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那一剑(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见到力量最强的壮哥都被一巴掌扇飞了,其他几个地头蛇立刻收敛了气势。
        “这小子看着不怎么样,力气却是不小。”
        “原来是身边有打手保护,怪不得行事如此嚣张了。”说着风凉话的修士,脸上露出不屑。
        小四双臂环胸,仰天大笑。
        “哈哈哈,以后看谁还敢欺负俺。”
        此刻,王凉的身后却有一道身影手持寒刀轻手轻脚的靠了上来。
        挑软柿子捏,才是王道。
        那人缓缓的抬起手里的寒刀,眼中闪过一丝狠辣。
        臭小子,这回看你敢不敢再嚣张。
        “去死吧!”大汉暴喝如雷,让人心颤的寒光划向王凉的后颈。
        突然,王凉的头微微偏转半分,赤色血瞳冷冷的瞥向大汉。
        “什么!”
        呛啷一声,大汉手里的寒刀还没有砍在王凉的头上,就掉在了地上。
        再看,他的身影已经不在王凉的背后,而是出现在几十米外的地方。
        他此刻满头的大汗,鼻尖上都是豆大的汗珠子。
        只要站在他的身边,就能够听见他胸腔里“砰砰砰”的心脏跳动声。
        大汉一把抹去头上的汗珠子,惊恐的看着王凉。
        这小子是怎么回事,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恐怖而压迫感!
        分明浑身上下都充满了破绽。
        可是,刚刚只要我的刀砍下,恐怕立刻就会被干掉。
        这种被人扼住命脉的感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大汉魁梧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剧烈的上下起伏。
        这一幕,更是看懵了周围的人。
        他们只看到大汉在出手的瞬间又突然爆退,甚至连刀都扔在地上,却不晓得其中的原因。
        唯有小四理所当然的喝道:“不愧是大哥,俺也要努力,变得和大哥一样强。”
        王凉横跨一步,脚尖轻轻抵在地上的寒刀上。
        “咔咔~”
        寒刀上出现数道裂痕,犹如遭受巨力,当即碎成了八块。
        虽然这刀不是凡器,皇器,但被王凉脚尖一点就四分五裂还是震惊了众人。
        刚刚的大汉更加庆幸自己在最后时刻悬崖勒马,否则,他的下场恐怕不会好过那把寒刀。
        其他的几个壮汉在看到这一幕后,都战战兢兢的藏进了人群里。
        惹上这样两个诡异的少年,地头蛇,也只能盘着。
        胆敢有一分张口亮出毒牙的心思,就等着被拔光满口牙齿,再混合着血吞进肚子里吧。
        莫说寻常百姓,就连一旁的修士也目瞪口呆。
        “好奇怪,没有灵压,他是如何做到的?”
        若是修士以灵压灌注刀身,轻易便可以把刀身破坏,但王凉的身周并不存在灵压。
        而且,他也没有用力的样子。
        只是脚尖轻轻一搭,那寒刀便爆碎开来。
        这时,被小四一巴掌扇飞的壮哥清醒,晃晃悠悠的从一堆破烂里站了起来。
        口角挂着白沫,左脸高高的肿了起来。
        壮哥怒火冲天,金刚怒目,恨瞪小四和王凉,随手摸出那柄号称皇器的长剑。
        “小崽子,爷爷今天不把你们屎打出来,就算你拉得干净!”
        暴喝之声,滚滚洪雷,壮哥手攥长剑,一个纵身突进而来,劈头盖脸的朝着小四砍去。
        小四只是气力惊人,但依然是血肉之躯,手无二两铁,战斗经验更是少之又少。
        他下意识的用双臂护住了脑袋,第一时刻,保命要紧。
        劲风扫荡袭来,小四心底一凉。
        完了,今天算是交代在这了。
        但是。
        许久之间,仍没有感觉到身上传来痛处,小四缓缓放下手臂,抬头看去。
        只见身前,王凉二指合并,锐利的长剑被他轻松的夹在指尖!
        “他娘的,找死,那爷爷就先砍死你!”壮哥恼羞更甚,暴喝如雷。
        壮哥奋力一扯,粗壮的胳膊上青筋暴起,但剑身却丝毫没有移动的迹象。
        剑身分明只是被王凉轻松写意的夹在指间。
        因何,仿佛被两只铁钳死死咬住,无法挪移。
        壮哥脸色骤变,突然间意识到,平时跟在自己身边的兄弟们,眼下竟然一个个都藏在人群里,低着头装作没事人似的。
        “你们都瞎了吗?还不都给老子滚出来,把这两个小子给我废了!”
        但是,那些人没有一个敢站出来。
        “好啊!你们这群混蛋,老子,老子,和你拼了!”
        壮哥怒瞪王凉,直接放弃手里的长剑,砂锅大的拳头朝着王凉砸了下来。
        王凉不紧不慢,剑身在指尖轻饶一圈,剑柄稳稳落在手中。
        “虽是废铁,斩你这杂碎,正当用。”
        霎时,
        天地之间,唯有剑芒耀眼!
        那柄长剑此前在壮哥的手中毫无光彩可言,而今却犹如神金所筑,剑芒暴涨,剑势凌厉,锋芒毕露。
        此刻,若说它是皇器,恐怕无人怀疑。
        就算说是天器,也能让人信服。
        势毕,五光十色的剑华落尽,绮丽华幕,稍纵即逝,如梦似幻,一剑落尽芳华无数。
        壮哥的身体还保持着挥拳的姿势,姿势却僵硬在原地。
        “咚!”
        壮哥做梦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竟然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右拳从胳膊上齐齐脱离。
        分割之处,异常光滑,顷刻后,似乎鲜血才反应过来,汩汩的喷涌而出。
        紧跟着,一条条血色细线跃然与壮哥的身上。
        随后,
        哗啦一下,魁梧雄壮的八尺大汉竟七零八落的撒了一地,鲜血染红三尺黄土,眼底生机却还残留半分。
        “好...好快的剑。”
        “这剑,莫非真的是皇器不成。”
        “非也,再好的兵刃,也要仰仗使用者,金丹强者可折枝成剑,威力无比,三岁娃娃即使手握皇器珍宝,也不是对手。”稍有些见识的修士忍不住称誉道。
        话虽如此,但此刻已经有不少人都在暗暗垂涎王凉手里的长剑。
        刚刚的一幕,他们记忆犹新,如此神剑,任谁都想要得到。
        “锵!”
        王凉随手把长剑扔在一边,表情淡漠。
        要不是嫌弄脏了赤金棍,王凉肯定是不愿去握这废铁。
        却不知,王凉眼中的废铁,立马被一众修士视若利兵神刃。
        王凉长袖一挥,潇潇洒洒的朝前走去。
        小四屁颠屁颠的跟上。
        留下一众面面相觑的路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