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 新一代黑爵士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之后几日,童镇北、徐耀祖还有东北中华分堂的代门主李莫然陆续到达,四位长老也在第三日凌晨抵达。这种长途跋涉对于几位长老来说有些疲累。四位长老就算是幻门中人体质不同于常人,但毕竟年纪已大,相当于普通人中的耄耋之年。因此四位长老在抵达公寓后第一时间就去休息了,并没有像其他几位门主一样先和连宫宇汇报情况。
        四位长老休息好了之后已经是来到德国的第五天,这几天里大家也都没闲着。
        连宫宇和吕应缪在罗舜的陪同下谈了一次话,吕应缪一五一十地将黑爵士黄昏之别的流程和具体时间说予连宫宇知道,而连宫宇则和吕应缪分享了之前在幽灵集团潜伏的时候探查到的老巢的布局和兵力布置,双方各有进益。之后连宫宇在罗舜面前大大地称赞了吕应缪有军师之才,此战若能告捷,希望能将吕应缪调到总堂帮助管理。罗舜听到少堂主如此称赞自己的部下,当然是一百个愿意,当下满口答应,同时也为自己的兄弟受到少堂主的赏识而高兴。
        随同四位长老抵达的总堂众兄弟由罗舜安排在市内不同的地方,这些地方相对比较随机,假使幽灵集团的爪牙发掘了叶谭堂的行动,也不能一举扫灭,可以保存实力。古时行军打仗讲究知己知彼,也讲究攻其不备、出奇制胜,在罗舜抵达之后,吕应缪已经派出数十人前往幽灵集团的老巢海德堡。
        数百年来,幽灵集团蟠距在海德堡,势力极为庞大和稳固,作为大部分人都是亚裔的叶谭堂自然必须更加小心谨慎,在伪装上下足了功夫,否则光凭面貌都很容易引起幽灵集团的注意。在这部分人回来之前,连宫宇命令驻扎在各处的堂众静待时机,不可轻举妄动,尽量避免和当地人接触以减少出现争执的可能。斯图加特虽然距离海德堡一百多公里,但毕竟德国是幽灵集团经营多年的老巢,叶谭堂的人很难进入这个地区培养自己的势力,可以说对这个地区一无所知,因此任何会引起当地人注意的行为都不允许发生。
        第一拨人刚到的时候这个地方还算平静,与平常没有太大的差别,但到了第三天,明显感觉不同。这些消息都是驻扎在市区的兄弟传来的,连宫宇一行住在郊区,本来和当地人并没有过多的交集。这个宅子地处深山边缘,远离市区,是罗舜委托了一家跨国不动产公司购置的,户主的信息挂靠在不动产公司名下,因此比较保险。而市区的驻扎点都是委托居住在汉堡的老友雇人租赁的,因为这些操作转了几次手,因此要追查来源也不容易查到,可以说在很大程度上叶谭堂的人是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德国。但是很难保证在时间长了之后,幽灵集团不会察觉到。
        先是有几处驻扎点被当地警方多次上门查问,理由是有邻居举报噪音扰民,但驻扎的堂众并没有制造什么噪音,连电视都没有开过。后来就是附近的居民零零散散地搬离,持续了几日。再后来就是那些搬走的屋子搬进了很多奇怪的人,这些人自搬进屋子之日起就再没见到出来过。这种反常的情况在多个驻扎点出现,每个驻扎点的现象都大同小异,当这些信息汇总到连宫宇那的时候,连宫宇自然意识到这些人的行踪已经泄露,但幽灵集团并没有确认,只是派了一部分人去盯着,如果已经确认恐怕这些消息不一定等得到传回来。
