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为奴为仆(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偌大的灵玉山,弟子不足二百人,身为掌门的她却仅仅筑基巅峰而已,
        门中最强者,就是金花婆婆。
        半步金丹。
        这些年,若没有金花婆婆,灵玉山早就付之一炬了。
        多年相伴,林清轩更是拿她当亲人看待。
        所以,于公于私,林清轩都无法眼睁睁看着金花婆婆在自己面前死去。
        “只要你能放过婆婆,任何事情,我都可以答应你。”林清轩粉拳紧攥,**起伏,咬牙道。
        任何事情,这四个字,她咬得极重。
        她的姿容样貌受无数修士垂青,这么多年来,想要与她结为道侣的年轻俊杰数不胜数,
        不过,她依旧没有一丝凡心。
        却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自己的地盘,说出这样的话。
        “你是想...用身子作为交换?”王凉翘了翘嘴角。
        顿时,林清轩一张俏脸涨红无比,虽然心中已经暗暗做了准备,但被人当众捅破,还是依旧恼羞无比。
        对她想入非非者不再少数,但那些人至少在明面上对她尊敬不减。
        从来没有一个人,像王凉这样露骨大胆。
        若不是自己实力不济,她一定会当场将王凉镇杀,并敲断了他的骨头,挫骨扬灰。
        此前,她对王凉尚有一丝善意,
        可眼下早就彻彻底底,荡然无存。
        “看来是不情不愿,有些勉强。”王凉摇摇头冷漠道。
        “不,我是真心诚意的,只要你放过婆婆,一切就依你的意思。”
        林清轩双臂大开,不顾肩上伤势,护住身后的金花婆婆,目光也坚定下来。
        “我对你这具身体没有丝毫兴趣。”
        林清轩闻声直接愣住了,不知该松口气,还是更加担忧。
        她的眼睛紧盯着王凉的嘴巴,等他接着说下去。
        “虽是样貌不错,但想要成为我的卧榻之人,呵呵,你还远远不够资格,要是为奴为仆,供我使唤,那还可以考虑。”
        王凉淡淡的声音,仿佛对于此事,并不积极,甚至有些怠慢。
        若非念及林清轩曾为他出手一次,她连讨价还价的机会都不会有。
        如今开出这样的条件,王凉只是给她个机会,知难而退。
        可是凭着林清轩的冷傲性子,让她为奴为仆,那还不如直接杀了她,落得痛快。
        “为奴...为...仆?”
        林清轩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曾有多少世家子弟,青年俊杰,八抬大轿想要把她迎娶入门,她都不曾动心。
        反观王凉,竟然让她为奴为仆?
        真是奇耻大辱!
        莫说她生性冷傲,就是寻常人家的女子听了,也必定恼火不已。
        “做不到?那就滚开。”
        “...好,我答应你。”片刻后,林清轩差点把银牙咬碎,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王凉不由皱起眉头,半眯起眼睛打量林清轩。
        为了一个金花婆婆,她竟然真的答应成为奴仆,舍下一身高风傲骨,从此奴颜婢膝。
        看了半晌,王凉周身杀机褪去。
        他冷哼一声,头也不回转身走向院子里,
        这个女人什么情况,不按套路出牌?
        顿时,林清轩心底一松。
        好在,保住了金花婆婆的命。
        王凉回到院中,看了一眼角落满头是血的小泥巴,轻轻摇头。
        手下这狼狈的样子,真是不符合他的美学。
        “林清轩!”王凉冷喝一声。
        闻声,林清轩身体僵硬,眼角寒意顿生,即使心中万般不愿,她也只能挪动着步子朝着王凉走去。
        “把她洗干净。”
        王凉手指向小泥巴,随口命令一声。
        林清轩顺着指尖看去,愣了愣才冷声道:“好,我会派人处理。”
        “我只说这一次,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路是你自己选的,没人逼你。”
        这副掌门做派,在他面前,就得收起来。
        “...知道。”
        王凉无心和林清轩纠缠,只是转头看着破败茅屋更加觉得头疼。
        “真应该杀了那老太婆,来得清静,看来最近还是太善良了。”王凉摇了摇头。
        “大哥,要不去俺那吧,俺那地方大,也清静。”
        “带路。”
        说着,王凉和小四转头离开,临走前,王凉又道了一句:“地上的赤金柱,尽快送来。”
        这话,自然是和林清轩说的,不等她回应,王凉二人已经离开。
        林清轩看着一片狼藉,不由怔愣,本是来询问异象的原因,没成想,把自己搭了进去。
        王凉二人到了地方,却是出乎王凉的预料,小四的居所远比他想象的要好上太多。
        比起茅屋,更是强上无数倍。
        三进三出的华丽大宅,竟然只有小四一个人住,地方果然够大。
        奇怪的是,小四甚至无法修炼,但在灵玉山的地位似乎比一些内门弟子还要出众,尤其是这院子,根本不是一般弟子能够拥有的。
        当然,对于住所,王凉只图清静二字,这里却是个不错的地方。
        林清轩办事也十分迅速,不出一刻,太玄血金就派弟子送了过来。
        小泥巴不过是头上受了一些轻伤,天黑之前也蹦蹦跳跳的回来了,看着大宅子,她也高兴了一阵。
        小四又欢欢喜喜的开始打磨第二根太玄血金,初见成效之后,他更加热情十足。
        只是,王凉才刚刚消停了几天,就又出了事端。
        鹤鸣山派人上门讨伐,称王凉无故打伤鹤鸣山的弟子,要灵玉山给个交代。
        其实,这不过是鹤白垂涎林清轩的又一计,找个借口让灵玉山不得不交出王凉,然后,鹤白便有机会和完成比武招亲的一战。
        林清轩对于鹤白的想法是心知肚明,她并不担心王凉会输。
        连金花婆婆都不是王凉的对手,鹤白只会被王凉打得屁滚尿流。
        林清轩担心的是,不管鹤白胜负,都会打破好不容易形成的制衡局面。
        而且,灵玉山也没有资格“交出”王凉。
        一切都要根据王凉的意愿来决定。
        只从那天之后,林清轩一直避免见到王凉,所幸,王凉很少在宗门里走动,几乎闭门不出,更没有主动找过林清轩。
        眼下这件事情,务必是要和王凉商量一下。
        “掌门,鹤鸣山只给我们三天的时间考虑,如果还不交出王凉,鹤鸣山就会自行前来捉拿。”
        位于林清轩之下,灵玉山掌事,乔小青严肃道。
        当然,灵玉山的弟子并不知道林清轩与王凉之间的关系,在她们眼中,王凉不过是普通人一个。
        一个普通人的命和灵玉山的安稳相比,根本不需要做考虑。
        但是,她们的掌门却迟迟没有点头,
        所以此事,一拖再拖。
        如此下去,鹤鸣山马上就要打上门来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