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神凰九天(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三天时间,转瞬而过。
        这日,灵玉山上下都陷入阴沉的寂静之中,站在灵玉山主峰之上,向下看去,依稀可见山下鹤白银袍的大片人影朝着此地急剧奔来。
        鹤白银袍将近三百,将灵玉山七座山峰的每一个大小路径都围了个水泄不通。
        莫说是人,就是一只苍蝇,也别想在他们的重重包围中逃走。
        这阵势,绝不单单是要灵玉山交出王凉这么简单。
        鹤鸣山是存了将灵玉山吞并的心。
        就算不蚕食吞并,联姻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鹤鸣山魄力惊人,这么多年,他们是头一个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势力。
        涌涌三百弟子驻守灵玉山各个路径,但重头戏却不是他们。
        灵玉山主峰之上,灵玉大殿。
        鹤鸣山少宗鹤白早已到达,同时,和他一同踏上大殿的,还有两位老者。
        鹤鸣山二长老,范冒,筑基巅峰境界。
        鹤鸣山大长老,徐海昌,半步金丹强者。
        以及上次在灵玉山下被王凉教训的何坤,也站在大殿之内。
        鹤鸣山,明显是有备而来,派半步金丹强者前来,段是为了对付同样境界的金花婆婆。
        金花婆婆乃是灵玉山最强者,只要能够将她压制,灵玉山就彻底没有抵抗能力了。
        眼下,林清轩端坐在大殿上位,众人却迟迟没有见到金花婆婆。
        徐海昌的心里泛起丝丝顾虑。
        虽说灵玉山现如今将近穷途末路,但这里也曾是边境数一数二的大宗,最巅峰时期,掌控山峰数十座。
        就算是现在的鹤鸣山,也达不到那样恐怖的境地。
        破船也有三千钉,莫不是,灵玉山还有什么隐藏的底牌?
        徐海昌身为鹤鸣山大长老,此次亲自驾临灵玉山,就绝不会空手而归。
        “徐长老,范长老,为了本派一个弟子,两位长老亲自临门,是否太过了。”
        林清轩一开口,大殿内温度瞬间降至冰点。
        “林掌门多虑了,我与大长老此次前来只是为了护少宗周全,相信林掌门已经考虑清楚了,速速将那王凉交出来吧。”
        范冒虚与委蛇,表面亲和,却是个不折不扣的笑面虎。
        林清轩懒得与他们一般演戏,嘴角勾起冰冷的笑意,眼底寒意更盛。
        “呵,三百弟子将我灵玉山围得水泄不通,难道也是本掌门想多了吗?”
        “清轩,你不用如此激动,你我也莫因此事心生离隙,让王凉出来,待我打败了他,你我便可结为道侣,到时候,灵玉山和鹤鸣山归于一脉,更是双喜临门之事。”
        鹤白一开口,对林清轩就已然是一副亲密模样,明显比上一次见到林清轩时大胆。
        鹤白话里话外的意思也十分明显,今天,林清轩他要了,灵玉山,鹤鸣山也要了。
        归于一派,说白了,就是要把灵玉山彻底蚕食吞没。
        恐怕,就算王凉战胜了鹤白,鹤鸣山也依然会对灵玉山发起攻占。
        王凉,不过是一个引子罢了。
        “王凉此人已经不再灵玉山内。”林清轩冰冷道。
        “清轩,事态已经如此,你再拖下去又有什么意义,就算是没有王凉,今天,你我也要结为道侣,这件事,没人能够阻止!”
        “鹤鸣山少宗,好大的口气!”
        突然,一道金光爆射而出,其上吞吐无上威压,朝着鹤白射去。
        徐海昌半眯起眼睛,仅仅挥手,那道金光顿然被他泯灭,威压荡然无存。
        “金花,你终于肯现身了。”
        “难怪鹤鸣山敢做出这样的大动作,原来,你也达到半步金丹境界了。”
        “呵,三年前,老夫败在你的手中,但今日,你将没有任何胜算!”
        徐海昌昏黄的眼珠中,爆闪金光,熊熊战意腾盛。
        金花婆婆现身的同时,林清轩的眼中却闪过担心之色。
        几天前,金花婆婆才被王凉打伤,眼下,不知道是否恢复了。
        “三年前,你不是老身的对手,三年后,你也一样不是。”金花婆婆信步进入大殿,威喝腾腾。
        “呵,金花,今天灵玉山还能否存在下去,就看你我二人的一战了。”
        终于,徐海昌不再绕弯子。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王凉只是一个借口,到了这种地步,他已经不重要了。
        甚至,鹤白,林清轩等人,也都只是陪衬。
        若金花婆婆能够战胜徐海昌,灵玉山尚有一线生机。
        如若不能,世间再无灵玉山。
        金花婆婆轻轻点头,缓缓开口,“这里不好动手,且与我前去演武场,一战!”
        说着,金花婆婆的身影化作流光消失在大殿之中。
        徐海昌也不惧,轻蔑冷笑,转瞬身影也消失不见。
        林清轩见状心头一颤,瞳孔不断颤抖,紧跟着,也匆匆离开大殿。
        金花婆婆引徐海昌前去演武场,必定是要借那里的护山大阵阵眼。
        片刻后,诸人齐齐降临演武场。
        除了林清轩以外,灵玉山掌事乔小青,以及十个灵玉山核心弟子,也都一同前来。
        这次,演武场上,对战之人乃是两个半步金丹的强者。
        这一战,堪称巅峰之战。
        对于练气境界和筑基境界的修士而言,这场战斗是绝无仅有的宝贵财富。
        但此刻谁也没有这种心情。
        这一战,乃是关乎灵玉山生死存亡的一战。
        两人谁也不客气,徐海昌结出剑指,滚滚雷喝:“出鞘!”
        顿时,背上剑盒大开,三道耀眼金光腾射而出,剑啸长空!
        金花婆婆神色一凛。
        仅是一眼,她已经看出来,此剑阵,比三年前强势数倍。
        “金花,此剑阵我已炉火纯青,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灵玉山,从此不复存在!”
        “金光剑雨,落!”
        三道金剑,威芒凛凛,结成万古无上剑阵,争先恐后的射向金华婆婆,漫天金色剑华,泱泱大势,剑潮滂滂,可破开万古混沌,欲斩裂苍穹。
        金花婆婆见状,眉头紧皱,周身笼罩护体金光。
        背后烈火神凰现世,如金轮降世,演武场上一片灼热,四周铜柱瞬间烧成赤红之色,竟有融化之势。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