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断魂带(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徐海昌剑指一划,八柄神金利剑凝列剑阵,一时之间金光暴涨,威力远不是此前的三柄金剑所能比拟。
        “金光剑雨,八剑,斩!”
        “嗖——嗖——嗖”
        天地之下,八道无可匹敌的金色光华,高若万丈,将苍穹笼罩,万物不可争锋。
        “八剑齐出,神秘剑阵,毫无破绽可言,就算没有受伤,我也要败在这一招之下。”金花婆婆不禁喃喃低语道。
        至于其他人,鹤白,乔小青以及灵玉山核心弟子,莫说破解剑阵,他们根本无法看清剑阵里变幻莫测的金剑位于何处。
        唯有紧张之情不变,各自目不转睛的盯着演武场内。
        至于林清轩,她第一时间就脱离了剑阵的攻击范围,心知自己不是对手,不如速速远离,免得扰乱王凉。
        见着正朝自己铺天盖地射来的金剑,王凉站定,一手摸向了腰间。
        一双血色赤瞳紧紧盯着剑阵,他难得的露出了一丝认真的神色。
        转瞬之间,他的眼底闪过一抹精光。
        在他眼中,此剑阵看似华丽强势,无懈可击,实则却暗藏漏洞。
        估计只因为其中一柄金剑被他捏碎,导致剑阵缺失,虽然金剑变化莫测,但王凉仍然一眼识破。
        整个灵玉山,恐怕也唯有王凉,在如此危机之时,还能泰然处之,甚至有余力观察剑阵的破绽。
        无疑,这得益于他强大坚定的心智,才能临危不乱,处变不惊。
        众目睽睽之下。
        王凉一个纵身,竟然不是逃退,而是朝着剑阵冲了过去。
        在众人眼中,他的行为,无异于是在自杀。
        徐海昌冷笑一声,霸道绝伦,“呵,自寻死路,就算是金丹强者,入了老夫的剑阵,也会被绞杀得重伤,你没有灵压,却拥有诡异力量,是修炼了什么高明的体术吧!”
        “但不管你修炼了何等体术,没有灵气滋养,你的肉身不过凡胎一个,根本抵挡不了剑气的绞杀,鼠辈,死吧!”
        王凉略显单薄的身影瞬间被满天金华剑雨吞噬,犹如石沉大海,掀不起半点风浪,渺小无比。
        鹤白喜不自胜,脸上笑意肆虐,小小王凉,终是要被吞没。
        “如此璀璨剑法,那王凉定然无法存活!”何坤低喃一声,如释重负。
        心中痛快无比,这多日以来,让他无比痛苦的梦魇,终于被绞杀了。
        然而,没等他们高兴片刻,一众目光就都凝固在那里。
        只见,一道黑影突然从金光剑雨之中慢慢走了出来,却毫发未伤。
        “这...”徐海昌看着眼前的王凉,如中雷击,全身僵硬。
        更别说其他人,通通惊掉了下巴,浑身震动,惊骇万分。
        半步金丹强者都无法安然通过的剑阵,王凉在其中穿梭过后,竟然毫发未伤!
        这是何等强悍的肉身?
        不对。
        如果他是凭借肉身的强悍而通过剑阵,不可能连他的衣袍都未损半分。
        究竟是如何通过的...
        这是所有人心**同的疑问。
        王凉淡淡一笑,十分轻松写意,“老头儿,破绽百出的剑阵,就少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众人大骇,闻声色变。
        破绽百出?
        筑基巅峰的林清轩被一剑破开肉身。
        半步金丹的金花婆婆也连三剑都没有挡住。
        而王凉面对八剑齐发,竟然说剑阵破绽百出,最恐怖的是,人家的的确确毫发无损的从剑阵之中跳脱。
        换作别人,恐已经成为剑下魂。
        没有人会质疑徐海昌的实力,所有人,都震惊在王凉的诡异强大之中。
        这个连灵压都不具备的少年,给了他们一个又一个惊雷。
        甚至让众人对自己生平的所知所学,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王凉踏出一步,脚下威风萦绕而起,眼中竟有期待之色,“来吧,老头儿,用全力。”
        徐海昌顿时心头一紧,这时,他才注意到,王凉的手中多了一条形似裤腰带的黑带。
        王凉右臂一挥,三尺有余的黑带随之摇曳。
        任由徐海昌目不转睛的盯着看,也没有看出这黑带有何不凡之处。
        “王凉,你太小看老夫了。”徐海昌缓缓开口。
        他承认王凉的不凡,但这也不代表,王凉随便拿个布带就能对他造成伤害。
        “老夫随意的一剑,便可把它碎成八段!”
        王凉闻声,冷冷一笑,嘴里不紧不慢的吐出两个字,“是吗?”
        “啪——”
        一道清脆响声,黑带直接抽打在徐海昌的脸上。
        果然,黑带落下,徐海昌皮肉无损,甚至连泛红都没有。
        就连林清轩也极为不解,区区布带,恐怕连凡人都伤不到。
        更何况是徐海昌,这等强者。
        然而,
        在众目睽睽之下,徐海昌却突然抱头,痛苦嚎叫一声,“啊!”
        众人不明所以,甚至觉得玄幻。
        一条布带而已,再者,徐海昌的头既没有红肿,也没有流血。
        堂堂半步金丹强者,何以凄厉哀嚎?
        唯有王凉,看着这一幕,尤为满意。
        一群凡夫俗子又怎知其中的玄妙之处。
        当日,灵玉山后山动荡,百鬼出没,魔云压顶,皆是因为此物。
        它虽不是皇器,天器,但就算是金丹强者,挨上一下,也会抱头鼠窜。
        皆因这黑带,可以直接抽击神魂!
        神魂剧痛,就算是高明的修士,也得束手就擒。
        王凉赐名,断魂带。
        打在皮肉之上,不伤分毫,但却会引得神魂抽搐,神魂力量不强者,一击便会因为神魂剧痛,昏厥过去。
        那日之后,王凉已经把断魂带做了处理,否则,断魂带一出,引动百鬼出没,大煞四方,恐遭人惦记,惹来祸端。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太清楚了。
        要是真的因此引动哪方大能降临,他现在的实力还根本不能对抗,
        所以,行事务必低调。
        但用来对付这些杂鱼,最合适不过了。
        “啪——”
        又一声抽击,顿时,徐海昌直接跪在王凉的身前,浑身颤抖,双眼翻白,吐出一半舌头,口角冒白沫。
        全无一点半步金丹强者的样子,反倒像是某个村头的傻子!
        两鞭下去,徐海昌连叫唤都不会了,更别说还手。
        那八柄金剑失去他的控制,乒呤乓啷的掉在地上,霸道剑气消失不见。
        犹如一堆烂铁。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