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最后时刻 下(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罗舜在和连宫宇交待完所有的事项后迫不及待地说了一句:“少堂主,夜猫儿兄弟也一起过来了,他十分惦念少堂主的康健。”
        “哦?夜猫儿现在在哪呢?”之前连宫宇一直忙于堂内的事宜,没顾得上过问夜猫儿。当时一起被关洪鼎囚禁,又一起被困于回仙阵,这会儿罗舜一提起夜猫儿,连宫宇也是迫切地想见一见夜猫儿。连宫宇站起身,一转头,夜猫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他身后。夜猫儿见连宫宇回头见到自己,赶紧跪下一膝说道:“夜猫儿拜见少堂主。”
        连宫宇见夜猫儿行礼,赶忙疾走向前,搀扶起夜猫儿,说:“夜猫儿兄弟,不用见外,这些日子恢复得如何?”
        夜猫儿站起身,笑着说:“劳烦少堂主惦念,夜猫儿只是气血噬耗过多,调息了几日基本无碍了。罗舜堂主还让我服了堂内秘药赤丹,此药大补气血,服后内息大盛先前。”
        “好,这一次大战非同小可,你这几天好好修养,切不可在作战时有所疏漏,一旦有疏漏那可是要命的。”连宫宇拍了拍夜猫儿的肩膀。
        “宫宇哥哥,雪儿姐姐也在哦!”木天滟的声音从楼上传来。
        客厅三人同时抬头往楼梯上看去,楼梯“咚咚咚”连续的脚步声越来越大,两个身影转过拐角处出现在三人面前。木天滟在前面拽着罗雪儿冲下楼梯,走到连宫宇面前。木天滟是见惯了连宫宇的,其他两位对她来说不熟或者压根不认识也没所谓,反正一贯以来木天滟的眼里也只有连宫宇的存在。倒是罗雪儿,和木天滟一样长这么大也没见过连宫宇几次,再加上少出闺门,怕生,之前在罗马也没机会和连宫宇见面,所以在被木天滟强行拉到连宫宇面前时,面火已经烧得不行,只能勉强低着头躲避。
        “少堂主,这位是小女罗雪儿。雪儿,快见过少堂主。”罗舜向前一步站在连宫宇前面对罗雪儿说道。
        罗雪儿稍稍抬了抬头,目光和连宫宇对接了一下又快速低头,双膝微曲了一下说道:“雪儿见过少堂主。”
        连宫宇转身对罗舜说:“此次大战非是等闲,罗雪儿若是没有特长罗堂主应该不会冒险将她带到这是非之地来吧?”
        “是的,少堂主。小女属于五行体,和少堂主一样。少堂主擅长的是唤风,小女则擅长控水。”
        “哦?有机会我想试试你的能力。”连宫宇对罗雪儿的能力表现出很大的兴趣。按照五行相克的原理,罗雪儿的能力恰恰能克住连宫宇的能力。但,这仅仅是理论而已,若是在一方足够强大的情况下,即使相克也是无济于事的,恰如杯水车薪一般。
        “是。”听到连宫宇这么说,罗雪儿只把头埋得更底了,低声从嘴里吐出一个字来,也不管连宫宇听没听见。
        “哎?现在就可以啊,少堂主想试尽管试,不用和小女客气的。”罗舜是个爽快人,言语里面不藏话,也不太擅长揣测别人的意思。他这一句话倒是把连宫宇和罗雪儿都架了起来,不太好下台。
        “爹。”罗雪儿涨红着脸抬头看着罗舜娇嗔了一声。倒是把罗舜难住了,女儿家的心思他本来就不懂,这会见罗雪儿脸色通红很是反常,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反正和他预想的并不一样,一时间倒也明白了什么。
        “来,打嘛打嘛,我也想看看是宫宇哥哥厉害还是雪儿姐姐厉害。”木天滟在一旁起哄,要说罗舜情商低,木天滟则是实打实的目无天地。
        连宫宇心想这下不动几手恐怕满足不了木天滟的好奇心,这小姑娘难缠地紧,要是闹个没完没了大家都别想下台了。
        “罗门主,那就请你安排个地方吧,我和雪儿切磋一下,正好我也很久没动过筋骨了,正好热热身。”
        “好,属下明白。这所公寓地处偏僻,不远处即入山野密林,翻过山头有个小潭,那里地势平坦,少堂主你看可否?”罗舜见连宫宇没有嗔怒反而自己搭了台阶,不禁喜出望外,格外积极。
        “依罗门主的意思办。”
        罗舜给夜猫儿使了个眼色,两人先行退下去准备。连宫宇对罗雪儿说:“到时点到为止即可,你先回去换身方便的衣服吧。木天滟,你不要老是缠着雪儿姐姐,你自己的武功也要好好练习,听到没有?”
