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 幻㼩玉 下(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胡说八道!”徐长老用力一掌拍向铁栅栏,那栅栏在怀里作用下以一种恐怖的弧度向内弯曲,足见徐长老掌力惊人,这要是拍在人身体上,登时筋骨俱断,吐血而亡。
        “徐长老,这到底是这么回事啊?”柯长老作为叶谭堂四大长老之一,听到关洪鼎如是说来也有些糊涂。
        徐长老看了看柯长老,闭上眼睛,长叹了一口气,缓缓说道:“也罢,我且就告诉你吧。那幻㼩玉自文成公后就再也没有出世过,一直由叶谭堂堂主秘密保管。幻门自古以来有公约,谁掌握了幻㼩玉,谁就是幻门之主。叶谭堂虽是由幻门中人建立的组织,但鸦雀安能比凤凰,说到底,幻门才是大宗。但是历代幻门之主都无常定之数,唯有德者居之。自文成公助洪武帝开国后,那洪武帝杀尽功臣,连助他一统天下的幻门后人也不放过,残余的幻门后人得到建文帝庇佑,方才躲过一劫。而后窃国皇帝朱棣追杀建文帝,得我幻门中人之力逃出生天,却被逼远遁南洋,再后来幻门便再无传承。我幻门中人四散天下,那幻㼩玉就一直由叶谭堂堂主保管,代代密传。”
        “那幻㼩玉到底是不是在徐老大你手里,要是的话就拿出来救少堂主为重啊!”柯长老急切地说。
        徐长老瞪了柯长老一眼,说道:“七十年前,迫于形式危急……”话说到这里,徐长老突然顿了一顿,提起那年的事,免不了又是一番诛心之痛,转而瞪着关洪鼎,继续说:“迫于形式危急,老堂主拿出密藏的幻㼩玉,循着幻门古籍里隐藏的蛛丝马迹,悟出了幻㼩玉的用法。临阵前,用自己的心头血润养幻㼩玉,却没有料到幻㼩玉用此法开玉是禁忌之道,虽然持有润养过的幻㼩玉时,能力能有双倍的增幅,但同时幻㼩玉也会反噬持玉之人。老堂主引天雷焚城,一时讶异于威力之巨,没注意到幻㼩玉一直在持续吸噬老堂主的精血。等到老堂主注意到的时候,为了能一击击退幽灵集团的攻势,只好由着那玉尽情吸噬。最后老堂主血竭而亡,那幻㼩玉也随之崩碎,再无全玉。”
        “呵……你这么说,老朽可不信呢!”关洪鼎冷笑了一声说道。
        徐长老听了气得胡子乱颤,伸手一指关洪鼎说道:“老鬼你若不信且随我来。”说着转身走了出去。柯长老和蝮蛇在旁不明所以,关洪鼎倒是神定自若地随着徐长老的脚步跟了出去,余下几人也只好跟随。事态如此发现已经超出了其他人所知的范畴,对于这些堂内隐密的事情轻易也不可知,只能在一侧旁观。
        众人随徐长老兜兜转转从宅子的东南方向进入了一个密道,密道曲折幽森,进入后徐走一阵就逐渐迷失了方向感,最后就是徐长老往哪拐就跟着往哪拐。一路上大都沉默无语,只凭着徐长老带路,众人跟随。蝮蛇小声和同行的柯长老说:“柯长老,贵堂的密道都是这般与迷宫一样吗?”
        柯长老略显尴尬,也不好说什么,只敷衍地说道:“应该是吧。”
        几人走了约半个小时,密道尽头出现一座大铁门,门上雕有凤头虎身的图案,中间是一道方形门锁。那锁上有一扇滑门,可以上下滑动。大门上方用小篆刻了“藏宝阁”三个大字,大字上方有一盏昏黄的灯照亮。
        “这是渲染气氛吗?地道里的灯永远是这般昏暗。”蝮蛇内心泛起了嘀咕。
        徐长老走在前头,停在了大门前,伸手在门锁前将滑门上移,另一只手伸出大拇指往门锁上一按。片刻,门锁发出一声清脆的“嘀”声。徐长老往后退了一步,数秒后,两扇大门发出轰隆声,各自向两侧移开。
        “指纹识别?这么先进?”蝮蛇小声感叹道。
        “欧阳先生是不是觉得我堂到处古色古香,连门锁都要用古铜锁?”柯长老笑道。
        “……”蝮蛇一时无语。
        柯长老继续说道:“美国的技术先进,我堂既然地处美国自然有办法弄到现如今最安全的技术总在堂内的绝密设施上了。”
        大门彻底打开后,几人前后走了进去。藏宝阁空间非常大,因为地处地下,因此空间非常容易扩建,自然大的空间也能容下更多藏品。整个藏宝阁中均匀有序地摆放着一列一列的书柜,每一个书柜都一模一样,必须是对物品摆放极度熟悉的人才能准确地找到物品所在的位置。徐长老进来后径直走到最深处的一个书柜前,打开柜门,捧出了一个紫檀木的盒子。他小心翼翼地将盒子递给柯长老捧着,然后拨动盒子上的密码盘,盒子打开后又从中拿出了黄帛包裹的物件。徐长老单手抓着那黄帛包裹的物件走到关洪鼎面前,另一只手一层一层地将黄帛揭开,掌心赫然出现支离破碎的幻㼩玉。
        关洪鼎不禁瞪大了眼睛,嘴里吱吱呀呀地不成话语:“这……怎么可能……假的……不可能……幻㼩玉怎么可能就这么碎了……假的……大哥你骗我……不会!绝对不会!”
