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献祭 下(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Winker走后,芝华士思虑了很久。生命对于他来说并不是最重要的事,只是当年自己被长老从护灵谭中抱出来的时候对于前尘往事一概没了记忆,只是听了长老们说当年一场血战之后,年幼的自己受了非常致命的伤,被存放在护灵谭中50年。再出来的时候身体、意识都停留在刚进入的时候,如同立时重生一般。而当年导致自己身受重伤的事以及那个令自己父亲、母亲都双双薨逝的罪魁祸首,也就是传说中的幽灵集团首脑黑爵士。彼时,芝华士余生的唯一目的就是手刃这个仇人,替父母报了血海深仇。
        现如今以自己的能力,连堂内叛徒Winker都敌不过,甚至有可能命陨在此,更遑论杀死那个能力近神的黑爵士了。说到底,也是自己能力不敌,看来是命里注定无法替父母报仇雪恨了。
        夜猫儿看着芝华士一连做了好几个小时,眼神呆滞地看着天花板,思虑再三,说了一句:“少堂主不必担心,夜猫儿还有一事未及向少堂主秉明。”
        芝华士听了一愣,转头看着夜猫儿说:“什么事?你说来听听。”
        “夜猫儿是湘西苗人,我和师兄灰鸽都在湘西苗家仡楼门下学艺。仡楼门中有一种秘香,拜入师门当天都会服下带香的药丸和蛊虫,只需运起功来催动蛊虫,在一定范围内就能知道同门人的大致方位。”
        “你是说……”
        “我师兄灰鸽自然知道这一法门,一旦堂内得知少堂主和我双双被擒,我师兄自然知道如何寻找我们所在的方位。只是我们身处这个石室地牢中,不知道这一法门是否还奏效。倘若不奏效,明日待我们出得这石室地牢,我师兄一定能知道我所在的方位。”夜猫儿细细地向芝华士解释了这一密招。
        芝华士听后仔细一想,这个办法确实可能有效,但也有不如人意的情况。比如,当自己和夜猫儿出了地牢,而届时灰鸽又未在搜寻夜猫儿的方位,或者分堂的弟兄以为自己被运送出了罗马,纷纷出去打听自己的下落,那正巧是着了Winker和恩博茨的道,恐怕到时候神仙难救了。
        但是,最终芝华士也只是把这部分忧虑咽在了肚子里,没有和夜猫儿说出来,只是向夜猫儿回以点头和微笑。
        “三日期限就要到了,吕应缪兄弟,可有少堂主行踪了?”罗舜这几日也是在忙碌于寻找少堂主下落的事务上,几乎没有沾过床沿,困了就直接在议事厅打坐休息。到第三日,罗舜急匆匆地把吕应缪召到议事厅来询问情况。这几日来何长老和几位门主都在等待罗舜的消息,毕竟之前在何长老和几位门主面前可是自己的谋士吕应缪大胆拍了胸脯的,而之后吕应缪就根本没有来过任何回应,虽说对于自己这位谋士的机巧手段还是非常信任的,自己能把罗马分堂这一个重要的地区运作的井井有条,吕应缪的功劳可在所有人之上。
        “罗门主不用担心,早先灰鸽已经获悉了少堂主和夜猫儿兄弟所在的大致方位。这几日,吕某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像要应付Winker的话,我们这边的战力统筹。以及搜集更精确的位置等一应大小事务都需要吕某亲自安排,少不了花了些时间。就在刚刚门主传唤吕某之前,吕某才安排了兄弟去查探少堂主所在区域的具体战力部署,需要再一次确认吕某设计的方案。”吕应缪摇着扇子慢条斯理地说。
        “既然如此,那我们几时能够出发去救少堂主回来?”罗舜是个急性子,等不住吕应缪这么急事缓办的耐性。吕应缪也不顺着罗舜的急性子来,微微一笑,放下手中摇摆的扇子,掐上手指这么一算,说道:“根据吕某人的掐算,大约再过一个时辰,适才派出去的兄弟就会回来。再有一个时辰吕某就通知何长老和各位门主,带上堂内的诸位兄弟,一起去接少堂主回来。”
        “果真?”罗舜看着吕应缪说。
        “果真。”吕应缪笑着答。
