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预言之子 下(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蝮蛇?欧阳复?”徐长老诧异道:“老夫也没有联想到这一层,那《点烛言》老夫但是看过,但并不能参透其中预言。那按少堂主的意思说,欧阳复岂不是……”
        “没错,我猜想可能恰恰就是这预言中的人。唯有他能领导我幻门中人一举而上,尽灭幽灵集团。”连宫宇语气强硬起来,目光也变得愈发坚毅。
        一直在旁默不吭声的柯长老听到此处,激动地站起身来说:“正好黑爵士要换代了,此时正好是整个幽灵集团最薄弱的时候,何不趁此机会一起攻上幽灵集团的德国老巢,将那幽灵集团搅他个天翻地覆!”
        “柯长老你先冷静一下。”邢长老在一旁拦住了柯长老的话头。
        “幽灵集团可不止是黑爵士这一大魔头能够撑得起来的,黑爵士手下还有红黑AJQKS十大殿前骑士,此外还有骑士死神不尽其数,以少堂主的身手,也不过在那个人的协助下才勉力击败黑S骑士恩博茨和他的独生儿子,要是其他九位殿前骑士和各自的传人一起上,又有几成把握能胜得过?”徐长老细细分析道。
        “老头子我当年……”
        “当年你年轻气盛、身强力壮,再加上那个年代的幽灵集团并不成气候,一战之后高阶骑士折损不少。尽管如此还让老堂主以身殉战才换了这七十年平安无事,你以为还比得当年吗?”徐长老打断了柯长老的话,瞪着柯长老厉声道。徐长老毕竟是四大长老之首,虽老但依旧声音洪亮。柯长老被徐长老这么一吼,反倒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缩在一旁不敢再作声。
        何长老一直以来都没说话,这时出来打圆场,说道:“老三,你冷静一下。攻打幽灵集团不是拍屁股就能做成的事,需要从长计议。还有徐老大,你也冷静一下,都是兄弟,何必剑拔弩张地,轻易还提老堂主。少堂主身体刚才恢复,还是让少堂主好好休息吧。”说着向徐长老使了个眼色,嘴朝连宫宇努了努。
        徐长老也意识到此时不宜在少堂主面前提老堂主过世这件伤心事,慌忙看了看连宫宇的角色。而连宫宇却没有多少一样。连宫宇只是在听到关于自己父亲的事的时候暗暗地攥紧了拳头,但表面并不露出什么异样,他更希望给别人带来坚定和信心。他看着徐长老说道:“打幽灵集团是肯定要打的。”
        柯长老听到这句话,激动地看向连宫宇。
        “但没有方案盲目进攻也是不可取的,那样无异于拿兄弟们的命去送死。”连宫宇接着说道,“这些年我潜伏在幽灵集团,虽然没有和黑爵士交过手探过虚实。但从侧面也接触到了很多机密的信息,包括关于黑爵士的能力和历代黑爵士交替的黄昏之别。可以说为我们攻打幽灵集团打了个前站,关于这个,我会找机会和诸位长老细说。在此之前,我想先说服一个人加入我们叶谭堂,和我们一起攻打幽灵集团。”
        “少堂主说的是……”徐长老应该是知道连宫宇说的是谁了。
        “就是他,欧阳复。”连宫宇肯定地说道。
