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登场(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演武场上。
        金花婆婆目光冷扫四周一圈,那堆满皱纹的眼角攅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诸位,开始吧。”
        她的话音刚落。
        一道黑影闪电般蹿出。
        那是黑岩,他脚下一跃,黑袍猎风赫赫,眨眼之间就闪到了演武场的正中。
        用桀骜的表情快速环视着四周。
        “何人敢来与我一战?”
        粗犷之音瞬间回荡在偌大的演武场,随后黑岩余光又瞥向林清轩,露出一抹难掩的垂涎之色。
        今日之后,边境第一美人就独属我一人。
        想想,就让人迫不及待。
        这时,又一道精壮身影落在演武场上。
        发出“嘭”的一声炸响。
        赤光着上身的陈劲落地的同时,大地都跟着震荡起来,掀起尘土飞扬。
        搬山宗以体术见长,陈劲的一身横练映在阳光下,更显威猛之势。
        “搬山宗,陈劲,前来应战!”
        黑岩见状冷哼一声,眼底已经有无尽的战意腾升出来,他咧嘴狰狞的笑了起来。
        “挡我与林掌门结道侣者,别怪我手下无情。”
        “手下留情者,是对林掌门的亵渎,在下一样不会留手。”
        两个人,还未开战就已经剑拔弩张。
        毕竟在林清轩的面前谁也不想跌份儿。
        金花婆婆与林清轩眼神偶然交汇,各自的眼中闪过精芒,其中尽是深意。
        战吧。
        你们越是斗得欢,我灵玉山才有喘息的机会。
        随后一阵喧哗声传来,演武场上的战斗瞬间爆发。
        说时迟那时快,黑岩抢先出手,身体犹如炮弹一般爆射向陈劲。
        陈劲身体一扭,身上的皮肤顿时散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
        金刚不灭体!
        搬山宗威名赫赫的不传秘法,身为少宗的陈劲才有资格修炼。
        黑玄宗的长老见状立刻皱了皱眉头,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筑基中期修为的陈劲就能够将搬山宗秘法修炼到了第一重大圆满境界。
        这样的资质简直出类拔萃。
        凭借秘法他的防御,能在筑基修士之中堪称霸主级别。
        同样是筑基中期的黑岩也是目光一滞,但他已经出手,退无可退。
        “我就不信,破不开你的肉身。”
        随着黑岩一声暴喝,他拳头上的力量又暴增了一倍,猛然间便砸在陈劲的心口处。
        “锵。”
        拳头砸下竟然激荡出一阵金铁碰撞的声响。
        黑岩之前狰狞的表情也瞬间凝固在脸上,他感觉到自己的一拳仿佛打在了铜墙铁壁上。
        这一拳的威力足可以把一块直径两米的巨石轰成齑粉,但却无法对陈劲造成丝毫伤害。
        陈劲微笑着面对黑岩,嘴角尽是轻松写意。
        “黑玄宗看来不过如此。”
        黑岩见状,心里怒火更加爆裂起来。
        这家伙,摆明了瞧不起他。
        “你该死!”
        黑岩收回拳头后又狠狠的朝着陈劲打砸下去,一拳更比一拳凶猛,连续不停。
        清脆的金属声在演武场上回声荡荡。
        恐怖的拳劲带动演武场边缘的茂密树林不断摇曳,而后演武场内刮起飓风。
        但是。
        散发着淡淡金芒的陈劲依然坚定不移的站在原地。
        你强任你强,我自不动安如山,是为金刚不灭体。
        他的双腿犹如两根深扎在地下的石柱,从始至终未有半寸的挪动。
        “金刚不灭体果然霸道,难怪能够被搬山宗作为不传秘法,确实有过人之处。”
        金花婆婆点了点头道了一句。
        不远处的搬山宗二人眼底掩不住骄傲之色,这不仅仅是陈劲强势,更代表着搬山宗的强大。
        “但据我所知,金刚不灭体的使用也是有极限的,当然,就算没有此法,相信搬山宗也一定还有别的好手段。”
        黑玄宗的长老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话无疑是给搬山宗的两人泼了一盆冷水,二人顿时面露不善。
        金花婆婆眼角的意味深长又重了一分。
        再看演武场上,陈劲皮肤上散发的金芒果然在渐渐削弱。
        黑岩立刻露出心喜之色。
        但他的拳头也酸胀的厉害,拳速也一样慢了下来。
        “黑岩,你打够了?该轮到我了吧。”
        话音刚落,陈劲砂锅般大小的拳头便自下而上轰向了黑岩。
        黑岩顿时大惊失色,双臂立刻交叉横在自己的身前,抵抗陈劲的攻击。
        “嘭!”
        闷响过后,黑岩的身体瞬间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
        他感觉自己仿佛被龙象之力砸中,他的耳边尽是风声传来。
        众人见势看去,只见黑岩的身体如炮弹般狠狠向着百米之外的那根斑驳赤柱砸去。
        但在最后一刻,他的双腿向后一蹬,想要稍作缓冲以免自己受伤。
        呲溜一声。
        黑岩的双腿却用错了力道,随后脚下一滑,便在仅仅一人粗的赤柱上劈开了双腿。
        “咔嚓。”
        似乎一道清脆的声音传出,他的下体此刻正紧紧贴着赤柱。
        立马他的脸色变得无比苍白。
        “呼~”
        黑岩倒吸一口冷气。
        他的双腿下意识的夹住了赤柱,瞳孔不断震颤,挂在赤柱上,姿势形似蛤蟆。
        在场除了灵玉山的女弟子们眼角微微一抽外,其余人等皆感到胯下一紧,他们的脸也不自觉的跟着扭曲。
        “这个姿势真是有点意思。”
        突然,黑岩的头顶传来一道打趣的声音。
        随后他木讷的扭头朝着头顶看了过去,只见上方一个赤瞳少年正含笑望着自己。
        王凉此刻坐在赤柱之上,一腿屈曲,另一条腿轻松的耷拉下来。
        那只脚的脚尖轻轻点在黑岩的背上。
        王凉与黑岩对视后微微一愣,赤色的眼底古井无波,竟是突然正经了起来。
        “你好像很痛的样子。”
        “咔咔~”
        黑岩恨不得咬碎了自己的牙,他不是好像很痛,就是很痛。
        就算是筑基修士,也一样有男人的弱点。
        黑岩顿感自己被侮辱,但胯下还没有缓和的钝痛让他不敢有大动作。
        “小贼,你给我等着,老子要撕烂你的嘴。”
        王凉微微一挑眉梢,他好心问一句,此人却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好,等你。”
        王凉依旧笑意盈盈的看着黑岩,丝毫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打架吗?
        不是针对谁,在场的都是.....
        “那怎么还有一个人?难不成也是哪家门派前来凑热闹的?”
        一直没有出声的鹤鸣山少宗,鹤白,挑了挑眉头。
        黑玄宗长老和搬山宗的二人看着也觉得离奇。
        那人不像是凑热闹,像是专门来看热闹。
        唯有林清轩和金花婆婆的脸上闪过异色,她们一眼就认出了王凉。
        他来做什么?
        莫不过真的是来看热闹的?
        她分明让门中弟子看好王凉二人,不得让他们出门半步。
        现在的弟子都是吃白饭的吗?
        林清轩的心底生出一丝怒意。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