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自食其果(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飞溅出来的茶水化作一道弧线,再看王凉,他的手已经扣住了云朗的两颊,微微用力,云朗立刻痛苦的张开嘴巴。
        此刻,所有人才意识到王凉要做什么,他们的眼珠子瞪得更大了起来。
        云朗疯狂的挣扎起来,但是,王凉的五指却犹如钢钳一样,丝毫不给他挣脱的余地。
        只见壶中大半的茶水一滴不落的进了云朗的口中,随之,王凉扣着云朗的手化为手刀,挥在云朗的喉咙上。
        “咕噜。”
        一阵水声,随着云朗的喉结一动,掺杂了合欢散的半壶茶水全部被他吞了下去。
        王凉的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丝毫不给云朗反应的时间,也看呆了其他人。
        “好利落的手段。”
        “水里有合欢散,云朗很快就会被药性操纵,无法自控。”
        “可是,就算是这样,云朗随便找个女弟子发泄一下就可以了,以他的身份,恐怕有不少女子愿意主动现身。”
        虽然,王凉强迫着云朗服下了合欢散,但是,这对于云朗而言,恐怕也算不上什么大事。
        “难不成...他是想,不让云朗离开,任由他爆体而亡。”其中一个弟子脸色大变,战战兢兢道。
        其他人听见这话,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的确是有这样的可能。
        脱离王凉控住的云朗,也没有时间去猜测王凉的意图,他立刻坐下来运功,想要把体内的茶水逼出来。
        “没用的,对于合欢散而言,人体就像是吸水海绵,一旦服用,根本不可能阻止它的药性被吸收。”紫琼淡淡的说了一句。
        果然,云朗干呕了几声,只是吐出一些茶水而已,也许是因为运功的缘故,使得药效在体内运转得更快了,他的脸上迅速出现了一抹红晕。
        “王凉,你死定了,我一定要杀了你。”
        云朗怒目圆睁,服下了合欢散,他的第一目标自然是紫琼,但是,他知道紫琼不会任由他摆布,只能放弃。
        没时间教训王凉了,我要马上去找一个女子发泄药性,否则等会儿我被药性控制,指不定会做出出格的事情。
        云朗一指从手心划过,顿时,掌中出现一道血痕,汩汩的鲜血涌了出来。
        将血液放出去一些,可以延缓药效的发作。
        与此同时,云朗的身影朝着房门而去,他必须要马上离开这里,没有时间犹豫了。
        “谁允许你走了。”突然,王凉冰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云朗脊背一僵,眼看着自己距离房门仅仅只有一步之遥,但身后却突然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把自己拖了回去。
        顿时,房门在她的眼中越来越遥远,云朗怒而低吼,“放手,给我滚开!”
        一阵磅礴的气势在云朗的身上爆发出来,一时间,腾腾杀气充斥在房间之中,所有人都心中一紧。
        云朗这回,是真的怒了。
        紫琼见状立刻朝着云朗而去,当下,唯有她是筑基巅峰境界,能够控制云朗。
        然而,不等紫琼来到云朗的身边,王凉却突然抽出腰间的黑带,十分随意的甩在云朗的身上。
        “给我老实一点。”
        “啊!”一声痛苦的哀嚎,云朗突然两眼翻白,杀气消失,四肢无力的下垂。
        “嗯?这是怎么回事?”紫琼看着突然安静的云朗,不由得奇怪的呢喃。
        目光瞟向王凉腰间的黑带,她觉得不可思议,只是一根腰带而已,怎么会把云朗抽得晕厥。
        但就算再不可思议,此刻也都成为了事实,王凉放手,云朗顿时一头扎在了地上。
        而执法堂的弟子对于这一幕,并不算陌生,冯冬之前也是这样,挨了一下,就昏厥了过去。
        没有了云朗的躁动,房间里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目光都看向王凉。
        只见他拿着茶壶又走到了被云朗揍得不成人样的张扬身边,连云朗都无法挣脱,张扬就更不用多说了。
        茶壶里剩下了一半茶水,都被王凉一滴不露的灌进了张扬的肚子里。
        做完了一切都王凉把茶壶放回桌子上,轻轻的拍了拍手,一副大功告成的样子。
        正在众人困惑着王凉的行为之时,王凉缓缓开口,“你们,随便找个房间,把他们关在一起。”王凉说着,手指向几个执法堂弟子。
        “好恶毒的人。”执法堂弟子小声的嘟囔一句,心中对王凉的恐惧成倍增加。
        怪不得王凉要给云朗和张扬都灌入合欢散,原来,是要让他们两个自食其果。
        服下合欢散的人根本无法自控,头脑会被情欲所占满,为了发泄药性,就算是母猪他们也会当做貂蝉。
        此刻,王凉要把云朗和张扬关在一起,目的可想而知。
        执法堂的几个弟子面面相觑,真的要做这种残忍的事情吗?
        “还不动手,你们难道也想和他们一起,做游戏?”王凉看着几人,语气中的寒意欲将几人冰封。
        “不不不,我们这就动手。”
        执法堂弟子瞬间脸色苍白,心中倍感压力,今天,他们明白了一个道理,惹谁,都不要招惹王凉。
        这个魔王一样的人物,简直比金丹期的强者还要恐怖。
        几个人不敢再迟疑,立刻手忙脚乱的把晕厥的云朗,还有受伤的张扬的抬走。
        “记住,要锁好门。”王凉不紧不慢的开口,脸上带着微笑。
        几个人看着他,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同情的看着云朗二人,最终决定,把两个人送到了距离稍近的张扬的房间。
        “真是造孽,云家少爷,以后怎么见人。”
        “简直太凶残了,以后见到王凉,真的得绕路走,离远一点。”
        “我现在突然觉得,冯师兄太走运了。”
        执法堂的几个弟子你一句,我一句,临走时,还不忘在门外加了一把锁。
        有合欢散的作用,云朗二人根本没有心思,也没有力气从房间里跑出去,所以,普通的锁就能关住两个人。
        做完了这一切,执法堂弟子不敢逗留,通通绕开王凉的房间,离开了是非之地。
        至于,剩下的事情,就和他们无关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