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山重水复疑无路(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吕贤弟,你这一笑却是为何?”罗舜表示不解。
        “呵呵,门主,少堂主遭遇了何事属下是不了解。但是,就算少堂主安然无恙也不会贸贸然联系我们报平安的。那日少堂主亲临联络点,周围有弟兄发现有人尾随少堂主而来,虽隐蔽手段高明,且似乎少堂主也并未发现,但门主可记得夜猫儿可是幻宗之人?那尾随之人的隐蔽手段可瞒不过夜猫儿那双眼睛。”
        “你接着说下去。”罗舜听出了门道,赶紧追问道。
        “而后,我令夜猫儿暗中跟随少堂主顺便查探一下那人来路,但是中途少堂主就失去了踪影。”
        “那岂不是依旧一无所知?”罗舜深感失望。
        “非也,非也。门主,虽然没有少堂主的下落,但是夜猫儿给我带回了那个尾随之人的身份。”吕应缪站起身来在罗舜面前踱着步。
        “哎呀,我说吕贤弟啊,你有话就一气儿说完嘛,你知道我急性子,你这是要急死我啊。”罗舜已经坐不住了。
        “那尾随之人虽非幽灵集团名下,但也和幽灵集团脱不开干系。八年前,少堂主以一己之力擒杀了上一代黑T骑士的继承人,连带黑T骑士被强制退下。正是因此少堂主从一个普通的死神一跃而上取代了他的上级成为骑士。但是正式因为这一事件,上一代的黑T骑士怀恨在心,暗中培养了一些手下帮他做事。这个尾随之人就是上一代黑T骑士培养的手下,我们的兄弟带回了一些其他信息,其中一部分就是在少堂主来到罗马之后,上一任黑T骑士的手下也跟着来了好几个。”
        “你的意思是,黑爵士为了掩人耳目让已经退位的上一代黑T骑士绑架少堂主?”罗舜站起身走到吕应缪面前。
        吕应缪仍旧坐在椅子上,慢慢悠悠地摇着扇子说:“并不然,如果是黑爵士授意的话,并不需要让已经退位的黑T骑士动手。大可让隐匿在罗马的死神动手。这几年我们探查到的幽灵集团分布在罗马的死神名单里也有不少好手,如果名单上的七成一起出动,联起手来恐怕少堂主也未必是对手。所以,在下以为,极大可能是前任黑T骑士的私自行动。”
        “那我们能采取什么行动呢?得尽快把少堂主就出来啊!”罗舜在吕应缪面前来回踱着步,几乎不可能坐得住了。如果是黑爵士授意的话,事情可能还有缓解的余地,毕竟少堂主的身份在那,就算叶谭堂的还没有完全恢复,但拼上一堂之力也能大伤他幽灵集团的元气。从博弈的利弊来看,黑爵士完全没有对少堂主不利的理由。目前看来,如果真的是黑T骑士的私下所为,那问题就大了。他不会从大局出发去考虑事情,杀子之仇在前,又是孑然一身,就算落得个玉石俱焚,恐怕也是赚的了。
        吕应缪看出来罗舜担心的原因,站起身,走到罗舜面前按住他的肩膀:“门主大可放心,我已经令夜猫儿尽力在查少堂主的下落,大概很快就有结果。我让夜猫儿查到少堂主的所在后就地守住,由夜猫儿的师弟负责传递消息,如果对方想要对少堂主不利,夜猫儿可以不必上报,自行解救。”
        罗舜听完回头看着吕应缪:“当真?吕贤弟果然卧龙之才啊!”说完,转念一想,又问:“吕贤弟,那既然知道少堂主的所在了,为什么不直接把少堂主解救出来呢?”
