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最后时刻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幽闭的仓库一向是最好的掩护所,风光旖旎的夏威夷岛上也许没人会知道在被废弃的工厂里还存在着这样一个曾经用来储藏危险生化物品的储藏室。将近2米厚的钢筋水泥墙将一切威胁都阻挡在内,而在墙外则是一片太平盛世。
        经历过一场恶战后,那头“野兽”抱着捷琳娜从夏威夷的夜幕中凌空跳跃了五十多公里才找到这个“安全岛”。他艰难地将捷琳娜放置在仓库的角落里之后,四处寻觅到了这间储藏室。他把自己反锁在了储藏室里,艰难地渡过复原期。完成如此高强度的打斗和跳跃后,他明显地感觉到身体的负荷已经在他的承受能力之外。额头上的汗如同瀑布一样倾泻而下,鳞片一样的皮肤渐渐地脱落,他快压抑不住全身的痛苦将要呼喊出来,而且他并不知道自己在复原期是否会做出失去理智的行为。以他目前尚且清醒的理智来分析,如果自己一旦心智失控,捷琳娜完全没有能力招架住自己狂暴的能力。最终他选择将自己放逐在那间他认为足以承受自己最狂野的暴走的储藏室。
        捷琳娜坐在地上逐渐恢复了神智和体力,也听到了储藏室里传来痛苦的怒吼,在整个过程中,储藏室外面墙上的石灰在经受强烈的撞击后逐渐剥落,撒了一地。捷琳娜的能力虽然没有达到唐笛的程度,但她毕竟经验在唐笛之上,她明白唐笛现在的状态要渡过复原期需要经历非常痛苦的过程,这个过程中没有人能够帮上忙,完全需要唐笛自己去适应。
        一个小时后,声音消失。
        捷琳娜赶紧站起身来,强行突破储藏室坚实的大门,老旧的大门毕竟没有那么容易打开,凭捷琳娜的能力也废了一番功夫。打开门,捷琳娜看到唐笛躺在地上已经失去了意识,她把唐笛拖拽到门外平放,然后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道口子。鲜血猛烈地从伤口冒了出来,捷琳娜将自己的血滴到唐笛的嘴里,顺着喉管自然滑进了唐笛的腹腔。唐笛需要用生血来弥补自己的气血,再加上捷琳娜刻在基因上的恢复能力,她的血液是普通生血效用的数十倍。
        唐笛很快恢复了基本意识,他虚弱地睁开眼,嘴里喊着:“捷琳娜……”
        捷琳娜看到唐笛已经醒来,对他说道:“这里应该很安全,你先休息,我去给你找生肉。”
        唐笛听完又闭上了眼睛。
        “哟,怎么半死不活了?”
        捷琳娜走后不久,寂静的仓库里突然出现了第二个人声,唐笛并不感到意外,他依旧闭着眼睛。这个声音对他来说非常熟悉,来自一向看不惯黑爵士总是纵容和偏袒自己的白狼蒙迪尔克,因此唐笛并没有打算理睬他。
        “嗯?”白狼蒙迪尔克发现唐笛并没有理睬他,不明所以,于是把脸凑近唐笛身边鼻子使劲嗅了嗅,“不对啊,还活着。”他自顾自地嘟囔着,“喂!没死就别躺在那不说话,我是来传达黑爵士的旨意的。”
        听到白狼蒙迪尔克提到黑爵士,唐笛睁开了眼睛看着他,并不是唐笛不想做其他反应,只是以唐笛目前的气力,他能做到的仅仅只有睁开眼睛让头微微侧过去面对白狼蒙迪尔克而已,其他就无能为力了。
        “嚯,果然还活着。黑爵士对你在夏威夷的行动表示非常不满,他勒令你和捷琳娜暂时先撤出夏威夷,回到德国。黑爵士的黄昏之别就要来了,需要我等回去保护黑爵士在黄昏之别期间的周全。”白狼蒙迪尔克轻蔑地把黑爵士的意思说给唐笛听。
        唐笛听完就继续闭上眼睛,没有过多地给予白狼蒙迪尔克回应,这让白狼蒙迪尔克觉得遭到了羞辱,内心表示非常不满。他伸出脚往唐笛身上一踩,前后挪动着,一边说:“喂,唐笛,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对我不满还是对黑爵士的旨意不满?”
