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以死谢罪(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啪,啪,啪...”
        眨眼之间,王凉已经抽了十余鞭。
        他明明面无表情,可但凡与他对视者,都如坠冰窟,
        那双没有感情的赤色冰瞳,犹如魔王降世。
        再看那徐海昌,现在早已经瘫在地上,
        随着王凉的每一鞭落下,他的身体就抽搐一次,口角的液体湿了一地。
        众人看着已犹如死狗一样的徐海昌,纷纷目瞪口呆。
        这一幕完全超出了众人的认知。
        尤其是范冒,鹤白一流。
        堂堂鹤鸣山长老,半步金丹强者,竟被一个少年打得犹如畜牲一般在地上抽搐。
        “那,那根黑带究竟是什么?”鹤白不由得结巴起来。
        范冒也一头冷汗,牙齿打颤,“看不出玄机,恐怕...是,是他本身的力量。”
        范冒也失去一派长老之威,实力在他之上的徐海昌都被打翻在地,更何况是他。
        他没有看出黑带有玄机,就算黑带有些玄机,
        倘若王凉不强,也无法驾驭。
        所以,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王凉本身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徐海昌。
        难道他是金丹强者?!!
        谁也不曾料想,灵玉山硬是被王凉一人力挽狂澜。
        镇得一众宵小毫无抵抗之力。
        鹤鸣山今日,恐怕要乘兴而来,落败而归。
        灵玉山十个核心弟子欣喜若狂,此刻她们纷纷眼冒精光的盯着王凉,目中尽是崇拜之色。
        能够制服强大的半步金丹强者,是她们这辈子都难以想象的存在。
        王凉,无疑成为了灵玉山的英雄。
        拯救灵玉山于水火之中。
        金花婆婆哑然一笑,虽然王凉曾将她打成重伤,但她不得不承认,今日没有王凉,灵玉山就算彻底消失在北凉边境上。
        乔小青也终于明白,为何掌门迟迟不愿交出王凉。
        又为何罚她擅作主张。
        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灵玉山的命运早就系在了王凉的身上。
        而始终站在演武场边缘,看着一切的林清轩,也是心神恍惚,眼中万年不化的冰凉终于被惊艳取代。
        她第一次觉得,也许跟在王凉的身边,为奴为仆也未必是一件坏事。
        对于王凉而言,众人的一干想法根本不重要,
        他出手,皆因徐海昌触了他霉头,要伤他身边之人,并非是为了灵玉山的存亡。
        片刻,王凉才停手,断魂带重新被他系在腰间,仿佛那就是一根寻常的裤腰带,轻松随意。
        “看你替我试验此物威力的情况下,饶你一命。”王凉平淡道。
        半步金丹强者的死活,仅在他一念之间。
        王凉的余光扫过林清轩,转而,他信步离开演武场,之后的事情,与他无关。
        灵玉山的掌门是林清轩,不是他王凉。
        这一点,林清轩也非常清楚。
        王凉能够击败徐海昌,已经是帮灵玉山逆转乾坤,万不能要求更多。
        王凉闲庭信步,却没有一个人敢阻拦他。
        鹤白半眯起眼睛,趁着众人不注意,他的掌心射出一枚玉蝶,
        “呵,王凉,林清轩,我奈何不了你们,却能屠了灵玉山的弟子!”鹤白的口中低语一声。
        玉蝶极速射向天际,爆裂出一团灵鹤印记。
        不必多说,这便是给山下三百鹤鸣山弟子的信号,攻山信号。
        林清轩顿时大惊失色,却没有防着鹤白的这一手,若那三百弟子攻上灵玉山,灵玉山弟子定要损失惨重。
        于此同时,范冒也动了起来,劲风扫荡奔向那十个核心弟子。
        她们十人又怎么会是范冒的对手,她们立刻犹如惊弓之鸟,惊叫四散。
        金花婆婆气急,身形一动却牵扯伤口,脸色骤然惨白,速度更不敌范冒。
        就在此刻,王凉却突然朝着范冒的方向走了过去。
        范冒大惊,顾不上其他距离稍远的女弟子,随手擒住一人,五指锋利,紧紧扣在那女弟子的喉咙上。
        “王凉,站住!你胆敢再上前一步,我立刻了结了她!”
        “范冒,放开我灵玉山弟子!”林清轩顾不得心口的伤,纵身而来。
        眼下,范冒对于王凉的警惕,远远超过对林清轩的防备。
        他的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王凉,眼瞧着王凉依然在靠近自己,他手下用力,女弟子白皙的脖颈上顿时有五道血之痕迹。
        “啊!掌门救我!”
        林清轩美目欲裂,寒冰之气层出不穷,可范冒也是筑基巅峰强者,又怎会被她唬住。
        唯独王凉,依然朝着范冒而去,范冒已是汗流浃背,他一退再退,王凉依然紧逼而来。
        范冒几欲发狂,“王凉,你当真不在乎她的性命吗?”
        “你太吵了。”
        王凉冷喝一声后,一个错身,竟然从范冒的身边走过,未曾有一丝停留。
        他的目标,不是范冒。
        范冒被王凉呵斥,神经紧张,周身僵硬,想他身为鹤鸣山长老,竟被一个十六七的少年吓成这副样子,着实丢人。
        但王凉从他身边走过,范冒仍是不争气的松了口气。
        扭头看去,王凉眼中盯着的那个人,竟然是,正躲在鹤白身后瑟瑟发抖的何坤。
        范冒一阵失神,借此机会,林清轩果断出手。
        一道金光轰在范冒的手腕上,范冒吃痛,下意识的松手,那女弟子立刻逃脱,奔向林清轩庇护。
        他再想抓人质,已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林清轩已经将那些弟子护住。
        同时,范冒的身后,传来阵阵惊若鬼嚎的尖叫声,是一种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洞彻人心。
        “啊啊啊,王凉,你饶了我吧!我什么都没做!”
        何坤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甚至不敢抬头与王凉直视,可见他心中的恐惧。
        也对,连半步金丹强者在王凉的手中都有如猪狗畜牲,被揍得不醒人事。
        更何况,他一个练气修士。
        王凉还未张口,何坤便瑟瑟发抖,竟被王凉吓哭了起来。
        早知道如此,他说死也不会跟着一起前来灵玉山。
        “我说过的吧,再让我见到你,你要以死谢罪,是拿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王凉慢慢悠悠的说着,但却难掩森罗杀伐之意。
        上次他饶了何坤一命,何坤却拿他的话做耳边风,特意来此,必是存了要看他笑话,或想他死的心。
        不可饶恕,这次,王凉再没有善心。
        “是我动手,还是你来?”
        纵是万般嚣张的话,到了王凉的嘴里,也是悉如平常。
        何坤欲哭无泪,心里是千般万般的后悔,
        但是此刻,却无人能够救他。
        【作者题外话】:首秀榜确实对玄幻来讲不是很友好,暂时先归结于字数问题吧,嗯,那就保底三更,谢谢大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