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 蝎子功 下(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招式从来不是对方做完再发起回击,唐笛的腿刚刚扫过,身子已经扭了过去,最薄弱的背部即将正对向青蝎,青蝎腿部肌肉一用力,整个人从下方弹起,双手作拳,如闪电般的速度击打在了唐笛的背部。唐笛背部重拳,整个人猛地被打飞出去,在地上连续滚了好几圈。青蝎也正好趁这个时机,用力从水泥地里跃起,稳稳地站在地面上。
        这一来一去的几招,着实考验对阵之人的临场反应,特别是最后青蝎化被动为主动的一招看的林勇和蝮蛇暗自惊叹。这要是落在自己头上,估计早就给唐笛踢飞出去了。
        话说唐笛背部吃痛整个人被打飞了出去翻了几翻后迅速跃起,眼睛盯着青蝎,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血。
        “身手不错。”唐笛说道。
        “你也不赖。”青蝎说完双手往地上一趴,右脚着地,左脚高高抬起。
        “蝎子功?”蝮蛇小声说了一句。
        “欧阳复先生果然好眼力,蝎子功都能识得。”飞天蜈蚣笑着赞道。
        “我小时曾听爷爷说起过中华武术里有一门已经失传了的绝学叫蝎子功,练功人是以人身化蝎子之型。这门武功快、准、狠,而且极难练成。据说已经失传了数百年,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见着。”蝮蛇喜形于色,准备好好看看这传说中的蝎子功的精妙。
        “欧阳复先生博学,不过,我们这位青蝎兄弟的蝎子功除了快、准、狠三个特点之外,还有一样毒。”飞天蜈蚣笑了笑。
        “毒?”蝮蛇不解。
        “先生且看。”飞天蜈蚣指了指正在前方对阵唐笛的青蝎。
        青蝎趴在地面上眼睛紧紧地盯着唐笛,唐笛一脸莫名。显然,唐笛对于中华传统武术了解得并不多,更多的是现代的自由搏击数,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动作,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发起攻击为好。
        青蝎似乎也并没有让唐笛先发动攻击的意思,他左右各挪了几步,趁着唐笛一脸莫名的时候,迅速发动攻击。青蝎手脚并用猛跑几步,一招“蝎子甩尾”,双手和右脚下沉,左脚伸直了向唐笛甩去。唐笛是没料到正面重转过来的人居然能突然转身,而且踢过来的腿还是处在如此低位。本来在自由搏击中,面对侧踢一般是将重心放在一侧用手臂格挡,但这侧踢位置在自己大腿处,实在不是一个好的格挡位置。
        唐笛下意识地用手臂去格挡踢过来的腿,结果什么都没挡到,反倒是下半身中了青蝎一脚。说来也怪,这个力道太过诡异。寻常侧踢的话,整个人应该是往侧方倒去,然而中了青蝎这么一击之后,唐笛像保龄球一样上半身往下栽去,真个人在原地首位调了个个。
        青蝎这一招的妙处不在于腿,而在于这一击能够将对方踢得上下颠倒,随后当对方整个人还在半空中倒挂着的时候,青蝎已经正面对着他。青蝎右脚用力点地,双手只取唐笛的面门,双手食指作勾冲着唐笛的眼眶而去。这一击要是得手,对方的两个眼珠立时被挖出,再战已经是废人一个。蝎子功,仅仅一招已经完美地诠释了其“快、准、狠”的精要。
        虽然唐笛在经受这一击之后心中诧异非常,况且人尚且悬在半空中,面对青蝎直取面门的勾指一时间来不及反应。电光火石之间,唐笛下意识闭上了眼睛。青蝎一击得手,唐笛在指劲的力道下往后重重地一摔,脸上尽是鲜血。
        “唐笛!”捷琳娜见唐笛在青蝎一招之下就身受重伤,自己身上的伤还没好完全,身体受了限制,心中急切非常,只能大声喊了一句。
        唐笛挣扎着爬起身来,双手颤抖着捂向自己满是鲜血的脸,刚要摸到眼睛,又撤手回来,长啸了一声。唐笛双目失明,无法正常应敌。原本唐笛的临场经验就不是很丰富,至少对于青蝎这种老手来说,唐笛仅仅是凭着自己身为特殊人种给他带来的优越能力去应对各种威胁罢了。此时被剥夺了视觉的唐笛内心混杂着愤怒和胆怯的矛盾感觉,一时无法化解,只好把矛头对准了趴在地上还没收起攻势的青蝎。
        暴怒之下,循着生物直觉带给他的信息摸准了青蝎所在的方位,直直地冲将过来。这一攻势,唐笛放弃了自由搏击里讲究的攻防策略和组合招数,仅凭着蛮力,意图将所有的力量都发泄在对手身上。而在一旁观战的捷琳娜看出了唐笛近乎失控的状态,大喊了一声:“唐笛,别冲动!”
