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一出好戏 下(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呵,我什么时候说过你害我了?云朗,你这是不打自招?”
        紫琼立刻发现了云朗话里的漏洞,她是自己进入王凉的房间,又不是云朗让她进来的。
        就算王凉真的将她玷污,也算不到云朗的头上。
        此刻,云朗却直言不想害她,云朗分明是早就知道,这水里被下了合欢散,一旦紫琼服下,就会难以自控,那才是害她。
        云朗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十分无奈的摇头,简直是越描越黑。
        “紫琼,你相信我,这件事情,真的和我没有关系,我只是...”云朗犹豫着该如何说下去。
        “只是什么?你该不会想说,你只是偶然路过,就跟进来看看热闹吧。”紫琼冷哼一声,一句话怼得云朗哑口无言。
        “执法堂的各位,说说吧,这回到我这来,是受了谁的检举?”王凉的笑意诡谲,带着玩味。
        “这...”几个执法堂弟子的目光闪烁起来,在云朗和张扬的身上飘来飘去。
        这还用问,执法堂行事,云朗和张扬却跟了过来,分明是一早就知道会有好戏看。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王凉是故意逼迫他们。
        “我提醒你们一句,要说实话,冯冬和富庆的下场,你们很清楚。”王凉一边说,一只手还有意无意的落在腰间的断魂带上。
        “是,是有人匿名,说这里有人玷污女弟子清白,我们才过来的,既然是误会,执法堂也事务繁多,我们还是先走了。”
        执法堂其中一个弟子把心一横,开口说了起来,他眼下也顾不上什么云家了,就算是云朗,也不敢贸然的对他们动手。
        但是王凉不同,连执法堂四大卫法者之一的冯冬,王凉都说动手就动手,所以,王凉的话,绝对不是在吓唬他们。
        紫琼听见他的话,脸色更加冰冷,果然,差一点,她就成了那个被玷污的女弟子。
        执法堂的几人说着话就想要离开,但房间的门已经被王凉锁死,他们根本无法打开。
        几个弟子顿时绝望,心中是叫苦不迭,怎么就又惹上了这个不好惹的主。
        “其实,你们说或者不说,一切是谁做的,也显而易见了。”
        “懒得和你们绕弯子,张扬,你前脚检举我残害同门,让执法堂将我带走,好有机会在我的水里下药,然后再告诉紫琼我受伤了,让她进入我的房间。”
        “最后,你再带着执法堂进入这里,将我抓获,我就是死罪,这才是你原本的计划吧。”
        王凉缓缓开口,竟然直接将张扬的所作所为分析得透彻。
        张扬听着这些话,此刻,已经是汗流夹背,脸上变得苍白无色,自己的心机,竟然全部都被王凉看穿了。
        而王凉还没有说完,他继续道:“原本,我还觉得奇怪,你为什么要花费心急把紫琼给算计进来,而不是直接收买一个女弟子陷害我,那样更加容易。”
        “但是,现在我想明白了。”一边说,王凉的目光扫向了云朗,脸上的笑容更加冰冷。
        “你这招一石二鸟算计得不错,要是被玷污之人是云朗看中的紫琼,那云朗一定会怒不可遏的想要杀了我,到时候,我杀了云朗,就等于招惹了云家。”
        “到时候,就算风剑玄门,云家都会把我视为眼中钉,你的目的就达到了。”
        “你恨我,我能够理解,不过,云朗是如何招惹你了,让你这样恨他?”
        王凉反问一声。
        张扬瞬间咬紧牙关,眼中堆满了恨意瞪着王凉,王凉在故意挑起云朗对自己的恨意。
        王凉看着他嗜血如狼的目光,却冷笑起来,张扬,机关算尽太聪明。
        如果,他没有把紫琼牵扯进来,云朗说不定会帮他来对付自己,而现在,云朗不止不会帮他,恐怕会将他杀之而后快。
        王凉就是要让张扬知道,什么叫,聪明反被聪明误。
        和王凉玩这些小把戏,十个张扬也不够看。
        此刻,云朗越听下去,身上散发的寒意越冷,自己刚刚一时冲昏了头脑,竟然没有想到这些事情。
        当然,对于王凉说会杀了自己的话,云朗则是嗤之以鼻,根本不相信。
        不过,他眼下没有心思去纠结这些,倏地,云朗犹如寒刀一样的目光射向张扬。
        只见他大手一伸,一股恐怖的威压朝着张扬而去,云朗一把将张扬拎到了身前,狠狠的砸在地上,引得楼阁摇晃震动。
        “噗!”一口鲜血从张扬的口中喷涌而出,他瞬间面色苍白。
        “你竟然连我都算计进去了,张扬,你真是活腻了,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云朗怒从心头起,低吼出来。
        云朗乃是筑基巅峰的修士,而张扬,只不过是筑基后期而已,他根本不是云朗的对手。
        眼下,张扬的脸上出现冰冷和讥讽之色,他发了狂似的开口道:“你有什么资格说老子,他娘的,合欢散是你给老子的!你活该!”
        “咚”的一声闷响,云朗迎面一拳,打在张扬的脸上,顿时,两个洁白的带着丝丝血肉的牙齿从张扬的嘴巴里飞了出去。
        云朗心中更加厌恨张扬,可恶的家伙,死到临头了还要反咬自己一口,今天,他非死不可。
        张扬哀嚎一声,四肢不断的挥舞起来想要反击,但却被云朗控制得死死的,根本无法动弹。
        “合欢散,真是好恶毒的家伙,筑基期的修士服下合欢散,不只是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欲望,如果欲望无法被满足,甚至会爆体而亡。”
        紫琼冷声说着,心中更加后怕,要是王凉没有发现端倪,一切将会是什么样子。
        合欢散竟然是云朗给张扬的,足以说明这件事情是他们二人的合谋。
        “这件事情,我会上报宗门的,你们两个就等着受罚吧!”紫琼厉色,对着云朗二人说着。
        云朗听见这话,更加恼火不已,这些事情,全部都要怪张扬,这个狼子野心的家伙。
        “砰——砰——砰!”
        云朗又连续对着张扬轰出几拳,即便是这样,他仍然不解气。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