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合作(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那青黄二人听得林勇说叶谭堂“借刀杀人”倒也不甚在意,青衣人说道:“林先生要是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况且国际刑警本来就想抓捕这个唐笛,我堂不过是顺水推舟帮你们一把罢了。”
        林勇听得心惊。“林勇”这个名字自己是多年未用,知道的人少之又少,也只有自己本家才能知道。这二人能够脱口而出,想必对自己的情况掌握地不甚详细。
        青衣人看得林勇的神态,说道:“林先生不必诧异,你二位在国际刑警中是仅有的两个华裔,再者我堂是华人堂会,有唐人街的地方就有我堂堂众,打探林先生的信息对我堂来说不在话下。”
        林勇随即便说:“既是如此,那有何指教?”
        青衣人答道:“我二人必行目的已经说了,助林先生抓捕唐笛以及传授困住唐笛的法门,别无其他目的。”
        黄衣人补充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请二位晚上十二点之后到华人街的中华料理店一叙。”
        林勇点头道:“一定到。”
        那青黄二人再次抱拳致意,然后转身走到护栏边上,一跃而下。
        林勇又是一惊,这酒店可是有八层,少说也有20多米高,这二人身手如此了得,竟然如此随意便跳将下去,且不知这叶谭堂内还有多少身手如此这般的高手,倘若这伙人在国际刑警的辖区内犯罪,别说地方警力,就是国际刑警恐怕也难以奈何。
        正当林勇心惊之际,蝮蛇走到林勇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应该是友非敌。”蝮蛇说道。
        林勇转身面对着蝮蛇说:“他们是恰好此时现身见面呢还是特意趁朗德罗不在场的时候呢?”
        蝮蛇听林勇问出这句话,心里就清楚了。此时林勇应该对朗德罗的怀疑更深一分了。
        “你心里恐怕已经有答案了吧。”蝮蛇说。
        林勇轻轻一笑,弹出一支雪茄递给蝮蛇,“晚上等朗德罗睡了,酒店后门见。”
        两人随后各自回房,待到朗德罗起床后一起在沙滩上待了一下午。两人心照不宣,各自等待晚上的行动。
        叶宅,叶谭堂总堂。
        徐长老依旧在那间光线不怎么敞亮的屋子里独自抽着烟。突然有人推门而入,单膝跪地:“徐长老,青蝎和飞蜈蚣来报。”
        徐长老缓缓抬头说:“有什么消息?”
        来人说:“青蝎与飞蜈蚣说今日午夜与国际刑警约了在中华料理碰面。”
        徐长老说:“干得好,通知青蝎与飞蜈蚣,尽快引导国际刑警抓捕唐笛。少堂主可能就是落在幽灵集团手中了,我们手里不能没有他们的牌。”
        来人应允退出了房间。
        随后徐长老房间里的电话突然想起,徐长老愣了一下,拿起了电话。
        时至午夜,酒店后门口。
        蝮蛇已经在后门口等候了许久,林勇缓缓来到,说:“到很久了?”
