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小四的苦修(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女弟子的眼中立刻闪烁着喜色,身子微微靠了上来,“那我来带叶师兄逛逛吧,免得你转晕了。”
        叶楚立即不动声色的向后撤了一步,
        随之轻轻摆手,刚想要礼貌回绝。
        就在此刻,
        宅子的大门突然打开,一个憨憨的小脑袋从里面探了出来,竟是个半大的小丫头。
        小丫头撅着嘴巴,满脸都写着不高兴,声音清脆道:“说够了没有?你俩缠绵也要挑对地方,在人家门口浓情蜜意个什么劲儿。”
        叶楚不由得微微一愣,看着大门中间挤出来的小脑袋,有些想笑。
        “没想到,灵玉山还有这么小的弟子。”叶楚轻轻呢喃一句。
        “小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为什么要告诉你!”小丫头愤愤一声,随即,她的小脑袋缩了回去。
        “砰!”
        一声闷响,宅子的大门狠狠地关上,震的门口的杏树枝叶乱颤,杏花纷纷飘落。
        叶楚无奈的笑了笑,果然,这宅子里面的人脾气十足的古怪。
        一扭头,他看向身边的女弟子,却见对方双颊带着红晕,垂头咬着食指,一脸羞怯。
        她竟是沉浸在刚刚那小丫头说的话里,心里想着浓情蜜意,不免有些失神。
        叶楚微愣片刻,紧跟着,他脚步轻细,趁着女弟子没有反应过来,和韩硕慢慢离开。
        等女弟子察觉时,叶楚和韩硕早就不见踪影,四下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女弟子气得一跺脚,不甘心的离开了。
        “嘿嘿,让你说我古怪,活该!”
        宅子里,小泥巴在墙头见着女子气呼呼的离开,却天真无邪的笑了起来。
        “小泥巴...有啥好玩的事,说出来让俺也高兴一下。”
        “你专心练功,不然少爷又该抽你了。”
        小泥巴看着一旁的小四,笑眯眯的说着。
        此刻,小四的头上竖着赤金短棍,整个人双臂大张,下肢扎着标准的马步,而他的胳膊上,一边还挂着两个大大的木桶,里面满满当当的装着清水,另外腰间还坠着一块大石头。
        而在他的身边,竟然还燃着一支香,余烟袅袅。
        这样练功,是王凉告诉他的。
        一开始,他只是扎着马步,在头上顶着赤金棍,连半柱香的时间都坚持不到,就会瘫倒在地。
        每次只要他一倒下,王凉立刻就会用断魂带抽他。
        断魂带打在身上,不疼不痒,皮肉无碍,但却会让他痛不欲生,抽搐不止。
        第一次挨中的时候,小四愣是直接昏迷了一个下午。
        从那之后,他的“噩梦”就开始了。
        但凡是赤金棍掉在地上,他必定会挨上一鞭,那种痛苦,甚至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为此,小四只能咬牙坚持住,心里从为了变强,慢慢变成为了不挨打。
        等到他能够保持一柱香的时间,甚至为此沾沾自喜的时候,王凉却开始让他在腰上负重。
        直到今天,王凉更是直接在他的双臂挂上水桶。
        小四手臂酸胀难忍,仿佛有人扒开他的皮,然后,用世上最酸的醋浇在他的胳膊上,再放上数以万计的蚂蚁,啃噬他的骨头。
        但即便是这样痛苦无比,小四依然咬牙坚持,不敢松懈。
        只因为,相比于断魂带的无上威力,这些皮肉之痛都显得不要太舒服。
        小四的背上都已经被汗水打湿,刚刚和小泥巴说话,仿佛耗尽了他的气力,此刻,他头上的赤金棍突然晃荡了起来,眼看着就要掉下去。
        小四赶忙寻找重心,欲稳住赤金棍,可这一晃,胳膊一抖,木桶里的水就洒了出来,湿了一地。
        “呔!”
        小四猛喝一声,终于,赤金棍停止摇晃,再次稳定了下来。
        “呼,还好没有掉。”小四心底发出一声长叹。
        然而,一道黑影依然如闪电般朝着他的脊背射了过去。
        “啪!”
        一道清脆无比的抽打声。
        “哎呦!”小四立刻发出惨烈的哀嚎。
        哗啦一下,两桶清水彻彻底底的洒了个干净,小四正面朝地,摔得四仰八叉。
        赤金棍锵啷坠地,轱辘到一边去了。
        “换香,重新来过,要是再有一滴水洒出来,我就抽你一鞭,看你还有没有心情闲聊。”
        王凉的身影突兀的出现在小四的身边,负手而立,十分威严,倒是有点严师出高徒的意思。
        “嘻嘻,活该。”
        小泥巴在一边捂着嘴,幸灾乐祸起来。
        刚刚的一鞭他没有用力,所以,小四并没有昏厥,很快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没有任何怨言,小四立刻拎着木桶去打水。
        王凉见状,微微颔首。
        这么久的日子下来,小四依然能够坚持住,心性可嘉。
        王凉虽然不能让他成为修士,却能够让他比修士更加强大,但是这一条路,十分痛苦,若是心智不坚,根本无法坚持。
        他此举就是为了磨砺小四的心智,同时,也能稍稍的增强小四的肉身。
        一转眼,三天过去,小四在肉身方面开始起了微妙变化。
        短短三天时间,他就已经适应了双臂上的水桶重量。
        跟着王凉的不断加压,他也都一一承受,从来没有质疑过王凉的方法。
        全心全意的相信王凉,这也是难能可贵。
        然而,他们终日足不出户,也就在这宅子的一方天地里,所以对于外面的事情也不太了解。
        张扬最终住在了灵玉山主峰旁的另一座山峰,那里风景也十分不错,灵玉山众多的弟子都住在那里。
        林清轩只还以为张扬是随意选了那个位置,并没有多想。
        但事实上,张扬却是别有用心。
        因为林清轩住在主峰,所以一般不会前去那座山峰。
        而张扬就是看准这一点,不必时时顾忌林清轩,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差使灵玉山的女弟子。
        纵情享受万花锦簇,十分的自在逍遥。
        对于张扬的高傲狂妄,不少女弟子并不知情,她们只知道其是来自风剑玄门。
        女弟子不敢怠慢张扬,对于张扬的要求也都尽力效劳。
        张扬除了和林清轩说明了自己来此的目的,是代表风剑玄门剿灭喰种之外,就再没有出过那山峰。
        至于叶楚,则一有空就在灵玉山各个山峰四处转悠,
        但凡有人问起,他只是微笑着说,散心闲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