        吕应缪笑笑说:“门主,你有所不知,我猜到罗马这边负责和少堂主接头的影子已然察觉到少堂主失踪的情况,或许黑爵士也已然知晓,不妨大胆地假设他们也在追查甚至已经查到少堂主的下落。幽灵集团的实力并不比我叶谭堂弱,我们的人能查到,没有理由幽灵集团的人查不到。如果按最坏情况,也就是他们的人已然知道少堂主的下落的话,我们贸然出手解救少堂主则是明目张胆宣告少堂主是叶谭堂的人,那么,少堂主在幽灵集团卧底十年的心血就付之一炬了。只有在最紧要的关头,确定没有幽灵集团的人出来干预,那么我们解救少堂主也就无后顾之忧了,无非是不再回幽灵集团罢了,反正幽灵集团如果无视少堂主死活也就是识破少堂主的身份了。”
        罗舜听完吕应缪的一席话茅塞顿开,拍着吕应缪的肩膀一通赞许。
        此时,议事厅大门大开进来一人。此人一身夜行服,只露出一双眼睛。
        来人单膝跪地说:“门主,师兄夜猫儿来报,少堂主的所在已经查明,师兄正在暗处盯着。”
        罗舜听完招呼了一声:“兄弟请起。与你师兄知会一声,务必保证少堂主的安全。”
        那人点头表示知道了。吕应缪转身对着罗舜说:“既如此,门主在下就先行告退。”
        罗舜应了声“好”,吕应缪和来人便一同从议事厅的大门出去了。两人一前一后行至偏远处,走在前面的吕应缪停了下来,转身朝那人一笑:“灰鸽,少堂主的消息你没跟别人说吧?”
        灰鸽一愣:“居士指的别人是?”
        吕应缪说:“今天来罗马的那帮人。”
        灰鸽顿时反应过来,说:“属下在回来的时候是直接进的议事厅,路上没有碰到任何人。”
        吕应缪笑着点点头道:“此事万不可与他人提起,倘若被别人知晓了,罗舜门主或者说我罗马分堂他日恐遭大难。”
        南太平洋,夏威夷。
        林勇一众抓捕唐笛失败,隔天林勇就联系了利亚姆·金,还是约了老地方见面。凌晨一点,林勇估计朗德罗和蝮蛇都睡了之后,接到了利亚姆·金的电话。
        酒店的天台很空旷,南太平洋上的风直吹过来,终究温度不算太高。
        “嘿,优姆,行动怎么样?”
        “一败涂地,你给我的弄来的那个设备是不是有问题?还是你的情报有问题?”林勇一通抱怨,顺手抄起利亚姆摆在天台护栏上的啤酒,咬开瓶盖就喝。
        “设备肯定没问题,我们FBI的仪器有专人维护的。”利亚姆叼着烟一副很得意的表情。
        “那就是你给的情报有问题,那个叫捷琳娜的,恐怕不仅仅能帮自己隐身吧?”
        “嗯?什么情况,你给我具体说说。”利亚姆扔掉了烟头,表情认真起来了。
        林勇放下酒瓶,一五一十地把当天的情形说了一遍。
        “嗯……照你说的这么看的话,恐怕,另一个情报的真实性又可以提升50%了。”利亚姆表情凝重。
        “有话直接说。”
        “那可不行,那是我们FBI的机密。”说完利亚姆一脸坏笑。
        林勇叼着烟一口猛嘬,烟头的火光顿时一亮起来。烟从嘴角升到林勇眼睛那,林勇不自觉眯起眼睛来看着利亚姆。利亚姆看着林勇的表情笑容见见僵持:“好吧好吧,我虽然不能把所有消息都透露给你,但是我可以给你一点线索,以你的经验,顺藤摸瓜应该能一窥全貌。”
        “行了,赶紧说吧。”林勇熏得眼酸,赶紧将烟拿下,揉了一把眼睛。
        “这个情报就是你这次带来的两个人底子都不干净。”利亚姆说完又点了一根烟,这架势是做好了被追问到底的准备。但是眼见着林勇吧嗒吧嗒抽完了一根烟都没有接下去问,自己有点按耐不住了,只好自己开口问:“你就不想知道我们这边查到的这两个人的底子来路?虽然不一定百分百准确。”
        “我想的不是这个问题。”林勇趴在护栏上看着绵延到远方的路灯,“你们FBI怎么连我们三个都盯上了?”
