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幻㼩玉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对于数百年来与幽灵集团持续抗衡的叶谭堂来说,“黄昏之别”必然不会太陌生,但距离幽灵集团的上一代黑爵士黄昏之别后已逾百年,这数十年的相安无事让叶谭堂的人渐渐淡忘了这个对幽灵集团来说最重要的时刻。毕竟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凭叶谭堂或者整个幻门的能力,黄昏之别之日并不能对幽灵集团产生什么威胁。
        “也就是说,黑爵士要换代了?”柯长老很是激动,转头看了看徐长老。
        徐长老抽了几口烟,一时无语。柯长老不明所以,和邢长老互相对望了几眼,尴尬地向徐长老开口说道:“徐长老……你的意思……”
        徐长老抬头看了看邢长老,咳了一声,抬手将烟斗拿下,放到烟灰缸边上轻轻将里面的烟草嗑掉。
        “目前叶谭堂最重要的事情是将少堂主治好,再说叶谭堂已有七十年相安无事,繁荣昌盛,在环太平洋带无出敌手。我等也该安享天年,那黑爵士黄昏之别也无碍我堂。七十年来,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何以今朝要破此大忌?”徐长老缓缓说道。
        “可是,百年来,黄昏之别是唯一良机啊!”柯长老说道。
        “老二啊……”徐长老说话低着头,并没有正眼看柯长老,“我且问你,趁黑爵士黄昏之别便大举进攻,可有胜算?”
        “并无十足把握。”柯长老实话实说,声音也小了些。
        “那何以牺牲众多兄弟的性命,给他黑爵士来上那么一记不痛不痒的袭击呢?”
        “可是……”
        “咳咳……”邢长老在一旁突然咳了两声,柯长老顿时止住了话头。虽然柯长老性子比较急,但也听得明白一向心思缜密的邢长老这是在提醒自己再莫多言。
        “你放开我!我警告你,你再不放开我,我就……”突然门口传来一声喊叫,紧接着徐长老的大门被推开,三位长老站起身看来人正是蝮蛇,右手还提着木天滟。木天滟毕竟小姑娘身体,拗不过蝮蛇有力的大手,却也知道蝮蛇是自己人并没有打算用能力攻击他。
        “欧阳先生,你这是……”徐长老没等蝮蛇说话,率先开口问道。
        “得罪了得罪了,适才路过地牢,发现大小姐中了地牢里那老头的激将法,怕她轻率误事,就将她带过来了。”蝮蛇脸带歉意地说道。
        “你放开我!徐长老,你叫他放开我!”木天滟见到徐长老就像见着救星一般,哭着向徐长老求助。
        蝮蛇心知在徐长老面前擒住木大小姐已不再合适,适时松开了手。哪知那木天滟刚挣脱,右手手指便伸出尖刺作势要给蝮蛇一点苦头尝尝。
        “不得无礼!”徐长老眼快发现木天滟的动机,立即开口喝止。木天滟从小就怕徐长老,听到徐长老的训斥吓得立马缩回了尖刺,乖乖站在一旁。木天滟眼带泪花哭着向徐长老说道:“徐长老,我只是想去逼问出救宫宇哥哥的办法,没想到让这个家伙给拉了过来,只要再多一会那混老头就说了,求求你了徐长老!”
        徐长老对木天滟也是头痛地很,没想到今天来这么一出,感觉在外人面前甚是丢脸,赶紧朝邢长老摆手说道:“老五,你先带木天滟出去。”
        邢长老点点头,走到木天滟面前,拽着木天滟的手就往外走。木天滟还不依不饶,一边扯着邢长老的袖子不肯走,一边朝着徐长老喊道:“徐长老,徐长老,让我再去问嘛……徐长老……”,但小姑娘毕竟气力小,被邢长老拖着往外走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
        木天滟离去后,徐长老对着蝮蛇笑了笑说:“欧阳先生,抱歉,小姑娘从小宠坏了,真是失礼了。”
        “不妨不妨,连宫宇可有救了?”蝮蛇摆摆手说道。
        徐长老脸色有些迟疑,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说来惭愧,总堂上下暂无救治办法,我等也在等候分堂兄弟的消息。”
        “那既然如此,我就回去等候消息了。”蝮蛇转身要走。
        “欧阳先生既来了,何不在老朽这里喝杯茶水?老朽这里有明前龙井,是托人从内地带来的,整个夏威夷,老朽这里独一份。”徐长老自说着坐下开始煮水。
        蝮蛇原本是要走的,但听到徐长老这么说,即使自己从来对茶道无感,但这个时候留住自己恐怕是有话要说,也就不推辞了,转身坐到了徐长老的对面。
