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领功(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张扬等四人刚回到门中,便急急忙忙向门中德高望重的四长老禀告此事,喰种攻袭边境之事,可大可小。
        同时,十三位**也在一旁耐心的等着战果,心里有些好奇。
        张扬在四人之中,修为最高,实力也是最强,他更是宗门**之一的白**亲传弟子,自然由他来诉说一切。
        张扬稳步上前,脸上还有一道血痕,看得出他曾面临苦战。
        然而,张扬一开口,徐徐道来,却是把一切的功劳都揽在了风剑玄门的身上。
        “回禀长老,各位**,此次边境之战,我风剑玄门的功劳当属第一,那些死去的同门,都是为了对抗喰种而不顾生命的牺牲...”
        张扬说到动情之处,甚至眼圈含泪,让人不由得为之动容。
        站在他身后的莫宇三个人,听着张扬把一切吹得天花乱坠,好事都往自己的身上揽,他们甚至有一种张扬口中说的话才是真相的感觉。
        当然,有一部分原因,也是他们不愿意承认,风剑玄门的弟子不如王凉。
        加上张扬早已经提前通知他们,不得在长老面前提起王凉一事。
        张扬可是白**的亲传弟子,不是他们这些普通弟子能够忤逆的,他们要是说出真相,也许还会得罪白**,惹来灭顶之灾。
        连亲眼见证了一切的他们,都因为张扬的话而有所动摇,更不用说一众不明真相的**和四长老了。
        他们不禁丝毫没有怀疑张扬的话,甚至因为张扬的动情而对张扬好感倍增。
        其中,白**更是神采奕奕,目露精光,张扬这一次边境之行给他增光不少。
        最终,张扬把刀斧泰坦的死,说成了是风剑玄门弟子带领边境各势力而为,并没有提及王凉半个字。
        “嗯,你们这次做的不错。”四长老看向张扬的眼中也有一丝欣赏之色。
        能够在那样危急的情况之下存活,此刻,重新回忆起来,也没有任何胆怯和恐惧,思路清晰,言语流畅。
        对于身死的同门心怀悲痛之情,自身实力不错,心性也相当不错。
        四长老看向一旁的白**,缓缓点头开口道:“白**,你教出了一个好弟子。”
        “哪里,哪里,四长老谬赞了。”白**虽然嘴上谦虚,但心里头已经乐开了花。
        端坐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挺直了腰杆,眼底满是骄傲之色,其他**见状都暗自不屑。
        当初,他们都觉得这差事是个挨累不讨好的活,所以,没有派自己的亲传弟子前去,没想到,让白**捡了便宜。
        十三位**的亲传弟子,只有张扬前去,没想到,偏偏他立了功。
        然而,此刻后悔也来不及了,他们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白**出风头。
        “四长老,此次他们几个也十分辛苦,在下觉得应当有所奖赏。”白**再次开口。
        借着这个机会给张扬争取福利才是他身为师尊应该做的事情,张扬等人闻声顿时眼露喜悦之色。
        四长老思虑了片刻,缓缓点头,“的确该赏,嗯,张扬,本座准你进入灵剑阁第五层,其余三人都可以进入灵剑阁第四层,任选一本剑诀。”
        灵剑阁内收录着风剑玄门所拥有的剑诀,共有七层之高,第一层,未筑基的弟子可入,第二层,筑基初期弟子可入,第三层,筑基中期弟子可入,以此类推。
        张扬的修为是筑基后期,理应只能进入第四层,这次允许他进入第五层,而其他人修为仅仅是筑基中期,所以,可以破格进入第四层。
        这对于张扬等人而言绝对是莫大的荣幸,
        听闻此言,四人立刻跪地叩谢,几人抬起头互相对望,皆都喜笑颜开。
        然而就在此刻,却突然有一道蓝影从门外信步走了进来,此人一进门,一众**顿时凝眉。
        “四长老,各位**,弟子有要事禀报,因此没有叫人通报,希望长老原谅。”叶楚一进门,微微躬身道。
        张扬听见声音,缓缓抬起头吵着叶楚看去,顿时心头一紧。
        这个家伙该不会是因为我在灵玉山贬低他,而前来告我黑状的?真是个幼稚的家伙。
        张扬眉头紧缩在一起,冷冷的瞟了叶楚一眼。
        眼下,我可是立功之人,那些口角小事,长老才懒得去管,这家伙真是个蠢货。
        张扬心里暗暗嘲讽叶楚。
        四长老见叶楚冒冒然的进来,似乎有些不快,冷着脸道:“有何要事,说吧。”
        “边境一战,弟子当时也在,我看到的情况,和张师弟所说的情况,可是大不相同!”叶楚缓缓开口。
        顿时,张扬等人的表情瞬间凝固,尤其是张扬,脸色极为难看,万万没想到,叶楚竟然是为了这件事情。
        “你胡说!长老,各位**明鉴,弟子没有说谎。”张扬立刻冷喝一声,眼神急忙瞟向白**。
        “张师弟激动什么?我还没说你撒谎,就不打自招了?”叶楚单纯无害的微笑。
        “我容不得你在诸位前辈面前污蔑我!”
        “是不是诬陷,长老自会断夺,你难不成是在质疑四长老和诸位**的能力?”叶楚突然气质一变,冷喝一声。
        张扬顿时无语凝噎,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我...我没有。”
        白**此刻也皱紧了眉头,他不知道其中的原有,但隐隐觉得不妙,冷眼看向叶楚。
        “好了,叶楚,那你说说,你看到的真相是什么?要是你有半句假话,本长老必会严惩,明白吗?”四长老十分威严。
        叶楚轻轻点头,随即,将一切娓娓道来,包括边境各个势力的损失惨重,徐海昌的以死相搏,其中还反复提到一个名字,王凉。
        叶楚的话,的确和张扬大相径庭,比起张扬把所有的功劳揽在风剑玄门的身上,叶楚的角度更加客观,更是着重提及了边境各势力的努力。
        而风剑玄门的弟子,表现并不出彩,最大的功劳在王凉的身上。
        “胡说八道,你在撒谎!一个凡人怎么可能消灭那样恐怖的喰种,长老,他的话根本不能相信!”张扬冷汗直冒,连忙道。
        “难道一个临阵脱逃的人,说的话就可信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