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桑蒂斯码头(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猎人酒吧的空调温度设定在68华氏度,但是朗德罗还是觉得很热。基于他肥硕的身体和酒精在体内作用的关系,朗德罗的心跳速度一直徘徊在每分钟112下左右。
        “我说,我们还能在这天堂待多久啊尤姆。”朗德罗灌下小半扎冰啤后嘬着雪茄说。
        林勇喝得有些醉意了,也没怎么理会朗德罗。三人这几天以来的日常生活就是白天睡到日上三竿然后去沙滩上躺上一下午,晚上在猎人酒吧把自己灌得醉醺醺地回酒店睡觉。来夏威夷的任务基本已经被抛诸脑后了,林勇和蝮蛇对抓捕任务只字不提,朗德罗也就不管不顾,反正怎么嗨怎么来。
        对于抓捕唐笛的事情,林勇自然不可能真的不去想,但是目前自己在夏威夷的眼线有限,能调动的力量也有限。这使得他有些怀念在法国的日子起来,那种一呼百应的感觉,就算有奥德赛老是跟自己争名夺利,也好过潜伏在夏威夷无所事事要好些。
        三人又一次把各自灌醉,然后像足了街头醉鬼一样相互搀扶着回到酒店各自回房睡个昏天暗地。但是对于林勇来说,可能还没那么轻松。
        夜半不知时间,林勇睡了一觉醉意已经消了大半,膀胱的压力令他不得不起床去释放一下压力。完事回到床边,窗帘上光亮投过来的区域映衬出一个黑色的人影。大半酒精已经随着尿液排出体外,剩下的也几乎在林勇看到黑影的一瞬间通过皮肤下的汗腺随着冷汗一起排出。林勇顿时一个激灵喊了一句:“谁!”
        那个黑影也没动,但是房间的灯就突然亮了起来。窗前站的是个熟悉的人影,正是之前来联系林勇的飞天蜈蚣。
        “林勇先生,别来无恙啊。”
        “是你啊,这大半夜的你来我这里,怕不是唐笛已经有消息了吧?”林勇放下戒备走到沙发前坐下,兀自倒了一杯冷水一口喝下。酒精从身体内抽离,嘴里就特别干燥。
        “林勇先生真是料事如神。”飞天蜈蚣一直站在原地说话,没有移动丝毫。
        “怎么这次是单独通知我了呢?”林勇放下水杯后又再点了根烟。
        “欧阳复先生那边由青蝎通知。”飞天蜈蚣说。
        “那是不是得准备行动了?这次怎么防止唐笛隐身遁逃呢?”林勇虽然相信以叶谭堂的实力是可以抓住唐笛的,但是如果叶谭堂只提供消息不帮手的话,那抓住唐笛的希望依旧很是渺茫。
        飞天蜈蚣干笑了一声说:“林勇先生考虑的真是周到,我们叶谭堂这次改变合作方式,由我们堂内的兄弟来抓住唐笛。以唐笛的能力,恐怕就算你们三人合力,正面对抗的话也是无法力敌的。”
        林勇心里大喜,如果这次能由叶谭堂来出手抓捕的话,那必然是手到擒来的。对于这种有充分把握的事情,自己倒是非常希望能够亲临现场见一见,便开口说:“虽然以贵堂的能力抓捕唐笛是没问题的,但为了避免和幽灵集团起正面冲突,最好还是由我们国际刑警出面抓捕比较好吧?”
        “林勇先生的意思是要一起行动吗?”飞天蜈蚣的思维非常敏捷,立即就领会了林勇的意思。
        “对,我们要一起去。”
        “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为了保证行动的成功率……”飞天蜈蚣的意思很隐晦。
        “只能我和欧阳复去是吗?”林勇心里非常清楚飞天蜈蚣的意思。
        “是的。”
        “可以。”两人就此说罢。飞天蜈蚣将灯一关,房间里又暗了下来。待到林勇再次将灯打开,房间里已经没有飞天蜈蚣的人影了。“真玄乎,每次出现和消失都得搞得这么神秘,就不能好好地从门口走吗?”林勇嘟囔了一句。
        此时林勇估计欧阳复那边也已经结束,准备去找欧阳复商议。临出门,看到桌上有一张纸条,上写着“明日下午5点,桑蒂斯码头货柜区”。林勇将纸条揉成团塞在口袋里就去了蝮蛇房间。
        林勇在蝮蛇门口敲了几声,蝮蛇打开门将林勇让进了房间。
        “刚才叶谭堂的人来找过你了吧?”林勇在蝮蛇房间里声音轻声说道。
        “嗯,大概找我的人和找你的人说的事情是一样的吧。”
        “你要求一起去了?”
