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九转弑天诀(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修道者,入道凝气,将天地灵气凝于自身丹田,当丹田之中流转灵气时,就意味着凝气成功。
        这时,初入凝气境的修士刚刚具备灵压。
        但是,灵压释放出来,也仅仅在其身体周围一圈能够感受到而已。
        凝气中,境界也有所不同。
        分为凝气初期,中期,后期以及巅峰。
        凝气后,随着修士自身的修习,他丹田内的灵气越积越多,慢慢能够化为己用,灵压也会随之增高。
        当灵气慢慢累积,修士丹田之内的灵气液化成为灵海,如水一般。
        凝灵海,入筑基,筑基也一样有初期,中期,后期。
        但又多了一个境界,半步金丹。
        金花婆婆就处于这一个境界。
        筑基期的修士,灵压已经可以用于战斗之中,给予对手压迫感,若是实力差距大,甚至可以使用灵压将对手碾碎。
        但是想要筑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类似灵玉山这种边境宗门。
        放眼灵玉山,筑基成功的不过寥寥数人,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筑基过后,可结金丹。
        金丹期的修士,王凉重生之后还没有见到过一个。
        可见这地方的贫瘠。
        僵尸大道与修真不同,僵尸不采灵气,而是通过吸收精血,月华来修炼。
        没有凝气,筑基一说。
        也没有灵海,金丹一物。
        僵尸的境界体现在瞳色之中,比如王凉,现在就处于赤瞳后期境界,他的瞳孔是赤色。
        待他突破赤瞳,步入下一个境界时,瞳孔就会产生变化。
        相同的是,赤瞳也一样有初期,中期,后期以及巅峰四个等级。
        他处于赤瞳中期,能够与筑基期的修士一战。
        尸修的肉身力量比修士强悍很多,单凭肉身力量的话,就算是金丹期的修士,王凉也能一战。
        太玄血气对于王凉而言,与其说是补品,更像是食物。
        他现在的境界过低,只是低阶僵尸,填饱肚子都是个问题。
        修士的食物对于王凉来说,毫无营养可言。
        直白点说,他的粮食,是新鲜的人血,不是蔬果饭食。
        王凉不是那些没有思想的傀儡僵尸,连控制食欲的本事都没有。
        当初要不是重生之后太过饥饿,他也不会在宁安城吸了三个人的鲜血。
        那些鲜血,最多还能够撑上几天。
        在那之前。
        王凉必须找到其他的食物。
        太玄血气就是他找到是食物,而且是非常优质的食物。
        但是。
        王凉现在的境界连将太玄血金里面的太玄血气提取出来的本事都没有。
        他只能先把太玄血金柱磨薄了,再提出里面的太玄血气。
        此事暂且不论,王凉端坐,合目。
        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一部典籍,这是他前世所修的僵尸秘法。
        其他的记忆都可以封存起来,唯独这部秘法,王凉不能够忘记,且深刻的印在他的脑子里。
        九转弑天诀。
        前世,他就是靠着这一部秘法,成就了拥有千道化身的始祖真神。
        九转弑天诀共分九重,第一重,碧体流光。
        王凉端直身子,不断的吐纳,身体之中有一丝腥红之气不断的在他的周身体内流转,自紫宫穴而出,经中府一分为二,游经灵虚,曲池...
        在王凉的身体里慢吞吞的运行起来。
        看似十分的简单,实则,王凉却需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所谓僵尸,必是僵,亦是尸。
        王凉借助这身体重生时,这具身体已经是一个尸体。
        僵尸的血液经脉是僵化闭塞的,那些经怨气累积而成的僵尸,甚至无法自由活动身体,他们的关节都是僵硬的。
        王凉虽然不至于那样不堪,但他的血液和经脉也一样闭塞。
        此刻,就是要疏通开他的血脉。
        王凉的额头上不断有汗珠子砸下来,背上的衣服已经浸透了。
        半个时辰过去,王凉依然保持着端坐的姿势。
        他的嘴唇都发白了,全身的皮肉不断的起伏,王凉在这种非人的剧痛折磨这下,紧守灵台一丝清明,坚持不懈的运行着猩红之气。
        又过了一个时辰。
        王凉依然保持着原本的姿势。
        直到天色渐渐黑了下去,王凉终于有了一丝动静。
        “呼~”
        他的口中长叹一声,嘴里竟然吐出一团黑雾,那就是僵气。
        当僵气被逼出之后,王凉顿时感到身体一软。
        不同于皮肉的柔软,而是那种从里到外的柔软和放松,让人心旷神怡。
        但他的四肢躯干仍然是冰凉的。
        这就证明,王凉的体内依然还有僵气的存在。
        他还需要重复这样的运行,直到僵气被彻彻底底的逼出体外。
        血液真正的流动起来,身体自然会暖和一些。
        但这些都是小事。
        王凉摸了摸自己的肚子,感觉空落落的。
        小泥巴早前已经悄悄进来,到一旁的小榻上。
        此刻,她睡得正香,两只小脚时不时的动一下,像是梦到了些什么。
        王凉透过窗户看去,外面已经是一片静谧乌黑。
        仰头,一轮皓白色的皎月正当空,王凉顿时一挑眉梢。
        “今晚的月色,不错。”
        说着,王凉已经走出来,到了外面。
        他脚下一滞,目光直愣愣的看着前方。
        刚刚没有注意,这家伙怎么还在这里?
        不远处,小四正趴在地上,他的手还搭在那根太玄血金上。
        映着月光,那根太玄血金十分的光滑锃亮,散发着诱人的血色微光,尺寸比之前似乎又小了不少。
        看来这个家伙真的有努力的在磨啊。
        原本以为他觉得无聊就会放弃了,没想到这憨货毅力不错。
        “呼!”
        小四的口中传出阵阵的呼噜声音,竟然就这样,保持着打磨太玄血金的姿势,睡着了。
        “别动,大哥,俺马上磨好...”小四的嘴里又嘀咕着传出来一句。
        王凉的眼睛里闪过异色,“这家伙,该不会连做梦都在打磨吧。”
        “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王凉邪笑一声,随即,他别开了目光。
        席地而坐。
        对于僵尸而言,月亮光华就像是修士的灵气一样。
        渐渐的,王凉的身体和天上的皓月有了联系,两者之间仿佛若隐若现的有一缕月白色的光带将他们相连。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