        “说到底,老夫也就留个念想,毕竟是老堂主留下来的物件,完璧时也算一件宝物。如今玉碎,不过就是一堆琉璃渣子,你要且拿去好了。”徐长老说着把手里的幻㼩玉碎片往关洪鼎面前一送。关洪鼎呆立在原地,一个劲地摇头,嘴里念叨:“不可能的。”如此看来,幻㼩玉已碎的事实对关洪鼎的打击普通末日来临一般。
        “可否让在下一睹。”蝮蛇现在几人身后,眼瞅不见那宝物,也是好奇心作祟,开口向徐长老说道。
        这幻㼩玉既然已碎,也没什么稀罕的,既能直接给了关洪鼎,那让蝮蛇看一看也无妨,就转身伸手向蝮蛇递了过去。蝮蛇将幻㼩玉接过来捧在手心,那幻㼩玉被黄帛包裹着里面已经碎成了数十块,都有棱有角地呈不规则形状,再看不出传说中凤头虎身的形状来。颜色也已是暗红色的再无半点曾经的鲜艳色泽。蝮蛇心中感叹道这传承近三千年的古董、中华最古老组织的核心象征,此刻竟如此崩碎,着实让人心痛。想着便伸手想拿起一块仔细观赏,手还没碰到,徐长老便开口阻拦:“欧阳先生,不可!”
        徐长老这一句着实把蝮蛇吓了一跳,只是在徐长老说完之前蝮蛇的手指已经碰到了碎片,经徐长老这么一提醒,立时放下碎片。不曾想,让那碎片锋利的一角划伤了手指。蝮蛇指尖的鲜血顺着伤口流了一滴出来,正好滴在了幻㼩玉上。蝮蛇将割伤的手指伸进嘴里吸吮了几下,一面将黄帛递还给徐长老,说:“抱歉抱歉,没留神,污染了宝物。”
        徐长老也伸手去接,一面回应道:“哪还是什么宝物,只不过碎片锋利,老夫也是想提醒欧阳先生别给割伤了手,哪知还是没来得及……”话还没说完,原本暗淡无光的幻㼩玉在那黄帛中经显现出血色光芒来,原本滴在玉上的血液此时早已被吸噬干净。那血红色的光芒越来越盛,几乎照亮了整个藏宝阁,阁内的几个人脸上都映成了鲜红的血色,加上几人都讶异于这幻㼩玉的突然发光,脸上的表情在光芒的映照下竟显得异常惊悚。
        那幻㼩玉发光的同时,数十个碎片慢慢悬浮了起来,在空中迅速挪移,最后逐渐合拢重新拼成了凤头虎身的形状。最后光芒减弱,幻㼩玉逐渐下降,又回到了黄帛之中。徐长老拿起细看,色艳如昔,光洁如新,哪里看得出在此之前还是一堆碎片呢?
        “滴血认主?这……”徐长老一时愣住了,这幻㼩玉传承千年,在时间的长河中早已无人知晓幻㼩玉的用法,唯有老堂主悟出了些许,只是自那之后幻㼩玉就已然崩碎,再没人想过是否可以重新拼接恢复它本来模样。今朝却误打误撞让蝮蛇滴血于碎玉之上,竟然有如此般的效果。只是,传说幻㼩玉只认那幻门之主的血,为何会对这一个只是幻门之后却一无半点幻门之力的人认了主?
