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齐聚灵玉山(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将山巅照亮时,所有灵玉山女弟子已经在演武场上严阵以待。
        而林清轩和金花婆婆则是站在人群的最前面,目光眺望着远方。
        今天,是边境三大宗门一起登门拜访的日子。
        或者可以说是边境修真界的一场盛会。
        他们都冲着北凉第一美人林清轩而来。
        忽而,广场上一阵微风吹过。
        “来了。”
        林清轩和金花婆婆对视了一样,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坚定的眼神。
        虽说今天打的是比武招亲的口号,但实际上,灵玉山的真实目的便是将这些周围蠢蠢欲动的宵小们一网打尽。
        在他们彼此决斗彼此消耗后,最终启动演武场的杀招。
        灵玉山护山大阵。
        据灵玉山历代掌门口口相传,大阵开启之时,不得有任何门下弟子靠近演武场中心半步。
        那里是大阵阵眼。
        开启阵法的瞬间,阵眼会产生巨大的灵力波动,这种突然爆发的能量又会在阵法的规则下猛然坍缩。
        一张一弛的巨大反差力会疯狂的撕扯阵眼周围的空间。
        这种破坏力足矣直接绞杀任何一个金丹期修士!
        这时候。
        灵玉山演武场的地面微微震动起来。
        所有女弟子纷纷拔出佩剑,如临大敌。
        突然间,一声恐怖的尖啸响彻整个山顶。
        随后一条足足十米长的黑色巨型蜈蚣盘旋着,从灵玉山背后的悬崖上爬了上来。
        而它巨大的身躯上,站满了胸口印有特殊徽记的黑袍人。
        只是片刻,蜈蚣便爬到了演武场中央,离着灵玉山众人还有几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为首的一名老者轻轻拍了拍蜈蚣。
        这条可怕的巨型蜈蚣乖巧的低下头,黑袍众人便一跃而下。
        “金花,好久不见。”
        老人率先开口,声音如同洪钟。
        他的修为实际上比金花婆婆低了不少,只是筑基后期。
        “呵呵,难得黑玄宗的大长老还记得老身,实在是荣幸得很。”
        金花淡淡的接了句话,纯粹的客气。
        老者也不在意,只是轻笑一声,“之前的事情,我们黑玄宗既往不咎,今天,我奉掌门之命,特地带岩儿过来一趟。年轻人之间应该多走动走动,省得以后进了我黑玄宗的门,再来磨合。”
        说着老者背后走出来一黑袍男子,他上前几步,撩开头袍,露出一张带着两道疤痕的脸庞。
        “黑玄宗,少宗主黑岩,见过金花婆婆,见过林掌门。”
        黑岩说着虚与委蛇的话,眼神却不停的在林清轩迷人的身姿上来回扫视。
        这黑玄宗的人几乎可以说是相当的嚣张跋扈了。
        尽管如此,金花婆婆也只是微微眯了眯眼睛,而林清轩则没有任何表情。
        黑岩看着自己这般放肆的眼神,对方竟然没有回应,不由得更加得寸进尺起来。
        “林掌门,你我结为夫妇,便是北凉一大美事,灵玉山、黑玄宗加起来的实力足以横扫整个北凉边境,再说岩某对掌门早已倾慕许久,不如......”
        黑岩说着,便朝着林清轩身边走来,而他的手似乎想往林清轩的腰上放来。
        黑玄宗长老只是呵斥一声,“岩儿不得无礼。”
        之后便没了下文,俨然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根本就是惺惺作态而已。
        林清轩看着黑岩的无礼行为,眼底已经满是杀机。
        就在这时。
        一声嘹亮的鹤鸣声响起,随后演武场上出现一大片阴影。
        一只展翅宽约六米的白色仙鹤从上空划过,随后挑衅的朝着蜈蚣发出一阵阵嘶鸣。
        黑色巨型蜈蚣立马挺起双颚,战意昂扬。
        黑岩看到从鹤背上下来的人后,冷哼一声,回到了黑袍老者身边。
        “我说,这黑玄宗的人都是这般没有规矩,不懂礼数么?”
        一身着白衣的俊俏少年,摇着折扇,下来后,对黑玄宗众人就是一番奚落。
        这让黑玄宗的人脸色很是难看。
        “黑长老,别来无恙?少宗主,还是那般血气方刚啊。”少年背后的白衣老者,一副仙风道骨,面带笑容的看着黑玄宗的大长老。
        “哼,你们鹤鸣山的人倒也是不慢。”黑袍老者挥了挥衣袖,按下了愤怒的黑岩。
        白衣少年走了几步,对着金花和林清轩拱手示意,寒暄了几句后又退了回去。
        至始至终都是面露微笑,一副翩翩少年的模样。
        与之前黑岩的无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更是让黑岩恼怒异常,他狠狠的盯着白衣少年的脸庞,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大战三百回合,分出高下。
        金花婆婆不动声色将二人看在眼里,嘴角翘起一丝满意的弧度。
        “大家此次前来的目的,老身也是知晓,不过在这之前,老身还得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告知几宗长老。”
        金花婆婆扫了一眼演武场上的两派人马,随后才缓缓继续道。
        “几天前,喰种袭击了宁安城。”
        她声音不大,却如平地起了一声惊雷。
        “喰种?”
        “怎么可能,这种东西不是上次兽潮大战的时候,就已经灭绝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下子演武场上哗然一片。
        黑玄宗的长老和鹤鸣山的长老对视一眼,都从双方的眼中看到了震惊和质疑。
        “就算喰种来了,又如何,难道我边境几大宗门还会怕它不成,之前能赢,以后也能赢。”
        这道浑厚的声音突兀的从演武场上空传来,一下子,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
        随后几道人影从天而降,掀起一阵尘土飞扬。
        这是三个**着上身的男人。
        身上的肌肉线条和色泽犹如精钢一般,将他们衬托得无比威猛。
        “搬山宗少宗主,陈劲,见过灵玉山诸位。”
        为首的壮汉抱了抱拳示意道。
        黑玄宗的长老见此也只是轻哼一声,鹤鸣山长老依旧是一脸笑意。
        金花婆婆点了点头,“虽说喰种百年前已经元气大伤,不过小心防备总是没错。老身认为今天诸位既然齐聚灵玉山,不如就此切磋武艺,一来也为对抗喰种作准备,二来咱们灵玉山掌门也只有最强的年轻人才有资格缔结善缘,不知几宗的长老,意下如何?”
        “妥。”
        “如此甚好。”
        ...............
        后山那处简陋的房屋。
        小泥巴看了看屋外守卫的几名被王凉弄晕的女弟子,好奇的问道。
        “少爷,听说她们说现在山顶可热闹呢,能带我去看看吗?”
        “去吧,也是时候见见老朋友了。”
        王凉负手而立。
        他的视线直接射向山顶,落在演武场边上不起眼角落的两根斑驳赤柱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