        唐笛在遭到白狼蒙迪尔克的踢踹下异常痛苦,但由于气力并没有恢复多少,只能干瞪着白狼蒙迪尔克嘴里一边哼哼。
        “白狼!你干什么?”捷琳娜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看到白狼蒙迪尔克在虐待躺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唐笛,立时急了,在门口一边大神喊道,一边迅速展开翅膀一跃而起,跳到高空后朝着白狼蒙迪尔克的位置俯冲过来。白狼蒙迪尔克的能力和捷琳娜几乎不相上下,当下也没有更好的应对方法,只好双手交叉挡在胸前。捷琳娜飞快的速度俯冲过来,一脚踹向白狼蒙迪尔克,白狼蒙迪尔克被踢中往后退了十几米。捷琳娜落地后赶紧看了看唐笛的伤势,发现适才白狼蒙迪尔克并没有对唐笛造成什么伤势,顿时放下心来。捷琳娜把刚找来的生肉放在唐笛面前,然后站起身,对着白狼蒙迪尔克说:“你刚才说的话我都听到了,你回去禀告黑爵士,就说我们会尽快赶回德国,你自己先行回去。”
        白狼蒙迪尔克自知如果现在要和捷琳娜打起来,自己并不能讨到什么好处,当下也没有要继续纠缠的意思,看了看捷琳娜又看了看躺在地上正撕咬生肉的唐笛,冷笑了一声,身子一倾瞬间化作一道白色残影消失在了仓库。
        “唐笛,白狼没对你做什么吧?”捷琳娜没有管白狼蒙迪尔克去了哪,转身蹲下问询。
        “……没有。”唐笛用力扯了几口生肉象征性地嚼了几下就吞咽了下去,间隙中简单地回了捷琳娜两个字后又继续撕咬起生肉来。
        捷琳娜直接在唐笛身边坐下,对他说:“你现在虽然已经可以进行‘圣变’了,但是你的能力还不够,所以并不能自如地‘圣变’还有‘圣变’结束后会经历非常痛苦的复原期。”
        “什么是‘圣变’?”
        “黑爵士没有跟你说过吗?”
        唐笛看着捷琳娜,擦了擦嘴边的血,说:“黑爵士只说过‘圣觉’,没说过‘圣变’。”
        “‘圣变’是圣觉之后表明你能力达到一定阶段的进化象征,像我的‘圣变’就是能够自由使用翅膀。而你,我想应该是超乎想象的体力、速度还有力量,当然付出的代价就是你的外形要更接近你能量的本源。”
        “……”
        “黑爵士的黄昏之别期临近了,我们需要尽快回德国。你的两次任务都失败,黑爵士必然不会轻易放过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还有……”
        捷琳娜说到这里,迟疑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还有什么?”唐笛追问道。
        “没什么……”捷琳娜非常犹豫,毕竟集团内传言很多,但黑爵士从未公开表示过相关想法,所以无从判断传言真假,如果太早告诉唐笛,她不敢承担后果。
        “等我恢复好了,我们就出发吧。”唐笛说完继续闷头啃肉。
        林勇和朗德罗在叶谭堂住了几天后伤也养得差不多了,大清早拎着行李向徐长老告别,准备回法国总部。这次抓捕唐笛的任务虽然失败了,但不管怎么样都得回总部交差,至少特殊人种刑事调查科掌握了很多之前无法了解到的信息,可以回去再和科员们讨论一下如何应对。
        徐长老非常客气地留林勇吃了午饭再走,朗德罗表示非常乐意,林勇拗不过朗德罗,尴尬地同意了。
        中午,徐长老命人准备了中式的大圆桌,四位长老、连宫宇、木天滟还有蝮蛇都有到场。席间,朗德罗愉快地大块朵硕、觥筹交错,临到出发前在徐长老准备的车上呼呼大睡。林勇站在车前,准备上车的时候转头看了一眼蝮蛇,说:“真不跟我们一起走?”