        蝮蛇摇摇头说:“没有很久。”
        “那就走吧。”
        两人一左一右并排走了出去。
        夏威夷的华人街上此刻已经非常冷清,看上去夏威夷人的生活习性并没有影响这条街上的华裔的作息,大家还是早早地就休息了。
        昏黄的路灯将整条街照得不甚明亮,斑驳的光影下只有被海风吹得扬起的遮阳棚在发出声响。
        蝮蛇和林勇两人走到一个门店门前,霓虹招牌上“中华料理”四个字闪着红绿灯光。
        “就是这里了。”林勇说道,“我们进去吧。”
        蝮蛇点头允诺,伸手推开了中华料理店的大门。
        大门缓缓被推开,连着大门的铃铛“叮铃铃”响起。铃铛声在这条肃寂的大街上显得格外地突兀,蝮蛇的眼睛在刚踏进大门的时候迅速在店内扫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人在店内。
        两人前后进去店内,门在身后又缓缓关上,又是一阵“叮铃铃”,随后整条街恢复安静。
        林勇和蝮蛇在店堂没转悠了几圈,还是没有任何人出来招呼。两人愣坐了片刻后,林勇终于按耐不住,快步走到吧台前冲着吧台上的服务铃猛按了几下,铃声清脆,但是依旧没有人出现。正待林勇再行敲铃时,陡然间,吧台后方的木制墙柜缓缓侧移,露出墙柜后面砖墙上的小门来。
        原本坐在一旁的蝮蛇见此状站起身来,与林勇一个眼神交换,两人迅速前后走进小门。尔后墙柜又慢慢合上,此时两人都在门内再想出去也已经晚了。虽然两人不知道当下是个什么情形,但林勇心里有数,至少利亚姆曾表示叶谭堂的人并没有恶意。于是林勇拍了拍蝮蛇的肩膀,示意不必惊慌。却不知对于蝮蛇来说,这种场面向来是司空见惯了的。往常作为死神的蝮蛇执行任务的时候,越是遭遇险境便越是冷静勇猛,此刻便是大罗神仙挡在面前也能佛挡杀佛。
        林勇先行,蝮蛇随后。沿着门内的小道往前行进,越往内走地势越低,两人也不知现在是个什么位置,总之一路上道路并不一贯笔直,似乎是呈螺旋状往里延伸。
        小道内仅有昏黄的顶灯照明,四周散发着淡淡的霉味,这味道并不强烈,很明显这条小道的通风很好,没有缺氧窒息的危险。
        两人行进了约摸十数分钟,道路渐渐开阔起来,光线也明显敞亮了许多。不多久,道路尽头有了一扇大门。两人推门而出,门外就呈现出一个大厅来。这大厅约有七八米高,肉眼观测或可容纳百八十人且不显拥挤,四周墙壁上各有八相似的大门,不知通向什么所在,林勇暗自思忖这或许是叶谭堂集会所用。
        两人站在大厅中央,依旧没有人前来招呼。林勇已经很不耐烦了,冲着四周喊了一句:“林某依约前来拜会,请阁下现身。”
        空落落的大厅里由于特殊结构,林勇的声音回荡了一会才消失。正待林勇想再喊一遍时,其中一个门“嘎吱”一声有了响动。
        大门缓缓打开走出两人,正是白天那一青一黄的两个堂众。
        那一青一黄两人走到林勇和蝮蛇面前,齐齐地行了个抱拳礼,青衣人口中说道:“林先生,欧阳先生,我等久侯了。”
        林勇和蝮蛇也一齐回了礼,但此时两人各自心里都有了一丝诧异。
        蝮蛇诧异的是这叶谭堂的消息灵通而且准确,不光是林勇的本名,就叫自己的本姓都了如指掌,看来自己的双重身份都已经知晓了。只是他们既知自己不仅是国际刑警还是幽灵集团的死神,为何还要让自己进入叶谭堂的集会大厅?难道不怕自己是黑爵士遣来的杀手不成?
        此刻林勇心里诧异的却是这克雷努诺本姓居然是欧阳?以他的身手来看,莫不是曾经叱咤风云的欧阳少将的后人?
        当下也没有太多时间容他们细细思量,毕竟眼前还有更紧要的事情需要解决。
        林勇行完抱拳礼后立即开口说道:“白天你说要告诉我如何制服以及困住唐笛,能否细说一下?”
