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一六章 坦承真相(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顾清菡蹙眉道:“你又胡言乱语,市井流言你就当真了?这明显是有人故意污蔑你。”
        “流言从何而来,我很清楚。”齐宁肃然道:“萧绍宗临死之前,就告诉我说我并非齐家血脉,而且他还有证人。”
        顾清菡一怔,恼道:“叛贼的话,你还真去相信?他说的证人是谁,让他站出来理论。”
        “今日之流言,是萧绍宗安排人放出来的。”齐宁冷笑道:“他的目的,我也很清楚。我坏了他的好事,让他功亏一篑,所以他死后依然不让人安宁。他无非是想以此动摇我在楚国的威望,更为重要的是,他想以这样的手段,引起皇上对我的疑心。”
        “皇上的疑心?”
        “我忽然明白皇上的意思了。”齐宁走到桌边坐下:“我入宫向皇上谢恩,皇上虽然对我推心置腹,但.....我能感觉到皇上似乎......!”
        “似乎什么?”顾清菡见齐宁欲言又止,轻声问道。
        “似乎对我还是存有一丝疑虑。”齐宁叹道:“他似乎担心在未来会有些什么变故,而这样的变故,会发生在我的身上。”
        顾清菡心知一位臣子如果被皇帝疑虑,这决不是什么好消息,担心道:“皇上对你起疑心?未来会发生什么?你为了护君保国,连性命都不要,难道这还不能让他相信?难道他有未卜先知的能耐,会看到以后你会引起什么变故?”
        齐宁微一沉思,才道:“皇帝本不该对我起疑心的,他既然有这样的反应,我猜想定然是因为我身世的缘故。”
        “身世?”
        “皇上被萧绍宗控制的时候,一定从萧绍宗口中知道了一些什么。”齐宁叹道:“或许正是因为萧绍宗的话,让皇上心存疑虑。”
        顾清菡道:“萧绍宗会说些什么?”
        “自然是关于我身世的事情。”齐宁道:“可是按理来说,无论萧绍宗说什么,皇上本不该起疑心才是,因为.....满朝文武,只有皇上才真正知道我的身世。”
        顾清菡美眸顿时有些迷茫,显然是听胡涂了,在齐宁边上椅子坐下,问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我怎么听不明白?你不是说萧绍宗知道你的身世,为何又说只有皇上知道你的身世?而且.....你是锦衣齐家的血脉,又有什么其他的身世?”
        齐宁沉默着,许久之后,才看着顾清菡的眼睛,道:“姐姐,我刚才说过,我确实不是齐家血脉i,你信不信?”
        “不是齐家血脉?”顾清菡抬手捂住脸颊,眼中充满了疑惑:“宁儿,你.....你到底想说什么?我.....我真的听不明白。”
        “有件事情,我本不想对任何人说。”齐宁叹道:“又或者说,如果真的要告诉别人,我也只能告诉你。可是.....我也不知道你是否能够接受。有几次我确实想要告诉你真相,因为我.....我并不想骗你......!”
        顾清菡深吸两口气,酥胸起伏,齐宁一番话,让她思路有些凌乱,冷静了一下,才道:“你不想骗我,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你.....你骗了我什么?”
        “如果我不是什么王公贵族,你还我会不会和我在一起?”齐宁凝视顾清菡眼睛问道:“如果我一无所有,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
        顾清菡根本没有任何犹豫,幽幽道:“这几天我们在一起,难道你还不明白我对你的心意?你心中有我,我.....我很欢喜,虽然以前我知道我们不该在一起,可是......你不在的时候,我总想着和你不分开。”看着齐宁眼睛,轻声道:“其实我更希望你不是什么王公贵族,如此就没有牵绊,我们反倒是能真正在一起。”
        齐宁心下感动,握住顾清菡的手,笑道:“我便知道你对我一片真心。”神情凝重起来,微一沉吟,才道:“我不是齐宁,只是假冒而已。”
        顾清菡一怔,随即笑道:“你又胡说什么,你不是齐宁,那谁是齐宁,我.......!”声音却慢慢静下来,因为她看到齐宁脸色异常的严峻,根本不像是在说玩笑话,声音颤抖起来:“你.....你说的是真的?你.....你是假冒的?”
        齐宁道:“你可还记得,当初锦衣世子被九天楼的人抓走,段沧海等人追赶,最后救回了世子?”
        顾清菡点头道:“自然是记得的。”疑惑道:“为何提起此事?”
        “我问你,被九天楼抓走之前,锦衣世子是什么样子?”齐宁叹道:“回来之后,又是什么样子?”