        “少堂主,恕老夫直言。虽然那欧阳复可能是《点烛言》中预言的那个人,且从他能令幻㼩玉复合一事中看出他或许就是下一任幻门之主,但他本身并无任何幻门之力显现,身手虽然不错但距离普通的幻门中人尚有距离。再说他本人身在幽灵集团虽说与幽灵集团并无多少忠心,但也并无多少仇恨,以他目前的能力和初衷,可能会与我堂联手对付幽灵集团吗?”徐长老缓缓地说来。
        “……”连宫宇没有立时给予徐长老解答,他心里也并无半点把握,但他觉得既然蝮蛇是下一任幻门之主,幻㼩玉并不会无缘无故选中了他。或许,对付幽灵集团,蝮蛇或许能起到一定的作用,虽然连宫宇也并不是很能肯定蝮蛇对于此次行动存在多大帮助。
        “我认为少堂主的选择没错。”邢长老开口说道。
        邢长老全程在旁听几人说话,除了拦住柯长老的话头之外没有发表过任何意见。其中也碍于自己是四大长老中最年轻的一位,本身其实并没有多少话语权,一切听凭其他三位长老做主。但对于连宫宇适才的决定却表现出了极其肯定的态度。这一次倒是让其他三位长老大感意外,一向唯唯诺诺的邢长老第一次公开表示与三位长老相异的态度。
        “老四,你说说看。”何长老虽然并没有表明支持还是不支持少堂主的决定,但他是很好奇邢长老表明的这个态度的理由。
        “自古以来行军打仗最忌出师无名,而且三军也不可无帅。我们要剿灭幽灵集团光靠叶谭堂的力量也许没有多大把握,但如果举幻门上下一起围攻的话,那胜算就大大提升了。届时,以幻门之主欧阳复为帅,我叶谭堂血海深仇为名,加上少堂主和欧阳复的关系,我们就能号令所有幻门中人一起参与剿灭幽灵集团的行动。”邢长老沉稳冷静地分析道。
        “……”
        除了邢长老之外其他四人听完都沉默了,这个分析听上去似乎无懈可击,但叶谭堂素来行事光明磊落,对非本堂众人素来不愿强求,特别是因为自己堂内的恩怨要他人付出生命的代价。而且即使理由充分了,未必蝮蛇就会当这个傀儡将军,最终还是得取决于他本人。
        “老四你这个想法确实很周到。”徐长老率先开口给予邢长老肯定的态度,更多的想法并没有直接说出来,考虑到四位长老在少堂主面前的形象和威仪,企望连宫宇并没有因为邢长老的一席话而多想。
        “那话就先说到这里,少堂主明日可以先找欧阳复聊聊,看看他的态度。稍后我们再行讨论,毕竟虽然临了黑爵士黄昏之别的日子,但终还有些时日。此事我们需要从长计议。我等四个就先回去,少堂主初愈还要好生休息。”徐长老说完对其余几位长老使了个眼色,几人一一拜别,从连宫宇房中退了出去。路上几人各怀心思,一路无话,各自回了房间。
        蝮蛇当晚回房后并没有多想什么,毕竟对于他来说,连宫宇真正的身份是什么并不重要,至少是自己的生死兄弟这个角色没有错,既然当下连宫宇转危为安,打从心底里讲蝮蛇心里还是觉得很安慰,其他的事情以后再慢慢说清楚是为最好。但当下还有一件事情蝮蛇一时拿不定主意,但又觉得不方便和他人多说,便是那幻㼩玉在自己手里恢复如初,徐长老话里话外表示自己可能是下一任的幻门之主。对蝮蛇来说,人生最大意外莫过于此,他从未想过大小在北美和欧洲长大的自己会和东方故里的古老派系产生如此渊源。这件事让蝮蛇躺在床上的时候翻来覆去睡不踏实,最终迷迷糊糊地也就睡着了。
        隔日,蝮蛇一觉睡到了中午,林勇和朗德罗已经包餐归来,看到蝮蛇刚刚才醒过来,朗德罗开玩笑地说自己讲叶谭堂中午准备的美食一扫而光,连着蝮蛇的份也吃了个干净。蝮蛇笑了笑表示无所谓,因为此时脑子还没完全清醒。待梳洗过后,蝮蛇想起应该先去找连宫宇,才不顾得腹中饥饿,穿上衣服就出门。其余二人也没在意蝮蛇的行踪,打从来到叶谭堂之后,林勇和朗德罗觉得蝮蛇和叶谭堂似乎有说不完的牵连,总是莫名其妙就给找了过去,然后不知时辰才回到房间,已经习惯了。
