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消失的唐笛(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蝮蛇和朗德罗两人推开林勇房间的们,林勇正站在桌前盯着桌上夏威夷的地图凝神。蝮蛇转身把门带上,两人站在门后边,正对着林勇。看林勇研究地图研究得出神就没开口惊扰他,两人默默地站着。朗德罗站了一两分钟就显得不耐烦了,他转头看看蝮蛇,瞧见蝮蛇依旧站着沉默不语也不理睬他的目光就索性干咳了两声道:“我说尤姆,你让我们来要说什么啊?”
        朗德罗话语一出,倒是把林勇从出神的状态给唤回来了,他似乎并没有留意到蝮蛇和朗德罗两个人已经进入他的房间。
        “哦,你们来了啊,我看地图看出神了没在意。”林勇站起身,挥挥手示意他们俩走近一点。
        两人往前走了几步,随着林勇的手指看过去。林勇用食指在地图上戳了一个点说:“我有可靠线报,这个位置就是唐笛藏身的点,已经在这家旅馆呆了一个多月了,没挪过地方,相对稳定。”
        “要行动了吗?”蝮蛇问。
        “可以准备了。你看一下,这个旅馆所在的街区和周围的道路分布,最好能实地勘察一下。”林勇用手指在旅馆的位置画了一个圈。
        “找出这家旅馆所有的入口和可以逃跑的出口。”蝮蛇接着林勇的话说,“这需要非常高超的隐蔽手段,毕竟我们三个人都在唐笛面前暴露过,他认得出我们。”
        林勇听完愣了一下,心想:“差点忘了这一条。”,嘴上却说:“没错,这一点非常重要。朗德罗,你不擅长这个,你就不用去了。克雷努诺,你有把握吗?嗯,还是我自己亲自去吧。万一要是搞砸了,那就是打草惊蛇,抓不到唐笛不说,如果起了正面冲突,胜负难料啊!”
        “要不然,我跟你一起去吧,我们两的身手应该可以和唐笛比一比。”蝮蛇看着林勇说。
        “等等,你们就这么看不上我?”朗德罗有点不服。
        “那要不咱仨一起去,你打头阵?等等如果和唐笛起了正面冲突,你先顶着我们撤退?”林勇一脸坏笑。
        朗德罗当即认怂,连忙摆摆手说:“那还是你们去吧,回头我替你们把尸体带回国就好,总得有人办这个事情。”
        “去你妈的。”林勇笑着说。
        三人商量妥当,觉得实地勘察这事儿宜早不宜迟,最好立即动身免得夜长梦多。
        蝮蛇给自己粘了一撇小胡子,带了一副金丝眼镜,里面衬着小马甲,外面套着燕尾服,另外还带着一顶高礼帽,很典型的欧洲贵贾样子。林勇则把胡渣统统刮干净,然后换了一身西装领带,夹上一个崭新的公文包,头发摸了摩丝梳得毕恭毕敬的,俨然一副金融白领的模样。
        两人乔庄打扮了半天,互相看着顺眼了许多,然后便出门实地勘察去了。
        对于实地勘察这种事情蝮蛇比起林勇来说要更驾驭轻熟得多,毕竟在蝮蛇以往的任务经历中,基本只需要按照策术师送来的方案进行实施就行。但是偏偏蝮蛇一股子拧脾气,不喜欢被别人安排了一步一步地走,因此需要自己对目标的行为习惯、落脚点甚至需要策划出一个个伪装成自杀或者意外死亡的方案。因而在实地勘察以及制定计划上面,蝮蛇有着异于常人的丰沛经验。比起专业刑事专家的林勇来讲,或许,真的要更技高一筹。
        两人化装成这两种样子,虽然与夏威夷的风格并不是相当符合。但总归属于正常的范畴内,也就是身份并不会被怀疑或者认出,这样的行动相对更加保险。
        林勇和蝮蛇两人站在旅馆门口,手里拿着夏威夷的旅游地图对比了一下图上的道路线图和实际建筑和道路的分布,才站了一小会儿,两人的衣服里面已经湿透了。这个装扮实在不适合在夏威夷这里的天气穿着出门,但既然已经穿出来了,也是没办法了,只能顶着酷热继续。
        对于旅馆附近的道路,地图上已经标注得非常明显和准确了,接下来是要勘察酒店里面的结构以及各种功能的通道。
        两人勘察完道路就走进旅馆,问前台的服务员要来了旅馆里的通道设计图。这种设计图不难拿到,一般来讲会在旅馆的墙壁上悬挂,但是这家旅馆墙壁上悬挂的通道图甚是抽象,所以只能问服务生要。服务生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这俩人,仿佛心里在想这家旅馆的消防安全这么高这俩人要通道图是干什么用?但是出于职业素养,客人需要的一般都会给提供,所以就算不明就里还是给了。