        这边,芝华士和夜猫儿又各自休息了一天。毕竟两人不知即将面临的是什么样的阵势,到底自己没有多少胜算,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无他办法。
        临到近晚,芝华士听得石室外面一通凌乱的脚步声,跟着石室门被打开,一队人各自举着火把冲了进来站立两旁,而后再进来的就是恩博茨和Winker。
        Winker向芝华士笑了笑说:“少堂主,请吧。”
        芝华士和夜猫儿各自站立起了身,芝华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挺直了身板,与夜猫儿前后从Winker身边走了出去。进来的时候因为在昏迷着的状态,也不知道是何时,怎样被他们带进来的。此时算是第一次见了见石室外面的样子,这是一条石墙甬道,两边墙上各立着一排火把作灯,将整个甬道照得透亮。甬道长约就三五十米,尽头是个直角转弯。
        芝华士和夜猫儿一前一后往前走去,转过弯来又是约三五十米,出口则豁然开朗起来,是个小厅。一队人一路没说一句话,直到芝华士和夜猫儿都走到小厅后,身后传来Winker的声音:“停住。我们到了。”两人站在小厅中央朝后看去,那一队人以及Winker、恩博茨也陆续进入了小厅。
        “少堂主,这里的摆设怎么样?眼熟吗?”Winker走进来诡笑着对芝华士说。
        芝华士方才观察了一下四周,在他头顶和脚底都摆上了太极八卦阵图。乾位南、坤位北,在巽、兑、震、艮四方位各立一根烛台。自己站在太极图的阴处,夜猫儿正好站在八卦图的坤位。正南方处摆了香案,设了伏羲神位。
        “这是八卦阵?”芝华士知道这是来自中华的东西,但对于自己来说也算是陌生的事务了。虽说见过,但说不上一二三四五来,只好随便开口应了一句。
        Winker听后笑着摇了摇头,说:“是也不是,这是老朽摆的回仙阵的基础,还差着点功夫。”
        “这就是回仙阵?”
        “再有两样东西就齐了。”Winker捻着胡须,眼睛又眯了起来。
        “少堂主,大事不好。”夜猫儿走近芝华士几步,仗着背对其他人的优势,用唇语向芝华士说着,“我本以为今天会将我们带到外面,恐怕灰鸽寻不着我们了。”芝华士看夜猫儿一脸担忧的神色,便走前了几步,一手按在夜猫儿右肩膀上,手上稍稍用力,随即又松开了手,意在安慰他不慌,先看形势再说。
        “还缺什么东西?早些拿出来,我死前也好开开眼不是?”芝华士语带戏谑地说着,仿佛生死已然看淡,也似成竹在胸不以为然。话语一处,Winker难免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之前还有半分羸弱,怎地突然就轻松起来了。眼睛在眼眶里转了两圈,也没想到缘故,难不成已经生死置之度外了?当下也无踪迹可寻,倒是收起了脸上的异样神情,朝旁边的手下一伸手。
        那人向Winker递过来一个包袱,Winker轻手打开,拿出一个青铜香炉,说道:“这是第一件法器——离魂香炉。”说着把香炉摆在了八卦阵的离位。然后又拿出一面铜镜,铜镜背后是龙形雕饰。芝华士稍微一看便觉得奇怪,心想:“这铜镜背后的龙形雕饰,这龙怎么没有角呢?”
        “第二件法器——螭纹铜镜。”说着Winker将铜镜摆在兑位,“这下阵法齐备了。”
        “嘿,恩博茨,你不觉得奇怪吗?”芝华士突然扔下正在准备回仙阵的Winker,突然朝着在一旁焦急地等待Winker“复活”他儿子的恩博茨说。
        恩博茨当下心里也是半数激动半数忐忑,对芝华士的恨意当然没有抛之脑后,主要是当前他以为Winker忙前忙后地是在复活他那朝思暮想的儿子,无非是对儿子的期望盖过了对芝华士的恨罢了。当芝华士的话一开口,则强行将他从对未来的幻想中拖拽出来,他突然一脸杀气地看着芝华士说道:“什么奇怪?”
