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弃皇器(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紫琼站在王凉的身边,也十分不解的看着王凉手中的宝剑。
        只见那柄宝剑剑鞘黑黝黝的,上面雕刻的纹路都已经不清晰,而且锈迹斑斑,只是一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剑而已。
        左看右看,也没有一个地方能够比得上龙金剑。
        也不知道是因为存放的时间太长了,还是剑鞘本身材质的问题。
        当王凉的手握在剑鞘上的一瞬间,剑鞘竟然出现无数的裂痕,转眼间,剑鞘化为齑粉,落了一地。
        “这把剑锈蚀的太厉害了,恐怕已经用不了了。”紫琼摇了摇头,小声说着。
        剑鞘消散,露出里面的剑身,对比锈迹斑斑的剑鞘而言,剑身要得体很多。
        虽然依然是通体黝黑没有特别之处,但起码没有到一碰就碎的地步。
        当王凉看到剑身的一刻,他的眼睛里闪过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光芒。
        没想到,这柄剑辗转到了这里,风剑玄门这些有眼无珠的家伙,竟然把它和普通的宝剑放在一起。
        “这把剑,我要了。”王凉缓缓起身,口中坚定道。
        “这...你已经有龙金剑了,要它有什么用,多累赘。”紫琼不解。
        王凉则已经下定了决心,拿着那柄剑走向了老者。
        除了自己以外,不可能有人知道这柄剑的秘辛,但他不想解释得太多。
        老者眼下刚刚帮林桓解禁了断崖剑,看见王凉拿着黑剑走过来,他微微怔愣。
        “你是想要这柄剑?依照风剑玄门的规定,新晋宗门的弟子,只能领取一柄剑,龙金剑是破格让你领取的皇器,你不能再领取这柄剑了。”
        虽然王凉拥有四长老的手喻,可以任选下品皇器,但是,新弟子只能领取一件佩剑的规矩,王凉必须遵守。
        王凉听见老者的话,紧跟着,把龙金剑放在了老者的面前,斩钉截铁道:“我不要龙金剑,要这柄剑。”
        “什么!”
        这一声质疑是从在场所有人的口中传出,紫琼,林桓,老者以及第一层正在挑衅佩剑的弟子,都不可置信。
        世界上竟然有这样的人,放着珍贵的皇器不要,要一柄废旧的破剑。
        “这个人,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那还用说,肯定是有问题,而且问题不小,就连傻子都知道皇器的好处,他竟然白白放弃。”
        紫琼闻声则连忙抓住王凉的衣袖,小声道:“你疯了,龙金剑可是皇器,多少人想得都得不到,你竟然要放弃?”
        她实在是搞不清楚王凉的心里在想什么,他能够对皇器的制作原料如数家珍,理应知道皇器的重要和珍贵。
        但是为什么,他会为了一柄凡器都不如的废剑而放弃皇器。
        “就知道是个不识货的白痴,真是可笑,废剑配废物,绝配。”林桓对王凉更加鄙视,彻底认定王凉的不济。
        和林桓同行的人也都哈哈大笑起来,你一句,我一句的讥笑。
        老者对于林桓几人有一丝鄙夷,看不惯他们的那副狂妄,自以为是的样子。
        相比之下,平和淡然的王凉更加讨喜,老者看向王凉,语重心长道:“你可要考虑好了,一旦决定就不能更改。”
        所有人都认为王凉的决定是愚蠢至极,但是,他们的话却丝毫不能动摇王凉的想法。
        他依然坚定如初,对着老者缓缓道:“无需考虑,我已经决定了。”
        “唉,那好吧,那你就把它拿走吧。”老者无奈的轻叹一声,把龙金剑收回。
        至于那柄黑剑,因为只是最普通的剑,因此连禁制都没有,也不需要解禁。
        林桓看见王凉真的放弃了龙金剑,眼睛里立刻闪烁出兴奋之色,那他岂不是能够兑换龙金剑了。
        王凉不识货,他可不能再错过龙金剑了。
        想到这里,林桓一步踏上前,把断崖剑放在了老者的面前。
        “既然他不要龙金剑,那我兑换龙金剑,不要断崖剑了。”林桓的语气里难掩兴奋。
        “不行,剑器堂没有这样的规矩,你已经兑换了断崖剑,不能更改。”老者看都不看林桓,直接拒绝。
        话音未落,林桓的脸色已经难看起来,刚刚王凉才退换了龙金剑,怎么轮到自己,就不行了。
        “可是,那家伙不也刚刚退换了吗!为什么他可以,我就不行?”
        林桓的心越来越寒,也顾不上许多,冷声质问一句。
        老者看着林桓,脸上露出可笑的神情,“这里由我做主,规矩也由我制定,我说行就行,说不行就不行。”
        “你这是故意偏帮他,我要上报宗门,宗门是不会放任你这种行为的!”
        “你可以去试试。”
        老者的周身再次绽放精芒,一股霸道之意砸向林桓,林桓顿时犹如陨石击中,双腿无力,汗流夹背。
        “你...”林桓的心中依然是憋屈和怒火,但却被威压得说不出话来。
        他在心中暗暗记恨起老者,但他更加憎恨的是王凉。
        林桓原本打算让王凉把龙金剑作为赌注输给自己,这样他能够得到两柄皇器。
        可是现在,王凉却退了龙金剑,拿了一柄废剑。
        而林桓兑换断崖剑本就是为了抗衡龙金剑,此刻王凉没有龙金剑,他的断崖剑也是多余。
        结果就是,林桓花了二十八万,兑换了自己不喜欢的断崖剑,而且错过了龙金剑。
        他的如意算盘,瞬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一定要在挑战台,打到你爬不起来,林桓在心中暗暗发誓。
        “王凉,你能不能说说,为什么选择这柄剑?”紫琼阴沉着脸问道。
        王凉简直是在糟蹋师尊的对他的爱戴,自己要替师尊问个清楚。
        “嗯,对于这一点,我也很好奇。”老者也出声道。
        “那就给你们开开眼。”王凉似乎是勉为其难的说着。
        紫琼见状不由得撇嘴,这家伙,嚣张的毛病是改不了的。
        随之,他们的目光都看向王凉,只见王凉拿过黑剑,双指划过剑刃出现一道血痕。
        然后,王凉将指尖的鲜血滴在了剑身上,顿时,所有人皆是目光一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