        木天滟本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连宫宇这番略带训斥的话在她听来,反倒是有些嘲讽的味道,气得她一跺脚,拽着罗雪儿就上楼。倒是罗雪儿温婉柔情架不住木天滟猛拉硬拽,只在转身前抬头看了连宫宇一眼便羞涩地转回头去。
        几人准备妥当便开拔上山,这点脚程对于功力超然的几人来说不算什么,当下连宫宇带头平地一跃而起踩着树叶飞快地向山顶反向飞去,罗舜和夜猫儿等人也不逊色地跟在身后,罗雪儿的能力更是夺目,她托手凭空凝出一个水球将全身包裹,在空中迅速移动。她的能力虽只是控水,但地处欧洲的德国,空气中的水汽很足,却是用之不尽的来源。
        不多一会,几人已经越过山头。群山伺环中间是个深谷,一汪清泉在深谷中央汇成一潭小湖,伴着四周青翠的山林倒是一处美不胜收的世外仙境。
        几人在湖边的平地上落定,罗舜、木天滟和夜猫儿自觉往边上走了几步,给罗雪儿和连宫宇让开了一块空地。
        连宫宇正面对着罗雪儿,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意思让罗雪儿先手。罗雪儿也不谦让,虽然平时看起来扭扭捏捏的,但动起手来这罗雪儿倒是秉承罗舜的家风,狂暴得不像女子。
        两人所在的场地靠近湖边,不知道是罗舜有意选择了一个有利于自己女儿的场地还是无意为之。罗雪儿朝湖边看了看,伸出一只手,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那水里立时冲出一条一丈来宽的水龙,水龙头直奔连宫宇而去。这动静也着实令连宫宇有些惊讶,但连宫宇也不是没见过什么阵势的人,当即一个后跃想避开水龙攻击的位置。罗雪儿眼见连宫宇的反应,手掌一番,那水龙便立即调转龙头紧跟着连宫宇的方向而去。
        连宫宇笑了一下,攥紧双拳交叉在胸前,硬是用气劲将水龙头挡在了三丈开外。那气劲硬生生将水龙泼成了球行,水沿着气劲的范围向四周飞溅而去。在旁观战的三人纷纷往后又跃了一步,生怕水淋了自己一身。
        罗雪儿见水龙奈何他不得,收起手来,那水龙立时化作一滩水洒了一地。连宫宇见水龙消失,也不忙着收回气劲,反而更加了一成里,大吼一声将周围地上的石头激荡起来,像数十把弓箭一般向罗雪儿射去。电光石火之间,罗雪儿面前竖起几堵水墙,将石头隔绝在外。那石头受到气劲推动,依然不顾前方有水墙格挡,奋力向前冲去。有些石头力道不足,在第一堵水墙上就跌落到地上,而有的时候力道充足,强行突破了三四堵水墙,遗憾的是依旧没办法最终来到罗雪儿面前。
        “雪儿姐姐好棒!”木天滟在旁观战,当下形势五五开,开心地鼓舞起罗雪儿来。
        罗舜见到自己女儿的能力可以与少堂主一敌且平分秋色,心里也满是自豪感,一激动掏出了烟斗点上火吧嗒了两口畅快地吐着烟。
        连宫宇见石子对罗雪儿的水墙并不起作用,正想出别的招来继续发起攻击,偶然问道有烟味飘来。一扭头,看到罗舜在边上眯着眼睛抽烟斗,嘴角一扬,双拳展开,手里顿时出现两团火。盖是四周都是水,他这操火的能力无法发挥,反倒是罗舜一点烟斗,那都是火星,连宫宇可以随意取之,而且任凭罗舜后面将烟斗灭了,连宫宇也可以用之不竭。当下连宫宇便轻松地甩了几个火球朝罗雪儿的方向去了。
