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 破阵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又到了好好写小说的时刻了,距离上一章的更新已经隔了一个春节,该忙的也忙得差不多了,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周而复始。这部小说也该在9102年终结了,毕竟距离最初开始写已经过去了9年,实在不能给再拖下去了,我还得在这个写完后进入下一部小说的开章呢,距离终结还有7个章节,撸起袖子加油干哟!
        然后当写完之后还得重塑一下前面的部分,事情还比较多,这个还不能成为一个合格的版本,毕竟写到后面还有很多前面的圆不上,毕竟跨度这么长,有很多想法和写作风格都已经变了,所以铆足全力把剩下的部分干完吧。
        -----------------------------神奇的分割线-------------------------------
        回仙阵,幻门玄学大师徐福所创。秦始皇帝赵政命徐福遍访东极,寻仙问药求取不老仙丹,徐福历时十年无功而返,回程路上冥思苦想七天七夜创出回仙大阵替代不老仙丹为始皇续命延年。徐福大弟子丘离以有违天道极力劝阻,但徐福为了避免无法完成使命而带来的杀生之祸一意孤行,最终丘离夜盗螭纹铜镜,回仙大阵无法施行。后,螭纹铜镜辗转至张良子房之手,子房故去后随葬入墓,再后杳无踪迹。而徐福则借了五百童男女远逃东瀛。自此幻门中只存了回仙阵阵法,却从未有人施行过。
        Winker筹划回仙大阵已多年,如何得到这回仙大阵阵法已无从得知,更遑论离魂香炉和这螭纹铜镜又是从何而来的。
        地上这八卦图以及在其离位的离魂香炉和兑位的螭纹铜镜摆放妥当,坤位的夜猫儿和分别盘坐在负阴、抱阳两处的芝华士和Winker,大阵已然是准备齐全。但三人坐定后并未感觉到有丝毫的异样,Winker也生感奇怪,按照传下来的回仙大阵阵法,此番准备和布置应该分毫不差。离魂香炉能分人魂魄,螭纹铜镜则将负阴之处的魂气炼化归入抱阳位,而精通太极气劲、浑身柔气的夜猫儿自然补足八卦中坤位的噬耗,断然不会错的。
        心生疑惑的不只是Winker一人,芝华士先前坐定后闭眼感受体内气劲的动向也并未有丝毫紊乱,便睁开眼看着Winker开口问道:“莫不是这回仙大阵并不如你所说?”
        “不可能的,老夫用了五十年才得到一份回仙大阵的阵法,又耗费精力无数才得到离魂香炉和螭纹铜镜,怎么可能出错?”Winker语气里挡不住的怒气。
        “可这……”芝华士话没说完,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眼前的画面开始出现重影,直说了两个字便觉得全身上下都不为自己所控制。虚弱之际侧眼望去,夜猫儿早起躺倒在地,整个人将坤位的阵位符压了个严严实实。
        “哈哈哈哈……起效了,阵法起效了,老夫感觉浑身都是真气在涌动!”Winker突然狂笑起来,这回仙大阵并不如芝华士所想一般是空有其名。
        芝华士心想:“也罢,看来今朝是要命陨在此,也不知堂里的弟兄还能赶到不能,若是不能尚且有徐长老和罗舜门主撑着一时也无伤元气,届时再选一个比我更负责任的堂主出来再好不过。”当下便没了意识。
        Winker看着眼前的两人渐渐没了元气也大感意外,毕竟回仙大阵从创出伊始便没人使用过,谁也不知道这个阵法有多大的威力,包括其效用都只是在阵法谱上有所说明而已。对于眼前所看到的情景以及自己切身感受到的实际效果也是大大地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管怎样,这阵法的效果加诸己身总归是受用无穷。
        从阵法谱上来看,回仙大阵实施过程中,阵心一方必须凝神接纳阵法传道过来的真气,持续到阵法完成。如果在阵法实施过程中阵法中止或阵法中任意一位的缺失,都会功亏一篑,双方都会遭受莫大的损耗,重则立时毙命。Winker不敢懈怠,从阵法起效开始便迅速闭眼吐纳,周身真气运转,将阵法传递给自己的真气纳入自身气海。