        “那还不是因为你们国际刑警事先没有跟FBI打招呼就到美国来跨境追捕,并且盯上的还是我们FBI自他们进入美国领土开始就一直盯着的人,你说我们能不先查查你们来的人有没有什么问题?”
        “其实他们两个我一直觉得有问题,只是暂时还没有露出什么踪迹。你们有查到什么吗?”
        利亚姆看了看林勇,又张了张嘴,欲说还休的样子。林勇侧头正巧看到了利亚姆这幅要说不说的样子,说:“有什么不方便说的吗?”
        利亚姆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就这么跟你讲吧,这两个人可能都是幽灵集团的人。”
        林勇听完一直不吭声,突然又点了一根雪茄在嘴上,吧唧吧唧连抽了好几口。
        “那就是说,我们这次行动,可能是他们两个在搞鬼,所以我始终抓不到唐笛?”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利亚姆笑了笑,“哦,时间到了,再待下去容易被发现。优姆,我先走了,顺便提醒你一下,叶谭堂的人在找你们,这些人可能帮得上忙,如果你需要的话。”
        林勇正想问他叶谭堂的事,一转头,空旷的天台上哪还有利亚姆的人影。如此一来林勇只好自己琢磨了,如果利亚姆的消息准确,那当真是裹了两个炸弹在身上,这两个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先前觉得蝮蛇来路不明,一般地方上的小警员很难有机会调任到国际刑警总部任职,除非上头是有大靠山的,但从蝮蛇的能力和身手来看绝对不是一个靠走捷径获取高职的人。而朗德罗则是和自己共事多年的老搭档,虽然一直以来比较草包,但好在没有什么野心,处事也没私心,只是在最近一阵子些许有些反常。比较看来,蝮蛇的嫌疑更大一些。
        这一趟来夏威夷的主要任务就是抓捕唐笛回总部,如果这两个人一直在身边只怕有很大可能任务是完不成了。林勇稍微一想这利亚姆走之前说的那个“叶谭堂”是个什么来路?之前似乎有听说过这个组织,但这个组织一直以来盘踞在美国,并不在国际刑警的视线内行动。总部那边对这个组织的所知也是甚少,如果请求总部协助调查恐怕是来不及了。既然叶谭堂的人也在找自己,不如就跷足以待,静观其变罢了。
        既想到此,林勇也就不再纠结这些问题了,兀自回房睡了。
        这一觉睡到天亮,林勇起床洗漱过后去到酒店餐厅吃早餐,蝮蛇已经在用餐中。此时在餐厅中却是看不到朗德罗的身影,林勇也不费劲找寻,按照一贯的作息,朗德罗铁定是还在酣睡中。林勇取了餐坐到了蝮蛇的面前开始吃起来。
        蝮蛇差不多已经吃完,擦了擦嘴,顺手把餐巾纸扔在桌子上,然后非常隐秘地将一张纸条插到林勇的餐盘底下,不动声色地站起身离开了餐厅。
        林勇待蝮蛇离开后将餐盘往边上挪了点,将纸上的文字露出来。纸上只写了一个“天台”的单词。林勇心下一惊,脑子里快速回转了一下自己和利亚姆的两次见面,反复确认了一下两次都没有让蝮蛇知道一丝踪迹。但这反倒让林勇觉得很疑惑,这个克雷努诺是怎么知道自己在天台密谈的习惯的。
        这一顿早餐林勇是没心思好好享用了,为保万一,待会说不好会不会有一场肉搏战,勉强吃了个饱,寻思现在这个时间离朗德罗起床还有一段时间就赶紧去天台赴约。
        这家酒店的天台异常空旷,从通向顶楼的楼梯间出来到天台上,四周一览无余,仅有最中央楼梯间的一个小屋矗立,来人若是藏在小屋后面方才有可能躲藏。
        林勇从小屋出来,虽说心里满是警惕和狐疑,也尽可能装作无所顾忌一般。如果真是敌人,在对方没有暴露自己的行踪之前最好是不让对方察觉到自己的怀疑。
        蝮蛇现在昨晚林勇与利亚姆交谈时所站的位置背对着小屋的方向吞云吐雾,看上去也没有丝毫的防备。
        “来了?”蝮蛇听到脚步声,也没有回头,看来对来人是谁很有把握。
        “嗯,你这么神秘地把我约来天台是有什么事要说?”林勇边朝着蝮蛇走去边从胸前掏出一根细雪茄,咬开一头,点了起来。
        蝮蛇回头对着慢步走过来的林勇说:“我们被盯上了。”
        “用你说?我早知道了。”林勇走到蝮蛇身边说,“这些事就不用说了,直接说重点吧。”
        林勇对利亚姆提供的情报还是非常相信的,只是想赌上一把,看对方会不会提前暴露自己,或者说用似是而非的语言让对方造成一种自己早已暴露的假象。如果对方中计的话或许会提前暴露自己的目的也说不定。
        9这种伎俩在蝮蛇身上显然没有什么用,因为蝮蛇此时想说的与自己并无关联:“我觉得朗德罗有问题。”
        简单地一句话倒让林勇大吃一惊,这意味着蝮蛇和朗德罗似乎并不是一条船上的。
        “嗯?哪里有问题?”