        对着旅馆的平面通道图两人在旅馆的各个楼层都绕了一圈,基本已经摸清了酒店的构造。这种事情对于蝮蛇来说本就是小菜一碟,就算不要旅馆的平面通道图,只消在旅馆里走一圈基本也能摸的八九不离十。但是在林勇面前,最好也是最保险不要显露得太专业,毕竟自己的身份之前并没有太多机会接触如此高等级的刑事案件,自己越是显得专业,越是容易让人怀疑自己面具下的另一个身份。
        带着所有搜集到的信息,蝮蛇和林勇回到自己下榻的酒店和朗德罗进行信息共享。当晚,三人便制定了相对周全的抓捕计划——既要不引人注目,又要实实在在地抓捕到唐笛。
        “唐笛,我们该走了。”捷琳娜从阴影处显出真身来,但说话的声音着实把正在看电视的唐笛吓了一跳。
        “耶稣啊,我以为你出去了,下次你能不能稍微给个提示?”唐笛拍着自己的胸口抱怨说。
        “哦?没想到你还是个基督徒?你信有上帝?”捷琳娜戏谑地说。
        “习惯了,改不掉。你刚才说‘我们该走了’?为什么要走?走去哪?”唐笛坐起身关掉了电视。
        捷琳娜走到冰箱前,拉开门取出两瓶啤酒,顺手扔给唐笛一瓶。唐笛接过酒瓶,拇指抵住啤酒瓶盖,稍加用力,啤酒瓶盖就弹了出去。
        “是个坏消息,我收到消息,国际刑警也跟过来了,应该是冲着你来的。我们的计划可能需要变一变,既然FBI已经在监视我们的行踪了,那叶谭堂的人势必也会得到我们的动态,只是不知道国际刑警跟叶谭堂是不是一伙的。如果不是一伙的,那我们转移了地方,就能躲过国际刑警还不会把叶谭堂给搞丢了。”捷琳娜喝了一小口啤酒。
        “既然你消息这么灵通,那就听你的吧。”唐笛倒是蛮不在意地继续喝着酒。
        转过天来,不算是个好天气,夏威夷整天都是阴沉沉的。这种多云的天气在这个热带岛屿并不多见,毕竟在这里早上下雷阵雨,中午艳阳高照然后下午接着雷阵雨的天气是常态,反倒是多云天气有些反常。
        唐笛居住的旅馆门口站了一个戴墨镜和帽子的人,手里捧着一杯汽水在四处随意张望。
        “TEST……TEST……收到请回话。”那人对着领子上别的小型步话机说话。
        “气球收到……气球收到……气球呼叫猫头鹰……气球呼叫猫头鹰……报告你那里的状况,收到请回话。”蝮蛇站在旅馆天台上,从天台往下望向站在旅馆门口的林勇,通过领子上的小型步话机回复。
        “猫头鹰收到……猫头鹰收到……目标房间热量图显示一切正常,房间里一共两个人在。回复完毕。”朗德罗正在唐笛房间的楼上一层正对着的房间里盯着非接触性体温检测仪。
        “两个人在?一个是唐笛那另一个人就是利亚姆提到的捷琳娜了吧?”林勇心里想着。
        “猫头鹰呼叫猎犬……猫头鹰呼叫猎犬……现在目标房间里有两个人,我们的目标到底是哪个?另一个是唐笛的弃肢吗?收到请回话。”朗德罗对着步话机说。
        “猎犬收到……猎犬收到……一个是唐笛,另一个是同样为特殊人种的捷琳娜,回复完毕。”林勇对着步话机解释。
        “全体注意,这里是猎犬,等会儿听我命令,气球和我同时从各自位置向目标房间靠近,注意隐蔽。猫头鹰原地不动,目标有变化随时报告。收到请回复。”
        “气球收到。”
        “猫头鹰收到。”
        “行动。”林勇说完看了一眼周围,转身进入旅馆大门。
        蝮蛇从步话机里收到林勇的命令,同时进入楼梯走道。两人几乎同时到达位于旅馆四楼东西两侧的楼梯口,整个四楼只有这两个楼梯口。
        “猎犬呼叫猫头鹰,目标有没有什么变化?”林勇小声对着步话机说。
        “猫头鹰收到,目标没有变化。”
        林勇对着走廊另一头的蝮蛇比了个军用“进攻”的手势,两人缓步从两端向唐笛所在的房间接近,并在距离门两侧大约3米的位置停住。两人同时把一侧耳朵贴在墙壁上,这种老旧的旅馆墙壁都不太隔音。就算隔着一堵墙,在周遭的噪声并不干扰的情况下,依旧能听到房间里有细微的说话声传来,但是因为声音太小,林勇和蝮蛇并不能听清楚里面人在讲什么内容,以及判断讲话声音属于谁。幸运的是,能明显分辨出是一男一女的声音。
        林勇对蝮蛇微微点了点头,两人下半身微微下蹲,作势准备冲进去的时候,步话机的耳麦里传来朗德罗的一声大喊:“消失了!目标消失了!!”
