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化解(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执法堂内,一众弟子都为之震撼,半步金丹的杜岩,一怒之下,剑华万丈,他们根本无法睁开眼睛去直视,唯有感受着剧烈的震荡。
        “半步金丹,已经有一只脚跨入金丹境界,好可怕。”
        “那王凉,必死无疑。”
        然而,当剑华消散,他们定睛看去,却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只见一层散发着金色光辉的光幕挡在了王凉的身前,刚刚剑意恐怖如斯。
        但是,那将王凉保护在其中的金色护罩却没有丝毫的破损,仿佛根本没有遭受到攻击一般。
        站在其中的王凉,脸上并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只是负手而立,看着身前的金色光幕。
        若是此物没有出现,杜岩此刻将会是一具尸首,但光幕出现,一切则在悄然改变。
        杜岩看着完好无损的王凉,顿时目光冷凝,心中出现不可思议。
        单单只靠着灵罩就化解了自己的攻击,出手之人,必定是金丹强者。
        随之,虚空之中降下一道身影,众人顿时凝声屏气,时间仿佛静止了下来,一道道目光紧紧盯着那道身影。
        “四长老!”
        杜岩的五官凝聚在一起,阴沉着脸色,但口中却是毕恭毕敬道:“杜岩,拜见四长老。”
        四长老突然降临还出手护住王凉,这对于执法堂而言,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杜**,发什么了什么事情,值得让你亲自动手?”四长老,虽然语气温和,但却让人倍感压力。
        当然,这种压力,只是对于除了王凉之外的人而言。
        一众执法堂弟子不敢揣测四长老的心意,各个跪地叩首,唯有杜岩听得出来,四长老的言语之中,带着火气。
        是在责备杜岩,对王凉出手。
        身为宗门**,他的的确确不应该对一个弟子出手,但是这一切又是事出有因,王凉大闹执法堂,甚至打伤了冯冬。
        自己身为执法堂的掌事者,愤怒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四长老,此子伤我执法堂弟子,卫法者...”然而,杜岩的话没有说完,就被四长老制止。
        “杜**,你可有了解过其中的原因?”
        “这...”杜岩当然不清楚,他一来就看见王凉打伤冯冬,加上执法堂弟子的话,他理所当然的认为,一切是王凉的过错。
        此刻被四长老发问,杜岩一时语塞。
        “你身为执法堂掌事,怎么能不搞清楚原因就随便的打杀弟子,传出去,风剑玄门岂不成了蛮不讲理的地方。”
        “执法堂是主持公道的地方,杜**,这一点,你应该最清楚了。”
        四长老语气平和淡然,三言两语就说明了自己的态度。
        此时此刻,就算是一众执法堂的弟子也都听出来了,四长老是在责怪杜岩,但是他们无法理解。
        杜岩乃是风剑玄门十三位**之一,在风剑玄门中的位置,比一个刚进门的弟子不知道要高上多少倍。
        然而,此刻四长老却在帮着王凉说话。
        四长老眼下心中恼火,他为了拉拢王凉的心,让他真正的成为风剑玄门的一份子,做了那么多的事情。
        差一点,他所做的一切都要前功尽弃,今天,如果他没有出现,王凉说不定会一举离开风剑玄门,从此,两厢为敌。
        这样天赋异禀的天骄,差点就被杜岩赶出风剑玄门,四长老不生气才是怪事。
        杜岩闻声脸色一僵,虽说自己有鲁莽之处,但是,四长老当着执法堂一众弟子的面这样责问他,实在有些小题大做。
        照理说,不应该是这个样子,杜岩想着,但四长老如此说,他也没有反驳的余地。
        杜岩心中不甘,但也只能低声道:“我确实有些鲁莽了。”
        “王凉也的确打伤了执法堂的弟子,你身为掌事者,也可以理解,既然两方都有错误,此事,就到此为止吧,杜**,觉得如何?”
        四长老随之缓和了语气,他没有询问王凉事情的经过,但是,他很清楚,以王凉的实力,如果是故意闹事,执法堂的所有弟子一起上,也未必能伤得了他。
        四长老知道王凉此举肯定是事出有因,而他没有去询问,是想尽快了结了这件事情。
        再者,杜岩毕竟是**,为风剑玄门劳心劳力多年,就算有错,四长老也不会真的责罚他。
        此刻,四长老做起了和事佬。
        “杜岩谨遵长老之意。”嘴上大度的说着,但杜岩看向王凉的目光却极为不善。
        如果有机会,杜岩还是会想办法给执法堂的弟子讨公道。
        随之,四长老责令此事不得外传后,带着王凉离开了执法堂。
        刚出执法堂,只见叶楚二人还在不远处等着,见王凉出来,叶楚离开朝着他走来。
        四长老没有多说什么,他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凉一眼后,便离开了。
        “还没走?”王凉开口,一边走,一边说着,但面对叶楚的态度,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冷漠。
        对于叶楚,王凉的确不算喜欢,因为叶楚对他有所隐晦,不像小四那样单纯,一心一意的追随王凉。
        对于小四而言,王凉的话就是圣旨,他让小四摘星星,小四就不会摘月亮。
        这份忠诚,在这复杂的世界上,再难找出第二个人。
        重活一世,对于人心的险恶,王凉再清楚不过了,他的身边不需要随时会叛离的家伙。
        虽然叶楚表面真诚无二,但王凉却能看出他胸中的城府。
        而叶楚也不心急,似乎他只要跟在王凉的身边便知足了。
        王凉随之回到楼阁住处,叶楚也回到自己的住处。
        对于张扬向执法堂检举自己的事情,王凉并不着急找他,一个只敢在背后搞小动作多家伙,不足为据。
        王凉坐在房中,看着桌子上的茶壶,他的手慢慢伸了过去,茶水从壶口流出,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
        就在这时,却突然有人敲响了房门,王凉微微挑眉,手中茶杯放下,低声道:“进来。”
        房门被推开,一道艳阳般的倩影飘了进来,来人竟是紫琼。
        “你没受伤?”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