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饮血(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只见那一滴鲜红色的血液落在剑身上,竟然直接被宝剑吸收得一干二净。
        仿佛那不是一柄剑,而是一块海绵一般。
        但是,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异象,原本略显紧张的众人顿时泄气。
        “搞什么,根本没有什么特别。”
        “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一柄废剑而已,怎么可能会比皇器厉害。”
        “这小子现在肯定后悔死了,放着皇器不要,拿了个废品。”
        “...”
        伴随着众人的失望和冷嘲热讽,王凉指尖的第二滴血,落在了剑身上,一样,转眼就被吸收得一干二净。
        紫琼和老者依然目不转睛的看着黑剑,他们总觉得,事情不像其他人想象的那样简单。
        在老者看来,王凉乃是能让四长老破例的奇人,不是修士,却能进入风剑玄门,背后肯定有不被外人所知的缘由。
        而紫琼对于王凉的期待要更高一点,因为王凉此前已经几次让她出乎意料,也许,这一次,依然是如此。
        然而,第二滴血被吸收干净,黑剑仍然是保持着原样,没有一丝的改变。
        紧跟着,是第三滴血,第四滴血,但黑剑依然没有任何异动,只是单纯的把鲜血吸收了一干二净。
        此刻,围观的弟子都已经不报希望,甚至觉得王凉是个疯子,都移开目光再次去挑选剑器。
        老者也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镇守剑器堂这么多年,对于剑器堂已经十分的了解,竟然会认为普通宝剑能够强过皇器,也是可笑。
        “算了,你也不用丧,龙金剑我给你留着,你攒够了贡献点可以来兑换。”老者淡淡然道。
        林桓见老者对王凉如此关照,心里更加愤恨,想不明白一个小白脸,有什么值得亲近的地方。
        但王凉对于老者的话,是置若罔闻,他依然专注的盯着黑剑,指尖的鲜血也没有停止的不断滴落。
        第五滴,六滴,七滴,八滴,落在剑上都被吸收的无影无踪,却仍然不见有什么改变。
        这回,连紫琼的脸上都露出失望,她轻轻拍着王凉的剪头,小声安慰道:“王凉,别固执下去了,这只是一柄普通的剑而已,停下吧。”
        与此同时,第九滴鲜血低落在剑身上,鲜血接触剑身的一瞬间,顿时有一道红光闪过。
        王凉的眼神出现波动,他的嘴角也慢慢上扬,已经,有反应了。
        “嗯?刚才好像有红光闪了一下。”
        “哪有什么红光,你是出现幻觉了吧,我怎么没有察觉到。”
        “那个...我好像,也看见有红光出现了。”
        突然之间,一道锐啸之音传了出来,紧跟着,一股霸道恐怖的剑意席卷剑器堂。
        王凉手中原本黝黑的剑,此刻红光大放,璀璨的让人无法直视。
        站在王凉身边的紫琼在剑威的压迫之下,不得不连连后退,然而,那耀眼的红光却越发的夺目,绝世惊神。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老者混浊的眼睛里闪烁精芒。
        无上剑意之中,竟还裹挟着杀戮之气,剑器堂内仿佛被血海填满,犹如上古战场一般的血煞之意让人无法抵挡。
        唯有王凉,他的身体被剑意锁定,却面不改色,绝世红光将他笼罩起来,他把手一松,那柄剑竟然直接悬在他的头上。
        万物有灵,剑更如此,血红宝剑仿佛再与王凉交流沟通,那让所有人都避之不及的弑杀之意,王凉甘之如饴。
        远远看去,整个剑器堂都被红光笼罩,周围的弟子纷纷心生好奇,赶了过去,但没等他们达到剑器堂,那红光却又凭空消失的一干二净了。
        剑器堂内,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王凉,此刻,那柄剑已经收敛红光,血煞之意也荡然无存。
        一切消失得太快,转瞬即逝,甚至让人觉得一些都只是幻觉一场。
        王凉随手拿起门口桌子上铺着的桌布,三下五除二就把剑身包裹了起来,正好可以背在背上。
        这时,众人才从震惊之中回神,在回想刚刚的一刻,心中更加震撼无比。
        “那一定是一柄被埋没的皇器,不可能是普通的剑。”
        “皇器我也见过一些,刚刚的气息,比皇器恐怖多了。”
        众人又议论了起来,老者看着王凉背上的剑,一阵自嘲。
        可笑他镇守剑器堂几十年,自认对于剑器堂的每一柄宝剑都十分的了解,万万没有想到,一柄真正霸道的绝世好剑却被他当成了废品。
        “是我的目光太肤浅了,险些埋没了这样的宝物,不过这也证明你们的缘分,此剑应该有个名号。”
        “剑名,饮血。”王凉的口中飘飘然的道了一句,仿佛早就知道了剑名。
        “好好好,好名字。”老者闻声连道三个好字,也认可饮血剑的名讳。
        紫琼又一次被王凉所震惊,心中隐隐划过一丝惭愧,难怪师尊会看中他,果然是个怪胎。
        “你究竟是怎样看出他的不凡?又是怎样知道它需要滴血?”紫琼忍不住追问。
        “我猜的。”王凉微笑,随口回应。
        这其中的秘辛当然不能告诉紫琼,况且,就算他说出来,紫琼也不可能相信。
        谁会相信,十六岁的他是始祖真神转世,他们若知道他是尸修,还不把他当异类抓捕。
        紫琼知道王凉是故意卖关子,她冷哼一声,不再追问。
        转而,王凉的目光扫视还处于僵硬状态的林桓,“走,去挑战台。”
        说着,王凉就离开了剑器堂,林桓在见识过那样璀璨诡异的一幕后,心情十分复杂。
        没想到,那柄看似废品的剑,竟然如此的神奇,似乎比龙金剑还要厉害,不行,我一定要得到那柄剑。
        林桓把心一横,跟着离开了剑器堂,其他人有想去看热闹的,也都赶紧跟着离开。
        而在王凉走了之后,立刻有人跑到第一层角落,去翻找那堆剑,是寄希望自己也能发现同样厉害的剑。
        为此,甚至有人争执起来。
        老者看着这一幕摇了摇头,真是一群愚蠢的家伙。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