        蝮蛇走近林勇面前,说:“我原本是因为一些特殊原因进的国际刑警,现在,我还有一些特殊原因需要离队,请你允许。”
        林勇笑着拍拍蝮蛇的肩膀说:“行吧,我知道你的身份一定不简单,这段时间我对你的事没有横加干预是不想和你还有叶谭堂为敌,我希望等我回到法国,我们依旧是友非敌。”
        “我们一定不会是敌人,我可以保证。”蝮蛇信誓旦旦地说。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你的事我会和上面打招呼,安排你自动离职,下次见面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什么场景……不说了……后会有期吧。”林勇做进车里,探头对蝮蛇说。
        “后会有期。”蝮蛇朝林勇挥了挥手,关上了车门。
        两辆车前后开出了叶宅大门。望着车尾灯,蝮蛇叹了口气。
        “肯定还会有机会见面的。”连宫宇从蝮蛇后面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蝮蛇转头看着连宫宇,连宫宇继续说:“我们有同一个敌人。”
        “你准备要去德国了吗?”蝮蛇说。
        “嗯,明天就去,你呢?一起去吗?”
        “我想先回一趟法国,我的家。”
        “什么时候?”
        “现在。”
        “我送你。”连宫宇说完转身进屋,找人安排车辆。
        蝮蛇手伸进口袋,暗暗地攥紧了口袋里的幻㼩玉。那幻㼩玉仿佛能理解蝮蛇的心境一样,一股暖流投过蝮蛇的手心只传到心脏,经由心脉传遍全身。这种感觉让蝮蛇非常受用,心情稍许好了许多。
        两天后,蝮蛇从机舱走出来,狠狠地打了个哆嗦。已经适应了夏威夷气温的身体忽地回到冰天雪地的法国,蝮蛇明显地感受到了来自身体的抗议,只好在从巴黎机场回凡尔赛的时候一路蜷缩在计程车的角落里,夸张地不像个在法国生活了二十年的外国人。
        当他回到自己家,壁炉因为长时间没有生过火,炉口已经结了一张老大的蜘蛛网,酒柜也因为一直没有开启过而积了厚厚的灰。蝮蛇将客厅的窗帘拉开,阳光投射进来,房子里才有了一丝暖意。他把行李径直扔在了地上,将沙发上的防尘布用力一揭,布上的灰尘蓬了起来,在窗外透射进来的光线中灰尘粒粒分明缓缓降落。蝮蛇一仰头整个人摔在沙发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才离开了三个月,已经恍如隔世,当他把自己埋在沙发里的时候才找回了之前惬意地不受拘束的往常感觉。这个时候他可以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决定,什么压力都没有施加在肩膀上。
        “酒。”
        突然,蝮蛇睁开眼,觉得还差了点什么,脱口而出。
        蝮蛇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快步走到酒柜前,猛地打开柜门,拿出了里面倒扣着的杯子和一瓶白兰地,兴冲冲地回到沙发前坐下,急急地拔开瓶塞,倒了半杯酒,端起来一饮而尽。这三个月来最不适应的莫过于不能尽情畅饮,主要还是怕误了事,现在难得空闲几日,可以畅所欲饮,无用再顾其他。
        差不多同一时间,连宫宇和木天滟两人同行到了德国斯图加特。离德国更近的罗马分堂的一众高手已经提前到达了,他们再斯图加特的郊区租了一栋公寓用来安顿从各个地方赶过来的堂众。
        连宫宇下了飞机就让罗舜派人接到了公寓。从车里出来,罗舜已经在门口等候。按堂内的等级规矩,虽然罗舜在辈分上长了连宫宇一辈,但还是规规矩矩地朝连宫宇鞠了一躬,连宫宇连忙掺起罗舜说道:“罗堂主不必拘礼,走,屋内说话。”说完率先走了进去,径直来到客厅沙发坐下。罗舜紧随其后,在连宫宇的右手旁坐下,下人也及时端上了热茶。
        叶谭堂人都是幻门中人,特殊的体格让他们不太惧怕德国阴冷的天气,但总还是喜欢喝上一口热茶。
        “罗堂主,你跟我说一下其他分堂的安排。”连宫宇放下茶杯后迫不及待地问起来。
        “好,少堂主既如此急迫,那罗某就直言了。罗某率的罗马分堂的弟兄一共五十三名,于昨日抵达。此处安排了十名好手,其余的暂时安排在城内几处,可以随时调用。位于吉隆坡的木水门童镇北童堂主明日才能抵达。位于香港的水火门徐耀祖徐堂主也是明日,但要晚到一些,具体时间还未告知。位于纽约的土金门孙俅孙堂主今日稍晚些就能抵达。”罗舜一五一十地说来。
        “嗯,四位长老还有总堂的兄弟明天上午到,你负责安排人去接一下。”
        “好,总堂的弟兄一共来多少人,罗某到时候命人安排一下起居。”
        “全部。”
        “全部?”罗舜虽然知道攻打幽灵集团的老巢此事非同小可,但也做了两手安排——既要保证这边行动的火力充足,也要保障分堂的安全,因此留了十数个好手驻扎在分堂。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连宫宇会将总堂的所有弟兄都唤到德国来,这样总堂岂不是无人驻守,万一幽灵集团来一个围魏救赵,那后果不堪设想。
        “没错,此行已是背水一战,无论输赢,我等都没有退路。”连宫宇说到这里,手里已经不经意攒紧了拳头,如同黑爵士当下已经站在面前了一般。
        “不瞒少堂主,罗某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但此次行动罗某也是尚无完全把握,不知少堂主可有什么必胜的关键?”