        连宫宇找了四位长老一起商议对策,这次还带上了罗舜极力推荐的吕应缪。六个人一起商议的结果是依旧不能轻举妄动,但也不能不动。接下来几日,几个驻扎点悄悄的让一部分人先转移,后面的再作打算。既然已经准备和幽灵集团硬碰硬地干上一场了,也不能那么怕事儿,但黑爵士的黄昏之别还有些日子,这个时候如果和幽灵集团提前干上了,怕黑爵士会在黄昏之别的日子之前先大举进攻打乱叶谭堂的总体步伐,况且虽然先头部队已经到了德国,但还有一部分仍然陆陆续续地抵达。目前战力并不对等,此时应战恐怕力不从心。
        命令下达后,各个驻扎点的人依计行事,转移的人手在吕应缪的周密安排下陆续在斯图加特的郊区重新驻扎。因为罗舜一行到达斯图加特有些时日了,因此吕应缪在安排这些事的时候做的还算顺手,没有因为初到此地而产生多处不变的情况发生。这些事情办下来,连宫宇对吕应缪的能力又多了些许肯定。
        之前为了方便安排和调遣,罗舜在选择驻扎点的时候对每个驻扎点分别起了不同的代号。在众多驻扎点中,“兔窟”是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在斯图加特,“兔窟”并没有那么起眼,早年间是一座修道院,二战期间被改造成了一个兵工厂,后来荒废多年。这座兵工厂的产权在战后还给了天主教会,但天主教会并没有将它重新启用,之后让一个意大利商人买了下来。但那个意大利商人因为商场失利,家道中落,这处原本计划作为食品加工厂的宅子被挂在了本地的房产中介处兜售。因为地处偏僻,又不起眼,长年无法出手,所以被罗舜相中作为驻扎点。
        “兔窟”安排了十五个人驻扎,这些天陆续转移了六人,但是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在门口“瞎”转悠的陌生人渐渐多了起来。作为驻扎点的组长,铜锣道人蒋庆茂觉得有必要加快转移的速度,于是派了一位兄弟向罗舜禀报等候指示。
        那位兄弟中午得了蒋庆茂的命令出门,到了晚上八点不见回来。蒋庆茂越等越觉得不对劲,“兔窟”里郊区的公寓来回不超过六个小时,按理说就算加上罗舜等人讨论决策的时间,这个时候也该回来了。
        但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门口始终不见那位兄弟的身影。蒋庆茂觉得事态可能已经走向了最坏的方向,当下一拍桌子,对着身边的两人说道:“饺子、阿毛,你们俩带其他三个人从后门走,疯子、老八,你们俩跟我断后。”
        蒋庆茂话一说完,那个叫“疯子”的还不明就里,开口问道:“老蒋,啥情况?”
        “下午让小九去找门主,现在还没回来,我怕是路上有什么变故,我们不能等下去了,尽早撤离吧。”
        蒋庆茂刚说完,大门“哐哐哐”砸了三下。
        “小九回来了?”饺子小声说了句。
        “不知道,老八,你去看看。”蒋庆茂指挥道。
        老八听令走出了屋子。
        “饺子、阿毛,带人走!”蒋庆茂并不想把赌注压在小九身上,这种情况下太巧合了,巧合到让人背脊发凉。
        饺子和阿毛带着其他三个人正想把桌子上刚吃得凌乱的锅碗收拾一下再走的时候,屋外传来一声熟悉的叫声。蒋庆茂顿时脸色煞白,转头对着疯子说:“快,带他们走,别等了。”
        “老蒋,你……”疯子还在迟疑。
        “我断后,能走一个是一个,出了门直接去回报罗门主,记得甩掉尾巴。”蒋庆茂说完一刻不停往外冲了出去。
        疯子看着蒋庆茂的背影,一咬牙,喊了一句:“走。”连拉带拽地把几个人带去后门。
