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不谋而合(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在此之后,无论林清轩如何说,小泥巴都是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副铁定不行的样子。
        林清轩想了想王凉平日奇奇怪怪的样子,摇了摇头,轻叹一句,
        “告诉你家少爷,这段时间切莫下山,否则,灵玉山也保不了他。”
        “少爷做事向来都是自己承担后果,他想去哪就去哪,没有人能够阻拦得了,所以这话传了也无用。”小泥巴托腮道。
        林清轩皱了皱眉头,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上梁不正下梁歪。
        少爷吹牛皮是天下第一,这小丫头绝对是天下第二。
        能耐没见着多少,嘴上却嚣张至极。
        但她转念一想,要是没有他们的出现,灵玉山这次也指不定要如何动荡,所以林清轩就任由他们了。
        随后她转身,翩然离开。
        就在林清轩刚离开不久,茅屋对面的矮树丛里突然传出来了一阵阵悉窣的声音,
        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穿来穿去。
        小泥巴瞪大了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矮树丛。
        “难道是野兔?”
        想到那鲜美的滋味儿,小泥巴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这灵玉山的伙食确实不算好,三餐都是素,她都好久没有吃过肉了。
        其实,灵玉山也就是根本没有拿王凉二人当回事,
        所以送来的饭食都是些粥水,素菜。
        所谓粥水,就是在平常人家吃的粥里面,还要再添上一碗水。
        可以说是清澈见底了。
        那每一餐吃到肚子里面的米都是有数的,
        一泡尿出去,就没了七七八八。
        王凉倒是对这些饮食根本没感觉,但是却苦了小泥巴咯。
        跟了个不上心的少爷,小丫头长身体的时候却吃不饱饭。
        “哗~”
        矮树丛里面的骚动越发的大了起来,小泥巴此刻眼睛都不眨一下。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已经来到了矮树丛前,手里还掂着块石头,
        只要这野兔一露头,她一准就砸昏了它,拿回去给少爷煲汤。
        对,煲汤。
        少爷喝汤,她吃肉。
        小泥巴已经在心里美滋滋的想好了接下来的步骤。
        所以一切准备就绪,只等着兔子露头了。
        突然,一道黑不溜秋的影子猛地串了出来。
        哈!
        此等良机,走过路过千万不能错过。
        猛地,小泥巴手起石头落,狠狠地朝着黑影砸了下去。
        速度之快,动若奔雷。
        只听,
        “咚!”
        “哎呦我滴亲娘唉,疼死俺嘞!”一声哀嚎从小泥巴的手底下传了出来。
        咦?
        莫不是这兔子成精了,还会说人话了?
        糟了!不是兔子,砸到了人了。
        小泥巴的一颗小心脏砰砰直跳,随后面不改色的小手一挥,石块立刻没入矮树丛里,无影无踪。
        没有物证,就不能说是她动的手了。
        这时,小泥巴才仔细打量着那道黑影,原来是个脑袋。
        不过这脑袋倒是挺圆的,
        就是后脑勺突兀的鼓起了一个和她拳头一般大的包,上面通红,
        应该很疼吧。
        小泥巴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还好,挨砸的不是自己。
        随后那颗脑袋抬了起来,露出一张黝黑的脸,上面沾着泥土又挂着草叶。
        要说人家的眼睛,也算明亮有神,跟对晶莹剔透的葡萄似的。
        可能是老天爷为了弥补他的眼睛小,于是给了他一张大嘴,厚厚的嘴唇足是眼睛的好几倍。
        此刻他摸了摸后脑起的包,少年疼得是龇牙咧嘴,他唯有脑袋露在外面,看上去好像矮树成精。
        少年睁开眼睛看着小泥巴一愣,随后又四处看了一圈。
        小泥巴有些怀疑,是不是他那双葡萄籽儿的眼睛,看不见自己。
        “小丫头,你看见打俺的混蛋没有,力气不小,肯定是个壮汉!”
        小泥巴闻声,余光瞥了瞥自己那只细嫩的小手,心中否认了自己是个壮汉的想法。
        定是我饿了太久,这才狠心下死手。
        “人没看到,但你的脑壳挺硬的。”
        “这话你没说错,看来你和俺还挺投缘的,哎呀,小白呢?可别丢了。”
        黝黑少年突然急躁起来,藏在矮树丛里面的身体动了起来,似乎在找什么。
        “唰!”
        黝黑少年的手突然从矮树丛里窜了出来。
        小泥巴眼中大亮,那只手里攥着的,不正是一只雪白的肥兔子么。
        就是这兔子没什么精神,四条腿都垂着,一动不动,要不是时不时晃荡两下的脑袋证明它还活着,小泥巴会以为它是只死兔子。
        “小白?小白?”
        黝黑少年不断的摇晃着那只手,嘴里低声念叨着,像是再叫一个认识许久的朋友。
        “这兔子是你养的?”小泥巴有些失落。
        人家给兔子起了名字,定是有些感情,看来她今天注定是没有口福了。
        “不是俺养的,俺刚抓的,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可能是俺被打的时候,它正巧在俺身下,一不注意就压昏了。”
        “俺看它挺白,就随口起个名字,俺也不是那些女弟子,还养兔子,抓它纯粹是为了填饱肚子。”
        此话一出,小泥巴的眼睛里顿时又熠熠生辉。
        “嘿,咱俩想一块儿去了。”
        片刻后,这简陋茅屋的门前生起了一团火,不到片刻功夫,就有缕缕肉香弥散出来。
        火堆旁边,黝黑少年一把抹去自己头上被火烤出来的汗珠子,眼睛紧盯着火焰上那只四仰八叉,烤得焦香四溢的兔子。
        他的身边还蹲着个小丫头,一样是看直了眼睛,嘴角的口水连着线的滴落在地,模样真是娇憨可爱。
        “好嘞!”
        随着这一声令下,小泥巴立刻搓着手摸向了递来的兔肉。
        “嘶!”她倒吸一口凉气,忙收回手,指尖已经微微泛红。
        “嘿嘿,看你这猴急的样子,心急吃不了热兔子,看俺来给你弄。”
        黝黑少年一伸手折下一只肥美的兔腿,那肉上的炙热似乎根本没有他造成丝毫影响。
        兔腿递给小泥巴,小泥巴这次学精灵了,用衣袖包着手接了过来,虽说隔着衣服,但依然能够感受到上面的灼热。
        黝黑少年又一伸手,另一条兔腿落进了他的嘴里。
        “你不烫手吗?”小泥巴好奇道。
        “烫...但我忍着。”
        “........好厉害。”
        听见小泥巴的赞扬,黝黑少年一挑眉梢,脸上是十足的骄傲,嘴里又撕下一大块嫩肉咀嚼起来。
        小泥巴看着眼馋,也顾不得烫嘴一说,稍微吹了两下也狼吞虎咽起来。
        “小猴子,香不。”
        “香,但是,我叫小泥巴。”
        “好,俺记住了。”
        两个人三下五除二就都把兔腿吃得干干净净,黝黑少年又撕下一大块肉塞进嘴里,剩下的就直接递向小泥巴。
        “给你,小泥猴。”
        小泥巴看着黝黑少年,面容严肃,“我叫小泥巴,不要叫错了,不然下次打死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