        罗舜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连宫宇没有正面看罗舜,也没有吭声,眼睛只盯着面前壁炉里烧得隐隐冒出火星的木炭,目光愈发坚毅。在罗舜等待的目光中,连宫宇缓缓地吐出四个字:“幻门之主。”。
        “幻……幻门之主?”罗舜吓得整个人弹了起来。“幻门不是已经有数百年无有传承了吗?这个‘幻门之主’是什么来历?”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木天滟进门的时候还是尾随着连宫宇的,一进屋子就蹦蹦跳跳地上楼了,问到了罗雪儿的房间后也没顾得上连宫宇和罗舜之间的谈话就冲到了罗雪儿的房间。
        罗雪儿是罗舜的掌上明珠,从小对水有着天生的操纵能力,属于五行体。能力自然在生物体的木天滟之上,年岁也稍长了木天滟几岁,但从小和木天滟是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此行和父亲罗舜一同来了德国,也是看中了罗雪儿五行体天生强大的能力,在终极一战中能发挥极大的作用。
        木天滟自小就习惯了无所拘束,冲到罗雪儿的房门前推门就近,大声喊着:“雪儿姐姐!”没料到门刚推开面前就有一团莲花形状的水球快速冲来,木天滟机敏地生物反应能力令她下意识地一跃而起躲过了水莲的冲击。就在木天滟绕过水莲后准备落地的瞬间,水莲在空中又变化了形状,变成了一堵横向的水墙拦在木天滟身下。如果木天滟任由自己身体自由落体的话,势必会穿过水墙,湿了身子。好在木天滟身体灵活,一个转身面朝房顶,伸脚便能够到天花板,脚尖在天花板上一点,借了力后身子一转,猛地向屋内冲去。
        原本罗雪儿也是和木天滟逗趣,并没有穷追猛打。木天滟平稳落地后,那水墙也快速收缩成一团水球,在空中移动到窗台的金鱼缸内。那鱼缸原先是养着几条小鱼的,适才罗雪儿将鱼缸内的水凭空取出后,那几尾小鱼在空空的鱼缸里艰难地呼吸着,当水又回到鱼缸里之后,小鱼在水里又欢快地游了起来。
        “天滟妹妹几年不见身手更敏捷了呢!”罗雪儿拍着手从里屋缓缓走出。
        “雪儿姐姐你就知道欺负我,每次都这样!上次还让我摔了个跟头,哼!”木天滟站起身朝罗雪儿一噘嘴一跺脚,转过身去背向罗雪儿。
        罗雪儿走过来,抬手将木天滟的身子掰了回来,说道:“妹妹别生气嘛,姐姐也就是试试你的身手,这次可没伤着你哟!”
        “你还说!我差点让你浇了一身水,你看看,我裙角已经湿了!”木天滟将裙角撩起来,塞到罗雪儿面前娇嗔道。。
        “好啦,等回了罗马,姐姐给你买十件好看的小裙子好不好?”
        “好!”木天滟本来撅着的嘴咧了开来,笑着说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