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鞭刑 下(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还不等众人反应过来,只见王凉长臂一挥,冯冬的身体向前一耸,手中的法鞭竟然脱手而出,被甩飞出去,落在了远处。
        在此瞬间,王凉的身体突然之间化作了一道疾风,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野之中。
        “好快的速度?他怎么可能拥有这样的速度!”
        “我没有看清,他人去哪了?”
        “在哪里,在冯师兄的身前!”
        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王凉就来到了冯冬的身边,一双赤色的血瞳之中,有一丝笑意,也有一丝怒意。
        王凉原本并不想和执法堂作对,否则,他之前也不会解释那些事情,但是,冯冬却要对他使用鞭刑,王凉无法容忍。
        这样目无王法的人,竟然能够成为执法堂的卫法者,简直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
        “我相信执法堂会秉公办事时,你没有给我公道,那现在,我就自己讨回公道来,我今天就教教你,强者为尊的道理!”
        话音未落,手中的断魂带已经抽击在冯冬的身上,看似随意轻松的一击,冯冬却犹如五雷轰顶,一阵灵魂撕裂的疼痛涌入脑海之中。
        当初在灵玉山,半步金丹的徐海昌都要昏死在这断魂带下,冯冬区区一个筑基修士,在断魂带下,撑不过一招。
        “啊!”冯冬的口中发出一声惨绝人寰的哀嚎。
        随着一声清脆的声响过后,执法堂众弟子只见冯冬突然身体痉挛,两眼翻白,轰得一下,瘫倒在地上。
        “这是...什么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本有些虚弱的富庆,看着这一幕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一众弟子根本看不明白,冯冬为什么会突然倒地不起。
        此刻,王凉的身影稳稳的落在地上,目光冷扫冯冬一眼,“你这样的人,不配在执法堂。”
        说完了话,王凉将断魂带收回自己的腰间,大摇大摆的朝着执法堂的大门而去,其他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些,无法阻拦,也不敢阻拦。
        强大的筑基巅峰修士都被打得不省人事,他们就算出手,也是送死。
        王凉的无所顾忌让他们不敢相信,就算是云家千金云岚,此前进入执法堂,都要乖乖的接受鞭刑,没有例外。
        其他的弟子就更不用多说,一旦被罚入执法堂,他们无疑都要做上一段时间的噩梦。
        唯独王凉,先是打伤了富庆,进入执法堂后,不止不接受惩罚,甚至还打翻了卫法者冯冬。
        执法堂在风剑玄门成立如此之久,王凉是第一个在执法堂如此放肆的人。
        “孽徒,打伤我执法堂弟子,还想离开,你给我站住!”
        突然,一道空冥之音在虚空之中传来,简直要将所有人的耳膜贯穿,众弟子心神一颤,汗毛竖起,但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涌现出激动之色。
        终于有人能够镇压王凉了,他们仿佛看见了救世主一般。
        只见一道威严身影从天而降,强大的气势顿时在执法堂内弥散,一道锋利之意同样是从天而降。
        王凉倏地脚步后撤,锋利之意轰然降临,伴随着一阵大地震颤,只见贴着他的脚前,地上出现了一道一指深的长痕。
        刚刚若不是王凉的反应足够灵敏,那道剑意将会从他的天灵盖劈下,把他一分为二。
        “**,您可算是来了,此人不只打伤了富庆,还打伤了冯师兄。”
        “他是在挑衅执法堂,其罪当诛。”
        “...”
        执法堂的一众弟子,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纷纷告状,恨不得将王凉置于死地而后快。
        来人,正是执法堂的掌事者,风剑玄门的**之一,杜岩,此人,乃是半步金丹强者。
        王凉回身望向杜岩,赤色血瞳之中是一片冰冷。
        而杜岩感受到王凉身上的寒意,心里微微有一丝惊异,没有想到,一个凡人的身上,竟然能够爆发出这样的能量。
        难怪,此人能够被破例招收进入风剑玄门。
        但是,这绝对不是王凉能够在执法堂放肆的理由,不管王凉是谁引进风剑玄门的,杜岩也绝不能放任自己手下之人被打伤而不管。
        “王凉,打伤执法堂弟子,我本应该将你斩杀,但念你修行不易,罚你鞭刑一百,你可有异议!”杜岩的口中吐出一道寒气。
        鞭刑一百,就算是筑基巅峰的修士也扛不住这样的刑罚,杜岩只是嘴上宽容而已,实则,他无疑是打算杀了王凉。
        王凉听见这话,眼中的情绪更加冰冷无比,他的嘴角勾起一丝讽刺之意。
        如果可以,王凉现在并不想和杜岩动手,杜岩乃是风剑玄门的**,定然会惹来不小的麻烦。
        前提是,杜岩不要把王凉逼急了,否则,王凉不会再有什么顾虑。
        “呵,果然是上梁不正下梁歪,执法堂?不过是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
        对方摆明了是要自己的命,王凉也无需给对方留面子。
        “孽徒,你简直是冥顽不灵,那我现在就斩杀了你,以儆效尤!”杜岩冷喝一声,无上威压袭向王凉。
        随之,一道锋利无比的剑意从杜岩的身上爆发出来,配合着他恐怖的威压,令人喘不上气。
        鞭刑一百,他已经是给了王凉三分颜面,但王凉身为弟子,却出言训斥他,简直是无法无天。
        在杜岩看来,王凉不只是触怒执法堂,更是触怒风剑玄门的无上威严。
        这样的弟子,就算有三分天赋实力,留在风剑玄门也没有什么用处。
        因为,他没有将风剑玄门视为信仰,日后,必定不会给风剑玄门做出贡献。
        当然,这只是杜岩的想法而已。
        王凉看着剑意朝着自己射来,他的眼底越来越冷,是杜岩逼他。
        就在王凉准备反击之时,一道金光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金光化作光幕护罩,将王凉保护在其中。
        “锵!”
        一声巨响在虚空之中回荡,整片大地都不住的震颤起来,此刻,在执法堂周围的弟子都感受到异动,纷纷朝着执法堂投来目光。
        “执法堂,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