        一时间,徐长老也捉摸不透。倒是柯长老打破了尴尬的局面,他说:“天意,天意啊,幻㼩玉又恢复如初,这下少堂主有救了!”说着拍了拍徐长老的肩膀。徐长老让柯长老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自己,眼下既然幻㼩玉又恢复了,那自然最紧要的是救醒少堂主。于是,徐长老将黄帛递予关洪鼎,说:“老鬼,幻㼩玉又能用了,你快救少堂主醒来吧。”
        关洪鼎适才一言不发,一来是未曾想这传说之物真如徐长老所说已然崩碎成一堆琉璃渣子,二来是瞬息之间竟能亲眼得见这宝物在面前呈现如此异像,当真闻所未闻、夕死可矣。然,眼前徐长老将黄帛递过来,才想起自己是应允了得到幻㼩玉是要救人的,当下接过黄帛转身走了出去。
        其余几人叫关洪鼎一句话没说转身就走,都奇怪,赶紧跟上关洪鼎的脚步,看看他到底要去干嘛。
        循着地道兜兜转转,又回到了宅子,眼前豁然光明了起来。因是之前在地道中阴暗不透光,蝮蛇觉得突然的光亮闪得眼睛疼。不多久,在徐长老的指引下,关洪鼎几人直接来到连宫宇床前。关洪鼎俯身在连宫宇身前将他双眼的下眼睑翻来看了看,又抓起左手手腕把了把脉搏,最后直起身转头向徐长老说道:“准备一间空屋,烛台两盏,香炉一个,黄纸一叠。取凉水、鸡血各一碗,五行各一。我要焚香洗浴,亥子交替时分布阵。现在是申时,你还有三个时辰准备。”
        徐长老听罢转头与柯长老耳语了几句,柯长老点点头,转身走了出去。徐长老向关洪鼎作了个“请”的手势,关洪鼎捋了一把胡子跟着柯长老一起离开了房间。
        蝮蛇眼见没自己什么事了,也打算起身要走,徐长老言语拦住了他,说:“欧阳先生且先留下。”
        蝮蛇停住脚步,转身望着徐长老。
        “适才幻㼩玉滴血认主,你可知意味着什么?”徐长老回到办公桌前,摸出烟叶盒,装了一斗烟点上。
        “滴血认主是什么意思?”蝮蛇不明所以。
        “世人对幻㼩玉的用法和作用所知甚少,老夫也不是特别清楚。既遇到这等事情,也只好把老夫所知尽数告知了。”徐长老抽了几口烟,缓缓说来:“那幻㼩玉是祖师爷吕尚子牙当年辅佐文王功成后所雕而成,传承数千年来一直由幻门之主持有。历数各代幻门之主像鬼谷子、张天师、黄石公、卧龙先生、李淳风、全一真人、文成公等,莫不是技法卓绝又德望甚高之人。虽不知道是否都经历过幻㼩玉滴血认主,但能肯定的是非是得到幻㼩玉的认可是无法持有幻㼩玉的,若不然必定有生之年磨难诸多,常有血光之灾而不可避。而今,幻㼩玉在你手中滴血认主又有异像,可见你是得到幻㼩玉认可之人,恐怕……”
        说到这里,徐长老停住了。蝮蛇听来徐长老的意思也只可能是要他来做这个幻门之主,但凭着自己这点能力,对付一个唐笛都不能,更别说败在唐笛手上的青蝎和飞天蜈蚣这等好手,哪里能服众呢?想及此,连忙摆手说道:“不行不行,我虽是幻门之后,但全身无一点幻门之力,做不了这个幻门之主。”
        “老夫也是在思虑这个问题,按理说,那幻㼩玉传承数千年,又是祖师爷亲手制作的宝物,早已有了灵性。凭空不会无缘无故挑选一个全无幻门之力的人做幻门之主来领导整个幻门。但,欧阳先生毕竟已经让幻㼩玉认了主,这怕是很难再更改了,老夫一时也没有更多主意。”
        徐长老说完,又沉吟半晌,说道:“也罢,此事暂且搁置不提,欧阳先生就请先回去吧,待我等今晚将少堂主救醒再作打算。”
        徐长老既如此说来蝮蛇也不好久留,道了个告辞就从徐长老房间离开了。等回到房间,百无聊赖的林勇和朗德罗你一言我一句地问蝮蛇这一整天都干嘛去了,蝮蛇也不好多说啥就推说是长老带自己参观叶谭堂的藏宝阁去了。话一出口朗德罗哀嚎三声,嗔怪蝮蛇不够义气,这么难得的长见识的机会居然不带自己一起去,说着躺床上生闷气去了。这时间叶谭堂安排的晚饭已经吃过,朗德罗大腹便便地饭量很大,对于叶谭堂一贯的中式餐饮胃口大开,吃了三人份的量。如今往床上一躺,不过五分钟就鼾声四起。
        林勇在一旁看着也是无奈地笑了笑,转头严肃地对蝮蛇说:“欧阳复,你这套糊弄他行,糊弄我可说不过去。不过我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能对我说就对我说实话,不能对我说的你就随意。但,我希望你能像我对你一样对我,我们是朋友,不是敌人,是不是?”
        林勇这一席话说得很是得体,但话里话外都算表明了态度,希望蝮蛇如实地告诉他。蝮蛇也不是听不出林勇的意思,内心盘算了一下也没有多少事是叶谭堂不能对外说的机密事要,就一五一十地对林勇说了,但自己之前是幽灵集团的死神以及被派去国际刑警卧底的事被尽数抹去了。蝮蛇的心思倒不是要对林勇隐藏自己的身份,只是眼下的情形不方便再起争执。毕竟林勇不像叶谭堂的人一样事先知道自己先前为黑爵士做事,也没有一个直接上级是叶谭堂的少堂主。所以如果林勇知道了自己是幽灵集团派去国际刑警的卧底,只怕会当场翻脸。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