        “哦,我是想说,你以为这老家伙是准备复活你儿子吗?”芝华士问道。此话一出,也是把Winker吓了一跳,他立即转身看着恩博茨。
        恩博茨被两人看着有点茫然,脸上的杀气也少了很多。
        “难道不是吗?”说着恩博茨又望向了Winker,适才芝华士和Winker的对话都用的是中文,恩博茨也是听的云里雾里。不过在他看来,这两人都是一副东方面孔,用自己不懂的中文交流也是再正常不过,因此也没过于计较两人的对话内容。恩博茨和Winker之间的关系也并非是牢不可破的信任,再说自己也看不懂这稀奇古怪的阵法,鉴于黑爵士对Winker带来的神秘东方的古代法术很是推崇,自己也就将信将疑地听任这个玄学师的摆布。而芝华士这么一句话反倒是激起了恩博茨内心的疑虑,他开始对这妖气森森的老头产生一丝怀疑了。
        Winker转头又望向芝华士:“原来是这个打算?少堂主觉得现在才使这个离间计还有用吗?不是老朽说大话,在场的所有人联起手来,恐怕也不是老朽的对手。骗骗恩博茨不过是省去了麻烦罢了,等到老朽的阵法一成,恩博茨知道自己被骗,也不过是把怒气加诸在你二位身上,老朽亦可全身而退。所以,老朽劝少堂主还是别费力气了。”
        夜猫儿也比较认同Winker的说法,不过也不知道芝华士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芝华士依旧并没有接Winker的话茬,对着恩博茨继续说道:“他不过是借你的势来达到他的目的罢了,你可知这阵法的最终目的实际是为了增加这老头自己的能力,并不是用来复活你儿子的。你想想他有向你了解过你儿子的信息吗?也没有问你索要你儿子的骨殖吧?什么都没有他怎么复活你儿子呢?”
        这一番话纯粹是芝华士的猜测罢了,Winker在他看来就是个自大的阴谋家,恩博茨在Winker眼里极度容易哄骗和利用,根本不用费尽心思真的去准备什么复活他儿子的东西。恩博茨被芝华士这一袭鼓说正好戳中了痛处,内心已是信了八九分了,立时转头瞪着Winker说:“你在骗我是不是?”
        Winker之前确未料到芝华士有这么一出,一时间竟无话应对。恩博茨见他不解释,心里便当做Winker已经承认,朝身边的手下一挥手。那人点了点头从胸前掏出手枪指向了Winker,Winker也没料到这白痴翻脸比翻书还快,当下便条件反射似得伸出手凌空对着那人就是掌力一推。动作虽然小,但其中蕴含的掌力可是不小。那人莫名被掀翻了出去撞在后面的墙上,所幸Winker并没有下死手,那人不过是撞晕了过去。但这一下可吓着了其他人,纷纷往后退了一步。
        “混蛋!”恩博茨见状骂骂咧咧地掏出手枪要亲自对Winker下手。
        Winker此时也顾不上了,看了看恩博茨身后的那几人,然后说道:“不想死的话,把这个白痴擒住。”
        恩博茨早先被芝华士破了神之血脉的能力,如今无论是体能还是寿命都不如常人,这五六个彪形大汉围住恩博茨将其周身擒住,竟将这个当年身手了得的殿前十骑士制得动弹不得,现实也是讽刺得不行。
        “混蛋,你们给我松开!不想活了吗?”恩博茨被擒住后依旧骂骂咧咧地,但Winker似乎没有理他的打算,反而转身对芝华士说:“你看,少堂主你费那么大劲,能改变什么呢?”
        芝华士一耸肩一摊手,苦笑了一下。
        “作为祭品,请少堂主就位吧,请你踏入太极图上阳中负阴之位。”说完,Winker转身对夜猫儿说道:“请这个小兄弟也就为吧,你站在坤位。”
        芝华士和夜猫儿别无他法,只好按Winker说的,站在各自相应的位置。
        “接下来就是老朽了。”Winker说着走到太极图上阴中抱阳之位。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