        青衣人摆摆手,笑说:“不急不急,我先告诉你那唐笛是何许人也。”说完转身面相黄衣人,黄衣人从胸前掏出一个卷轴递给青衣人,青衣人又递与林勇。林勇接过手将那卷轴展开,卷轴最左侧用墨笔画了一个人体躯干图,图上点点标记着类似于穴位一样的图示,虽然林勇并不对中医里人体穴位了解多少,但乍一看便知道标记的全然不是人体穴位。当下也没追问那青黄二人这图上所示是什么意思便往右看去,图的右侧开头便是四个大字“玄宗门书”,再往右就是通篇的古文。林勇虽是华裔,也懂得汉语文字,但并不能理解古文意思,看上去部分文字能够识得,但通篇下来,虽只有寥寥数百字,却因部分文字不识加上不解古文意思看上去如同天书一般。
        那青黄二人竟不知道林勇看不懂,还在等着林勇看完,脸上挂着一副“明白了吧”的表情。
        林勇稍显尴尬,将卷轴卷起来,递回给那青衣人:“不好意思,我看不懂这上面的内容。”
        青衣人表情僵硬了一下,接过卷轴。
        “那我给你口述一下吧。”青衣人说道,“这个卷轴里的内容是从中华战国时代流传下来的,原先是记录在竹简之上。后人为便于保存又用犀牛皮制成的卷轴抄录了一份。”说着举了举手中的卷轴。
        “就是这份吗?”林勇指了指青衣人手中的卷轴。
        “哦不不不,这份是我堂收藏的版本。原版的犀牛皮制的已经遗失了,因为怕再次损坏,所以又临摹了几份。我堂收藏的这份是吴道子临摹的,算起来也是稀有之物。”
        “画圣吴道子?”林勇惊道。
        “没错。这份卷轴里记载的是玄宗门的起源。大概意思是玄宗门拜吕尚子牙为开山祖师,再往上追溯已不可考。吕尚子牙祖师携一众门人助文王姬昌立国后便远遁山林,不知去向。传到鬼谷玄微子时是第十八代,彼时天下纷争,玄宗门人向来有不与世争、不容国乱的宏愿,故而再度出山。玄宗一脉向来以奇人异士为长,门人或力大如牛、或迅猛如豹、或有潜水日久如鱼者、或有翔于天际如鹰者,诸如此类。大抵能常人之所不能,又是天生如此,后天无法习得之能力。如有玄宗之能又不入玄宗门之类,则不可以能力乱世,如有发现,拒不归顺者一律格杀。玄宗门人需当谨遵祖训不可违背。”
        “玄宗门?诸子百家里可没听说这一门啊。”林勇也是对历史有点了解的,当下便提了自己的疑惑。
        “玄宗门一向以救世为任,并不像百家那样广收门徒,著书立说。所以诸子百家里并没有玄宗门或者玄宗门人的信息。”青衣人解释道。
        “那你的意思是唐笛就是这玄宗门人?玄宗门还拓展到欧洲了?”
        “是,也不是。”青衣人继续说。
        “玄宗门是我中华自己的叫法,唐以来,丝绸之路的打通。明以后,海上丝绸之路的开辟,为我中华与其他大洲的来往提供了更多的通道。也由此让我们知道了这‘玄宗’一脉并不是只有中华大地上才有。几乎所有人种都会出现‘玄宗‘的人。直到近代,对于‘玄宗’之人的叫法归类于三种:中华的‘玄宗’、美国的‘SESA’以及欧洲的‘特殊人种’。”
        “那唐笛……”
        “唐笛与玄宗的能力属同宗同源,能力特征各异,但克制方法的原理是一致的。然根据能力的先天特性以及后天的强化练习,玄宗门人发明了各种功夫。这些功夫常人习来可以强身健体,虽然不能与玄宗门人一样强大,但较之常人还是略胜一筹的。那‘SESA’和‘特殊人种’也是一样,虽然武术流派不同,最终孰强孰弱还不太好说,所以对于你们来说,就算一起联手对付唐笛,也不能全力克制,更遑论缉拿了。”青衣人说完眯起眼睛,一副得意的样子。
        林勇倒也没有在意青衣人的表情,只是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什么。
        蝮蛇开口问到:“不管他们是什么玄宗什么人种,倒不如直接说明了这唐笛怎么抓?”
        青衣人说:“这唐笛的能力虽强,但也没什么难度。此人是守宫性,擅长断尾求生。此人练门在于腹部,若是在打斗的过程中能够使锐物插中腹部,他就不能使出断尾求生的能力来。但这招只会令其虚弱不致死,他的身体属性会使自己身体与锐物进行融合止血。”
        蝮蛇与唐笛正面有过较量,对唐笛的身手还是非常了解的,见林勇并没有发表意见的想法,便直接开口道:“那唐笛的身手了得,全身都有一股子怪力。曾经我和他交过手,那时一拳打在唐笛身上如同捶在墙上一般,而他一脚踹过来又仿佛被车撞了似得。这种怪力,恐怕徒手的话我们两个合起力来也并非他唐笛的对手,更别说是正面和他硬抗还要在他肚子上插个什么东西了。”
        青衣人诡谲一笑说:“既然我兄弟两个将法门传与了你二人,那到时打斗起来就断然不会再出手的了。我们叶谭堂的人向来不与幽灵集团的人起什么争斗,如果因为你们的任务,和幽灵集团起了什么争执的话,反倒是得不偿失。”
        林勇闻得突然开口道:“算了,在抓捕唐笛这件事上本来也没打算让你们帮手,只是有件事不知道你们叶谭堂办不办得到?”