        正当Winker感受到由阵法传递来的真气越来越浑厚浓烈的时候,头顶的一声闷响将他的心绪彻底打乱,虽然不敢轻易中断体内的真气运转,但也不禁分神细听周围的声响。这一声来得太突然太奇怪,完全出乎Winker的意料之外。
        一片肃静之中,Winker还在凝神静思刚刚闷响的原因,毫无征兆地又一声闷响,这次的声音尤胜过之前的一响。紧跟着又是第三声,频率似乎加快了。Winker盘腿坐着,不敢断了阵法的连续,又不敢轻易地睁开眼睛观察四周的变动。但似乎感觉头顶的发梢上有些东西轻轻触碰了一下。
        “砰!”第四声,这一声已经不再是闷响了,而是实实在在从头顶传来的一声重击声。
        “是灰尘!”Winker心里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刚刚碰到自己头顶发梢的东西是屋顶上掉下来的灰尘。
        “嘎啦!”头顶传来屋顶稍稍裂开的声音,此时Winker心里已经慌了神,如果现在贸然起身躲避,势必造成回仙大阵强行破阵,阵法的威力对阵位上的人进行反噬,造成的死伤轻易不是闹着玩的。但如果任由顶上的形势发展,根本不可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变故,大阵能否实际进行下午犹未可知。一时间,Winker竟拿不定主意,只能分神将刚刚吸纳到的一部分真气充盈在大阵周围以起到对大阵保护的作用。
        “砰!”第五声,紧跟着是重物坠落的声音,方向在角落。
        “是什么东西掉下来了?”Winker内心起了一阵疑惑,而第一个进入他脑海的念头就是罗马分堂的人追到这里来了,似乎也只有这一个答案最为合理。
        “何长老,有个地下室!”从洞口传来一个声音,紧接着是一阵嘈杂。
        Winker努力地调整了自己的内息,勉强能睁开眼睛,不至于面对一片茫然。从洞口传过来的声音能够很明显地听出来外面有一大批人,在大厅一旁压制着恩博茨的几个手下显然非常紧张,虽然恩博茨已无还手之力,但几个人还是只能勉力止住。一旦有人冲进来恐怕腾不出手去对付来人。
        洞口上方何长老率领着分堂的一众弟兄在讨论接下来如何办。根据灰鸽引导的位置,何长老一众摸到了圣母大殿的大堂中,但并没有见到任何人影。十数米的穹顶藏不下人,天上地下也就赌一把地底藏人了。随后命分堂中名唤“泰山锤”的兄弟施展神技,那泰山锤脱开上衣准备妥当,周围人四散开来为泰山锤腾出空间。泰山锤双手抱紧低头怒吼一声,那吼声中透着的气劲向四周扩散开来,周围的人都心生感叹,罗马分堂的弟兄中当真是藏龙卧虎,这位叫“泰山锤”的兄弟虽然在堂中无名无位,但看这功力绝对不是末等小卒,也不知这罗马分堂中还有多少这样的高手。
        话说那泰山锤怒吼一声,全身的筋肉暴突猛涨,青筋如同数条蜿蜒巨龙一般蟠距在他身上,从额头一直延伸到手臂和背脊之上。逐渐上半身裸露着的皮肤由黄变红,又由红变青,最后竟呈现青铜般的色泽。而整个过程中,泰山锤的手臂像气球一般膨胀了一倍,众人一看方才领会了“泰山锤”这名号的含义。是以近数十年来堂中概无大事,又逐渐吸纳了数百位新弟兄如堂。平日里都是各自练功,互相对各自的实力并不知晓彻底,除了堂里前二十顺位的高手名单外,其余的兄弟能力概无名次。今日看这泰山锤的能力超群,其他兄弟头上都出了好些汗,这真要是对起手来,恐怕胜算也渺茫。
        何长老在一旁看得惊奇,对身边的罗舜说道:“你这位小兄弟虽不曾在堂中成名,看这实力竟能一重化身,瞧这年纪倒是比老夫当年学会一重化身还要年青些。”
        罗舜但是熟知泰山锤的能力,并不大惊小怪,笑着说:“我这兄弟入堂八年,派到罗马来跟了我五年。我是一粗人,只对拳脚之事有兴趣,平时对堂里的兄弟们也会提点一二。泰山锤兄弟的资质不错,比其他兄弟学习的速度快,方才长老说的一重化身倒也差点火候,泰山锤的能力到了一重化身,只怕是更为凶猛。”
        “哦?竟还未到一重化身?”何长老眯着眼睛看着罗舜一眼,伸手捻了捻胡须,转头继续看向泰山锤,说了一句:“后生可畏啊!”
