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何坤的梦魇(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何坤的暴喝之声如雷贯耳,李铭在一旁暗暗点头。
        练气中期的修士能够爆发出这样的威能,实力绝对是上层。
        就算同境界下恐怕也鲜有敌手,更何况是一个拿着短棍的废物。
        “砰!”
        突然,所有人的瞳孔都颤抖了起来,爆发出各种极度震惊的颜色。
        何坤的拳头最终停留在王凉的脸前,仅仅一寸的距离就再难前进半寸。
        而王凉手中的赤金短棍正中何坤的心口
        其上,赤色神光不断吞吐,浩瀚无比,看着犹如擀面杖一般的短棍,到了王凉的手里,却犹如神器应主,璀璨夺目。
        小四错愕万分,“这...真的是俺磨出来的那一根铁棍吗?”
        再看何坤,脸色骤然发黑,那棍子挨中他的一瞬间,胸口剧痛难忍不说,而且身体里更是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直接抽走了。
        何坤顿感周身无力,眼瞧着,王凉抽回短棍,又朝着他的天灵盖砸了下来。
        “砰!砰...”
        “啊啊啊!李师兄,快救我!”
        何坤没了命似的咆哮着,再没有刚刚的凌人气势。
        王凉手上根本不留情,短棍犹如雨点一般密密麻麻的砸在何坤的身上。
        就像老师在教育不听话的学生一般,根本没有任何悬念。
        眼下,何坤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竟然直接跪在了王凉的面前。
        王凉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只是不断的手起棍落,手起棍落。
        他的胳膊都成了虚影。
        不同于小四的激动澎湃,和李铭二人的呆若木鸡,王凉既不惊,也不喜。
        对他而言,稀疏平常。
        何坤的鬼哭狼嚎终于把李铭从惊愕中拉回现实。
        李铭的手已经摸向了自己腰间的佩剑,他显然比之前小心谨慎了起来。
        这个少年,太古怪了,还有他手里的那一根赤色短棍,想不到已经没落的灵玉山竟然还有这样的宝贝。
        李铭与身边之人快速交换眼色,那人的手中立刻有一枚传讯灵蝶飞出,极速消失在空中。
        这时,李铭终于想起来宗门的吩咐,让他们第一时间通知宗门。
        随后李铭脚下踏出一步,佩剑也跟着迅速拔出。
        但却只拔到一半就卡在了半空中。
        因为王凉已经先一步看向了他,一双赤色魔瞳里,冰冷至极。
        分明是在警告,只要他敢再有半分的动作,王凉就会立马撕碎了他。
        这种嗜血的眼神,让李铭心魂动荡。
        一个毫无灵压的黄毛小子,怎么会释放出如此可怖的神色,犹如地狱罗刹。
        顿时李铭如坠冰窟,握在剑柄上的那只手竟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
        不敢再妄动一步。
        “唰!”刚拔出一半的剑顿时归鞘。
        “呵,算你聪明,不想死,快滚!”王凉的口中冒着寒气。
        分明是烈日艳阳天,李铭却兀自打了个冷颤,他决定收手。
        “李师兄...”
        “闭嘴。”李铭冷声喝住身边的人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
        期间,王凉手中的动作也没有停止,何坤已经被他揍得一脑袋包,鼻青脸肿。
        “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何坤不断求饶。
        渐渐的,王凉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厌倦之色。
        唉,真是无趣,还要花时间处理这些杂鱼。
        “来,小四,你接着打。”
        王凉一扭身把短棍塞进了小四的手里,他自己则找了块阴凉,悠闲的坐了下来。
        小四怔愣的接过短棍,有些不知所措。
        他看了看短棍,又看向何坤,然后学着王凉的样子,随手砸下。
        短棍到了小四的手里,立刻发挥不出那种威能,砸在何坤的身上也就没有那么疼了。
        何坤如释重负的长叹了一口气。
        小四看出自己刚刚的一击似乎不够力道,脸上摆出厉色,这一次,他轮圆了胳膊砸下去。
        “啊!”何坤被砸的眼冒金星,暴喊一声。
        王凉的棍,是深刻入骨的痛,带着诡异的抽离感,让人无从抵抗。
        而小四的棍,则是实打实的皮肉之痛,何坤疼得龇牙咧嘴,
        看着他这副样子,小四的脸上露出得意笑容,口中碎碎念,“让你戳俺,痛不痛!痛不痛!”
        小四一边念叨,一边狠狠地砸,仿佛周身毛孔都被打开,十分的畅快。
        何坤被砸的眼冒金星,头破血流,终于,他一抬手,死死握住了那根短棍。
        “嗯?大哥,他...”小四立刻呼唤王凉。
        “闭嘴!”何坤赶忙冷喝,随后,他泄了气,破罐子破摔道:“你打吧,打够为止,别换他。”
        与王凉的攻击相比,小四的攻击显得温柔不少。
        一旁的李铭和另一个弟子也只能站在一旁干瞪眼,虽然王凉看似一副放松的样子。
        但是,他们十分清楚,只要自己敢出手,下场一定不会比何坤好多少。
        李铭在权衡之下,已经不准备和王凉硬碰硬,毕竟,二人没有什么直接的恩怨瓜葛。
        许久之后,太阳渐渐爬到了头顶上,小四都打累了,手下无力。
        王凉才闲庭信步的走过来,冷眼扫过鼻青脸肿,头破血流的何坤眼底尽是冷漠。
        何坤见着王凉朝他走来立即抖若筛糠,两只手连忙护住脑袋。
        战战兢兢道:“别打了,别打了,我真的知错了...”
        “你们这几条杂鱼,立刻滚得越远越好,别再出现在我的眼前,再有下次,你们通通以死谢罪,一个不留。”
        王凉气息平淡,可是,李铭三人对他的话却不敢有丝毫的怀疑。
        尤其是何坤,他心里的阴影面积足可以笼罩整个灵玉山。
        日后莫说再见,哪怕是有人在他面前提及王凉的名字,他都会屁滚尿流。
        不等三个人有所反应,王凉和小四已经悠悠然的离开了。
        何坤被搀扶起来,此刻,脸色苍白无色,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抽走了,但何坤已无心去考虑这些。
        “放心,今天之事,宗门一定会为你做主,等宗门强者降临灵玉山,这小子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谁也保不住他。”
        李铭一拍何坤的肩膀,低声说着,算是给何坤解宽心。
        “没错,现在他就是秋后的蚂蚱,蹦哒不了两天。”
        “...”
        经过一段小插曲后,王凉和小四前往了金溪城。
        这地儿距离灵玉山不远,面积也比之前的宁安城大。
        但它依然是个边境小城,街道上虽人来人往,却看不见多少修士,
        随眼一瞧,冷不丁的几个,也都是练气期的修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