货郎,自从唐笛的母亲怀了他,这个走货郎就再也没有来过村子。在他母亲生下他后,母亲便循着他父亲的脚步远走他乡。
        可怜的小唐笛被一个单身的中年农场主收养,度过了他仅有的美好童年。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农场主在与偷羊的贼人争斗的过程中被射杀。在第二天村民们发现死去多时的农场主时,也发现了身上布满可怖伤口的贼人,以及毫发无伤却昏迷不醒的唐笛。
        村民们把小唐笛带去诊所救治,医生也无可奈何,只能听天由命等他自己醒来,谁知不久后,小唐笛躺的病床上只剩下小唐笛干瘪的尸体。于是,医生被村民送上了绞刑架,以吸血鬼的罪名绞死。
        在那些恐怖而又悲伤的日子渐渐被村民们淡忘的时候,浑身脏兮兮的小唐笛又再次出现在村民的面前。
        而这次,大家的恐惧矛头毫不犹豫地指向了小唐笛。即使这个男孩曾经让他们怜悯甚至无比愤怒地绞死了无辜的医生。
        一时间各种谣言纷纷传开。有人说小唐笛是从地狱回来复仇的,有人说小唐笛与魔鬼签订了契约,也有人说小唐笛也变成了吸血鬼。
        不管谣言如何,或者甚至有人声称看到了小唐笛咬着流浪汉的脖子吸食人血以佐证小唐笛是吸血鬼的传闻。大家在处置小唐笛的意见上相当地一致——绞死。
        行刑当天,刑场周围挤满了义愤填膺的村民,每一个人都觉得处死的是魔鬼的化身,是理所当然的正义,或许只有绞刑架上等待行刑的小唐笛依旧无法理解平日里待自己如亲人一般的村民为何此时不能替自己辩解一句,甚至连给自己辩解的机会都不给。
        当脚下的木板打开的时候,脖子上的绳索越缠越紧,小唐笛充血的眼睛里看到的不再是昔日里淳朴善良的村民,他看到了失望、也看到了绝望。
        脖子被绳索勒得好难受,如同这冰冷的世间掐住了他的脖子。在他闭眼等待死亡降临的时候,勒住脖子的感觉突然消失了。
        “这就是死掉后的感觉吗?”他闭着眼睛心想。
        “怪物!!!”
        小唐笛耳边传来一声尖叫,他赶忙睁开眼,只看到周围四散的人群,以及……吊死在绞刑架上的……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
        小唐笛看着从悬挂在绞刑架上的“唐笛”身体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分解出了自己的身体,瞬间理解了正在四散逃走的村民们口中“怪物”的含义。
        “难道我真的是个怪物?”
        刑场已经乱成一锅粥,村子里的警队全副武装往这边赶。
        小唐笛心里明白,如果再让警察抓住,只怕依旧难逃一死。他站在绞刑台上,望着架子上那个已经气绝的“自己”,毅然转身跑出了村子。
        自此之后,小唐笛就一直在村子周边的树林里出没,偶尔在村子里找些吃的。在他心里,这个村子已经和他毫无瓜葛。在他被送上刑架的那一刻,那些曾经在他心里如亲人一般的村民们已经死了,彻彻底底地死了。他不再奢望村名用怜爱的眼神看他,也不再奢望能回到村子中和曾经的小伙伴一起玩耍。仿佛被整个世界遗弃了一般,连主都在他身上种下了诅咒。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村民们用“壁虎”来形容他,大概是因为他能像壁虎一样把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遗弃然后再长出新的来吧。
        唱诗人还为此写了一首歌谣,流传到街头巷尾,村子里几乎所有的小孩都会聚在一起唱着这首歌谣。
        不过,无论村民们如何议论小唐笛,他都不再在意了。他只是日复一日地在村子边上徘徊,一边看着昔日无比怀念的村子,一边恐惧着行刑那天村民们那恐怖的表情。
        多年后,村民们发现,在村子周围再也没有出现过小唐笛的身影。不知道他是被树林里的狼吃掉了还是饿死在森林深处的某个角落。
        四年后,1962年,卢森堡开始缉捕幽灵集团的第五个年头。
        被地下称为黑爵士的幽灵集团头目在法国警察局档案里依旧只是一些零零碎碎的资料,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也不会有人知道他具体的行踪。和他建立的“Ghost”一样,如同一个幽灵若影若现、捉摸不定。和黑爵士交易,只能通过唯一能代表他的人,唐笛。
        这只是流传在北欧各国警方的一个传说,事实是否如传说那般玄乎没人说得准,毕竟负责侦办幽灵组织的案件早已不是底层警员的责任。历年来,北欧大多数幽灵集团表露行迹的国家为了将黑爵士和他的幽灵集团绳之以法,尝试过各种办法。通缉、卧底、围捕等等明的、暗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然而黑爵士依旧逍遥法外,甚至经常露面的唐笛都未曾被警方抓捕过一次。
