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弱是原罪(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三拜九叩,即使门中弟子拜见它这个掌门,她也不曾定下这等苛刻的规矩。
        灵玉山纵然没落,纵然再不济,也有一派风骨尚存。
        “王凉小儿,若再不现身,当以门规处置,后果自负!”金花婆婆苍老的眼中闪露凶光。
        “呵!”一声冷笑,“处置我,你们也配!”
        闻声,金花婆婆被气得哆嗦,林清轩周身的灵压也急剧增长。
        此子,嚣张到了极致。
        话音刚落,金花婆婆毅然出手,无尽耀芒射向茅屋,半步金丹之境,挥手之间,威压腾腾。
        轰得一下。
        茅屋正面被耀芒破开,半人高的空洞足以证明半步金丹的恐怖,金花婆婆的脸上露出满意的微笑。
        现在的年轻人,无规无矩,就应该给他们涨涨教训。
        再看王凉,原是背对着一切,眼下扭头回望,赤色血瞳中映出耀芒倒影。
        耀芒破开茅屋墙体之后,威力未减,雷霆之威,直奔王凉射去。
        “大哥!小心!”
        小四愤而雷喝,一时手脚并用的冲了过来,双眼瞪得老大。
        但任由他喊破了青天,也不能阻止耀光轰向王凉。
        空!
        巨响之后,犹如时间凝固,院内一片死寂。
        茅屋被彻底洞穿,两边赫然是一个半人高的空洞,砖头黄沙坠落,猎风从中刮过,畅行无阻。
        “大,大哥...”小四颤抖着声音,一双小眼闪烁晶莹,眼圈顿红。
        他一下扑向金花婆婆,双手紧攥着她的肩膀,大力摇晃。
        “为什么?为什么要杀俺大哥!你还俺大哥!”小四声嘶狂吼,口沫横飞,泪花四溅。
        “小四,这就是忤逆灵玉山的下场,是他自己一手造成,即便今日我不杀他,来日,他也要死在他人手中。”
        金花婆婆义正言辞,没有一丝自责之意。
        在她的世界里,忤逆不道,就是死罪。
        “啧啧啧,老东西,真以为你那两下子,能够杀得了我?”
        倏地,金花婆婆和林清轩齐齐怔愣,眼底充满不可置信。
        唯独小四的眼中,爆发出巨大的惊喜之色,嘴巴一张一张,激动得说不出话来。
        此刻,站在他们眼前的,正是王凉。
        他不但没有死,甚至连衣袍都未落纤尘。
        “你...怎么可能,如何逃出来的?”金花婆婆不可置信道,常年古井无波的脸上充斥着惊异之色。
        就连林清轩在看到王凉时,都不由得倒退一步,双眉紧皱。
        却是王凉突兀大笑起来,仿佛听见了什么笑话。
        “哈哈哈!逃,区区半步金丹,我何须要逃?”
        笑声戈然而止,王凉脸色骤冷,目光嗜血如凶兽,若是有熟悉他的人会知道,他动了真怒。
        触及王凉目光者,瞬然如坠冰窟。
        金花婆婆活了百年有余,心智之坚绝非常人所能比拟,哪怕是金丹强者降临,她也未必会惧怕。
        但是此刻,她却心魂动荡,藏在长袍之下的双腿都在不自觉的颤抖。
        多少年了,她竟然又感受到自己在练气境界,面对生死存亡时的恐惧。
        不,是比那时更加恐惧。
        人越是在面对生死的时候,就越会惜命,能够平静的接受死亡者,少之又少。
        她能够感觉到,王凉想杀她。
        我乃是半步金丹修为,这小子,不过勉强逃过我的随手一击而已。
        气势虽强,但他定不是我的对手,我何须惧怕。
        金花婆婆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直面王凉。
        “对我动手,你勇气可嘉,但是很可惜,你没有杀我的本事,那么,就只剩被杀的下场,死!”
        王凉指尖亮起赤色光芒,他的指锋,绝非一般刀剑所能比。
        莫说半步金丹,就算是金丹强者,在没有护体宝器的情况之下,也挡不住他的指锋。
        说着,王凉的嘴角勾起刀锋般的弧度,利刃一般的五指已经袭向金花婆婆。
        “大哥...”小四压抑着声音,似左右为难。
        “住手!”
        林清轩冷然怒喝,冰霜之意骤然而起,欲将一切冰封,同时,出手阻拦王凉的动作。
        “滚!”
        指锋调转方向,从林清轩的肩头划过,素白裙犹如被利刃切割,露出她的肤如凝脂,林清轩立刻连连爆退,毫无招架之力。
        然则,王凉不过用了三成力量对付她而已。
        金花婆婆大惊失色,咬牙躲闪,护体金光爆现,不敢有一丝拖沓。
        王凉,远比她想象的可怕。
        他的身上没有灵压,却依然能够把你压的无法喘息。
        王凉一个俯身,竟然单手就轻易的将地上尚未打磨的太玄血金提了起来,挥臂扔向了金花婆婆。
        太玄血金,足重千斤,王凉竟仅用一只手就将之抛了出去,且看似轻松无比。
        “空!”
        太玄血金横冲直撞下,护体金光碎裂消散,金花婆婆倒飞百米之远,重重的摔在地上。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一瞬间,她恍如又老了十岁。
        王凉朝着她信步走去,不紧不慢。
        小四急急忙忙的跑了上来,喘着粗气道:“大哥,你真的要杀了婆婆吗?”
        “人若犯我,斩草除根,这话,你最好也记住了。”
        今日,若是金丹强者,或者元婴强者要求林清轩二人三拜九叩而入,她们只会认为是悉数平常。
        而王凉要求,就是罪过,是不尊不敬,罪名当诛。
        世界上,实则只有一个罪名,就是弱。
        弱是原罪,强是道理。
        “王凉,念在我曾替你挨过一掌的份上,饶过婆婆吧。”
        林清轩凌然开口,她的肩头,五道血痕深可见骨,衣袍被鲜血浸染,已经心知不是对手。
        从没有想过,王凉竟然强到这样的地步,连金花婆婆都不是对手。
        他的嚣张,并非虚张声势,他的实力,配得上他的张狂。
        “若无当初那一掌,你以为,灵玉山还会存在吗?”王凉睥睨而视。
        他绝非良善,心地更比常人冷三分,区区灵玉山如何,翻手覆灭。
        林清轩瞳孔震颤,霜寒容颜险些绷不住,偏偏又拿王凉的嚣张毫无办法。
        灵玉山的确落没了,一个王凉就能让她如此窘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