        青衣人说:“林先生不妨说来听听,至于办不办得到我们兄弟俩还真没法儿给你个准信,一切还得看长老们的意思。”
        林勇说道:“届时我们抓捕了唐笛,你们可有办法帮我们回到法国?”
        青衣人听完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转头看了看黄衣人,黄衣人微微点了一下头。青衣人回过头来说:“这个还真的得问问长老们的意思。在夏威夷要在FBI的眼皮子底下走私个大活人去欧洲当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林勇心想他们果真只是想借刀杀人而已,别的恐怕很慢指望得上了。这样看来就算抓捕了唐笛,也只能暂时先将他困在夏威夷,利亚姆那边本身就是私下与自己接触,根本不可能动用FBI的力量来协助自己将唐笛运回总部。
        青衣人又道:“不过若是林先生肯答应我堂一个条件,我堂还是可以帮助林先生将唐笛带回法国的。”
        林勇道:“什么条件?”
        青衣人笑了笑,说道:“这个暂时不知道,算是卖个人情给叶谭堂吧。如果以后有帮得上忙的时候,请林先生务必帮一下手。”
        林勇冷笑了一声说:“莫不是什么违法的事吧?”
        青衣人抬手抱了个拳说:“我叶谭堂行事向来不涉违法,只是一贯隐蔽了些,不想世人知道一些人一些事的存在罢了。这一点,林先生大可放心。”
        林勇心里略加权衡,总部是不可能提供这方面的援助的。当初自己向总部申请来执行任务的时候总部已经警告过自己在美国行动的话,总部是无法提供后援的,只是当初情势紧急,唐笛的行踪稍纵即逝,迫不得已才放弃总部的援助单独来执行任务。原本打算擒到唐笛后再作打算,现在看来,如果能得到叶谭堂的帮助,或许事情会好办得多。当下也只好应允道:“若是不违法的事,那我倒可以答应以后帮上一帮。”
        青衣人笑到:“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目前唐笛行踪不明,我堂已经在全力侦查他的行踪,想来不日就能找到。届时,我兄弟二人会再次亲临通知林先生和欧阳先生。”
        林勇道了个谢,说:“既然如此说定,那我二人就暂时先告辞了。”
        青黄二人行礼道别,告知林勇还从原路返回即可。林勇由来路返回后,黄衣人说了一句:“可以回报徐长老了。”
        青衣人回头与黄衣人相视一笑,两人前后从另一个门退出了大厅。
        地下通道曲径幽深,走了许久方才从一个小门出了通道。这里是华人街上同福旅社的主管办公室,这同福旅社的主管自然也是叶谭堂的人。那青黄二人从主管办公室的密道出来后顾不上和主管絮叨,兀自赶会叶宅总堂回禀徐长老。
        这会儿徐长老被木天滟缠住烦得不行。
        “再说一次,不行就是不行,你小小年纪去凑什么热闹?”徐长老厉声喝道。
        “不嘛,宫宇哥哥失踪这么久了,都不知道是死是活,他们一帮废物去找了好几天都没找到,不如让我去找,我一定找得到。”木天滟在徐长老面前眼泪流地稀里哗啦地都开始口无遮拦了。
        “不行不行不行!来人啊,把女大小姐给我拉下去。”徐长老面对这个小姑娘已然无计可施,只能唤来手下将木天滟带下去。木天滟被下人抓了左右手臂强行拖走,口中还喊着:“不要拉我,不要拉我,我要去找宫宇哥哥。”徐长老听来只能摇摇头叹了口气。
        木天滟被拖走后,又进来两人,正是穿着青衣的青蝎和穿着黄衣的飞蜈蚣。
        青蝎和飞蜈蚣两人进了房间便一齐跪在地上说道:“回禀徐长老,已和林勇谈妥。待找到唐笛踪迹,便协助擒拿唐笛。”
        “做的不错,通知众兄弟,务必尽快找到唐笛的踪迹。特别要注意,别让唐笛离开夏威夷。”徐长老捋着长须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