        蒋庆茂冲出屋子后,见到老八仰躺在石子地上没有声响,他赶紧蹲在老八旁边,查看老八的伤势。所幸老八只是晕过去了,嘴角两边各有一条血迹,想来是让惊人的内力震飞了,没有过多的交手,没看见有什么外伤。
        这个院子是凹字形的,三面房子中间有个很大的院子,一扇双开的大铁门将三面的房子围成了一个圈,但大铁门仅有两米高,身手较好的人可以轻松跃过。院子没有探照灯,可以说出了门就是一片漆黑,蒋庆茂检查完老八的伤势之后抬头四处望了望,两米开外就是黑暗。对于刚从屋内明亮环境中走出来的蒋庆茂来说,眼睛一时不能适应,但从本能的直觉上,他分明感觉到危险就在前方。
        “老蒋,后门……”
        正在蒋庆茂警惕地提防四周的时候,屋内传来疯子的声音,随后疯子来到蒋庆茂的身后。
        “老蒋,后门口已经被堵死了。”
        “什么?!”蒋庆茂对这个消息大感意外,这个时候前方黑暗中响起了陌生的声音。
        “太迟了,你们——不过如此嘛。”
        说话人往前走了两步,走到屋子里的灯光能够照到的范围内,蒋庆茂渐渐看清了对方的脸。
        这是一张典型欧洲人的面孔,高高的颧骨和浓密的络腮胡,宝蓝色的瞳仁在微弱的灯光下有这异样的神采。
        “你是谁?”蒋庆茂不自觉地问了一句“废话”。
        “呵呵。”对方冷笑了一声,“你比我想象得笨,这种情况下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吗?”说着掏出一只雪茄塞到一团络腮胡中间,悠哉地摘下皮手套,从口袋里摸出一盒火柴,划着,点燃雪茄。
        “疯子,这个人交给我来对付,待会儿你带他们突围冲出去。“蒋庆茂眼睛没有离开对面的人,微微侧头对疯子说。
        “那你呢?”
        “你们先走,我找机会撤。”
        蒋庆茂和疯子两人为了避免对方听到他们的计划,交谈的时候全部用的中文。
        那人将雪茄取下,吐出一团烟雾,用不太标准的中文说道:“你们没有机会的。”
        蒋庆茂没有料到此人竟会中文,大吃一惊,当下也没有时间给他想别的办法了,大喊一句:“按计划,走!”说着双臂用力张开,两手使劲往中间一击掌。疯子等人了解蒋庆茂的能力,提前捂住了耳朵,那人却不知道。蒋庆茂外号“铜锣道人”,因为他双手击掌如同两扇大铜锣一般,轻则令人眩晕,重则震碎耳膜丧失听力。
        蒋庆茂双手发出的声音让那人迅速扔掉了手里的雪茄,捂住耳朵使劲慌着头,试图尽快恢复听力。因为还有兄弟们在一旁,蒋庆茂并没有使出全力,在这么短的距离内,如果使出全力,就算捂住耳朵也无济于事,最受伤的肯定是兄弟们。因此,蒋庆茂只用了一成的力,仅仅为了干扰对方的行动,为兄弟们争取一点时间。
        疯子带着其他人趁那人还在晃脑袋的时候,扛着老八从侧边绕到大门口,准备出去。却没料到刚到大门口,大门就已经打开了,门口停着一辆车,车顶架了一盏大灯。大门打开的时候,大灯同时照亮,将整个院子照得如白昼一般。车上下来两个穿着皮衣的枪手,两柄机枪对准了疯子等人。
        蒋庆茂被车上的大灯晃了眼睛,他用手挡在眼前,遮掉了部分的光源才勉强看清门口的形式。
        “老蒋,怎么办?”疯子盯着枪手,大声朝蒋庆茂喊到。
        “没办法,那就打倒他们一起突围吧。”蒋庆茂一边喊着,一边又一次展开了双臂。但这次并不像上次那样顺利,他正准备使出八成的力将那人震晕并且让枪手失去扣扳机的机会的时候,下腹突然遭受重击,他根本没有看清楚对方的行动,整个人便向后飞去。
