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求情(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小泥巴和小四见王凉已经出手教训乔小青,两人就关上了门,不理乔小青了。
        “王凉!不管你用了什么手段,马上给我收手,否则事情闹大让掌门知道,你后悔都来不及!”
        乔小青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控制双腿站起来,不由得更加狂躁。
        同时,她的心中也有一丝丝的震撼。
        王凉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连她这个筑基修士都看不透。
        房中,王凉听见乔小青的话,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
        “莫说你的掌门,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你也得在这跪着。”
        “王凉,你不识好歹,等掌门来了,就是你的死期!”乔小青依然不依不饶的狂吼着。
        虽然此前林清轩的想法不明,但是,乔小青相信,林清轩绝对不会容忍王凉这等嚣张的。
        “聒噪!你管不住嘴,就让我来替你堵上!”
        仅是转瞬,王凉的身影从大门中信步而出,面带轻松微笑。
        乔小青一见到王凉,更加激动起来,但她依然无法摆脱足下的千斤坠力,只能跪在那里。
        王凉一步一步靠近乔小青,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十分骇人。
        乔小青心底一颤,面对滚滚而来的威压,她想要后撤身体,却无法移动半步。
        唯有双臂能动,她下意识的护住了头。
        第一次,她直面感受到了王凉的恐怖。
        他的力量十分诡异,并非灵压,也绝非是寻常修士所拥有的力量,让人心神动荡。
        “等等!”
        就在王凉将要动手的一瞬间,一道清冷女声适时的传来。
        乔小青眼底大喜过望,一扭头,看到林清轩的清丽身姿缓缓来到自己的身边。
        终于,救星来了!
        乔小青激动得瞳孔震颤,自己总算是等来了掌门。
        看着林清轩比平时还要冰冷数倍的脸色,乔小青心底闪过一丝暗喜。
        果然,掌门无法忍受王凉的所作所为了。
        “掌门,他...”乔小青声色颤抖。
        “住口!”
        林清轩冷喝,顿时,寒气足以冰封万里,她的目光冷凝乔小青,其中尽是怒火。
        乔小青不由得怔愣,口中哑言。
        掌门是在对自己发火?
        “谁准你擅自来这里的!”
        林清轩释放灵压,气息滚滚,顿时威压得乔小青脸色惨白。
        肉身上的痛苦暂且不论,她心神的震撼才更显沉重。
        她身为灵玉山掌事,更是为了灵玉山的存亡大事前来,就算是她没有经过林清轩的同意,但初衷是好。
        哪怕无功,但也不应有过啊!
        况且,她入灵玉山多年。
        第一次,见到林清轩如此动怒。
        “掌门,我...只是,担心宗门...”
        “够了,身为掌事,却擅作主张,目无法纪,乔小青,当重重罚你!”
        转而,不等乔小青在说话,林清轩已经将目光投向王凉。
        林清轩怒斥乔小青,按理说,王凉应当对此满意。
        但是,他重活一世,林清轩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表面上,林清轩虽然对乔小青冷眼怒视,实则,确实为了救她。
        因为林清轩很清楚,她不惩罚乔小青,要王凉出手的话,乔小青恐怕会比现在痛苦十倍。
        王凉眼底深不可测,林清轩与其对视,竟然有种被人看穿的感受。
        她看得出来,王凉并不满意。
        “乔小青是我灵玉山掌事,今日之事,是我身为掌门教导无方,希望,你念她无知,饶过她。”
        林清轩收敛怒火,面对王凉,虽然依旧是面若寒霜,但话里话外,却是在征求王凉的意见,甚至是恳求他的谅解。
        乔小青此刻彻底呆滞,在她,还有灵玉山所有弟子的心目中,林清轩是高洁冷傲,即使面对多派讨伐也能从容不迫,犹如天人下凡的掌门。
        此刻,她竟然对王凉主动承认错误,姿态如此卑微。
        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是不是,应该给你这个掌门一分薄面?”
        王凉含笑,轻松写意的看着这二人,与林清轩二人的压抑气氛,对比明显。
        林清轩见着王凉的笑容,没有觉得有一丝轻松,反而更加心寒。
        一想到,自己为奴为仆一事,林清轩就痛苦的喘不过气。
        要是灵玉山的弟子得知这件事情,必定会人心涣散。
        灵玉山本就正临危将,若再散了人心。
        一切,就真的完了。
        生平,能够让她惊恐之事不多,王凉占了一半。
        她生怕,王凉会当众把一切说出来,让她难堪。
        面对恐惧,最让人绝望的是,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段是王凉执意说出一切,她也无法阻止。
        “...有什么事,冲我来!”最终,林清轩坚定一声。
        “嗯,你倒是个称职的掌门,却不是个称职的...”
        王凉的话突然停下,玩味一笑,林清轩与其对视,忍不住瞳孔震颤。
        眼睁睁的看着王凉的嘴巴一张一合,“奴,婢。”
        然而,最后的两个字,王凉只是动了动口型而已,并没有说出声来。
        乔小青此刻还沉浸在无法自拔的惊骇之中,压根没有抬头去看。
        虽然不知道王凉为何善心大发,没有把那两个字说出口。
        林清轩却是心底长叹一声,面上依然寒若冰霜,声色不动。
        “林掌门,进来!”
        王凉淡淡一声,转身,进了宅子。
        林清轩垂目看向乔小青,见她眼底失色,六神无主,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惹谁不好,偏偏要来招惹王凉。
        她身为掌门,无法护住身边的人,是倍感无力,却又无能为力。
        随即,林清轩也进了宅中,独剩乔小青一个人,失魂落魄的跪在门前。
        她百思不得其解,位居神坛之上的掌门,为何要对王凉卑躬屈节。
        再言宅中,王凉一入院就大马金刀的坐在了石桌旁。
        林清轩则十分自觉,站在一边,但仍然是面寒若霜,自有冰骨寒节不灭。
        小泥巴和小四见状都十分有眼力,躲得远远的,免得遭受牵连。
        “说说,我何时敢做不敢当,给灵玉山招惹祸端了?”王凉一手托腮,慢悠悠的问道。
        这些话,都是乔小青在他门前叫喝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