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掌门(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哟,俊俏的小哥哥脸都变色了呢。”
        美妾终于在王凉的脸上看到了自己想要的表情。
        她兴奋得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需要奴家来动手吗,要是晚了些,灵玉山的剑可要见血了。”
        “想要我的手,可以,你自己来拿。”
        王凉笑眯眯的对着美妾勾了勾手指头。
        美妾见状,脸色立马沉了下来,随后对清雨冷冰冰的道了句,
        “动手。”
        话音刚落,她手中的剑迅速向小泥巴的脖子割来。
        同时清雨的眼中绿光大盛。
        有一种止不住的择人而噬的情绪在她心底蔓延开来。
        死吧,这一剑下去,就会割开她的喉咙,甜美的鲜血会喷溅自己一脸。
        然后再慢慢享用这个女孩子的血肉。
        对,就是这种奇妙的感觉。
        似乎连练气期六层的瓶颈也有了松动。
        这就是神族的功法,真是美妙绝伦。
        清雨,清琳和清蚕三人好像在这一刻都想像着同一件事情。
        三人都直勾勾的看着小泥巴的背后,眼中绿光越来越盛。
        而一旁的美妾只是不屑的瘪了瘪嘴。
        说到底,终究是三个低贱的人类,神族功法的奥秘又怎么会被她们真正的理解。
        忽然,几声奇怪的闷响后,周围静了下来。
        美妾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十米开外。
        她挡在胸前的两把镰刀已经弯曲变形。
        胸口已经明显的陷了下去,嘴角流出一缕绿色的血液。
        清雨三人则瞪大了眼睛,齐齐低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胸口的血窟窿。
        还在泊泊的往外冒着殷红的鲜血。
        王凉则站在原地,似乎根本没有动过丝毫。
        除了那指尖上最后一滴鲜红刚好落在地上。
        他刚才出手了。
        又收手了。
        这是什么样的速度?
        美妾也没看清楚王凉的身影。
        她能躲过这致命一击,全凭自己的种族本能。
        眼前这个少年太可怕了!
        他的实力明显达到了筑基。
        不!
        甚至超过了筑基。
        难道是?!
        想到这里美妾的身形忍不住颤抖起来。
        随后她看也没看倒下去的三具尸体。
        以自己生平所能施展的最快速度,跃下墙头。
        一头扎进城外的喰种中。
        闪电般,向着远处遁去。
        王凉瞥了一眼城外的喰种大军,一双瞳孔泛起了微红。
        那几只想掩护美妾逃走为她断后的巨型喰种在看到王凉的眼神后,身体猛的一僵。
        似乎看到了什么巨大的恐怖,立马纷纷调头就跑,密密麻麻的喰种大军逃窜的速度竟然不比美妾慢多少。
        “找死。”
        王凉轻哼一声后向着小泥巴走去。
        “少爷,我拖后腿了。”
        当那双清澈却带着几丝娇憨的眼神看向王凉时,他刚想的几句台词就都忘了。
        “行了,以后会教你些东西,不要什么事情老是让我亲自动手,这会让我很没有逼格的。”
        “后面的话,我听不懂。”小泥巴站起来拍了拍自己的屁股。
        王凉也懒得去解释,只是眼光却瞥见了地上的一样东西。
        那是清雨死后怀中掉出来的一枚泛着白光的玉牌。
        “少爷,这是什么东西。”
        小泥巴看着王凉手中的玉牌有些好奇。
        “小泥巴,出发。”王凉并没有直接回答她的话,只是嘴角翘起一丝莫名的弧度。
        “去哪儿?”
        “灵玉山。”
        “去那里干什么。”
        “闭嘴,少说话。”
        “少爷,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说。”
        “你有梦想吗?”
        “重振僵族,凌驾于这个世界之上,让这昊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
        “少爷,能好好说话吗?”
        “.........”
        许久之后。
        城外两道身影才慢慢的消失在地平线的尽头。
        ............
        灵玉山,地处北凉国边境。
        这个门派虽说在北凉名声并不显赫,但却因为以前在剑气长城的兽潮战役中,出了一位连斩三只喰种精英而死的金丹高手,所以在边境也算有头有脸。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灵玉山再也不复当年的名气。
        尤其是最近百年,阴盛阳衰,剩下的几乎都是女弟子。
        边境附近的几个大派都已经开始蠢蠢欲动。
        他们是想取而代之,蚕食灵玉山的资源吗?
        抱歉,并不是。
        他们的目标只是灵玉山这代的掌门,林清轩。
        传说的边境第一美人。
        筑基巅峰修为。
        几家门派已经陆陆续续去了好几波提亲的人。
        都被林清轩打断了手脚。
        显然,各家的掌门也就动了真怒。
        据说几天后,几大派将齐聚灵玉山,逼她就范。
        此刻灵玉山顶,大殿之上。
        一群蒙着纱巾的白衣女子正在进行着重要的会议。
        “掌门,老身认为这个时候,不宜直接正面产生冲突。”
        这道略微沙哑的声音来自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妪。
        虽说她头发银白,即使蒙着纱巾,也遮挡不住额头深深的皱纹。
        但奇怪的是,她的身形并不佝偻。
        相反,与其它灵玉山女弟子一般,婀娜多姿。
        不得不说,这灵玉山在这方面却是有独特的妙方。
        也难怪,连那几派的老不死都蠢蠢欲动。
        “所以金花婆婆的意思是,让掌门委身于那些狼子野心,心术不正的人?”一名少女的声音响起,却显得有些愤怒。
        “小青,注意你的态度。”
        大殿之上,为首之位坐的掌门林清轩发了话。
        那是一道极为空灵悦耳的声音,忍不住让人浮想联翩。
        她看了一眼低下头去的少女后,又向金花婆婆点了点头。
        后者不以为意,明显没有跟小辈计较的意思。
        “所以金花婆婆,你的意思是?”林清轩淡淡开口追问了一句。
        “老身听说,明日几大派会齐聚灵玉山,来的都是各派最年轻最强的精英弟子。他们的目的不言而喻,但是掌门却只有一位,这其实也是很简单的局面。”
        金花婆婆说完,轻咳一声。
        “你的意思,比武招亲?”林清轩皱了皱眉。
        “对,这是最好的局面,我北凉边境几派均是好战斗勇之辈,一旦发生争斗,几乎不死不休,老身认为这是削弱他们最好的办法。”
        林清轩眉头依然没有解开。
        金花婆婆继续说道,“招亲的地点就选在大殿之外的演武场,那里也是我灵玉山护山大阵的阵眼,即使到最后,几派发现上当想要战斗,我们也可以立即启动大阵将它们全部绞杀。”
        “不怕几派不出世的老不死来灵玉山发疯?”林清轩问了最重要的问题。
        “呵呵,那几个都在闭死关,十年之内出不了手,剩下的歪瓜裂枣,老身一人可以尽数斩杀。”
        话音刚落,金花婆婆的衣角无风而动,扩散出来的灵压却显示着这个老女人半步金丹的修为!
        这时,
        一个少女突然飘进大殿半跪在地上。
        “禀告掌门,山下有名凡人少年带着个小女孩儿前来拜见,说是有重要的事情相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