        “这明前龙井产自杭州狮峰山,要用虎跑泉水来泡制为最佳,可惜这里地处太平洋东,泉水运到这里也变了味。”水很快煮开,徐长老将开水倒入碗盏递到蝮蛇面前。蝮蛇用手摸了一下茶杯,有些烫手,也不敢立即入口。徐长老看着他笑了笑,端起茶杯,晃了晃,沿着杯口抿嘴喝了一口,看得蝮蛇心里一阵惊叹。
        “听说欧阳先生是国军大将欧阳丞的后人,是否如是啊?”徐长老当下茶碗说道。
        蝮蛇自然不敢失礼,如实说道:“确实是在下祖父。当年RB投降后,祖父就辞官回乡,内战一起恐牵连全家,便携一家老小移居美国。后因戴局长不依不饶,家父在祖父过世后就迁居到了法国,那年在下不过戴冠。”
        “原来如此,说起来欧阳将军与叶谭堂也有些渊源。”徐长老笑着说,他的烟瘾又犯了,说罢便拿起烟斗装了满满一斗烟,划了一根火柴点着,吧嗒吧嗒抽了两口。
        “是吗?”徐长老的话倒是让蝮蛇始料未及。虽说移居美国的之后蝮蛇已经是能记事的年纪,但与祖父从小接触以来从未听祖父说起过叶谭堂这个名字,甚至从小起就随祖父戎马一生的父亲,有生之年也未有提起。
        徐长老抽了几口烟,有些解瘾,看蝮蛇甚是感兴趣,便又接着说道:“那时还是大清光绪年间,西太后还未归天,欧阳丞先生和逸仙同在香港学医,后逸仙组织同盟会,欧阳丞先生也在其中,后一同参与北伐。你可知,逸仙在檀香山创办的兴中会就是老堂主携叶谭堂一众鼎力扶持的?”
        “老堂主?”蝮蛇不清楚叶谭堂的历史,但对近代史还是了解的,其中多半是跟着父亲欧阳悯和祖父欧阳丞耳濡目染。听到老堂主也曾参与救国革命,更是意外。
        “后那袁大头窃国复辟,欧阳丞先生远走苏联,再回国时同蒋中正一道创办了陆军军官学校,再后就任国民党东北野战军将军直到RB投降二战告终。”徐长老知道后面的大部分事情对于蝮蛇来说并不陌生也就简单叙说了。
        “关于祖父,很多事在下也是第一次听说。”蝮蛇感叹道。
        “不过据老夫所知,欧阳丞先生也是幻门中人。”徐长老没等蝮蛇说更多,轻描淡写地补了一句。这一句倒是让蝮蛇吓了一跳,虽然蝮蛇极力掩饰自己的惊讶,但仍然在刚听到的一瞬间心脏停跳了一秒,大脑瞬间空白,不得不用手扶住脑袋。
        “老夫知道这个事情对于欧阳先生来说的确有些不可思议,但老夫年轻的时候和欧阳丞先生会过面,欧阳丞先生是知道自己属于幻门中人的。老堂主曾邀请欧阳丞先生加盟叶谭堂,被欧阳丞先生婉拒,欧阳丞先生当时的想法是报国不论出身,与其在叶谭堂中推动历史,不如在前线创造历史。凭着欧阳丞先生一身修为,在东北所向披靡少有败绩。”徐长老瞧得仔细,见蝮蛇对往事所知甚少,不如一股脑儿全部说出来,省得日后再多意外。
        “那,不知祖父他有什么样的能力?和青蝎、飞天蜈蚣他们差不多?”蝮蛇按捺住将一大堆问题统统问出的急切,逐个问道。
        “欧阳丞先生当年所展露出的能力是呼风,和老堂主一样是五行体,属于幻门中上等能力者。”
        “那,什么叫五行体?”对于蝮蛇来说,这一番茶道叙话无异于帮自己开拓认知,从未接触过的东西太多,上一波问题还没问出口,又来一波新问题。
        “目前可知的幻门中人的能力分为生物体、五行体、精神体、玄体。其中像青蝎和飞天蜈蚣之类属于生物体,特长是融合了其他生物的特性,对自身能力的增强。像老堂主和欧阳丞先生这种属于五行体,能够操纵大自然中的风雨雷电水火。而精神体比较少见,叶谭堂中仅有三位,欧阳先生你不曾见过,这类人的能力不太好归纳,但通常能力都极强。最后就是玄体,这一类我们又称玄学师,对气有着特殊的感应力,能够理解阵法的布置和破解之道。玄学师不是一个小群体,但精通之人极少,像欧阳先生你刚才见到的那一位几乎是百年以来最厉害的玄学师了。”徐长老很有耐心地给蝮蛇一一作了解释。
        “那这种能力遗传吗?”这是蝮蛇最关心的问题了。
        “我们幻门中人一直以来是特殊的人群,除了还未被发现的外,向来都是遗传的,但能力如何都是随机的。也就是说父亲可能只是生物体,但子女却是五行体也是正常的。”
        “那……”蝮蛇在犹豫着要不要问出口。
        “欧阳先生是想问自己是不是幻门中人吧?”徐长老心知蝮蛇的疑问,其实这个问题徐长老也没有答案,“应该说既然欧阳丞先生是幻门中人,那欧阳先生作为欧阳丞先生的后人应该也是幻门中人。”
        “可是……我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啊?”
