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魔煞现(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这些太玄血气还是不够,这具身体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虽然如此,王凉却不心急。
        重活一世,王凉的心,坚如磐石,固若金汤,无论什么样的困难都不能让他认怂或泄气。
        肉身不强,那就慢慢蕴养壮大。
        修行一事,向来不可急于一时,修真也好,修尸也罢,其中大道,泛泛如此。
        吸收完太玄血气,王凉才将目光放在乌色黑带上。
        这条黑带看似平凡,实则暗藏玄机。
        王凉半眯起眼睛,却难掩其中的精芒,即便是当初见着太玄血金时,他也不曾出现过这样的神情。
        “小泥巴,你看俺这衣服,看出什么门道没有?”
        小四一边说着,还原地打个转,欣然问道。
        小泥巴嘴里叼着只烧鸡腿,灵动的大眼在小四的身上打量了两圈。
        “看出来了。”
        小四闻声顿时一脸兴奋,急忙道:“快说说,快说说!”
        “你定是捡了别人的衣服穿,太小了,胳膊下面都被撑开了。”
        “...你,真不识货。”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从茅房之中,却突然射出数道猛烈黑芒。
        一瞬间,引动天地巨变,兽逃鸟散,后山上空十里天际,乌云压顶,似有大煞之物出世。
        “啊!”
        小四和小泥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两个人的身体竟凌空而起,似被龙卷飓风冲撞。
        小泥巴的身体撞在墙上,顿时两眼一翻,滑落到墙角。
        而小四则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地上粗壮的太玄血金,飓风之下,他的眼睛都无法睁开。
        整个后山都在动荡之中,滚滚威压暴涨开来,隐隐竟有狼嚎之音。
        细听之下,又不似狼嚎,甚比狼嚎凄凉,瘆人无比,直击灵魂深处,让人毛骨悚然。
        此非狼嚎,乃是鬼泣,震天鬼吼,这后山一处,恍若人间炼狱。
        乌色乱云,遮天蔽日,萧索黄沙,腥风哀嚎,似天地间,尽数冤魂怨魄都齐齐汇聚于此,百鬼出没,无日无夜。
        即使是天下至灵之气,也压不住如此雄浑的魔煞。
        “怎么回事?”
        身居灵玉山主峰,玉清殿内的林清轩都感受到了异样。
        噔噔噔~
        一道倩影急匆匆的跑进来,脸色异常阴沉,“报!掌门,后山天临异相,十分骇人...”
        女弟子的话还没有说完,林清轩的身影已经化作流光射出殿内,朝着后山的方向而去。
        远远看见后山天际,魔云压顶,林清轩的眼底更显寒芒,寒若凝霜。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林清轩前脚踏入后山,天际的魔云却突然消散,烈日暖阳,重登主位。
        刚刚的异相仿佛只是错觉一般,没有一点存在过的迹象。
        “婆婆,究竟发生了何事?”
        眼下,金花婆婆和一众弟子都站在后山外围,仅仅是比林清轩早到一刻而已。
        他们也都在奇怪,异相为何毫无征兆的出现,又莫名消失。
        金花婆婆见林清轩前来,立刻迎上,她满布皱纹的脸,更加紧皱在一起。
        “掌门,老身无能,也没能看出其中的原因,整个后山,除了一些杂役之外,就只有王凉住在这里,而刚刚的魔云聚集之地,瞧着也在他所居之处。”
        “婆婆的意思是,这件事,可能和王凉有关?”
        “八九不离十。”金花婆婆凌然道。
        林清轩冰寒美目半眯起来,随即,她威严冷喝,“今日之事,不得传扬,你们且散了。”
        这句话,是说给那些看热闹的弟子的。
        掌门喝令,莫敢不从,一众看热闹的弟子都迅速离开了。
        而林清轩和金花婆婆则纵身朝着后山茅屋而去。
        仅是片刻,两道身影降临茅屋。
        本就简陋的小院,此刻更是狼藉遍地,从外面看去,院墙是东倒西歪。
        应该在院子里的石凳子,现在则跑到了院外,更别提这一地黄沙落叶。
        一旁应着时节,原本茂密葱郁的高树,成了光杆司令,一片叶子都不剩,树干也像被吸干了水分,犹如百岁老人的皮肤,干枯无比,粗糙骇人。
        由此可见刚刚这里动荡之剧烈。
        林清轩和金花婆婆相视一眼,进入院中,躺在墙角的小泥巴还没有清醒过来,头上的鲜血触目惊心。
        地上抱着太玄血金的小四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正巧对上林清轩和金花婆婆。
        “掌门,婆婆,你们怎么来了?”
        “小四,刚刚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金花婆婆低声问道。
        她虽然面色阴沉,对并没有对小四发火。
        小四见金花婆婆和林清轩的脸色都不好看,两眼一转,痛快的捂住了脑袋。
        “俺不知道啊!突然就晕了,没看见发生啥,哎呦,现在头还疼呢。”
        小四故意高声嚷嚷了起来,微微背身,眼神朝着茅屋飘去。
        也不知道大哥怎么样了。
        忽而,小四瞥见了墙角,满脸是血的小泥巴,脸色一凝,赶忙跑了过去。
        “小泥巴,小泥巴,快醒醒!”
        说着,小四用手不断的拍打小泥巴的脸,随之,小泥巴的睫毛轻轻动了两下。
        小四这才安心的长叹一声。
        再看林清轩二人,此刻已经走到茅屋前。
        “王凉何在?掌门亲登,还不速速前来恭迎!”金花婆婆冷喝一声。
        见王凉迟迟没有动静,林清轩寒如冰霜的脸上,更添三分冷意。
        她身为灵玉山掌门,两次登门,王凉都未曾迎接。
        上次念在他击败黑岩等人有功,林清轩没有计较。
        但是,这一次。
        王凉仍是这种态度,一向受人尊重,甚至倍受朝慕的她,何曾被人如此轻待过。
        终于,茅屋内有了动静。
        “拜访我,也要讲个礼数,三拜九叩乃是基本,待我应允,方才能进,不讲礼数者,不见。”
        王凉冰冷的声音从茅屋中传出。
        气息平淡,但这一字一句,却是嚣张至极。
        林清轩的寒霜容颜上泛起怒意。
        身为灵玉山的掌门,竟然被一个连弟子都算不上的小子要求礼数,饶是谁,也不能不怒。
        “王凉,本掌门念你年少无知,饶你一次,速速现身,切莫自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