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何罪?(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冯冬乃是筑基巅峰的修士,王凉,他略有耳闻,不过是能够对抗筑基初期的修士而已,在他的面前,根本不足为道。
        给王凉定罪,不过是走个过程而已,叶楚,一个废物首席弟子,保不住王凉。
        王凉听见冯冬的话,脸上展露一丝冷笑,他反问一声,“何罪?”
        “啪!”
        冯冬把手一甩,惊堂木狠狠砸在台案之上,顿时,轰隆隆的巨响在宽敞的执法大殿内回荡,经久不绝。
        筑基巅峰的灵压笼罩在王凉的身上,冯冬暗暗冷笑,他想要惩戒王凉,办法多得是,这威压只是简单的下马威罢了。
        王凉要是速速认罪,还则罢了,否则的话,冯冬不介意让王凉尝试一下自己的铁血手腕。
        “何罪?你残害同门在先,打伤我执法堂弟子在后,这都是触犯门规的大罪,你装什么糊涂!”冯冬端居,无上威武。
        “呵,我才刚刚说了一句话而已,你甚至不向我询问事情的经过就给我定罪,原来风剑玄门的执法堂,只是摆设而已,评断是非全靠弟子检举,你是个摆设吗?”
        面对冯冬的气势压迫,王凉面不改色,他一开口,更是字字珠玑。
        “你...”
        “闭嘴,我还没说完,既然执法堂单凭弟子检举就能定罪,那我也检举,检举你残害同门,你也不需要解释,就判你有罪,你觉得,如何?”
        王凉的眼睛里闪过精芒,身上也释放出让人不敢逼视的凌厉之威,同时,言语流畅犀利,仿佛不容置喙。
        冯冬被王凉冷喝,竟然真的闭上了嘴巴,似乎不受控制,他的心中有一丝纳闷。
        我乃执法堂四大卫法者之一,为什么会被一个新晋弟子喝住?
        “放肆,简直是一派胡言。”
        冯冬神色冷漠,半眯起眼睛看向王凉,没想到,此人如此牙尖嘴利,不仅不认罪,反倒指责起自己是胡乱定罪。
        原本,冯冬只是因为王凉打伤富庆而对王凉没有好感,但是此刻,王凉表现出来的咄咄逼人,则是直接触怒着冯冬。
        就凭王凉的这几句话,自己定然不能轻饶了王凉。
        “冯冬,残害同门一事执法堂调查了吗?单凭所谓的检举,你就能草草定罪,的确不合适吧。”这时,一边的叶楚也开口了。
        叶楚摆明了是帮着王凉,冯冬闻声冷冷扫视叶楚。
        “叶楚,这里是执法堂,执法堂办事容不得外人插嘴,我看在你首席弟子的身份,才让你待在这里,但你要是插手执法堂的事情,别怪我无礼,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
        哼,要不是看在你背后之人,就凭你一个废物,也配和我对话?可笑。
        “我只是阐述事实,难不成要看着你一手遮天?诬陷好人?”叶楚冷笑,眼底寒意四起。
        对于执法堂,他没有一丝的好感,这里的人,嘴上说着秉公执法,实际上,却根本做不到。
        如果王凉是贵族后辈,就算是有人检举,执法堂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刻,因为王凉只是个新晋弟子,还打伤了富庆,执法堂才上纲上线。
        “叶楚,我不管你是什么首席弟子,执法堂的事,容不得你插嘴。”冯冬越发愤怒起来。
        叶楚此刻也不甘示弱,周身气势突变,不似往日的低调平和,怒瞪冯冬。
        王凉此刻有些无奈,这件事情的主角貌似是自己,结果,他们二人却争执起来了。
        与此同时,被王凉打伤的富庆被一个弟子搀扶了进来,富庆的脸上失去了往日的光泽,精神萎靡。
        冯冬见到富庆进来,顿时目光冷凝,心中微惊,虽然一早就知道富庆被打伤,但是,他没有想到,富庆竟然伤得如此严重。
        富庆一走进来,立刻跪在地上,一颗头磕下,哀嚎一声,“冯师兄,你要替我做主啊,王凉他,他将我的经脉全部打断了...”
        “什么!”冯冬瞳孔震颤,不可思议道。
        经脉尽断,说得直白一些,富庆就是被王凉打废了,从此之后,富庆在风剑玄门再无立足之地。
        富庆在进入执法堂后,一直都跟在冯冬的手下,加上富庆是个八面玲珑之人,因此,两个人的关系不错。
        眼下看着富庆这副样子,冯冬的心中更加愤怒起来,今天,王凉休想安然无事的离开这里。
        “富庆,你来的正好,王凉,现在,人证在此,你还有什么好说!”
        此前,王凉说他没有证据,现在,富庆就是人证,他倒要看看王凉还有什么话好说。
        “你怎么不问问他,为什么会这样。”王凉侧目看着富庆,淡淡道。
        富庆感受到王凉的目光,不由得身体一僵,自己的经脉都被王凉毁掉,说不恐惧王凉是假的。
        还有一点,就是他心里清楚,关于王凉被检举残害同门之事,他是收了张扬的贿赂,故意去找茬的。
        随之,富庆在心中安慰自己,这里是执法堂,还有冯冬坐镇,王凉不敢把自己如何。
        “我是秉公办事,没有错,你打伤我,就是在蔑视执法堂!”
        “秉公办事?那你私自闯进我的住处,也是秉公办事?风剑玄门规定了不得私闯他人住处,身为执法堂弟子,知法犯法,你该当何罪?”王凉冷笑着。
        “没错,富庆擅闯王凉的住处,我也是亲眼所见,王凉大哥刚入宗门只是自保,但富庆身为执法堂弟子知法犯法,他罪加一等。”叶楚也随声附和。
        “这...”富庆一时哑言,磕磕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看向冯冬的眼神也闪烁起来。
        “还有,你说有人检举我残害同门,那人有什么证据?你又凭什么相信?”王凉趁热打铁,追问富庆,更让富庆表情僵硬。
        他当然没有证据,只是收了张扬的好处而已。
        “我,我...”
        “只是这些简单的问题,你就吞吞吐吐,难不成,那人连证据都没给你,你就相信了他,该不会,你收了他的好处?”王凉直视富庆,言语越发犀利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