        罗雪儿则将水墙化作水球,又分出几个小水球出来将连宫宇的火球一一浇灭。这一场战局突然变成了水火相克的游戏场,登时有些无味。
        连宫宇大概也是感觉到这么打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分个高下出来,随便扔了几个火球后就打算改换战略,哪只这心思不只是连宫宇一人想到,罗雪儿也不甘示弱地改变了攻击方式。她一只手维持面前水球的形态之外,抽出另一只手向湖中伸去。霎时,湖中又汆出两条直径更大的水龙交叉着向连宫宇冲去。这一时水荫蔽日,整个山谷如同突然进入了雨天一般阴暗,空气中的水汽都浓郁了许多,更有一些水滴溅到更远的地方,三个旁观者的身上也没剩下多少干的地方了。
        连宫宇心里明白在这种属性相克的战斗中,自己势必是处于弱势的,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对策来。两人都是幻门中强大的五行体,虽说实力和修行有关,但凭着天赋也可以在小小年纪就达到超然的境界。罗雪儿虽然小了连宫宇将近二十岁,但毕竟业已成年,实力迫近巅峰状态,以连宫宇的能力一时间竟也那她没办法。
        这两条交错的水龙旋转着直抵连宫宇面前,连宫宇想使用气劲抵御,但似乎也无法全完抵挡,毕竟这两条巨龙和之前的水柱不可同日而语,再加上交错旋转,这力道更加不在一个量级,气劲在这种力量面前有些相形见绌。
        连宫宇暂时别无他法,只能临时躲避。他收起了面前的火球,腾身连续飞跃了数十米远。那两条水龙无意外也追了上来,连宫宇屏气凝神,双臂一伸,十指向前,凶猛的火龙变从之间喷涌而出。十条小火龙在前方又汇聚成了一条大火龙。这两条龙冲撞在一起,火龙竟然神奇地挡住了水龙的前进趋势,两条龙僵持在空中,互不相让。
        太平盛世的七十年,罗舜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种高等级的较量了,精神高度集中甚至连烟斗已经熄灭了都没有注意到。夜猫儿也是在一旁观看和学习连宫宇对内劲的使用,受益匪浅。只有木天滟始终觉得这是一件好玩到不行的事,甚至不时地还朝水龙扔石头。只是那石头扔过去后又被水龙包含的气劲尽数反弹回来,木天滟迅速地伸出爪子将石头劈成两半向两边飞去,并不能伤到自己。
        两条龙在空中对峙了许久未见高下,然而异变突然发生。那火龙竟然将水龙渐渐吞噬,或者说水龙居然一点一点被点燃,一开始是头部,紧接着是全身,最后连水龙身体连接着的湖面也燃起了一片熊熊大火。火光将整个山谷照成了夕阳的颜色,周围的温度陡然上升,在场的几人都感受到了被炙烤的感觉。这种场面让久经沙场的罗舜都诧异非常,烟斗已经掉落在地上,而罗舜则是瞪大了双眼紧紧盯着前方,丝毫没有察觉。
        同样被惊吓住的还有正在对阵中的罗雪儿,她绝对没有想过自己的水会被点燃,也从来没有讲过一池燃烧着熊熊大火的湖水。
        当下比试胜负已分,连宫宇也不想继续比较下去,毕竟都是自己人,没有继续比下去的必要。当下收起火势,连同湖面上的火焰也一并收起,山谷又恢复了当初的模样,只是观战的几人一时间都被震撼地说不出话来,就连一贯吵闹的木天滟此刻也惊呆了。
        首先发声的是罗舜,他抬手鼓起掌来。
        “精彩!精彩!太精彩了!少堂主居然有如此功力,罗某前所未见,真实大开眼界。老堂主再世也不一定有如此功力,看来此战必捷,此战必捷啊!哈哈哈哈!”
