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强势镇压(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王凉口中轻然的飘出两个字,但却犹如平地一声惊雷在众人的耳边炸开。
        尤其是徐海昌,他昏黄的眼珠中闪烁着震惊之色。
        眼下这人,竟然就是被他忽略掉的王凉。
        一个灵玉山的新晋弟子,连灵压都没有,是如何徒手捏碎了他的金剑。
        场上,站在鹤白身后的何坤在见到王凉出手的一瞬间,脸色骤然苍白透明,浑身僵硬,冰寒之气,浸透骨髓。
        即使相隔数百米,王凉也丝毫没有注意到何坤。
        但是。
        何坤还是接连倒退数步,双腿不自觉的颤抖,全身上下无法抑制的痉挛起来。
        上次一战。
        不,那甚至不能称为一战,而是他单方面的挨揍,直到此刻,王凉依然还是他的梦魇。
        鹤白听到身后悉窣的动静,扭头看去。
        只见何坤表情扭曲,冷汗直冒,活见鬼一样。
        “呵,真是丢脸的废物!”鹤白厌恶道,又扭脸看向王凉。
        再看演武场上。
        林清轩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没想到王凉会突然出现。
        三天前,她分明说了,灵玉山之事,与他无关。
        “你究竟是何人?”徐海昌又一次雷喝一声。
        区区凡人不可能捏碎他的金剑,王凉的身上必定有古怪!
        王凉没有说话,只是左臂一横,五指化掌,指尖轻轻抵在徐海昌的心口处。
        没有丝毫灵力波动和威胁。
        徐海昌皱眉,不明白王凉的动作是何意,“你...”
        忽然,王凉单掌化拳,拳头落在徐海昌的心口之处。
        “呼——”
        一时之间,劲风啸唳,八方云动,演武场上莫名刮起飓风。
        众人顿时紧张起来,鹤白脸色一凝。
        王凉徒手捏碎金剑一幕,太过让人匪夷所思,他们看不透王凉,未知,让人恐惧。
        “如此妖风,太诡异了!”范冒不由自主的低语一声,心中打鼓。
        演武场边缘,金花婆婆的脸上露出喜色。
        奇迹,真的出现了。
        众人的目光尽数聚集在徐长老的身上。
        徐海昌衣袍猎猎作响,许久,却不见他有什么反应,依然笔直腰杆,站在原地。
        灵玉山众人,包括金花婆婆亦是脸色凝变。
        难道王凉,依旧不是徐海昌的对手?
        “他在做什么?给徐长老挠痒痒吗?”范冒一半质疑,一半讽刺道。
        “哈哈哈!雷声大雨点小,果然是个不折不扣的蠢货,没本事来逞英雄,就等着徐长老把他碾死吧!”鹤白放肆狞笑,朗朗少年之貌扭曲消失。
        就连何坤的脸色都稍稍缓和起来。
        王凉也没有那么可怕,有半步金丹的徐长老在,王凉根本没有反手之力。
        王凉收手,双臂自然垂在身侧。
        “我的人,岂是你这种蝼蚁能动的。”
        王凉兀自开口,平淡从容,但却有种别样的霸气存在其中。
        灵玉山的生死存亡与他无关,但林清轩是他的奴仆。
        俗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
        再者,他如今还在灵玉山中。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林清轩寒霜眼底显露一分动容,虽不愿承认,但心中却有一丝从来没有的异样念头闪过。
        若是能够有个强大的依靠,也不错。
        王凉的话,不由得让众人一头雾水。
        他的攻击对徐海昌都没有造成一丝伤害,凭什么说出这样嚣张的话。
        莫不是吓傻了?
        只是接下来出现了令在场人极度震撼无解的一幕。
        “蹭——蹭——蹭——”
        话音未落,只见徐海昌突然接连倒退数步,双腿如重千斤,震撼大地。
        随之,一口浓稠瘀血从徐海昌的嘴里喷出,他痛苦的捂着胸口,惊骇的看着王凉。
        要不是他在第一时间凭借本能运转灵气护住心脉,恐怕那轻飘飘的一拳,会直接让他爆体而亡。
        就连徐海昌也没有想到,那看似平平无奇的一拳竟然如此威力巨大,险些要了他的命。
        太大意了,能够徒手捏碎金剑的小子,不可能是个凡人。
        林清轩看着吐血不止的徐海昌,眼底也有不小的惊讶。
        虽知道王凉这人诡异恐怖,但一个照面就伤得半步金丹强者吐血,依旧出乎她的预料。
        金花婆婆脸色都顿时好转不少。
        灵玉山,有救了。
        反观鹤鸣山一众人等,此刻一个个都呆若木鸡。
        “徐长老...受伤了?”
        “不可能,那个臭小子,怎么可能伤到徐长老!”鹤白皱眉,当即否认。
        范冒也觉得奇怪,刚刚王凉的招数连灵气都不具备,不可能伤到徐海昌。
        “会不会,是徐长老在和金花对战的时候,就受伤了,此刻才爆发出来。”范冒低声分析道。
        鹤白有如灵光一闪,连连点头,“没错,一定是如此!”
        只有这一种可能,王凉绝对不是徐长老的对手。
        而王凉对于徐海昌吐血没有感到一丝意外,始终云淡风轻。
        “我身边的人,绝不能白白挨揍,记住了,日后,再受伤,自己去讨回来。”
        王凉余光瞥向林清轩,淡淡然道。
        林清轩闻言不由得垂目,双拳紧握,她何尝不想讨回来,奈何实力不够而已。
        “呵...呵哈哈!”
        一旁的徐海昌突然大笑起来,笑意狰狞无比,双目散发嗜血之色。
        半步金丹境界的恐怖灵压铺天盖地的释放,犹如雷霆之势,横扫万物。
        “有趣,有趣,小贼莫要猖狂,现在轮到老夫了!”
        徐海昌结成剑指,背上剑盒轰然全开。
        “嗖嗖嗖...”
        竟然一次性有八道凌厉金光,爆射而出,剑啸破空,威腾八方。
        他与同为半步金丹的金花婆婆对战之时,不过才用了三柄金剑而已。
        这次尽然动用了全部家底!
        可见,王凉对他的刺激和羞辱有多强烈。
        林清轩被金剑神光笼罩,只觉双目刺痛难忍,恍若刀割一般。
        如此强者,王凉会是对手吗?
        众人见状也各个心神动荡,徐海昌远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更加强大更加恐怖。
        但
        王凉,却轻松依旧写意,仿佛一切都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即便万丈剑光强如烈日,却不能让他哪怕皱起眉头,
        他的脸上甚至还带有一丝笑意。
        “找死!”
        徐海昌见王凉不惧反笑,更加狂暴难忍。
        他倒要看看王凉的骨头有多硬,能在他的剑阵之下存活几息时间。
        “第一次,有人能让我八剑齐出,能够死在我这一招之下,小贼,你足以自傲,记住,来世休要猖狂!”
        滚滚杀意,犹如狂潮,顷刻间席卷天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