        “那是自然。条件我也答应了。”
        林勇暗自惊叹,蝮蛇的想法居然和自己高度一致。
        “那……时间?”
        “明天下午5点,在桑蒂斯码头货柜区。你没问清楚?”
        “问了。那现在的问题就清楚了,明天我们该怎么将朗德罗瞒过去,把他一个人留在酒店里。”这也是林勇最困惑的地方,毕竟这次出国抓捕只有他们三个人,很难在白天有理由分开行动,而且就把朗德罗一个人单独甩开去行动,最关键的问题是,当成功抓捕唐笛之后,该怎么和朗德罗解释独自抓捕唐笛这一行动的原因,特别是在没有直接的证据证明朗德罗就是那个内鬼的情况下。
        “最简单的是把朗德罗灌醉吧,或者我们分开行动,然后各自在制定时间赶到目的地好了。”
        “也好。”
        叶宅。
        “通知过国际刑警了嘛?”徐长老对前来回复消息的青蝎和飞天蜈蚣说。
        “已经通知过了,他们的意思是整个抓捕过程他们要参与。”飞天蜈蚣回答道。
        “唐笛虽然能力不是很强大,但是他身边还有一个等级比较高的捷琳娜,明天去的兄弟人选挑好了吗?可不能轻敌,而且务必隐匿身份。要是给对方看出端倪,恐怕会把我们说成是挑起战争的一方。”徐长老提醒道。
        “明白。”青蝎和飞天蜈蚣同时应声。
        两人从徐长老房间出来,正准备商量明天安排哪些兄弟一齐去。正面就与木天滟撞上了,这一下木天滟给撞了个满怀,原本手里抱着的猫也挣脱出来跳下地跑了。
        “哎?我说,你俩没长眼睛呢?”木天滟气的噘着嘴直嚷嚷。
        “长了长了,这不是正巧没看到木大小姐嘛。”两人心知这木天滟木大小姐不好惹,赶紧赔着笑脸道歉。
        “对了,我刚刚路过听你们说什么明天要去哪里哪里来着,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带我去玩玩好不好?”木天滟出现在徐长老门前又与青蝎飞天蜈蚣迎面撞上就不是个巧合。心里本就打算着在叶宅闷了很久了,要出去玩玩活动活动筋骨。
        “没,没什么事,就是堂里的一些杂事。”青蝎和飞天蜈蚣两人也知道抓唐笛这事须得谨慎行之,半点马虎不得。如今摊上木天滟这个大小姐,要是出了茬子,无论是抓不着唐笛还是把木大小姐伤着,都不是小事,谁都担待不起。赶紧满口道歉迅速抽身离开了。
        木天滟回头看着青蝎和飞天蜈蚣这几乎快跑起来的背影嘴角一丝上翘,眼睛的虹膜显出姜黄色,瞳孔快速变成了细长条。
        唐笛和捷琳娜自那次差点被林勇等人抓到之后就一直躲在桑蒂斯码头货柜区的仓库里,和捷琳娜两人轻易未敢出去。黑爵士交代的任务还没有太大的进展,却险些被国际刑警抓捕,这么大的篓子唐笛可担待不起,毕竟经过上次差点被国际刑警逮捕之后,黑爵士明显已经对自己失去耐心,此次要再失手,恐怕不是被教训一顿能了事的。
        这个仓库是幽灵集团经手的,算是组织里的“安全屋”。而仓库里也被布置得像个房间,而不是用来堆放杂物或者货物。但仓库的舒适度和酒店实在是没法比,特别是永远暗无天日导致仓库内一股子发霉和灰尘混杂的味道,简直让人窒息。如果不是国际刑警和FBI追得紧,搞得外面的酒店都没法安稳居住,唐笛和捷琳娜实在是不愿意跑到仓库里待着。
        “放心吧,国际刑警和FBI都不可能知道这里的。”唐笛是第一次有外派任务,也是第一次跑到夏威夷的“安全屋”来,比起常年在外执行任务的捷琳娜来说,这里是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所以捷琳娜能看得出唐笛对这个“安全屋”的担心,开口安慰道:“实际上除了国际刑警和FBI,那个叫叶谭堂的组织还是有办法找到这里的。”
