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捷琳娜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桑蒂斯码头这边的仓库中,几人打得正酣。
        青蝎虽然在身手上远胜于唐笛,但唐笛的机体自我修复能力完全不容小觑。快于常人数十倍的愈合速度,令唐笛即使身上有伤也不足以威胁全局。唐笛出手全无套路,毕竟没有系统地学习过格斗术或者其他功夫之类的,打斗过程中也充满了各种变数,反倒是青蝎这边渐渐有些招架不住。
        中华武术最忌讳的是拉锯战,毕竟招式的数量有限,就算再怎么灵活运用,使的次数多了,难免会被一些机敏过人之人看出点破绽来。
        唐笛的宫守性大大加强了他对动态物体的感知能力,即便他现在丧失了视觉能力,但依旧能凭着细弱的声响和动作带出的拳风来判断攻势,以至于竟然逐渐习惯了青蝎的招数套路并且调整了自己的姿势以抵御。这种变化是青蝎事先并没有料到的,这么一攻一防地数百招拆下来,经无意中竟给唐笛喂了招。青蝎生感越发吃力,而此时飞天蜈蚣他们也无力帮手,因为他们要面对实战经验更加丰富的捷琳娜。仅凭着狂犬和那位口中能吐异物的射杀鬼,对付起捷琳娜来显得尤为不足,但至此飞天蜈蚣依旧没有出手援助的意思,而是紧紧盯着青蝎和唐笛的缠斗。
        林勇和蝮蛇两人一开始还觉得有叶谭堂四位高手相助,此次胜券在握了,但是几番看下来,不禁也开始慌了神。蝮蛇对青蝎的蝎子功原本充满好奇,打到现在也开始有些担忧。毕竟是练过武的人,知晓武术搏斗中的优劣和形势判断。从青蝎开始重复之前使过的一招开始,蝮蛇发出了一声:“嗯?”
        飞天蜈蚣看了看蝮蛇,说:“欧阳先生也看出来了?”
        “青蝎的招式用完了吗?”蝮蛇直接了当地向飞天蜈蚣询问。
        飞天蜈蚣也有了一丝慌乱,并没有正面回答蝮蛇的问题,他说:“不知道是唐笛之前隐藏实力还是进步神速,刚开始的时候唐笛明显是不知青蝎的动作习惯,但是现在似乎已经能预判招数了,当真奇怪。”
        “需不需要我帮忙?”蝮蛇并不在意一对一的江湖规则,达到目的才是杀手的本职。
        “欧阳先生不用着急,必要的时候我会助阵。”飞天蜈蚣语气轻松,显然青蝎的颓势虽在他意料之外,但以他了解的青蝎的能力,还不至于要人帮手的程度。
        “青蝎,不要缠斗,尽快解决。”飞天蜈蚣朝青蝎喊道。
        青蝎忙于应付唐笛的攻势,并没有直接回应飞天蜈蚣。他也是头一回遇到自愈能力这么强悍的对手,无论他使出多毒辣的招数,对唐笛造成多大的伤害,似乎并不能阻挡唐笛的攻势,并且很快就能恢复。如此一来,青蝎所学的蝎子功竟无一招有效。适才听到飞天蜈蚣的提醒,心想自己哪里是想跟唐笛打这么一场拉锯战,分明自己比任何人都想尽快结束战斗。想到此,不免苦笑了一下。
        这一笑手脚上竟然慢了一拍,而唐笛恰巧捕捉到了青蝎动作上的迟滞。过手这么多招,每一个动作的节奏、拳速都在唐笛的生物感知上反射出了强烈的印记,而这一瞬间,动作该摆到什么位置居然没有到位。唐笛心里也是分外诧异,但没有时间给他去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他条件反射地利用了这个破绽,一拳破了青蝎的招式。
        “青蝎!”飞天蜈蚣眼见着青蝎被唐笛一记重拳打飞了出去,急忙喊道。
        虽然看上去只是一记重拳,对青蝎来说应该不过是轻轻推了一下而已,但此时青蝎居然倒地不起,哇哇地吐了几口血。
        唐笛也趁此机会停下了攻势,站着猛烈地喘气。这一场持续了十几分钟的打斗实属他生平最持久的战斗,体能的消耗尤为猛烈,虽然有愈战愈勇的态势,但毕竟尼德卢道思人不过是类似于强化过的人类罢了,并不是神。持久的体能消耗还是会对自身造成一定的影响,再这么打下去,唐笛也不知道自己这高能攻势还能持续多久。
        青蝎这一击受的影响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轻松,事实上经过这么持久的打斗,本身已经和唐笛一样处于疲惫状态,但战斗没结束,自己是提着一口气在持续作战,而被唐笛的这一击,将自己提起来的那一口气击得粉碎,一时间全身竟使不出半点力气。幸亏不是自己单兵作战,否则,搞不好这条命就交代了。
        飞天蜈蚣快速跑到青蝎身边,蹲下来捏住他左手的脉搏,几秒后对青蝎说:“体能耗尽了,受了点内伤,幸好没有伤到筋骨。我先扶你回去歇着。”说着搀起青蝎妇道一旁靠着货柜坐下。
        这边青蝎受伤并没有影响到射杀鬼,捷琳娜还在空中频繁闪躲射杀鬼吐出来的高速异物,但一瞬间突然又消失了踪迹。射杀鬼身边没有了狂犬,完全找不到捷琳娜的身影,无奈下只好背靠着飞天蜈蚣等人,做好身后区域的防守。但他没有料到捷琳娜再次出现则是在唐笛身边。
        “没事吧?”捷琳娜在唐笛身旁现身落下。
        “没事。”唐笛紧闭着血染一片的双眼,对着捷琳娜说——他不用看也能感知到捷琳娜的位置。
        “眼睛恢复了嘛?你睁开试试看。”捷琳娜用手抹了抹唐笛眼睛周围的血渍。
