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视死如归(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滚滚热浪仿佛泄洪一样扩散开来,
        连不远处林清轩等人的脸上都感到灼热无比,微微泛起红光。
        “神凰九天!”
        神凰九天乃是金花婆婆的毕生绝学,神凰涅槃之势,势不可挡。
        两人一出手,皆是最强杀招。
        “轰——轰——轰”
        数道巨响,耀眼的金光与炙热的火光交错,神金剑雨尽数轰在神凰翎羽之上。
        神凰发出痛苦嚎叫,重重声浪激涌,靡靡大道梵音,同时引得金剑震颤,
        徐海昌倒退一步,连忙稳住心神,
        再结剑指,无尽灵力再次四射,助力金剑稳住势头。
        林清轩则第一时间释放灵罩护住自己和乔小青等人,但她们仍不堪道音,忍不住捂住耳朵。
        鹤白等人同样使用灵罩护住自身。
        演武场上,万丈虹光洞彻苍穹,无上巨力以二人为中心,爆炸开来。
        两道身影自金光中爆退而出,徐海昌接连倒退数十米之外,才险险站稳脚步,金剑早已回归背上剑盒。
        同时,光华散尽,一道流影摔在地上,神凰翎羽飘零坠落,化于虚空。
        徐海昌畅快大笑,“哈哈哈!金花,这么多年,你不仅没有长进,竟然还退步不少,真让人失望。”
        期待此一战,已有三年,
        没有想到如此轻易就战胜了金花婆婆,徐海昌的心底竟有微微失落感。
        胜利太过容易,就显得无聊了。
        “婆婆...”林清轩口中沉重,面色冰寒,长袖之下,双拳不断的颤抖。
        可恨自己修为不够,堂堂掌门如此憋屈。
        乔小青以及十位核心弟子瞬间眼圈涨红,她们入灵玉山时间长,对宗门感情最深,看见金花婆婆受伤深重,无不动容。
        因为她们知道,金花婆婆倒下,意味着灵玉山很快将迎来覆灭的下场。
        一旁,鹤鸣山,鹤白等人见状不由得大喜过望,尤其是鹤白。
        他蹭的一下站起身来,双手开合之间,掌声清脆。
        “徐长老威风无限,万圣神姿,我等后辈毕生难忘!”鹤白恭恭敬敬道。
        转脸,他看向林清轩,眼中竟放肆到沾满掩饰不住的欲望之色,垂涎之情。
        “清轩,这下,你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妻子,灵玉山也归于我鹤鸣山之下。”
        乔小青等人闻声怒目而视,但却无可奈何,根本无法有所作为。
        “做梦,我林清轩就是死,也绝不与你同流合污!”林清轩站起来冷喝一声,
        掌门之威一丝不减。
        同时,她的余光已经瞟向演武场中央,金花婆婆已经勉强起身,手中正快速捻着指诀。
        不用多说,她是在开启护山大阵!
        想利用大阵的力量绞杀对方。
        林清轩掌下一拍,身影已经飘向演武场。
        “婆婆!”
        林清轩紧跟的身形使得金花婆婆动作一滞,
        她立刻对着林清轩微微摇头,示意她赶快离开。
        一切都和林清轩料想的一样,金花婆婆是要利用护山大阵与徐海昌等人同归于尽。
        对方毕竟是半步金丹期的修士,稍有察觉就可能逃脱出去,所以,金花婆婆必须在阵内托住徐海昌。
        她这老身子骨,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林清轩跟来就是为了阻止她,随之,林清轩又施法将金花婆婆送离演武场。
        任由已经重伤的金花婆婆如何挣扎,林清轩也坚定的把她送走。
        “我乃灵玉山掌门,今日誓与灵玉山共存亡!乔小青,代我照顾好灵玉山弟子,切勿负隅抵抗,我死后,世间再无灵玉山!”
        林清轩寒若冰霜的脸上露出视死如归的神情,但立刻就被她巧妙掩盖。
        扑通一声。
        灵玉山十个核心弟子朝着林清轩的方向齐齐下跪,一众素衣女子顷刻间梨花落雨,连金花婆婆都倒下,她们就更加不是对手。
        灵玉山核心弟子,不过一个绣花名头。
        唯有一道身影冲向演武场,乔小青嚎啕一声,“掌门!小青与你同生共死!”
        “胡闹!”
        林清轩冷喝,演武场上顿时刮起无尽寒风,寒气逼人。
        乔小青不得不停下脚步,站在演武场边缘,双目血红,晶莹泪落。
        金花婆婆亦是老泪纵横,遥望远方,心底生出一丝奢望。
        眼下,能逆转乾坤者,恐怕只有王凉了。
        “一切照我所说,不得有误!”转而,林清轩冷视着徐海昌,
        “徐长老,请赐教!”
        徐海昌淡淡瞥了一眼林清轩,微微摇头。
        林清轩无论资容,天赋,实力,心智皆是上等之才,若是能够与鹤白结伴,她在鹤鸣山也会受到极高的待遇。
        但他也看得清楚,林清轩的性子,肯定是不可能眼看着灵玉山覆灭而自己委身于人,苟延残喘。
        “既然如此,林掌门,老夫就给你个痛快。”
        一时之间,徐海昌背上剑盒又一次打开,这一次,他只出了一柄剑。
        因为林清轩还差得远。
        “臭三八!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饶了灵玉山弟子!”
        远处,鹤白恼羞成怒,雷喝一声。
        林清轩顿时心神动荡,但箭在弦上,她没有退路。
        徐海昌手提金剑,已经朝她刺来。
        凭她的实力,根本挡不住这一剑。
        林清轩虽表面风平浪静,但背后的手中指诀快速变换,额头不由蒙上细汗。
        三息,只需三息的时间。
        三息之内,护山大阵一开,他们二人就会被绞杀得荡然无存,玉石俱焚。
        金剑距她仅有一寸,同时,脚下隐隐已经有阵纹亮起。
        “噗!”
        金剑轻易破开林清轩的皮肉,犹如破开纸片一样轻松,汩汩的鲜红顿时涌了出来,染红她的胸襟。
        最后,一息...
        大阵的力量一触即发。
        “住手。”
        远远传来一道雷鸣。
        林清轩本就处于紧张之中,闻声顿时动作一滞,指诀中断,亮起的阵纹霎时又暗了下去。
        此刻一双细白五指直接抓在了所向披靡的金剑上。
        出现得如此突兀,仿佛它早就应该在那里了。
        徐海昌心中大震,连筑基巅峰的林清轩肉身都被轻易破开的金剑,此人竟然空手握住剑刃?
        却毫发未伤!
        在看那人,竟然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而已。
        没有灵压,不是修士?
        灵玉山何时出了这样一号人!
        “你是何人?”徐海昌冷声质问,双眉起伏成山。
        “咔——”
        犹如瓷片碎裂的声音响起。
        回应徐海昌的,只有四分五裂的金剑!
        演武场上,除了此声,再无其他一丝声音。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窒息,震惊
        这是何等强悍的实力,竟然徒手捏碎神金利剑!
        “王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