        “你能不能详细跟我说说这个叶谭堂的组织,毕竟你已经活了80年了,大小事应该知道得比我多很多。”唐笛倒是不避讳说起捷琳娜的年纪,毕竟对于尼德卢道思人来说,平均寿命都在230岁所有。长寿是尼德卢道思人的特征,但像恩博茨那样已经被破了罩门的人,通常只有20到30年的剩余寿命可享,也就是说在罩门被破的当时身体机能就退化到普通人类50岁左右的程度。像捷琳娜这等已经活了80多年的尼德卢道思人,在族群里还只是少年的水平。
        “叶谭堂?你太看得起我了,黑爵士收我进入幽灵组织也不过40年时光。幽灵组织已经有100多年没和叶谭堂有过交集了,在国际上叶谭堂也不抛头露面的,而欧洲可是幽灵组织的大本营,叶谭堂几乎没有涉足。不客气的说,对于叶谭堂我可能不比你了解的多多少。”捷琳娜玩着自己的头发说道。
        “那你经常在叶谭堂盘踞的地方跑,多少比我了解得多一些,你大概跟我讲讲看呢。”唐笛此番是铁了心的要从捷琳娜那里问出点什么来。
        “我听说的哦,具体情况我不能打包票,你听听就算了。”捷琳娜看唐笛这口气怕是躲不过去,干脆就讲了,反正也不是什么组织机密。“一百年前是幽灵组织和叶谭堂最近的一次大战,之前有没有我就不知道了。幽灵集团当时渗入沙俄帝国的高层,想整个吞下沙俄的地盘,但是遭遇大清国地区一股神秘力量的抵抗。”
        “大清国?”唐笛第一次听说这个词汇。
        “嗯,大清国。那个时候还叫大清国,后来没有了。”捷琳娜补充了一句,接着说:“后来黑爵士了解到这股神秘力量是大清国一个叫幻门的组织,据说他们和我族是同宗同源的不同分支,一群黄皮肤的尼德卢道思人。哦,我不知道你对尼德卢道思人种的了解有多少,从人类发展学上看,尼德卢道思人和早期智人族群是混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在繁衍上完全是同样的繁衍趋势,所以在种族分布上几乎和普通智人是一样的,我们尼德卢道思人也按肤色区分。”
        “所以,不管是白色人种还是黄色人种还有棕色、黑色等等都是我们尼德卢道思人?”
        “对。这个叫幻门的组织发展的更为系统和强大,长期盘踞在大清国地区。他们认为幽灵组织想吞下沙俄帝国底盘是对大清国的一种威胁,于是一百年前在西伯利亚地区幽灵组织和幻门人有过一次大战。”
        “那后来呢?”唐笛似乎对结局更有期待一点。
        “我听说幻门只是用来称呼尼德卢道思人的一个名字,大部分幻门人都来自于叶谭堂,那场大战实际上是叶谭堂和幽灵组织的对抗。幻门在大清国的地盘上发展了三千多年,已经是一个较为庞大的组织,他们的人才更多,训练更专业,原本我族不是敌手,被他们打得节节败退。告诉我这些的那位前辈说,如果当年没有发生那件事的话,幽灵组织很有可能被整个覆灭。”捷琳娜说完舒了一口气,仿佛她现在就在大战之中。
        “那件事情?”唐笛好奇。
        “嗯,那件事情。当时他们年轻的堂主连霆带领数十堂内高手意气风发将黑爵士和殿前十骑士都杀得节节败退,局面似乎被完全压制住了。组织里的骑士和死神稍微有点能力的都死伤殆尽,剩下殿前十骑士和黑爵士在苦苦支撑。眼看着黑爵士能力不敌即将被杀之际,他们堂里有人叛变了。”
        “叛变?”
        “没错,叛变。偷偷给黑爵士达成了某个约定,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清楚。后来战局就完全翻盘了,以黑爵士一人之力。叶谭堂无人能够抵抗住黑爵士的杀伐,但后来不知怎的,叶谭堂那年轻的堂主以自己全身的血为祭引天雷焚城,将城内幽灵组织和叶谭堂的人无差别击杀,意图同归于尽。”
        “那后来怎的?”唐笛心想如果当时这招起效了,那幽灵组织和叶谭堂现在不应该都消亡了嘛?那当年这招是没成功还是怎么回事?
