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恐怖少年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我伟大的神族才是应该站在这个世界顶点的种族,像你们这种脆弱不堪的种族,不配成为这个世界的主人,卑劣的凡人,能够死在本将的手下是你的荣幸!”
        伴随着无上凶戾的威压,刀斧泰坦的口中传出一道高高在上的声音。
        在此瞬间,一只堪比半边城墙还要巨大的拳头狠狠砸下,席卷着滚滚毁灭的凶戾力量,一道磅礴的起劲从拳头上迸射爆发,瞬间笼罩在四面八方的大地之上。
        即便是距离甚远的修士仍然能够感受到那种足以摧毁一切的力量,他们暗暗庆幸,自己跑得够快。
        轰然一声,地动山摇,猛烈巨力犹如千军万马之势,朝着四周边境之地连绵起伏的群山万壑而去,使得它们集体震动起来。
        如此恐怖的力量,就算是一千个,一万个凡人,也会被瞬间轰成渣渣。
        刀斧泰坦的身前,方圆百米的大地猛然下沉,形成巨大凹陷。
        四下陷入一片静谧,远处的修士纷纷摇头,不用勿去看,他们已经能够想象那血肉模糊的惨状。
        凡人怎么可能是那种怪物的对手。
        刀斧泰坦的眼底闪过一丝无聊,捏死这样一个蝼蚁,对他而言没有什么值得欣喜的。
        他慢悠悠的移开拳头,却突然目光呆滞,脚下甚至不由自主的退后半步。
        只见大地凹陷的最中心位置,王凉的身体没有一丝弯曲,如标枪般站在那里。
        没有血肉模糊,没有筋骨寸断,这个凡人在经受如此恐怖的轰击过后,交错在头顶的双臂甚至没有受伤的痕迹。
        “吼!你究竟是什么鬼东西?”刀斧泰坦十分震惊,刚刚那一击可是足以摧毁任何筑基修士的力量。
        脆弱的凡胎怎么能够在那一击之下存活?
        一众修士听见了声音,顿时看了过来,见深埋在大地之中的王凉似乎并没有死,所有人都大为震惊。
        “他竟然...抗住了。”
        “不会吧!”霎时之间,边境一片哗然,谁也想不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而张扬看着这一幕,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厌恨,“那个混蛋,不就是运气好而已!”
        再看王凉的脸上,一丝丝邪邪的笑容里隐隐闪过兴奋之色,赤色血瞳洞彻心灵,“怎么办呢?你的拳头,好像不太奏效。”
        王凉体内的一直平静的血脉渐渐开始翻腾起来,对于眼前这个大家伙,他有了一丝想将之击杀的兴趣。
        忽然,刀斧泰坦虎躯一震,他竟然从王凉的身上看到战意,对它的战意。
        凡人的身上不可能爆发出这样恐怖的能量,刀斧泰坦皱起眉头,顿顿道:“嗯,你的确和那些脆弱的废物不太一样,但是,胆敢对我释放战意的家伙,从来就没有一个活着的。”
        “是吗!”王凉的眼底突然闪出红光。
        与此同时,王凉一拳轰向了刀斧泰坦,刀斧泰坦怡然不惧,双臂一震,肉身兀自增大了一圈,丝毫没有要躲闪的意思。
        “就给你一次机会攻击本将。”
        突然之间,天际之上电闪雷鸣,魔云压顶,王凉的身上竟有流光闪过,刀斧泰坦瞳孔猛然收缩成针尖大小,露出恐惧之色,竟然有种死亡将要降临的感受。
        这一招,我不能硬抗!会死!
        刀斧泰坦的心中响起一句话。
        下一刻,刀斧泰坦犹如石柱一样粗壮的胳膊迅速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同时,王凉的拳头落下。
        “轰——”
        一声巨响犹如巨峰坍塌,平地起了声惊雷,无比妖艳的红光之下,刀斧泰坦有如小山一样庞大的身躯突然倒飞了出去。
        在空中如炮弹般砸向城墙,沿路的喰种根本来不及躲闪,只能活生生被刀斧泰坦碾碎成肉酱。
        地上,一道绿色痕迹足足延长数百米有余,轰然撞碎了仅剩的一块防御壁垒,刀斧泰坦的身形被埋在废墟之中。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所有人都目光都呆滞在那,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一个十六岁的少年,一拳打飞了恐怖如斯的巨型喰种!
        “那家伙,真的是人吗?”有修士在茫然中呢喃了一句。
        那根本不是正常人类能够拥有的力量吧,一拳,击飞刀斧泰坦,顺带消灭近百只低阶喰种。
        而王凉慢悠悠的收回拳头,竟有一缕青烟从他的拳头上飘了出去,皮肤上的流光慢慢黯淡。
        “真是和你的拳头一样弱。”王凉讪讪道。
        “轰隆隆!”
        突然,废墟之下,刀斧泰坦又站了起来,他的胳膊竟然被王凉击穿出一个空洞,但此刻已经在愈合。
        “你以为本将也是像人类一样脆弱的生物吗?你的攻击,对本将而言,也只是挠痒痒罢了!”刀斧泰坦癫狂大笑。
        其他修士脸色在此阴沉下来,刀斧泰坦太强大了,竟然还没有死。
        “所有的伤都能够迅速的愈合,他根本不会死吧!”
        “这种能力太恐怖了,恐怕唯有金丹强者才能够将其镇杀,我们还是快逃吧。”他们再次朝着远处逃离了一段距离。
        话音未落,刀斧泰坦巨大的身体一跃而起,足足有数十丈高,一招泰山压顶朝着王凉而去。
        巨大的黑影将王凉笼罩,相比之下,王凉的身躯着实渺小的不值一提,两者都差距犹如鸿沟一般巨大。
        王凉偏头看去,赤色血瞳竟破天荒的动起来,表情有些认真。
        “轰”的一声巨响,刀斧泰坦的身躯重重砸在大地之上。
        这一次,周围的群山竟有坍塌之意,山巅犹如雪崩一般,无数滚石滑落,遥远之处都是如此,更别提近处。
        地上战死的修士与喰种的残躯在一瞬间迸发成血雾,距离稍近的修士纷纷被震飞出去,甚至有人不堪重负,爆体而亡。
        这一击远比之前的任何一击都要强大,恐怖如斯。
        位于力量的最中心,被刀斧泰坦压在身下的王凉,此刻恐怕已经是一摊烂肉。
        众人的心里只有一丝遗憾,王凉已经十分厉害了,但是实力还是太过悬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