        一般公民都不太了解这个组织,甚至听都没听说过,若是提起,人家不定觉得这个组织的名字更像是三流小说家起的恶俗名呢。
        即使是这样,幽灵集团仍然是令各国警方头疼甚至恐惧的一个名字。
        “回老家了”,唐笛这样想着。虽然在他心里早已不再承认这个曾经唾弃他的城市是他的家,但一旦到了这个地方,竟然又不自觉地想起以前的往事,无论是那些开心的时光还是令他夜不能寐的伤心时光。
        黑爵士让唐笛回到卢森堡替他结算一笔交易,算是给他放了个假。
        唐笛呼吸着那个村子的空气,却始终不和村里的任何一个人相认,因为,他知道,在村民们心里,“唐笛”这个名字,已经和“怪物”划上了等号。
        他一个人来到村子的酒馆中点了一杯啤酒坐在角落。看着年迈的酒馆老板,想起小时候,经常和伙伴来酒馆捣乱,老板从来不生气,只是给了些吃的喝的打发他到别处去,时常饿着没饭吃了,酒馆老板也会让唐笛蹭点吃的。
        想起这些,唐笛视线有些模糊。他赶紧闭上眼睛,闷了一口酒。
        “唉,我说这位先生,外地来的吧?”唐笛睁开眼睛,是个老熟人——那个经常酗酒的铁匠。
        “先生是路过还是办事啊?”铁匠自来熟地把酒杯放在唐笛面前,自顾地坐在了唐笛对面。
        “嗯,办事。”唐笛变换了声音,防止铁匠认出来。
        不知是唐笛声音确实变化到认不出来了还是铁匠喝得有些醉意,总之铁匠没有认出唐笛来,反而神秘地凑过来对唐笛说:“不瞒您说,先生,我们这个村子上可有很多神奇的事情。”
        “哦?”唐笛假装很好奇。
        “我们村子上,在四年前,出现过一个怪物!”
        “怪物?”
        “没错,怪物,长得跟壁虎似得,还嗜吃人肉、喝人血呢!”铁匠说着,面目狰狞了起来。
        唐笛假装很害怕似得:“那,那个怪物现在在哪?”
        “谁知道?反正就在这一带出没,这几年,吃了好几个过路人呢!”
        “我最近几年也经常路过这个村子办事,怎么没听说过?”
        “那…唔…那是因为大家谈虎色变,连警局的人都对这事趋之若鹜,没人提起,没人敢提起!”铁匠尽力圆着自己的谎言。
        “那,有什么办法可以防止被怪物攻击呢?”唐笛很好奇铁匠为什么要对他说这个。
        “嘿嘿,这个嘛,只要你买一把我家的匕首或者长剑,敢保那怪物从此不敢接近你。”铁匠面露笑容,以为又被他骗到一个不谙世道的毛头小子。
        “多少钱一把?”
        “只要十个法郎,保你平安无事!”铁匠自信满满喝下半杯啤酒。
        从酒馆里出来,唐笛身上多了一把匕首。
        虽然已经离开这里很久,并且经过这些年在阴暗世界的洗礼,唐笛的面目已经今非昔比了。但唐笛还是生怕村民们会把他认出来,不自觉地压低了帽檐。
        回到旅馆中,唐笛躺在床上,手里把玩着从铁匠那里花了十个法郎买回来的匕首。不用说,虽然当年那个老实憨厚的铁匠如今变得整日醉醺醺的,还学起了欺诈过路人的把戏。十个法郎一个匕首贵是贵了点,质量倒还是不错。
        唐笛看着匕首,视线不禁转移到自己的手指上,右手稍加用力,锋利的匕首在自己的左手食指上立即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慢慢渗了出来。突然唐笛眉头一紧,右手一用力,左手的食指立时掉了下来,血渐渐地滴到了自己的身上。可他毫不在意。脑子里反而浮现出了黑爵士的样子。
        那天,刚刚和意大利的地方小黑手党“交易”完,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黑手党的人,还有一具“唐笛”的残骸。残骸边上是渐渐从透明变得清晰的唐笛,而黑爵士则远远地站在黑色角落里。
        黑爵士用低沉地声音对那个逐渐变得清晰的唐笛说:“以你的能力,如果能变得狠心一点,就无须忍受如此痛苦。”
        唐笛跪在地上,虚弱,而又痛苦地说:“为什么一定要杀戮?这不是一场交易吗?”
        黑爵士没有作声。
        唐笛说完轻声抽泣起来。
        黑爵士从角落慢慢走出来,走到唐笛身边,伸出手抚摸着唐笛湿漉漉的头发说:“这个世界里,那些所谓的‘平凡人’永远会用以他们为中心的目光去看待你,如果你不是和他们一类的,那只有被他们排挤的份,更别说融入他们中间。你所代表的是绝对的少数,如果你不狠心一点,你所代表的的少数,则只有被那些‘平凡人’屠戮的下场,你心里应该很清楚。”
        唐笛没有说话,依旧抽泣着。
        黑爵士说:“走吧,你现在还想不明白,但总有一天你会想明白的。”
        思绪回到当下,唐笛看看方才血淋淋的左手。已经完好如初,根本看不到一丝用刀割过的痕迹,只有几处莫名的血迹还残留在食指上。
        “真的,没有办法融入吗?”唐笛咕哝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