        此时的唐笛哪听的进捷琳娜的警告,丝毫没有减弱他的攻势,正对着青蝎就冲了过来,其准度看起来视觉的剥夺似乎并没有对唐笛产生什么影响。
        对于特殊人种来说,一人一性。唐笛属于守宫性,视觉本对唐笛没什么影响,特别是当唐笛处于亢奋状态下的时候,身体内的特殊基因起了作用,可以说几乎原本的身体机能都被守宫性接管。此时的唐笛活脱就是一只巨型守宫,无论是身体机能还是生物特性都与平常不同,所以视觉对于此时的唐笛几乎无损,反而大大激化了唐笛对身体其他属性的依赖,帮助唐笛的守宫性发挥地更加流畅和自然。
        青蝎万万没有料到一击摧毁了唐笛视觉的情况下,几乎没有对唐笛造成多大的损害,反而让唐笛变得暴躁异常。
        面对直冲而来的唐笛,青蝎心里稍微有些慌乱,实战经验丰富的青蝎迅速冷静下来。实战御敌,自己率先慌乱是大忌,沉稳冷静才能好好观察对方的行动,作出最优的应对招式。
        唐笛冲抵青蝎面前,一脚刹住了身体,朝着青蝎的头一拳挥去。拳速如电,几乎没有给青蝎反应的时间,但青蝎的生物本能明显在唐笛之上。在唐笛出拳的瞬间,青蝎双手单脚并用,迅速转了几个身位。其速度亦不在唐笛的拳速之下,眨眼间便位于唐笛的侧方。
        只见青蝎双手着地,腰部用力,整个人在空中翻了过来。同时刚才一直抬起的那只脚以肉眼难以观测的速度朝唐笛侧身踢去,如同蝎子尾部毒针蜇人一般,单点刺击。唐笛毫无防备中了这么一招,整个人又被踢出去五六米,可见青蝎这一击的力道之大。
        蝮蛇在一旁看着两人一来一去的数个回合,看得冷汗直冒。这在一般练武的人眼里看起来根本谈不上是普通的招式对拆了,几乎是神仙打架一般。
        “这蝎子功招式的确毒辣,见识了。”蝮蛇不由地轻声感慨了一句。
        飞天蜈蚣在旁听着了蝮蛇的话,接了一句说:“欧阳先生是内行,青蝎这套蝎子功在原先的基础上加上青蝎自己的毒蝎性简直天衣无缝,可以说练过蝎子功的高手也未必是对手。再加上我幻门中人,天生能力有一定的加成,普通人在这同一招上发挥的威力不足青蝎发挥出来的十一。”
        蝮蛇听飞天蜈蚣这么几句解说,频频点头,内心自是感慨颇多,眼见青蝎这几下招式确实如果换成自己恐怕练这一辈子都练不出这等程度。
        唐笛虽然连着几个回合都没有占上些许优势,但以他的体能,在弃肢分身之前,还算不上是多大的威胁。
        在蝮蛇和飞天蜈蚣对话的几句之间又以奇快的身法与青蝎过了几个回合。青蝎打得不算吃力,面对唐笛这种新手,青蝎还是有很大把握能够应付的。
        就这么你一来我一去地对战中,只把旁人看得啧啧称奇,虽说在一个组织里,但其他几人对青蝎的实战打斗场面也是无缘多见,难得有这种缠斗战可以多看看青蝎的身手,学习一二,也是非常宝贵的机会。
        倒是蝮蛇,在看了一会儿后发觉有什么不对。抬起头把注意力从唐笛和青蝎的缠斗中转移到了仓库的其他地方才觉出哪里不对。
        “捷琳娜呢?哪去了?”蝮蛇说了一声,这话迅速引起了其他几人的注意,纷纷抬头往原先捷琳娜待的地方望去。那还有什么人,墙角已然空空如也。
        “狂犬。”飞天蜈蚣转头喊了一声。
        狂犬与飞天蜈蚣一个对视,立时明白用意,双腿一蹲往头顶一蹿,朝着衡量跳去。到底是幻门中人,这一蹿,从地面一下跳到十米高的空中,双手恰好勾住横梁。狂犬动作敏捷,一个翻身就爬上了横梁,双手双脚勾住倒挂下来,对着仓库四周一通闻。
        “小心!”狂犬还没闻几下,飞天蜈蚣就冲着狂犬大喊。狂犬还没意识到是什么事情,捷琳娜挥动着翅膀在狂犬身边显出形来,周身一转一个侧踢将狂犬踢飞了出去。
        适才现在狂犬身边吐异物攻击唐笛的人在狂犬被攻击的同时也朝着捷琳娜的位置吐出了一颗异物,捷琳娜将狂犬踢飞后在空中一个极速的后空翻恰恰躲避了那人吐出的异物,整个过程行云流水无一点拖沓。捷琳娜到底是比唐笛的实战经验丰富,若不是一开始中了蝮蛇一枪,恐怕局势并不像现在这么乐观。不过,现在已然不算乐观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