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一拳秒杀(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陈劲仰头指着王凉的鼻子大喝道,此刻,他也是极度张狂,声音犹如滚滚神雷。
        但他话音未落,却看见王凉的拳头朝着自己挥了回来。
        平平无奇的拳头,其上甚至不存在灵气。
        呵,这种普通的拳头也想要撼动我陈劲,简直是痴人说梦。
        无妨,就给你个机会出手。
        也让你见识见识我搬山宗的气魄!
        陈劲双臂一振,皮肤上立刻散发出金色光芒,金刚不灭体再现,使其整个人看上去如神金所筑。
        刚刚就是这一招金刚不灭体,让黑岩束手无策。
        “铛~”
        雷霆乍然,轰隆的巨声似乎要洞穿众人的耳膜,让他们都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
        “咔咔。”
        紧跟着,又有一道清脆响声传来。
        只见陈劲神金所筑的皮肤上竟然出现了数道裂痕,裂痕不断扭曲延伸,发出脆响。
        随后哗啦一下。
        陈劲周身的金色光芒如玻璃般炸开粉碎消失,他的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在王凉的身前。
        一颗头无力的垂在胸口。
        “说了让开,何必自找苦吃。”王凉又是轻轻摇头,颇为无奈。
        这些人怎么都听不懂话呢?
        王凉的手搭在陈劲的肩头,轻拍两下。
        “虽然你不是我的对手...但你还算不错。”
        “努力吧,总有一天,你可能会超越现在的我。”王凉淡然道,随后抬步离开。
        陈劲的双瞳不断的颤抖,被击中的腹部赫然出现一个紫红色,清晰可见的拳印。
        刚刚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已经回想不出来。
        因为在刚才那一刻,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而现在,王凉的话仿佛是幽幽魔音,一直在他的耳边不断回旋。
        努力吧...
        ...会超过,现在的我。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等狂妄这人。
        嚣张到了极致,你却偏偏拿他毫无办法。
        “噗!”
        陈劲的口中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无力的倒下去。
        至于王凉,就这样在一众弟子呆滞的,不可置信的目光注视下,渐行渐远。
        他又回到角落的赤柱旁边,小泥巴正听话的站在原地。
        王凉的手在小泥巴的头上拨摸了摸,在他看来算是一种嘉奖。
        能够被他摸头,是一种荣幸。
        跟着,王凉的两只手轻轻放在了两只赤柱之上。
        众人看着这一幕都有些疑惑。
        他在做什么?
        随着一阵骚动之后,两根斑驳的赤柱猛然间拔地而起。
        王凉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肩扛着两根一人高的赤柱信步离开了。
        小泥巴莲藕般的小胳膊小腿紧紧夹在其中一根赤柱上。
        活像一只抱着树的树懒一样。
        顶着鸟巢一样乱糟糟的头发,嘴角攅着微笑。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了,众人才如梦初醒的反应过来。
        林清轩看着远处那地上留下的两个圆形的空洞,不知该作何感受。
        这是都什么离谱的事情。
        一拳干翻陈劲的王凉,莫名其妙的认输离开,还带走了两根废弃的铁柱。
        比武招亲,简直就是成了一出闹剧。
        “这算什么?我还没有出手。”鹤白不由得质疑一声。
        黑岩和陈劲明显已经失去战斗力。
        他就算是想打,也没有人和他打了。
        “林掌门,看来你我二人注定要结为道侣了,从此以后,鹤鸣山与灵玉山就是一家人了,这样可好?”
        白鹤释放出自己认为最有魅力的笑容看向林清轩。
        他算是一表人才,相貌堂堂。
        相比起黑岩的粗鄙,和陈劲的蛮壮。
        他自认是最和林清轩般配的,没想到,得来全不费工夫。
        “鹤公子,各位,我的心中已经有了结道侣之人,各位请回吧。”
        林清轩声色空灵,却暗藏疏离。
        “林掌门是耍我们不成?”
        鹤鸣山长老立马沉了脸色。
        说到底,这场闹剧也是因为灵玉山的弟子捣乱,不然,鹤白也定能战胜陈劲。
        林清轩美目流转,轻轻道了句,“鹤公子战都未战,怎能算赢,等何时鹤公子战胜了那少年,再言此事吧。”
        “本公子现在就可去与他对战,叫他回来!”
        鹤白也急了三分,折扇一拍手心,赶忙道。
        “他刚入灵玉山不久,生性不定,行踪难以捉摸,恐怕只能鹤公子自行去寻了。”
        “那本公子这就去。”
        “鹤公子,灵玉山有训,主峰圣地,外宗不可擅入。”
        “那你说如何?”
        “需等他离开主峰范围,鹤公子才能邀战了,在这之前,莫要提结道侣一事。”
        “...”
        鹤白顿时明白了,这是林清轩的拖延之计,偏偏她又有理有据,让人无法反驳。
        黑玄宗和搬山宗已经是输家,眼看着没有了机会,本着己所不得,他人更不可得的原则,看起了鹤鸣山的笑话。
        “林掌门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鹤鸣山还是耐心等待那弟子下山吧。”
        “嗯,如此才算公平,合理。”
        黑玄宗与搬山宗一唱一和,联手针对鹤鸣山。
        最终,鹤鸣山只能顺从林清轩的话,他们不敢用强,否则黑玄宗和搬山宗一样会出来捣乱。
        黑岩和陈劲受伤,两宗带人先行离开了。
        鹤白还真的在主峰下等待了起来。
        他愿意守着,林清轩也不拦。
        结果,因为王凉的参与,一切虽然没有照原定的想法进行,但也算对灵玉山有利。
        只是王凉却成了几宗共同的敌人。
        黑玄宗,搬山宗,鹤鸣山在之后的日子里,均派人守在灵玉山旁,就等着王凉出现。
        可是无奈的是,王凉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始终没有出现过。
        而林清轩则在比武招亲当日就亲自莅临了后山的简陋茅屋。
        她到那里时,只见小泥巴托着下巴,呆呆的坐在门口。
        “你哥哥呢?”
        王凉和小泥巴看着年纪相差七八岁的样子,林清轩自然而然都认为两个人是兄妹关系。
        “我没有哥哥,你找少爷的话,还是不要进去了。”小泥巴依然托着下巴,小嘴嘟嘟着。
        少爷?原来是主仆的关系啊。
        “就是说他在里面了,我可以不进去,那你去叫他出来。”
        “不行,我也不能进去。”
        小泥巴撅嘴说着,看向林清轩的眼中闪过一丝责怪,似在怪她不该说那一句话。
        要是能够进去的话,她哪里还会坐在这里,百无聊赖。
        好歹也算一宗掌门,怎么连这点眼力见都没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