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执法堂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叶楚是热脸贴着冷屁股,王凉的态度始终有些淡漠,对于叶楚,他不算讨厌,但也没有好感。
        就在两人说话之时,房间的门却突然被人一脚踹开,一个筑基中期的弟子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五个人。
        “执法堂执行公务,闲人离开,王凉何在?”领头的弟子一进门就嚷嚷起来,一副高高在上的气势。
        王凉冷扫他们几人,只见他们衣袍的胸口上,都绣着一个“法”字,金线绣制,十分亮眼。
        “执法堂,你们来这里做什么?”
        看见他们突然闯入,叶楚立刻皱紧了眉头,对于修士而言,房间乃是十分私密的地方,不容他人侵犯。
        修士修行之中,最忌讳遭人中途打断,这些人,连问都没问一声就闯了进来,丝毫不顾忌里面的人是否在修行,这是对王凉极大的不敬。
        说话之人,王凉不认识,但是,叶楚却认得,此人名叫富庆,筑基中期修为,在内门弟子中,算不上出众。
        执法堂乃是负责检察惩戒风剑玄门弟子的存在,它的设立是为了制约弟子的行为。
        但一般情况下,他们都是听从宗门的安排来惩戒弟子,除非是有极特殊的情况,比如有人触犯门规,他们才会出现。
        而且,在风剑玄门里大都是名门贵族之后,他们身为执法堂弟子,是不敢如此行事霸道的。
        像富庆现在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闯了进来,都是他们面对一些没有背景的外门弟子,才敢做的事情。
        对此,王凉不清楚,但叶楚却是十分清楚的。
        富庆闻声看了过去,只见是叶楚,他顿时目光一凝,叶楚乃是第五代首席弟子,名号极为响亮,风剑玄门中,可以说是无人不知。
        一个废物首席弟子,任谁都会好奇的想要了解。
        对于叶楚,富庆并不害怕,但他对于叶楚身边的韩硕却十分的忌惮。
        韩硕乃是筑基巅峰修士,轻而易举的就能打翻他们这几个人。
        富庆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王凉不过才进门几天,竟然会认识了叶楚。
        看着叶楚,富庆的脸上出现一丝假意的微笑,“原来是叶师兄,我们也是执行任务,无意冒犯叶师兄。”
        虽然他嘴上说着道歉的话,但是,心里对于叶楚却是百般的不屑,废物首席弟子,有什么可牛气的。
        叶楚闻声,神色更加冷漠,“你要道歉的人,不是我,风剑玄门不允许私闯他人住处,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富庆硬闯的地方,是王凉的住处,此刻,他却和叶楚道歉,实则,是根本没有把王凉放在眼里。
        而叶楚也已经在心中暗道富庆的愚蠢,有眼无珠,惹上了自己惹不起的人物。
        富庆闻声看向王凉,眼睛里闪过轻蔑,只是个没有修为的家伙而已,虽然听说是斩杀了筑基初期的修士,但在他的面前,依然不够看。
        叶楚让他给王凉道歉,简直是对他的侮辱,富庆没有那样的打算。
        “富庆,这件事情要是被**长老们知道,你吃不了兜着走。”
        叶楚看出富庆的想法,立刻不动声色的说了一声。
        言下之意,若富庆不对擅自闯入的事情和王凉道歉,叶楚就要把这件事情上报。
        听见叶楚的话,富庆顿时脸色一变,刚刚自己的做法确实不对,若真的闹到**,甚至是长老那里,有叶楚的存在,自己占不到便宜。
        “哼,那就看在叶师兄的面子上,王凉,刚刚的事情,我向你道歉。”
        富庆心不甘情不愿的冷冷说着,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看向王凉,足以体现出他对王凉的不屑。
        他的意思很明确,如果不是叶楚在这里,他才不会道歉。
        此刻,王凉的脸上出现不悦的表情,他很少动怒,但是这一次,富庆却是触碰了自己的底线。
        富庆道歉或者不道歉,实则都没有意义,在富庆闯入这里的那一刻,王凉已经对他判了死刑。
        “给你一句话的时间,说遗言。”王凉的口中吐出一道寒气。
        顿时,叶楚的心中咯噔一声,他立刻知道,王凉是要对富庆动手了。
        执法堂乃是风剑玄门面对弟子威严的象征,不会允许弟子轻易触怒。
        若王凉真的杀了富庆,必定要引来不小的麻烦。
        但叶楚又无法阻止王凉,因为没有理由,这根本怪不得王凉,富庆是自己来找死。
        叶楚当下只能暗自摇头,看向富庆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死人。
        富庆听见王凉的话,一时愣住,脸上风云变幻,横着眉的怒喝一声,“臭小子,你再说一遍!”
        “嘭!”
        一声闷响传出,房间之内突然刮起飓风,富庆只察觉到一股巨力朝着自己袭来,不等他有所反应,周围的环境已经极速的化成虚影。
        等到众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富庆被王凉从楼阁上踹飞了出去,身体垂直砸在地面上,掀起尘烟滚滚。
        再看王凉,衣袍缓缓下落,他的身体依然坐在那里,随意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
        “蠢货,给你机会说遗言,却不珍惜。”王凉轻描淡写的一声。
        对此,叶楚苦笑着摇头,果然,就算王凉从边境到了风剑玄门,他的脾气却不会因此而改变。
        看着有些单薄甚至孱弱的王凉,一旦被触怒,他所爆发出的巨大能量,让人无法想象。
        其他几个执法堂弟子看着这一幕,都呆滞在原地,富庆的实力在执法堂算得上中等,但他竟然被王凉一脚踹飞了。
        他们几个在执法堂中,尚且需要依附富庆来站稳脚跟,实力上,自然不如富庆。
        此刻,连富庆面对王凉都没有还手之力,他们就更不用多说。
        几个人的腿都不自觉的抖动了起来,一个个不敢直视王凉,生怕他一个不高兴,就把他们统统踹飞了。
        本以为叶楚是他们需要忌惮的人,此刻才发觉,他们更应该恐惧的是王凉。
        最起码,叶楚不会像王凉这样,宛若一个随时会发狂的猛兽。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