        蝮蛇出门刚转到楼梯口就正面迎上了连宫宇,一个照面两人都吓了一跳。
        “蝮蛇,你醒了?”连宫宇还是如在凡尔赛时一样和蝮蛇打了个招呼。
        “嗯,我是该叫你芝华士呢,还是连少堂主。”蝮蛇虽说经历了这些后已经没有太介意连宫宇对自己隐瞒身份这件事,但稍稍想起还是觉得心里膈应,自然嘴上也不打算饶人。
        “哈哈,你啊,还是老样子。走吧,这里说话不方便,去我房间。”连宫宇对蝮蛇的脾气自然是了如指掌,笑了几声就拽着蝮蛇的手臂往楼上自己房间走。蝮蛇虽没什么好脾气给连宫宇,但终究还是要和连宫宇私下了解清楚整件事,也就没多拒绝,跟着连宫宇一起上了楼。
        两人进了连宫宇的房间,连宫宇锁上门锁,招呼蝮蛇坐在沙发上,他坐在蝮蛇对面,在茶几上一通忙乎。
        “在法国喝多了白兰地,来到叶谭堂想必也喝了不少茶吧?徐长老那老家伙应该把他的压箱好茶拿出来招待你了吧?”连宫宇嘴上说着,手里没闲着,给蝮蛇泡了一杯好茶,递到蝮蛇面前,“来,尝尝我这里的茶,这个是云南滇红,上品。这是我的口味,你也试试。”
        蝮蛇接过连宫宇递过来的茶,也不管烫也不烫先兀自喝了一口,然后就将茶杯放下了,人整个仰坐在椅子里直眼看着连宫宇。连宫宇抬头瞄到蝮蛇的眼神,苦笑了一声,说:“你是在嗔怪我没有跟你说实话是吗?”
        “要不然呢?”蝮蛇没有好气地回应。
        “你比我晚一点加入幽灵集团,而且又不是我亲自招募的,我怎么可能对你阖盘托出我的身份和目的呢?作为一个杀手,有时候也需要完成卧底潜伏的任务,这一点你不会不能理解吧?”
        “那后来呢?”
        “后来啊?后来就更不好说了嘛……”连宫宇笑了笑,“那时候我还在潜伏期,如果对你阖盘托出的话,以我们的关系,你一定是站在我这边的,如果我们之间的关系和做事风格出现了异样,你以为以黑爵士的洞察能力会不知道?那我还怎么继续潜伏?”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站在你这边?说不定我会把你绑了然后献给黑爵士邀功呢?”蝮蛇说完,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你会吗?”连宫宇给蝮蛇续上茶。
        “说不定哦?”蝮蛇又一次端起茶杯一饮而尽。
        “你这样喝茶是喝不到任何味道的。”连宫宇接着续水。
        “你管我?你别岔开话题。”
        “好吧。”连宫宇放下水壶,看着蝮蛇认真地说:“实话说,不管你会不会,都是不适宜和你交底的。但如果有一天我要带着兄弟们一起和幽灵集团对抗的话,我一定会把你摆在我的阵营中,我相信我们之间的关系无关各自的身份和所在的阵营。”
        蝮蛇愣了一下,随后端起水杯,嘴上说了一句:“你这算盲目自信。”然后举起水杯再一次一饮而尽,放下水杯的时候说:“那你的意思是准备攻打幽灵集团咯?”
        连宫宇听到这句话,吓了一跳,停下了准备续水的手,说:“为什么你会这么想?”
