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献祭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阴暗的地牢里透不进半丝日光,在这个季节里简直就是寒冷地狱一般,仅有墙壁上一直燃烧的火把照亮了黑暗的石壁空间。
        芝华士和夜猫儿一连两日被关在这个没有些许声响的地方,只有在每天饭点才有人进来送饭。伙食上倒是不用担心,恩博茨或者winker都并没有打算饿死或者虐待这两人,一应生活要求都能满足,反正在这里也待不了几日。
        这两天芝华士在石床上躺着或者起身在不算宽敞的空间里活动筋骨,也算为了随时可能发生的搏斗也算热身抵御寒冷。夜猫儿则简单地多,他所习功夫以气劲为长,最讲究内功心法的修炼,所以除了偶尔和芝华士在石室里切磋几招之外,余下的时间就是一直盘腿在角落里打坐。
        到第二日晚,因为无法看到外面的情况,所以也无法判断具体是晚上什么时候,石室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此人来的悄无声息,只在打开石室门锁的时候,芝华士和夜猫儿才听到响动。两人纷纷注视着门口,暗自凝神聚气。这种能隐匿气息的身法,连夜猫儿这种听劲极佳的人都无法辨析的功力,着实不在两人之下,甚至两人联手都未必能胜得过。其实在门即将打开的时候,芝华士差不多已经知道是谁了,直到那人阴笑着喊出芝华士的名字,两人才松懈下来,毕竟对于此人,即使两人联手真的敌不过。
        “少堂主这两日住的还好?”Winker一副和蔼的长辈的样子,笑着说。
        芝华士倒是没有给什么好脸色看,“要不换你进来试试?”
        “少堂主拿老朽说笑了。”
        “呵,说吧,想拿我们怎么样?”芝华士没打算和Winker多废什么话,直接了当地说。
        Winker听了倒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走到芝华士躺过的石床上盘腿就坐下了。
        “少堂主幼时可曾听老堂主说过‘幻㼩玉’?”
        “‘幻㼩玉’?有所耳闻,当年老堂主说过幻㼩玉在元末明初时就已经遗失了……就像当年的传国玉玺一样,不知是毁了还是……”
        “毁了?老堂主当真这么说的?哈哈哈哈”,Winker大笑了几声,“幻门之主在文成公归天之后再无传承,一向由叶谭堂统一约束,你可知为什么?”
        “老堂主和长老们都没有和我说起过堂里的事情,我并不知道太多。”芝华士自从知道自己身世后一直潜伏在幽灵组织里,对于叶谭堂里的事情都交由徐长老和其他几位长老代管,可以说几乎没有一天参与过堂里大小事务,就连堂里的兄弟都不识太多,只是几位长老和半数门主都是从小看着芝华士长大的,就像罗舜门主这样的,芝华士还是有些熟悉,再多就不太清楚了。至于Winker说的幻门之主和幻㼩玉,芝华士确实知道的不多。
        “少堂主,这些事理应是老堂主亲自和下一任堂主亲传,但是老堂主英年早逝,长老们又没有机会跟你说太多,那只有老朽费力代劳了。这些事本没有太大的必要告诉你,不过既然话说到这里,告诉你也无妨。”话说到这里突然停住,Winker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的夜猫儿,夜猫儿原先并没有打算插嘴Winker和芝华士的对话,只在一旁静静地听着。然而经由Winker这么一看,心里也不明就里,只好闭上眼睛继续打坐。
        这石室也着实小了些,夜猫儿就算不适宜听一些堂内机密的事情,现下也实在避无可避。Winker转念一想,自己已不是叶谭堂中人,没必要遵守这些老规矩,便又转过头来对着芝华士。
        “这些事情本来堂内的其他人是没有资格听的,但是老朽也无所谓这些破规矩了,少堂主可听好了。”
        芝华士笑了一声说道:“无妨,你说便是。”
        “我先与你说说这幻㼩玉吧。此玉乃是吕尚子牙当年创立幻门时由姬文昌公命玉器师取血玉雕琢,凤头虎身,色如凝血,是幻门之主的象征。任何人得之都可以号令天下幻门之人,这是幻门中人都承认的。虽然在文成公刘基归天后,幻门之主不再传承,但幻㼩玉一直由叶谭堂堂主保存,直到预言中那个人出现的时候再由堂主交予,以承袭文成公的衣钵,统领当今所有幻门中人。”Winker捏着胡须在石室内来回踱步,娓娓道来。
        “预言中的那个人?”其他的芝华士还能理解,只有这个所谓“预言”,有些不知所云。
        “你可知曾挑灯夜卜作《推背图》的李淳风和袁天罡?”
        Winker本对玄学精通,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芝华士,“难道这个预言也是他们说的?”
        “李淳风本是我幻门中人,精通易术八卦。历代幻门之主皆有我幻门中玄学师测天地易数作卜,得一子位继承。这可不仅仅是民间神棍看人心巧说些含糊其辞的语术来诓骗钱财,几乎每一任幻门之主都能和玄学师的预言对的上号,其中难度和准确度要求极高,既要有这么一个人符合预言又须是我幻门后裔,其预言精准可想而知。”作为曾经幻门中的玄学师,Winker说到易数卜卦来,精神备至,充满了作为玄学师的骄傲。
        “那预言中人是谁?可有找到?”