        唐笛眉头一皱,缓缓睁开眼,原本被青蝎的勾指戳得血肉模糊的双眼竟然恢复得完好无损,留下眼眶周围的血渍一片竟显得有些违和。
        一直在旁盯着唐笛和捷琳娜动静的蝮蛇和林勇看着唐笛的眼睛恢复如初心里都猛得一惊,这一场持久战下来,反倒是青蝎身受重伤,唐笛仗着自己快速的自愈能力,竟然到最后几乎毫发无损,最多也仅仅是折损了些体力而已。那这剩下的仗怎么打?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唐笛这么快的自愈能力,就算是车轮战,恐怕也难在最后比出胜负来吧。
        林勇虽然一直在旁观战,其实要算起来他是心里最没底的一个。国际刑警出身的他,见惯了枪林弹雨,但对于这种徒手肉搏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高等级的,最多的无非也就是跨国逃犯或者小黑手党之类的,逃无可逃时候徒手反抗罢了。这么惊险的搏斗,甚至于枪械毫无助益的情况生平闻所未闻。
        “欧阳……复,对吧?好吧,喊这个名字的习惯我还没改过来。”林勇之前习惯了叫他“克雷努诺”。
        “没事,名字不过是个代号,你爱叫哪个就叫哪个。”蝮蛇听林勇这么一说,之前紧绷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差点没笑出来。其实内心还想着自己还有个代号叫“蝮蛇”呢,要说出来怕是两人要翻脸,毕竟“蝮蛇”这个代号也上过国际刑警的黑名单的。虽然没有见过人,但要真说出来,怕是不好收场。
        “之前我倒是以为唐笛不过就是比一般人强一些,打不过的时候,弃肢遁逃而已。现在看来,那天在酒店里,幸好没直接正面杠上,要不然不死也得丢半条命。”林勇稍微有些尴尬,认怂不是他的习惯。
        “难道你没看出来唐笛已经处在巅峰状态了吗?”蝮蛇语气轻松,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转变的心态。
        “嗯?”
        “刚刚一停下来的时候,唐笛喘得这么厉害,你没发现?”
        “好像是有,能说明什么?”林勇表示不解。
        “说明这场打斗下来,唐笛虽然重伤了青蝎,自己也没讨到多少好处。”飞天蜈蚣安顿好了青蝎,边朝蝮蛇这边走过来,边说。
        “怎么说?”
        飞天蜈蚣没有接林勇的茬,只是笑了笑看着蝮蛇说:“欧阳先生也看出来了?”然后转头对林勇说:“林先生可知道虽然青蝎对唐笛造成的创伤并没有造成致命伤害,并且还在之后快速愈合了,但唐笛的自愈能力最是消耗他的天生异能。再加上高强度的对打,现在的唐笛恐怕已经无法招架第二个人的攻击了。如果是巅峰状态的唐笛的话,刚刚对青蝎的最后一拳,只怕会让青蝎分筋错骨,但青蝎不过是被打散了气,并没有致命伤。足以说明一切。”
        林勇长大了嘴,“哦”了一声。
        “目前来看,这唐笛是没有什么危害了,以他刚才对阵青蝎的消耗来看,一时半会恢复不了,应该无法再战。只是这个捷琳娜是个大麻烦,适才欧阳先生精准的虚空一枪正中捷琳娜,对她也是个不小的伤害,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已经恢复了,但只恢复了个表,里还受着伤。即是如此,凭着狂犬和射杀鬼两位兄弟还已然奈何她不得,恐怕真要打起来,是个棘手的对手。”飞天蜈蚣一席话后,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
        “尤姆,刚才进来的时候,听你说的话,你跟捷琳娜之前认识?”蝮蛇突然想起,脱口问道。
        林勇神色一定,缓缓地说:“嗯,进来的时候一着急就说出口了,我从小就认识捷琳娜。”说到这里,突然停住了,转头看向正在为唐笛检查伤势的捷琳娜,喊了一句:“捷琳娜!”
        捷琳娜听到林勇在喊他,也抬头和林勇一个对视。
        “二十三年没见了吧?”林勇喊道。
        捷琳娜听了一愣,眼睛失神了一瞬,又突然恢复了专注。她朝着林勇笑了笑:“可不是,二十三年了,小勇。”
        “小勇?”蝮蛇看着林勇重复了一遍。
        林勇并没有理会蝮蛇,反倒是专心和捷琳娜说话。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当上国际刑警吗?当年你为了替涅普斯多夫神父报仇,远走德国,而后一次又一次你犯下的案子留下你特有的蝴蝶印记,我就想着以后一定要做到国际刑警,只为了亲手逮捕你,将你带回法国。”林勇缓缓说道。
        “哼,你还记得涅普斯多夫神父。当年他被恶贼杀害,那群混蛋警察竟然轻松以一个无法结案的理由不了了之。你说,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捷琳娜一提到涅普斯多夫神父的名字,眼泪就快溢出眼眶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