        这一喊不得了,把林勇和蝮蛇都吓了一跳,在这种紧急情况下蝮蛇凭借多年从事暗杀行动养成的冷静迅速做出了临机反应。蝮蛇对林勇比了一个“撤退”的军用手势,林勇也随即反应过来,迅速朝楼梯口撤去。两人有序地迅速撤返到了电梯口,然后警惕地左右观察了几分钟,在确认不存在威胁的情况下蹑手蹑脚地回到了朗德罗藏身的房间。
        “什么情况?”林勇进屋后第一句话就是问朗德罗。
        朗德罗一脸懵住了的表情看着林勇:“我不知道啊,算时间应该差不多就是你们准备进去的时候,目标突然在显示屏上消失了。”朗德罗手机戳了戳显示屏。
        “怎么可能?”林勇一把拽过显示屏,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看了看。
        “不是说这玩意儿理论有效范围有一百米吗?”林勇把显示屏扔还给了朗德罗。
        “行了,尤姆,佐伊说的是理论有效范围,况且他还说了有很多特殊环境下会失灵,有可能就是满足了某个特殊环境的条件吧。”蝮蛇在一边补充道。
        “该死!”林勇一拳砸在墙上,“怎么就突然消失了呢……等等……消失?隐身?难道是捷琳娜?”
        “捷琳娜?”蝮蛇说。
        “嗯,我的线人说跟唐笛在一起的那个特殊人种叫捷琳娜,目前知道的她的能力是易容和隐身,不知道这个隐身会不会和他们在非接触……额……非接触什么仪……”
        “非接触性体温检测仪。”朗德罗在一旁小声提示。
        “啊,对,非接触性体温检测仪,克雷努诺,你说捷琳娜的隐身能力是不是同样对非接触体温检测仪有效?”林勇看着蝮蛇说。
        “嗯……”蝮蛇略加思索,“捷琳娜的能力对非接触性体温检测仪有没有效我不知道,但是唐笛似乎并不会这项能力吧。”
        一句话说出,三个人都沉默了。分析来看,确实如此,假设捷琳娜的隐身能力对仪器一样有效,但并不代表会令仪器失效,还有一个唐笛在场,总不至于捷琳娜想让谁隐身就让谁隐身吧,那这个能力还不逆天了?反观之,如果令唐笛和捷琳娜在仪器上消失的并不是捷琳娜隐身的能力的话,那又会是怎么回事呢?这个问题,三个人一时没法想明白,林勇开始觉得是不是要让利亚姆帮个忙了,仅靠这三个人的能力,似乎有些应付不了唐笛和捷琳娜。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唐笛的房间看看?”蝮蛇突然冒出一句。这句话反倒提醒了林勇,林勇一拍大腿说:“对啊,当时让朗德罗那一喊给惊着了,急着撤退,当时应该直接冲进房间看个究竟的。万一要是他们想了个什么办法干扰了仪器的话,那就说明,他们两个很有可能当时还在房间里。妈的!”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说不好人已经跑了。”蝮蛇说。“不过,现在去应该还来得及,希望还能发现什么有用的东西。”说着蝮蛇就准备出去。
        “走,一起去。”林勇喊住蝮蛇,右手向朗德罗招招手。朗德罗愣了一下,放下手里的显示屏,站起身就跟了过去。
        三人又折回去冲进唐笛和捷琳娜藏身的房间,这次他们再没有顾忌,就这么声势浩大地冲了进去。门撞开后,三人站在屋内巡视了一番,果然已经人去屋空,也没有留下什么有用的信息。朗德罗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嘴里嘟囔着:“这唐笛也太狡猾了,我们的行动他们怎么像早就知道了一样?”