        “这个老朽不能告诉你,你回堂内问徐长老自然知晓。眼下更为紧要的事则是你啊,少堂主。”
        “我?”芝华士不解。
        “你可知老朽请你来是何目的?”Winker来这里半天,终于说到重点上来了。
        “呵,你又没告诉过我,我怎知你请我来什么目的?难不成是喝茶谈天?”芝华士冷笑道。
        “其实少堂主你心里清楚,以我的身份是不可能为恩博茨这个白痴卖命的,我和谁在合作,这个不用想也猜得出来。鉴于你不谙堂内世事,相比这两天这位小兄弟也跟你讲了不少关于老朽的事吧?”Winker说着指了指角落里的夜猫儿。夜猫儿原先在闭眼打坐,精神出离在外,对两人聊天的内容并无过多听及,正巧这会儿回源吐纳,听得Winker似乎对自己有所指,便睁开眼看着Winker和芝华士。
        “并没有,夜猫儿兄弟对你也不是很了解。”芝华士看着夜猫儿轻飘飘地回应着Winker。
        “哦?看来老朽离开堂里太久啦……怕是被那些老头们都忘了吧……也难怪小兄弟们都不认识老朽。”Winker捏着胡须苦笑着说。
        “那我就跟你直说了吧,老朽请你来,一是想问清楚幻㼩玉的下落,二来嘛……”说着,Winker眼睛眯了起来,“二来,则是要用二位完成我一个回仙大阵。”
        “回仙大阵?不是逆尸阵吗?”芝华士和夜猫儿同时喊了一声。
        Winker听到两人同时说了出来,顿时一愣,眼睛看了看夜猫儿,又回头看了看芝华士,突然大笑了起来,说:“看来叶谭堂还不算废物,还能探听到‘逆尸阵’这件事。”笑罢,又接着说:“恩博茨这个白痴知道我曾经是叶谭堂中玄学师,会逆天转生的阵法,就暗地里找到老朽,希望老朽帮他儿子重生。也不知道他从哪听来的‘逆尸阵’的名字,就来问老朽会不会发动这个阵法。这种失传已久的阵法,老朽哪里会得。但是看他能帮老朽跑前跑后寻得一些稀罕物什,就诓骗他说会这个阵法。恰好,老朽的回仙大阵需要的东西也挺难取得的,反正他也不懂,哈哈哈哈。”
        这通话,听得芝华士和夜猫儿诧异非常。
        “二位放心好了,老朽的这个回仙大阵不取人性命。阵法成功后,二位可以自行离开,不过能不能顺利离开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可别怪老朽到时候不帮忙。”Winker又补充了一句。
        “什么意思?”
        “老朽这个回仙大阵虽然不取人性命,但献祭的祭品不仅会失去幻门之力,而且内息全毁,当然也无法享常人之寿,就连普通人都无力抵抗。嗯……基本上就和恩博茨现在差不多……也不,比恩博茨还弱一些。所以到时候恩博茨发现我并不是在替他做事,暴怒之下会不会对二位作出什么出格之举,老朽可不敢保证。”Winker说话无不洋溢着得意的神色。“好了,话说到这里也没什么好和二位交代的了,请二位吃饱喝足,明日子时,不见不散。”说完就往门外走。
        石室大门关上前,夜猫儿突然说了一句:“这个回仙大阵到底有什么用?”
        夜猫儿对此非常好奇,心想这个老头费尽心思要发动的阵法对自己有多大好处?
        “哦,回仙大阵嘛,难度不算很高,自然好处也不是很大,不过和逆尸大阵皆属幻门禁术罢了。施法者无非就是能瞬间获得祭品的全身功力,延年益寿罢了。”说完,Winker关上了石室大门,窸窣的锁声后再无声响。
        石室内恢复了安静,芝华士和夜猫儿各自在思量Winker适才说的所有内容。良久,两人不发一语。最后还是夜猫儿先开口道:“少堂主,明日子时前,时间不多了,我们能做点什么?”
        芝华士还是一阵缄默,许久,开口说:“以我们俩现在的功力,加起来也不是Winker的对手,恐怕胜算渺茫。”
        “那……没办法了?”夜猫儿说话有些犹豫。
        “怎么?你怕死?”芝华士回头看着夜猫儿笑着说。
        “死?夜猫儿不怕的,只是夜猫儿有守护少堂主的职责,就算舍出命去,夜猫儿也要保少堂主周全。”夜猫儿看着少堂主坚定地说。
        “呵,这都什么年代了,谁的生命都是只有一次,舍出命去这种话不要轻易说出来了,如果说重要的话,我和你都一样重要。”芝华士笑了笑,抬头看着天花板说。
        “少堂主……”夜猫儿内心触动了一下,看着芝华士轻声喊了一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