        “那还用问,黑爵士就快要黄昏之别了,听说那是他最脆弱的时候,这个时候不攻打幽灵集团就很难有下次机会了。”
        “那……你愿意和我一起吗?”连宫宇听蝮蛇说话的语气觉得蝮蛇应该是很清楚叶谭堂和幽灵集团的恩怨以及自己的最终目的了,于是也就不绕弯子开门见山了。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以我的性格,哪管他什么黑爵士还是白爵士的,你才是我的直接上级,你说杀谁就杀谁啊。这什么玩意儿啊?”说着蝮蛇举着手里的杯子说,“你把白兰地藏哪去了,还文绉绉地坐这儿喝茶,把白兰地开了,快。”
        蝮蛇几句话一说,又到了疏狂的时候,一改进入国际刑警后装出来的冷静谨慎的形象,大大咧咧地站起来满屋子找酒喝。连宫宇看到蝮蛇这种样子也是很开心,至少能看得出蝮蛇心里那个结已经完全打开了,又回到了当初认识的那个蝮蛇。但还有一件事得说明白,连宫宇对着满屋子转悠的蝮蛇说:“还有一件事,你要做幻门之主。”
        一句话出口,把蝮蛇听愣了,站在原地满脸为难地说:“非当不可吗?”
        连宫宇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可是我就是个普通的杀手,好吧,我承认我身手是比普通的杀手要好一大截,但我见识过你们堂里的高手的能力,我根本就不是对手,你让我当这个幻门之主,拿什么服众?”蝮蛇朝着连宫宇两手一摊。
        “凭你是预言之子。”连宫宇点点头,说道。
        “什么预言之子?”蝮蛇皱着眉头,走到原来的座位上坐下。
        “就是这个。”连宫宇从怀里掏出一本古籍,翻到最后几页,摊在蝮蛇面前。蝮蛇把书上的几行字看了几遍,一脸狐疑地看着连宫宇说:“你知道我看不懂古文,你让我看?”
        连宫宇把书掉了个头,将书上的几行字逐一解释给蝮蛇听,蝮蛇难以置信,说道:“所以你认为我就是这个书上说的‘提篓弄笛’人?这书谁写的?”
        “唐朝李淳风。”
        “就是那个作《推背图》的?”
        连宫宇点点头。
        这下蝮蛇沉默了,虽然从小接受的文化教育是中西方夹杂的,而且明显西方教育更多一点。关于《推背图》的事,也就是小时候听爷爷提起过,记忆中只残留了爷爷说《推背图》是唐朝的李淳风和袁天罡所作,原本是为了推测大唐的国运,但李淳风不知不觉就推了一整晚,直到袁天罡推他的背让他勿将天机道尽,才终了。如果是旁人看来,这书也不过是因缘际会、趋严巧合罢了,但旁人并不知道李淳风可是幻门中玄学大师,也是唐代早期的幻门之主,入世数十年后以身死为由再出世,并非街头察言观色、尽说模棱两可之语的神棍,所以同样他所作的《点烛言》也是一部预言幻门大事的神书。旁的可以不信,《点烛言》则非信不可。
        “那我可是没有半点幻门之力。”蝮蛇犹豫了半天,开口说道。
        “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幻门向来不是以能力最高者为尊,遍历各代幻门之主,都是有德者居之。换句话说,只要德行能够服众,那便不会有人质疑你的能力。当然,最关键的一点是,幻㼩玉认可。不知道徐长老有没有跟你说过,但凡未曾得到幻㼩玉认可的人,强行持有幻㼩玉的话,必然伴有血光之灾,严重的甚至会导致一命呜呼。这一点,相信没有人会为了幻门之主的位子把性命置之度外的。”连宫宇缓缓说来。
        “攻打幽灵集团的事,我可以拍着胸脯说赴汤蹈火,但做幻门之主这件事,我再考虑考虑。”蝮蛇还是非常犹豫,只能先敷衍过去。
        连宫宇也不强求,从怀里掏出幻㼩玉递给蝮蛇。
        “那既然幻㼩玉已经认主,你又暂且没下定主意是否要做幻门之主,那你先把幻㼩玉放在身边吧,以后但凡我叶谭堂的兄弟,看到此玉,可以为你提供一切帮助。”
        蝮蛇见连宫宇不再强求,只一个小要求,也没多说什么接过幻㼩玉塞进了自己口袋里,嘴上说着:“那行,我先替你保管一阵子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