        确实,蝮蛇从小到大都并不显得与人有哪里不同,除了反应力极快、射击精准之外也没什么特殊的了,而这两项又是从小开始,经过长年累月的艰苦训练而来。这一点蝮蛇清楚,如果说他这身本事竟是先天优势,倒有些对不起他有生以来吃过的苦头了。
        “这个……不瞒欧阳先生,你的情况很特殊,老夫也不是特别清楚。我们幻门中人自成人后能力开始逐步显现,其后由家族或者师傅引导提升能力的方法,再后就自行修炼。数千年来,幻门人有完整的发掘训练的方式,这一点与那幽灵集团大有不同,因此幻门人的平均能力一直在幽灵集团之上。”
        蝮蛇听罢徐长老的话,沉默了一阵,毕竟自己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是幻门中人,这点父亲过世前从未和自己提起,不知是有意不说还是没来得及。
        正当几人都相对无语自顾喝茶的时候,有人推门进来。
        “禀徐长老、柯长老,各地分堂均已回复。”那人进门后跪地说道。
        “可有消息?”徐长老激动地站起身。
        “回徐长老,四位门主和一位代门主均表示分堂内无一人知晓正魂的法子。”
        徐长老听闻顿时呆立原地,口中喃喃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
        念叨了几次后,目光变得坚决,拔腿就冲出了房间。余下三人不明所以,跟着徐长老的身影追了出去。几人随着徐长老一路冲进了地牢。徐长老现在铁栅栏前对里面躺着的关洪鼎吼道:“老鬼,你说,要怎样才能救回少堂主?”
        关洪鼎脸朝墙壁躬身躺着没有理会徐长老。徐长老忍无可忍抬手握拳,朝着关洪鼎上方的墙壁凌空挥了一拳,登时那墙壁上陷进一个拳印子,唰唰掉下一些石屑来。关洪鼎才开口发声:“大哥的拳劲有些退步啊。”
        “老鬼,你再不说下一拳就打在你身上,你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徐长老按不住怒气,大声吼道。
        “我只有一个条件。”关洪鼎说话间身子一动没动。
        “你说!”
        “救回连宫宇后,我们各自分道扬镳,再不纠缠如何?”
        “依你,快说!”徐长老此时也不管关洪鼎罪大恶极,救回少堂主才是最要紧的事,就算关洪鼎提出要做叶谭堂的堂主,怕也是应得下来的。
        关洪鼎听到徐长老如此爽快地答应了自己的条件,立时翻身下床,走到铁栅栏前,笑着对徐长老说道:“要给连宫宇正魂,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这个阵法如今寰宇之内恐怕只有老朽一人能使得了。”
        “那,请吧。”徐长老现在无论什么条件都不用思考,立时答应。转头向跟来的兄弟使了个眼色,那人便上前将铁栅栏打开。关洪鼎走到铁栅栏门口,抬头将那铁门看了一圈,说道:“不过这个阵法缺个法器,没有这个法器,任老朽通天本事,也无可奈何。大哥你可想好,为了这个连宫宇,你可舍得交出这件法器?”
        徐长老没有想到地牢门大开,关洪鼎居然走到门口又不出来,又听到需要准备法器,本就火烧眉头的时候了,还有什么交得交不得的,于是不耐烦地说:“你且说来,只要老夫拿得出的,便是人参果也随你拿去。”
        关洪鼎看了看徐长老,一脸奸笑:“也是,那就请大哥交出幻㼩玉一用吧。”
        听到“幻㼩玉”这三个字,徐长老顿时睁大了眼睛哑口无言。关洪鼎看徐长老没有任何动作,双手背在背上,转身走到石床边原样躺下,一边说道:“若是徐长老爱惜宝物,不肯拿出来,那就如此作罢。老朽还是睡老朽的觉,你们有啥其他法子就都去试试吧。”。
        眼见关洪鼎偃旗息鼓,徐长老也急了:“你说的那幻㼩玉自文成公后已经失踪数百年,你现在要老夫拿出来,老夫如何拿得出来?”
        “大哥,当年连霆引天雷焚城,你以为凭他的能力能做到如此地步?没有幻㼩玉的加持,他顶多引雷劈杀数十人罢了。要达到如此威力,必用精血点开幻㼩玉,让幻㼩玉认主,借由幻㼩玉的能力,让能力得到数倍的增幅,精血用得越多,增幅越大。连霆死后,那幻㼩玉必在你手。莫不是你想私吞了,等那连宫宇熬上七天魂飞魄散了,你做新堂主不成?”关洪鼎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