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天塌了?(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最终,何坤毫无疑问的选择自尽,鲜血染红了一地。
        刚刚好站在王凉身边的鹤白已经全身僵硬,脸色如同白纸一样,黯淡无色。
        上次比武招亲时,鹤白没有把王凉放在眼里。
        哪怕是这一次,鹤鸣山决定要强占灵玉山,他们做了万全的准备和考虑,也恰恰忽略了王凉。
        却不曾想到,被他们忽略的王凉才是一切的主导者。
        其余的,不论是林清轩,金花婆婆,还是徐海昌,鹤白等人,皆成了陪衬。
        究其原因,是因为王凉,足够强大。
        在众人错愕之时,林清轩看准时机,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的境界高于鹤白,一个闪身,冲了过去。
        “流影步。”
        范冒察觉余光有一纵白影闪过,再见林清轩的身影消失在原地,顿时惊色。
        “不好!”范冒冷喝,脚下一跨,踏空临行,一双大手朝着白影抓去!
        但二人本就处于同一境界,林清轩又强占先机,范冒掌下毫无疑问的落空。
        鹤白也发觉异样,见林清轩直奔自己而来,他顿时面色一沉,掌下暴涨威芒,银色灵鹤自他体内轰然而出,对上林清轩周身强大的剑意。
        然而,筑基中期的鹤白又怎会是筑基巅峰的林清轩的对手,一个照面,银鹤就被剑气斩碎。
        顺势,冰冷的三尺青锋不留情面的架在鹤白的脖子上,顷刻间,划下一道血痕。
        “林清轩,我一心一意想和你相伴,你竟然要拿我做人质,你对得起我?”
        “鹤白,你说这些话,不觉得恶心吗?”
        林清轩气势冰寒,鹤鸣山三百弟子把灵玉山七座山峰围得水泄不通,此刻,恐怕已经攻上山来。
        若非留着鹤白有用,她必定现在就斩了他。
        “让鹤鸣山弟子立刻滚出灵玉山!”林清轩高声喝道。
        王凉似乎来了兴致,微笑着倚在一旁看起热闹。
        与众人的剑拔弩张的氛围大相径庭,就像个偶然路过的局外人。
        看着林清轩的架势,王凉笑了笑,“还算不是一无是处。”
        范冒见鹤白被林清轩挟持,他是又急又惊,另一边,灵玉山的弟子已经火速退到了金花婆婆的身后。
        还有一个脾气古怪的王凉在一旁,对他造成极大的压力。
        上一个对林清轩动手的徐海昌还昏死在那里,范冒怎么也不敢打林清轩而主意了。
        鹤白只觉得此刻脖子上刺痛难忍,一缕温热从肌肤上流淌过,他却寒进了骨头缝里,瞳孔猛然缩紧。
        这女人要来真的。
        “你...你先放开,我再,再让弟子撤下。”鹤白不死心的讨价还价。
        唰!
        只见一道寒芒从众人而眼中极速闪过,
        跟着,鹤白叫得惨绝人寰,
        “啊!我的胳膊,林清轩,你什么意思!”
        鹤白的胳膊上,一尺长的白肉向外翻,汩汩的鲜血涌出,深可见骨,足以看出林清轩刚才的狠辣。
        “呵,当我是三岁孩子?我给你时间决定,但我灵玉山倘若损失一名弟子,我必定会在你身上割下一块肉,鹤鸣山少宗,你记住,本掌门绝不食言。”
        林清轩目露凶光,与她往常的模样反差极大。
        兔子急了也会咬人,更何况是人。
        此一举,就是警告鹤白和范冒,为保灵玉山,莫说一个鹤白,就是十个,百个,她也杀得。
        此刻,鹤白对林清轩的话不敢有一丝怀疑,寒气入骨的长剑就贴在他的脖子上,面对筑基巅峰的林清轩,他根本不是对手。
        “好好好,我立刻让他们下山!”鹤白连忙道。
        这一回,鹤鸣山是丢人丢得彻彻底底。
        范冒不甘心的连叹几口气,如今,自己的少宗在对方手上,他没有丝毫办法。
        他只能一挥手,天际之上,又出现一枚灵鹤印记,炫彩无比。
        “林清轩,快放了我派少宗主!”
        “我当然会放了他,但不是现在,乔小青,你立刻带着她们一同去查看情况!”
        随着林清轩一声令下,乔小青和十个核心弟子的身影已经极速退离演武场,朝着七座山峰而去。
        “若还有一个鹤鸣山弟子没有撤退,鹤白,你就等着用脚吃饭吧。”
        言下之意,若有变故,林清轩会立刻斩了鹤白的双臂。
        乔小青前脚才离开,后脚就有一道身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大哥,大哥,不好了!”
        来人,竟然是小四,只见他汗流浃背,似乎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顿时,林清轩心底一寒,怒视范冒。
        莫不是刚刚的印记,有古怪?
        范冒发觉林清轩寒冰目光,顿时开口,“老夫自不会坑害少宗。”
        小四风风火火的跑到王凉的身边,王凉看了他一眼,不紧不慢道:“慌什么,天塌了?”
        林清轩凝眉瞥向王凉,王凉可以不在乎,她在乎,但她也没有多说什么。
        小四听见这话,脚步瞬间慢了下来,不似刚刚那样慌张。
        仍是气喘吁吁,“山下...”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顿时大惊失色,林清轩立刻挟着鹤白离开,范冒,金花婆婆也紧跟其后,各个面色沉重。
        一转眼,演武场上除了昏死的徐海昌之外,就只剩小四和王凉二人。
        “走吧,去看看热闹。”王凉怡然惬意的说了一句。
        当小四跟着王凉来到灵玉山主峰山脚时,只见灵玉山山脚下,已经是血流成河,尸横遍野,数不尽的尸体密密麻麻的横在那里。
        其中,却有数十道黑影攒动,通体黝黑,如狼似豹,獠牙之上挂着血肉,它们竟然是在啃噬那些修士的尸身。
        “啧啧啧,这么多食物,通通喂了狗,可惜。”王凉喃喃低语了一声。
        除了站在他身边的小四之外,没有第二个人听见这话。
        眼下,林清轩已经将鹤白松开,却不见鹤白出声,他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此刻山脚下一片死寂,横七竖八的尸体的衣服上都绣着灵鹤图案。
        据鹤鸣山存活的弟子所说,其他六座山峰也都是一派血腥场景,他们这些勉强活下来的弟子,都是第一时间,赶来这里。
        鹤鸣山芸芸三百余弟子,最终,仅剩十余人还活着,剩下的全部负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