        泰山锤发力到最后眼睛已经一片赤红,双手膨胀之后的重量似乎有些承受不住,只能双手成拳垂立于地面挪动着前行,姿势像极了黑猩猩。
        只见泰山锤将双臂高高举起,用力嘶吼一声然后双拳砸向地面。可惜这建成于公元4世纪的古老建筑,虽历经无数战火依旧保存完好,可惜在这群来自东方的人手里并没有得到丝毫怜惜。泰山锤的双拳将这大殿的地砖砸出一个大坑,立时碎石纷飞,周围的人纷纷用手遮挡,人群又往外扩了一圈。
        这古老的建筑似乎是存在地宫的,适才这一击能听出清脆的一声,不像是直接砸在泥地上那么沉闷。但威力如此巨大的一击竟也只砸出一个大坑而已,这地砖竟如此厚实。
        泰山锤见一击并未砸穿地砖顿时怒气横生,越发用力地一吼将双拳往坑洞中心砸去。连着四次重击下去,地砖硬生生给砸出将近两米深的大坑,众人往坑洞前一凑纷纷大惊失色,这深度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但也并不是毫无希望。大殿的地砖已经砸穿,近乎一米五厚的石砖,再往下便是厚厚的一层夯土,夯土之下又是一层大理石砖。经过泰山锤的四次暴击,大理石已经破裂,再往下便是地宫,毕竟建筑下方如果不是地基而是另一层砖石,那便一定是地宫的顶。
        见此情形,泰山锤如同收到了极大的鼓舞一般再次砸向了那一层大理石砖。这一击闲的十分轻松,只用了一半的劲道便落了空,那一层大理石砖上给砸出一个大洞。泰山锤往下看时洞中呈现的是一间石室,并没有看到人,也没有听到丝毫声响。但并不奇怪,毕竟恰好这个洞开在了墙角。
        有好奇的堂众围上去看,看到泰山锤面前砸出的洞口,欣喜地喊了一句:“何长老,有个地下室!”
        泰山锤往上一蹦,稳稳落在罗舜面前,上身以肉眼可怜的速度恢复到正常状态。泰山锤面向何长老和罗舜跪地道:“禀告长老、门主,下方有一石室,因洞口开在墙角,暂且未见下方有少堂主的踪迹。”
        何长老捻着胡须向他点点头,道:“好,泰山锤兄弟辛苦,你先在一旁好生歇息。”转身又向罗舜道:“罗舜门主接下来就你来指挥吧。”
        罗舜原先也没指望何长老现场指挥什么,只是向何长老点点头,转身看向吕应缪。吕应缪似乎并没有在等罗舜下令,直接向灰鸽耳语几句,灰鸽便盘腿而坐运起功来。不一会就睁开眼对吕应缪说:“探到了,师弟夜猫儿就在下方。”
        吕应缪摇了摇扇子,眯着眼睛,往前走了几步到洞口前,内心在细细思忖。这个方位,还有空气中透露出的一丝阵法的扰动,很明显有高手在下放布了个玄妙的阵法。按自己感受到的扰动来看,似乎并不是他所熟悉的某个阵法。吕应缪伸出手掌按照玄门八卦的阵法规则细细地盘算着。
        自从八十年前那场大战以来,叶谭堂中玄门术士人数已经骤减,一来是大战之后原本人数就不多而且战力薄弱的玄门术士死伤大半,失了传承。二来则是玄门数术晦涩难懂,极其讲究天分,人才难寻。这吕应缪本非幻门中人,但自幼家传便是易经八卦,实在是非常有天分的一个人。不过这易经八卦毕竟只是玄门数术的基础,没有师传点拨,常人怕是很难摸到玄门数术的门槛,单单这吕应缪跟了罗舜门主后能接触到堂里的古老文献,竟无师自通对玄门数术了如指掌,但凡有记载的玄门阵法吕应缪都烂熟于心。只是这次,似乎遇到了些问题。
        吕应缪在洞口算计了一会,并不能确认下方到底在施行哪种阵法,虽说他听过回仙阵法,但并没有学习过阵法,实在是不好确认,只能将心中预测一五一十地向何长老及罗舜回禀了。罗舜这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嚷道:“吕贤弟多虑了,既然少堂主就在下面,直接冲进去就行了。”
        罗舜是出了名的急脾气,平日多亏吕应缪一直在前面拦着,这次吕应缪一时也没什么对策,想着以罗舜门主的功力,等闲是奈何他不得的,也就没拦着。罗舜提着他的大刀,几个箭步就冲洞口去了。来到洞口,想也没想就往下一跳。
        其他人也是没有反应过来,还在等罗舜的指挥命令,结果罗舜自己先跳下去了。众人正往罗舜跳下的洞口看去,之间刚跳下去的罗舜嘴里“哇!”地一声又飞了出来,直接摔在地面上。这下是跳下去大家没反应过来,出来更是没反应过来,罗舜爬起来的时候,额头上都磕破流血了。他爬起身就大骂:“他娘的,老子还啥都没看到呢就给弹回来了!”
        其他人纷纷大惊,不敢低估了这个洞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