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论剑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然则,王凉不断闪动的身影,就算是林清轩也无法看清那么多虚影之中,究竟哪一个是王凉,那速度,已经超过了筑基境界的速度。
        可是,在四长老看来,他的速度依然太慢了。
        所有人无不震惊于四长老的强大之中,同时,风剑玄门的弟子也被王凉的速度所震撼。
        “这不可能是凡人可以拥有的速度,这家伙,是个怪胎。”
        “难道,他是修了什么可以隐秘修为的秘术?”一个弟子捂着嘴巴和身边人小声说着。
        虽然他们从来没有见识过那样的秘术,但是,此刻这种解释却是更能让他们接受的。
        突然,虚空之中的人影铺天盖地的朝着四长老而去,每一个都带着嗜血威芒,众人分辨不出,哪一个才是王凉的真身。
        王凉不敢有丝毫的放松,赤色血瞳对比往常,更多了一丝谨慎的深邃,时机精准,王凉的真身出现在四长老的视觉死角。
        在此瞬间,浩浩荡荡的杀伐之意轰然爆发,无数凶戾拳芒席卷摧枯拉朽之势,密不透风的射向四长老。
        四长老深沉古暮的眼底闪过精芒,身后灵力爆发,虚空中,一只浩天大手抓出,携着强横霸道的威压,撕裂虚空,仅仅一个动作,都带着无上恐怖的实力。
        顿时,玉清殿发生剧烈的震动,犹如十级地震一样猛烈,所有人都身影随之摇晃。
        两股巨力在虚空之中碰撞,王凉的身体闪烁流光,小成之境的碧体流光释放,他的肉身可以抗住刚结金丹的修士一击。
        可是,四长老乃是金丹中期的恐怖强者。
        突然,王凉身躯一紧,巨大掌印在他的身上收缩,恐怖的压迫之下,他体内的气体全部被压出了体外,四长老的毎一分力气都用到了实处。
        似乎有猛烈的洪流撕裂肌体,钝痛汹涌的闯进王凉的脑海,自己,竟然被一只虚空大手擒住。
        仅仅是灵力化掌,王凉已经有无法抵抗的感受,犹如五指山下的猴子,再也折腾不起来。
        这就是金丹期的恐怖实力,结出金丹的修士和未结金丹的修士,差距犹如鸿沟。
        王凉可以轻易击败半步金丹的金花婆婆,却无法对抗金丹中期强者的随意一招。
        “前辈,手下留人!”林清轩见此一幕,不由得大惊,顿时跪在地上唤了一声。
        她是在为王凉求情,不管王凉是出于什么原因,终归是救过她的命,林清轩无法眼睁睁的看着王凉死去。
        此刻,哪怕自己人微言轻,哪怕可能赌上灵玉山的命脉,林清轩也顾不得许多。
        一旁十分虚弱的付雷,看着这一幕,眼底出现巨大的快意,恨不得四长老再用力一点,直接捏爆了王凉的身体。
        但是,在林清轩开口的同一时间,虚空大手也顿然消失,王凉的身体坠落在地上,虽然脸色苍白,但依然还活着。
        “我就说,四长老是不屑于杀这种废物的。”风剑玄门弟子立刻开口道,十分骄傲自己洞察了四长老的想法。
        四长老定是觉得无趣,懒得击杀王凉。
        躺在地上的王凉忍痛站起身来,身上的骨头断裂不少,阵阵的剧痛刺激着他的神经。
        同时,王凉也知道,四长老并没有使出全力,不然,他现在应该是一具尸体了。
        实力上的差距太大了,王凉的双眉紧皱在一起,即便是到了此刻,他依然没有恐惧之色。
        他的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摸向自己的腰间,如果四长老真的对他下杀手,他立刻会祭出断魂带。
        虽然不可能像对徐海昌一样,直接把四长老抽晕,但要拖延他一点时间是不成问题的,王凉可以借着这个时间逃离。
        这是他的底牌,必须要出其不意,而且,机会恐怕只有一次,所以王凉没有贸然使用。
        眼下,他虽看似虚弱,实则,心里已经做好了全部的打算。
        然而,四长老却突然畅快一笑,看向王凉的眼睛里有一丝欣赏,“不错,像你这样的年纪,能在老夫的一招之下存活的,少之又少。”
        “嗯?四长老,是在夸奖那个家伙?”一个弟子疑惑道。
        王凉看着四长老毫无敌意的眼神,心中一松,放在腰间的那只手也放松下来,这个老者,起码暂时没有要杀他的意思。
        “小子,会不会耍剑?”突然,四长老又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声。
        王凉闻声目光一滞,他就是再不闻世事,也知道风剑玄门是剑修大宗。
        他扭头看向一旁风剑玄门的几个弟子,最终,目光落在付雷的身上,淡淡道:“不算会,但比他强。”
        “这家伙...”风剑玄门弟子脸色更加阴沉。
        付雷的剑法在风剑玄门也是小有名气,在场的所有弟子之中,当属付雷的剑法最为强势,他们都自愧不如。
        王凉此刻当众说自己的剑法高过付雷,实则是连他们都一起贬低了。
        “呵,你刚刚展示出来的速度确实不错,但剑法可不是速度快就厉害的,更重要的是对剑意的理解,其中精髓,岂是你能够领悟的,大言不惭的家伙。”其中一名弟子冷冷出言。
        “就是,以为自己一时走运偷袭了付师兄,就代表自己剑法高明了?可笑。”
        一时走运?偷袭?王凉的笑意越来越冷,心也越来越静。
        “四长老,弟子恳请与他一战,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剑法。”
        刚刚冷言训喝王凉的弟子站了出来,对着四长老说道。
        “好不要脸的人,王凉才刚刚被击伤,如何能与你对战。”林清轩也忍不住开口。
        这些人,嘴上说的天花乱坠,做事却不见光明磊落,还是大宗门的弟子,却趁人受伤之时邀战,这方面他们还不如王凉一根手指头。
        “不敢就说不敢,何必用受伤做挡箭牌,他若是敢战,大不了我让他一只手。”那弟子高傲的仰头,振振有词。
        “就是,不敢对战,以后少说大话。”其他人也随声附和,皆是挑衅的看向王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