        林勇走到窗台前,往楼下看了看,并没有看到他想象中的样子,便又退了回去,对站在那的蝮蛇说:“这次恐怕是有人走漏了风声,让唐笛知道我们在盯着他们的话,恐怕要想再抓捕唐笛就有些困难了。”
        蝮蛇听完稍微沉思了一下:“看上去确实是这样,你有什么计划?”
        林勇说:“我们先回去,我想联系一下我的线人,看看他能提供什么帮助的?”
        何长老领着一众弟兄顺利到达罗马与罗舜门主汇合,罗舜门主暂且按下急切的心情设宴款待了从夏威夷原道而来的弟兄,席上何长老仔细向罗舜门主了解了当下的情况,罗舜门主详细地说明了罗马分堂这边所作的全部安排,并且向何长老请罪。
        何长老端起一杯酒递给罗舜门主说:“罗门主啊,罗马分堂这边经营地如此鼎盛实在是门主之功。此次少堂主失踪的事件,也不能全部怪罪在老弟身上。况且老夫听说了老弟所作的安排,已经是竭尽全力在找寻少堂主的下落了,老夫相信徐长老也不会责备你的。”
        罗舜接过何长老递过来的酒说:“何长老,罗某的罪暂且先记着,待我找回少堂主之后再亲自回总堂向徐长老请罪。”说罢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将酒杯摔碎在了地上。
        何长老站起身,端起面前的酒杯对在座的弟兄说:“各位罗马分堂的弟兄,老夫先代老堂主敬各位一杯。此次少堂主在罗马失踪实属叶谭堂的一次劫难,关系到叶谭堂的气数。是否能挺过这遭劫难,全倚仗各位了,老夫先干了,各位弟兄随意。”然后一仰头将杯中的酒尽数灌了下去。
        席上的其他人也都站起身端起酒杯说了句:“为叶谭堂尽忠。”然后一起饮下。
        当晚,何长老和一众弟兄下榻在罗马分堂安排的酒店。
        罗舜在何长老一行前往酒店后独自坐在议事堂的主座上发愣。罗舜身边的一个谋士名唤吕应缪者推门进来,转身又将门关上,随后看到罗舜坐在堂上出神,说了一句:“门主在为何事发愁?”
        罗舜听到吕应缪的声音回过神来,之前丝毫没有留意到有人进来,便回了一句:“哦,是吕贤弟啊,还能有什么事?少堂主失踪了快一周了,丝毫没有下落。”
        “门主是否担心何长老此行会对门主不利?”吕应缪生性狡黠,虽没有半点无力,但仅凭这些年在罗舜身边出谋划策也能爬到罗马分堂总谋士的位子成为罗舜的左膀右臂,也实在是承了自己机谋巧智的功。
        “吕贤弟你有所不知,叶谭堂五大门主是老堂主亲封的,曾经随三大长老一起喝老堂主出生入死。堂内的地位虽在长老之下,但和亲兄弟无丝毫差别,你说的何长老会对我不利是不太可能的。我所愁之事仅是如何找回少堂主而已。”
        吕应缪低头一笑,走到罗舜座下右手第一把椅子上坐下。
        “我觉得少堂主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吕应缪说了一句。
        罗舜听闻顿时来了精神,追问道:“吕贤弟何处此言呢?”
        “倘若少堂主真的被幽灵集团的黑爵士发觉并囚禁或者加害,那以幽灵集团和叶谭堂的世仇,一旦叶谭堂群龙无首,幽灵集团还不乘虚而入大举进攻叶谭堂?此时恐怕我罗马分堂业已遭到屠戮,那会容总部派遣何长老及几大门主来支援呢?”
        “嗯……吕贤弟此话听来也有几分道理。那你可知少堂主到底遭遇了什么?”
        吕应缪稍微沉思了一会,抬起头朝罗舜露出了一丝诡谲的笑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