        “老蒋!”疯子喊了一声,眼前的形式并没有给疯子去给蒋庆茂助阵的机会,面前两个黑洞洞的枪口正瞄准这他们几人。
        蒋庆茂从地上爬起来,下腹还隐隐作痛。
        “你究竟是什么人?”蒋庆茂将口中的鲜血含了含,一口涂在地上。
        “你的敌人。”那人说话将身上的皮衣和帽子脱了下来,扔在地上。
        依靠着灯光,蒋庆茂发现那人少了一只左耳。那人没给蒋庆茂留下喘息的时间,身子一晃,人就消失了,连残影都没看见。但蒋庆茂也不是完全没有战斗经验的人,在那人消失的前一秒,蒋庆茂就高高跃起,直跳到二楼的窗台上。这座老修道院有二层半高,二楼以上两边屋檐加起来的三角形阁楼,二楼窗台向外突出两脚宽的小阳台,蒋庆茂正是站在小阳台上。那人定住了身子,发现扑了个空,抬头才发现蒋庆茂在上面看着他,于是抬起一只脚,朝地上一跺,整个人也跟着跃起。蒋庆茂没给他留机会,双手一击,那人在空中便被震飞了出去。
        大门口那两柄机枪始终没有从疯子等人的身上移开,疯子虽然心急如焚,但是依旧没有办法分身去帮助蒋庆茂。两耳中只听到后方传来的吼叫声和撞击声,一时间无法分辨到底谁胜谁败。
        阿毛小心地挪到疯子身边,轻声对疯子说:“这样僵持下去不是办法,等会儿我给你引开他们的注意力,你趁机绕到他们后面去结果他们。”
        疯子以为不然,阿毛的身手虽然以敏捷为长,但始终和子弹无法比拟,他所说的引开注意力几乎等于用肉身吸引火力,稍有差池就必死无疑。疯子想开口劝阻,但始终慢了一步。阿毛已经超车子的一边冲去,车两边的人也反应迅速,两个枪口同时对准了移动中的阿毛。疯子无暇再将阿毛拉回来,此时也只能将错就错,行动慢一秒都是对阿毛的舍身之举极大的亏欠。
        不过阿毛判断的并没有错,以阿毛的速度,虽然抵不上子弹的速度,但可以超越持枪人的速度。两管机枪齐发数枪,而阿毛依旧在疾驰。另一侧,疯子的速度也不逊色多少,眨眼之间,阿毛和疯子已经和那两人肉搏上了。
        场地广阔的院子里,上演了三场各自为阵的打斗,除了饺子留下来照料昏迷的老八之外,其他三人也分别加入了三场打斗,一时间局势似乎已经扭转。三场打斗中任意一场结束后都可以大大增加其他打斗的战力,看上去今日应该可以有惊无险。
        但是,事情的发展往往不尽如人意。
        阿毛的身手虽然敏捷,但战斗的持久力却是他关键的薄弱点,虽然有活地龙尤三的帮手,但对方似乎更胜一筹,到底是因为之前对方一直持枪,以为是杂兵,因此大意轻敌了。同样的情况发生在疯子身上,疯子自小练了一手形意拳,在刚猛和变化上是一把好手,但差在速度上。帮手疯子的孔春吾在阵中也相当吃力,两个人四只手竟略有不敌对方一人,实在是大大地出乎疯子的意料。
        另一边,蒋庆茂将对手击落,一时占了上风,便趁机跟着跳下,意图陈胜追击。岂料适才的一击对那人造成的影响并不是很大,那人很快便恢复状态,稳稳当当的落地,顺手一把抓住了蒋庆茂踢过来的一只脚。下盘一向是蒋庆茂的弱点,那人一只手生出一股怪力,一个转身,将蒋庆茂凌空甩了出去。速度之快、力道之大,令蒋庆茂在空中根本无法调整身姿,远远地摔落到了饺子身边。。
        饺子赶紧跑到蒋庆茂身边将他扶起来,说道:“老蒋,我们几个似乎不是他们的对手啊!”
        “背水一战,就算拼了老命,也要给罗门主带去消息!”蒋庆茂擦了擦嘴边不断溢出来的血,咬着牙说完这句话,朝着那人又冲了过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