        “后来也不知为何招式发动到一半就停下了,叶谭堂年轻的堂主重伤不治一命归天,黑爵士则受了很重的伤,潜回德国休养生息,50年没办法真身示人。”捷琳娜说的越来越简洁,只因此间更多细节已经属于机密,除了黑爵士贴身之人,无他人知晓。再多也只是他人妄自揣测罢了,旁人无从得知全部的真相,所以也只能对唐笛简短解说了。
        “一百多年了,双方都恢复地很不错嘛。”唐笛毕竟才二十多岁,并没有经历过那样有死无生的战争场面。这些陈年往事听起来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大的心理压力。
        “但是对于黑爵士来说也浪费了一百多年。”捷琳娜突然往空中一跃,周身一转将翅膀展开。一边近三米长的羽翼伸展开来,慢慢扇动,如同天使降临一般美轮美奂。忽地,整个人突然在空气中隐匿而去,消失无踪。
        “黑爵士每三百年就要黄昏之别并且会指定下一代黑爵士,将所有能力传承给下一代黑爵士。”捷琳娜的声音从唐笛身后传来。唐笛下意识转身寻找声音来源,视线刚与捷琳娜一个碰撞就被捷琳娜的翅膀一扇,整个人如同撞上了水泥墙一般被扇出去五六米远。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击,唐笛没有更多的时间来反应,一个翻滚便爬了起来,大声吼了一句:“捷琳娜,你疯了?打我干嘛?”
        “考验你的临场反应呗。”捷琳娜语气轻松,看来刚刚那一个对唐笛来说已经是重击的行为并没有令捷琳娜在意多少。捷琳娜收起羽翼慢慢落到地面上,全身又恢复了安全状态——全身的皮肤开裂,一片一片翻转成了鳞片。
        “考验我的临场反应也不用这样吧,能不能先说一声?”唐笛放下摆好的防御架势,揉着肩膀说。
        “提前说还算什么临场反应?难道敌人在背后攻击你的时候还得先跟你知会一声,让你做好防守准备吗?”捷琳娜向唐笛走了几步,“假如叶谭堂的人趁你睡觉的时候偷偷地爬进来,你还在打着呼噜呢,他们就把你脑袋割下来了。”
        “那没关系,我还可以再长啊。”唐笛嬉笑着说。
        “你知道你每次重新长出肢体要消耗多少能量吗?还有你也不是没有恢复期间的虚弱期,如果在你虚弱的时候被对方打破罩门,你小命就没有了你知道吗?”捷琳娜一脸不屑。
        “那不还有你替我报仇嘛。”
        “我惜命,我才没兴趣替你报仇。”
        “那黑爵士可饶不了你。”
        “你……”捷琳娜发现自己被唐笛吃准了把柄,气得直牙痒痒,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索性纵身往前一翻,左手撑地,双腿一旋直奔着唐笛的面门而去。
        这次捷琳娜也没有从唐笛的背后袭击,唐笛一惊,心想:“又来?真女人怕是真疯了。”应急反应下左臂竖起护住身体准备吃住捷琳娜从自己左边攻过来的一脚。唐笛毕竟对打经验比较少,更别说是面对捷琳娜这样的老将,在捷琳娜首先发动攻势之后只敢奋力防守,硬碰硬的话,唐笛还是有些把握的。
        果然,捷琳娜这一击只将唐笛踢得挪了挪地。捷琳娜见这一击无甚效果,翻身站起,紧跟着刚才的一脚,又是一击。唐笛本以为捷琳娜踢完会消停点,结果刚放下手臂又看到捷琳娜踢过来了,赶紧下沉身体举手格挡。结果晚了一步,还没做好格挡的架势就被捷琳娜踢中了,整个人再次飞了出去。
        “你来真的啊?”唐笛飞出去后生生砸进墙边堆放的货物中,未及爬出身来,就喊了一句。
        “要是没有黑爵士给你撑腰,今天我非打死你不可。”捷琳娜怒气已经冲到了顶点,瞳孔血红。
        “好啊,反正在夏威夷我也无聊得紧了,今天我跟你练练,权当热身。”唐笛的声音已经不在货物堆中了,而是从捷琳娜身后传来。捷琳娜还没等及转身就被一记怪力撞飞。
        战斗中把背部让给敌人是绝对的下下策。
        捷琳娜刚被撞飞出去,在空中就一个转体,一瞬间翅膀已经伸展开来。人并没有像唐笛那样摔出去,而且一个弧度飞在了天空中,眼睛盯着地面上寻找唐笛的踪迹。
        “嘿,这里!”这次声音从房梁上传来。
        捷琳娜转身抬头向上看去,唐笛手脚攀着房梁整个人倒挂着,仔细看瞳孔已经变化成了竖线状。就在捷琳娜抬头的瞬间,唐笛双手脱离房梁,双脚用力一蹬,整个人像弓箭一样笔直地朝着空中的捷琳娜冲过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