        顾清菡想了一下,娇躯一颤,惊道:“难道......!”
        “没有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能够焕然一新。”齐宁道:“锦衣世子脑子不清楚,并非天生如此,而是自幼被人下毒,毒药伤了他的脑子,如果要恢复,不但要找到神医良药,而且还需要花费很长的时间。”
        顾清菡隐隐明白过来,颤声道:“你是说,回来的时候,已经不是......!”
        齐宁其实已经隐隐感觉到,自己附身的小貂儿和锦衣世子必然有着极深的渊源,要想弄太清楚背后的身世,小貂儿的身份终究是要浮出水面,当下不再隐瞒,将当初发生的那段匪夷所思的缓缓道来,顾清菡从头到尾越听越心惊,花容失色。
        “段沧海他们误以为我是锦衣世子,并不知道真正的锦衣世子已经被人杀害,我只是穿上了锦衣世子的衣衫而已。”齐宁完全可以理解顾清菡现在的心境:“我真正的身份,只是因为战乱而四处躲避的流浪儿,进京也只是为了找寻同伴。”
        顾清菡虽然戴着面具,可是那双眼睛充斥着震惊,一时间根本说不出话来。
        “本来我是想借齐家的势力,帮我找到小蝶。”齐宁道:“可是万没有想到齐家的局面当时那般复杂,我甚至想过,一旦有什么麻烦,我就一走了之,此后几次遇到困境,我都生出这样的念头。”
        顾清菡终于缓过神来,叹道:“那你为何没有走?”
        “因为你。”齐宁道:“我担心我一走了之,你孤立无援,会受人欺负。我第一眼见到你,便心生爱慕,想着无论如何也要保你周全。因为有你,我就无法丢下齐家,如此.....才走到今日!”
        “你.....你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顾清菡苦笑道:“你真的只是一名流浪儿?”
        “此事只有皇上知道。”齐宁道:“我刚才说过,在进京的途中,恰好碰到当时还是储君的皇上被人追杀,阴差阳错救了他一命。到了京城,我第一次见到他,他就识破了我的身份,可是他需要借助锦衣齐家的力量来对付朝敌i,所以只能保住我。”
        顾清菡站起身来,缓步走到窗边,并无说话。
        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窗外的街道上已经行人稀少,已经是六月底,天气开始变得闷热起来,房间内的气氛似乎比闷热的天气还要沉闷,悄无声息。
        齐宁站起身,走到顾清菡身后,叹道:“是否觉得不可思议?你.....是否无法接受?”
        顾清菡终于转过身来,美眸看着齐宁,道:“无论你是谁,我都愿意和你在一起。两年来真正在意我牵挂我的是你,不是别人。”声音黯然:“只是.....世子被害,我心里难受,他.....他很可怜。”
        齐宁知道顾清菡的内心此刻不但充满了震惊,而且还因为锦衣世子的死而悲伤,过去抱住了顾清菡,柔声道:“这一直都是压在我心里的秘密,无法对外人诉说,今日说出来,觉得很轻松。”
        顾清菡想了一下,才道:“我们误以为你是世子,只因为你不但样貌一模一样,而且.....而且在你的肩头,有世子一模一样的痕迹。”
        “碧玉梅花簪。”齐宁放开顾清菡,牵手到桌边坐下:“这两年我发现锦衣世子的身世并不简单,所以一直在暗中调查此事。世子和我肩头的印记,其实都是烙印,你见到过,是否与梅花一般?”
        顾清菡点头道:“是。我.....我也早知道那是烙印,可是......实在想不出谁那么狠心,要在上面烙上印记。”疑惑道:“你既然是流浪儿,与锦衣齐家没有任何干系,怎么会与世子一般,在同一个位置有同一个烙印?还有,你说的碧玉梅花簪又是什么意思?”
        “柳素衣有一支碧玉梅花簪,有人见过,而且柳素衣亲口说过,那碧玉梅花簪是定情信物,是她喜欢的男人送给她的礼物。”齐宁肃然道:“我一直以为,那簪子就是齐大将军赠送,但现在却无法确定。如果我没有猜错,我和世子肩头的烙印,应该是柳素衣亲手烙上,她为何会如此心狠,我不明白,但她既然在我们背上烙上这样的印记,只能证明我们的身世与那送她簪子的男人有关。”
        “你是说,你的烙印,也是柳素衣所烙?”顾清菡吃惊道:“难道是说.....?”
        齐宁微微颔首:“我无法确定,但一直怀疑,我是否也与世子一般,是柳素衣的亲生骨肉,当年柳素衣并不只是生下了一个孩子,而是......一对双胞胎!”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