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鞭刑 上(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富庆被王凉身上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震撼,身体不由得向后倒退,一时竟口不择言,“胡,胡说,张扬根本没有给我好处!”
        “张扬?呵,怪不得,我道是谁这样暗中注意我,原来是他。”王凉的脸上闪出笑意。
        真没想到,富庆的心理放线竟然如此脆弱,只是几句话而已,就让他慌乱得口不择言了。
        原本,王凉以为指使富庆的人会是云朗,却没有想到竟是张扬。
        富庆意识到自己说走了嘴,顿时在心中后悔起来,但是,话已经出口,再后悔也晚了。
        “你可知道,我此前和张扬的弟弟有过争执,还当众说过,让张扬磕头来见的事情?”突然,王凉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
        富庆搞不懂王凉的意思,只能警惕的盯着王凉,“知道又如何?”
        “呵,你既然知道这些事,那张扬向你检举我,分明就是为了报私仇,这种事情,傻子都能想到,难道,你连傻子都不如?”王凉冷声道。
        富庆此刻的脑子已经混乱,只能被王凉牵着鼻子走,眼下他更是进退两难,要么承认自己收了贿赂,要么就承认自己是白痴,这样的两条路,实则都是死路。
        一旁的叶楚看着这一幕,眼睛里闪过一丝笑意,王凉三两句话就把一切解释得清清楚楚,顺带还让富庆说出了张扬,可见王凉的心思缜密。
        每一次和王凉接触,叶楚都会惊觉自己对王凉的低估。
        此刻,冯冬的脸色是极为难看,王凉的话虽然犀利,但是却不无道理,富庆明知道王凉和张扬的关系,却选择相信张扬的话,这其中的原因,不能深究。
        “就算富庆有错,但是,他身为执法堂弟子,代表的是执法堂,你将他打伤,就是不可原谅的事情。”冯冬依然紧咬着这一点不放。
        实则,冯冬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确,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王凉敢打伤富庆,就是不可原谅。
        “呵,一上来,你没有任何证据就给我定罪,之后,我将一切解释清楚,你依然不依不饶,那你何必要花费心机,给我按上这些冠冕堂皇的罪名,你说有罪就有罪,岂不是你一个人就能代表整个宗门之法。”
        随着王凉不断的说下去,冯冬的脸色是越变越难看,王凉竟然给他扣上了帽子。
        不行,不能再任由他说下去。
        突然,冯冬挥了挥手,立刻有几个筑基期的弟子站了出来,冯冬冷声道:“与此事无关的人,带出去。”
        这句话自然是针对叶楚和韩硕而言,冯冬是想让他们二人离开,剩下的都是执法堂的人,他想如何处置王凉,都可以。
        “遵命!”几个弟子齐齐高声应道,随之走向了叶楚二人。
        “冯冬,你什么意思?”叶楚的眉毛拧在一起,语气冷漠。
        但冯冬根本不理他,说白了,这里是执法堂,除了杜岩之外,他就是这里的天王老子,他让谁离开,谁就得离开。
        至于王凉,他敢在执法堂里撒野,就要付出代价。
        “叶楚,出去吧。”突然之间,王凉开口轻声说了一句。
        叶楚看向王凉,立刻明白王凉的意思,王凉恐怕也是想对冯冬出手了,实则,冯冬并没有什么值得畏惧的。
        但是,冯冬的背后乃是风剑玄门的**杜岩,再往大了说,执法堂也是风剑玄门威严的代表,宗门不会允许有人触怒。
        只是这些事情,王凉又岂会想不到。
        “王凉大哥,小心一点。”除了这一句话,叶楚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随之,叶楚给了冯冬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然后,他和韩硕大步流星的走出了执法堂,无需执法堂的弟子带他们出去。
        冯冬见叶楚终于离开,他走到大殿的墙边,拿下墙上挂着的九尺长鞭,鞭子犹如一条巨蟒,散发出淡淡的寒光。
        这就是执法堂执行鞭刑的刑具,这鞭子乃是宗门特制之物,看似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实则其上却密布着一根根的锋利倒刺。
        一鞭下去,若是凡人之躯,必定是皮开肉绽,骨肉剥离,筑基期的修士肉身强横一些,但也绝对扛不住二十鞭。
        上一次动用这根鞭子,还是对云岚动刑,但是,当时行刑的人,乃是杜岩本人。
        “王凉,你打伤我执法堂的弟子,挑衅执法堂的威严,我就罚你十鞭,以后,长点记性!”
        说着,冯冬挥臂一震,顿时,长鞭犹如浪花一般翻腾,鞭身相互抽打在一起,发出阵阵雷鸣之音。
        富庆此刻已经被人搀扶到了一边,看着眼下的一幕,他的心中无比的畅快,不由得大笑,“王凉,这就是你伤我的代价。”
        其他弟子见到这一幕也都是心跳加速,冯冬乃是筑基巅峰的强者,那长鞭到了他的手里,更是威力无比。
        即使他们站的如此遥远,也能够感受到鞭子上散发出来凌人之气。
        “十鞭下去,王凉不死才怪。”
        “死了就死了,敢在执法堂放肆,就应该料到自己会有这样的下场。”
        “...”执法堂的弟子对于王凉没有丝毫的同情之意,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唰!”
        一时之间,长鞭犹如毒蛇的长信,朝着王凉的身体卷了过来,发出一阵裂空之音。
        “惩罚我?你也配,你竟然向我动手,我就好好给你个教训。”
        话音未落,王凉的手从腰间扯出了一根黑色长带,断魂带,自从小四开始自觉练功之后,他已经好久没有动用过了。
        “噗!他在干嘛?难道是想用那根裤腰带来对抗无上法鞭?”
        执法堂的一众弟子之中,发出一声带着嘲笑的质疑,随之,其他人的脸上也都出现冷漠的笑容。
        在他们的眼里,王凉根本是在以卵击石,他必死无疑了。
        虚空之中,一粗一细的两条碰撞在一起,那根看似平平无奇的,类似普通裤腰带一样的东西,竟然缠住了冯冬手里的那根法鞭。
        “这不可能!”冯冬顿时心中一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