        “你还记得那天你我同时潜伏在唐笛门口,准备进去抓捕唐笛的时候,朗德罗突然说唐笛不见了吗?”
        林勇微微皱起了眉头,没有说话。
        “那天进了他们房间之后我特意看了一下窗台——窗台外那条仅有一掌宽的墙体上有一连串的脚印,这些脚印横着走了几步后就逐渐往上。我想,一般人是没有能力在外墙上不借助突出物体进行纵向攀爬的。唯一有可能的只有唐笛。”
        “那这和朗德罗有什么关系呢?”
        “我觉得,如果说要有关系的话。我可以假设在我们第一次试图进入唐笛房间的时候,唐笛其实还在里面,只是当有人意识到唐笛即将被抓捕可唐笛并没有察觉的时候,故意为唐笛只要了一个遁逃的时间差。恰好那天,在唐笛房间正上方的,是朗德罗。”
        “这并不能直接证明朗德罗和唐笛串通吧?”林勇面无表情,抽着雪茄。
        “是,也不是。”蝮蛇说,“其实还有一个人一直在和朗德罗接触,只是我们没有发现他罢了。”
        “是谁?”林勇表情严肃,看着蝮蛇。
        蝮蛇正要说出口,忽然听到头顶有破风声,似有物体从高空坠落,忙抬手格挡。但抬起来的手臂并没有接触到任何物体,正要抬头看形式,却见得有两个身着一青一黄的人现在身旁,半蒙着脸,不只是敌是友。下意识间,握紧了拳头便是朝着离自己最近的青衣人打去。
        此时林勇身旁也站了黄衣人,同样不假思索便一拳头朝着那人门面打去。
        这一青一黄两人也不开口说话,也不动手还击。任凭林勇和蝮蛇的拳头挥过来,只是快速地稍稍侧身便躲过了林勇和蝮蛇的一击重拳。蝮蛇久经沙场,自然是不会甘拜下风,一击落空马上另一只手也挥了过去。那青衣人又是后退一步稍稍侧身,还是躲了过去。
        如此手脚并用对着青黄二人连续进攻了十数招后蝮蛇与林勇同时停了下来,这期间青黄二人仍旧一招未出。
        “两位既身手了得,又没有什么恶意,想必是有事相告吧。”林勇首先反应过来,开口问了一句。
        那青衣人说了一句:“我兄弟二人是叶谭堂的。”
        听到“叶谭堂”这个名号,林勇大吃一惊。之前听利亚姆提起叶谭堂的名号方才是昨晚之事,怎的这么快就找上门了?但根据利亚姆所说,又过手了几招,看来这个叶谭堂对自己确实是友非敌。
        “久仰。”林勇抱拳致礼。
        那青黄二人回以抱拳致礼,黄衣人接着青衣人的话说:“我们叶谭堂和幽灵集团速来不合,但不太好直接出手干预。此次你们盯上的唐笛,此人不是你们能够制得住的。除非有我等的帮助,传以治他的门道。”
        “借刀杀人吗?哈哈。”林勇听完笑了几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