        连宫宇笑了笑,“罗门主过誉了,黑爵士的能力比起我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叶谭堂中……”,他顿了顿,继续说:“或者说,当今幻门中无一人能和他对阵。”
        “黄昏之别是黑爵士最虚弱的时候啊。”
        “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是黄昏之别,同样也不知道黄昏之别时的黑爵士到底有多虚弱。也就是说,我们至今对敌方一无所知。”
        “这个……吕应缪或许知道。”罗舜有些犹豫,以他对吕应缪的了解,这位参谋涉猎甚广,往往最阴涩的事情他人一筹莫展,而吕应缪却能如数家珍。
        “雪儿姐姐,你没事吧?”木天滟回过神来后第一时间大叫着冲到罗雪儿身边。
        罗雪儿也是让之前的阵势吓得不轻,一向对自己能力有所骄傲的罗雪儿这次应该是完败了,自信心受到了极大的挫伤,一时间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直听到木天滟叫唤才回过神来。
        “啊,哦,我没事。”简单地几个字算是回应了木天滟。
        话说到此处,密林中一个身影快速闪騰,随后从树林顶部一跃而出跳到罗舜身旁。
        罗舜已然看出是谁,并没有感到惊慌。
        “罗门主,孙俅孙门主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一个小时后抵达。”那人站稳身体后开口说道。
        “知道了。”罗舜回应了那人后转身对连宫宇说:“少堂主,那我们先回去吧。”
        连宫宇点头应允,几人各自跃起回到公寓。
        孙俅一行的车队抵达公寓后第一件事就是拜见连宫宇。连宫宇长这么大从未有过管理叶谭堂的经验,这些礼节性的琐事此前从未经历过,当下也稍微觉得有些烦,但毕竟沿袭了数千年的等级制度,不可能说取消就取消,连宫宇也只好无奈地勉强自己去适应。
        连宫宇招呼孙俅落座后开口问道:“我听罗门主说孙门主会在今天晚些时候到,此刻才是下午两点,怎么提前到了?”
        孙俅是纽约土金门的门主,年纪已有八十多,尚不见年迈之像,得益于幻门中人的特殊体质。涂满发油的大背头配上一身疏阔唐装,一手的翡翠戒指,左手腕上戴着海南高级梨花木车的珠子,见面都是笑嘻嘻的抱拳拱手,倒不像是幻门中人,反而像极移民海外的华裔商人。
        多年的太平岁月,孙俅显得愈发心宽体胖,他测过身面对连宫宇说道:“少堂主有所不知,在下原先是打算和徐耀祖徐门主汇合后一同前来,徐门主先前知会在下是今日抵达,而在下抵达后才收到消息说徐门主要明日才能到,所以在下就不等徐门主先来和少堂主汇合了。”
        “那孙门主此行带了多少弟兄?”
        “三十六名堂内的好手,不知少堂主觉得够不够?如果不够的话,在下立即电令分堂让再多派些人手过来供少堂主驱遣。”。
        “暂时不必了,剩下的事等其他几位门主和长老都到了再一并商议吧。”连宫宇朝孙俅摆摆手,端起面前的茶杯说:“罗门主从意大利带来的红茶,请用。”
        孙俅赶忙端起面前的茶杯,嘴里说着:“少堂主折煞在下了,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