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莫名其妙(1/1)

投票推荐加入书签留言反馈

        
        片刻之后,被紧锁的房间之中,传出一阵诡异的骚动,衣衫撕裂的声音,男人的喘息和低吼都齐齐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隔壁,正在修炼的弟子被耳边传来的一样的声响惊动,他不由得皱紧了眉毛。
        “张扬这是怎么了,整出这么大的动静,生怕别人不知道不成。”
        他碎碎念了一句,不断的异响让他心神不宁,紧跟着,他嘴上咒骂了两声。
        “还让不让人修行了,真是烦死人了。”
        不过,他的心里也有一丝好奇,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如花美眷,才能让张扬无法克制,光天白日的就做出这样的事情。
        另一边,紫琼俯身在桌子上,双臂挡住自己的脸,身体时不时的抽动两下,片刻后,她的口中爆发出清脆的笑声。
        她是万万没有想到,王凉竟然会这样处理云朗和张扬。
        等到明天他们的药性过去,恐怕会羞愧到自杀,而且,他们也不敢声张这件事情。
        要是被大家知道,那云朗和张扬根本没有颜面在风剑玄门待下去。
        同时,紫琼也不得不佩服王凉,能够想出这样的法子,而且敢真正实施起来的人,恐怕整个风剑玄门,就唯有王凉一人。
        “你究竟是怎样发现他们在水里下了合欢散?”紫琼强忍笑意,问出心中的好奇。
        据她所知,合欢散无色无味,她差点喝了那茶水,当时也没有看出有一点异样。
        “很简单,首先,在我回来之后,茶壶的位置改变了,说明有人在我走之后,进入了这里,在那之前,张扬又故意检举我,要引我离开,这样一想就十分合理了。”王凉轻描淡写道。
        “那也只能是怀疑而已,你怎么能肯定呢?”
        “我不肯定,但是,我的直觉一向很准,结果证明,我的怀疑是正确的。”
        王凉的话,紫琼没有能够反驳的地方,要不是王凉的观察入微,今天遭殃的就是自己了。
        只是,如果换成别的男人,就算是发现了,也未必会告诉自己。
        紫琼知道,有很多人惦记着她的身子,如果那些人有这样的机会,恐怕会装作不知道的样子,让他发生下去。
        而王凉却把一切都如实的告诉自己,没有任何的隐瞒。
        “不过...你不觉得可惜吗?”紫琼犹犹豫豫问了一句,话一出口她就脸红后悔。
        自己这是在问什么愚蠢的问题。
        可惜?有什么好可惜的,王凉心中暗暗道了一句。
        他对紫琼从来没有过情爱方面的考虑,当然不会觉得可惜。
        “我应该觉得可惜吗?”王凉漠然道。
        顿时,紫琼本就微红的脸更加胀红起来,王凉的话让她越发羞愧,羞愧之中,又有一丝失望闪过心头,让她暗暗吃惊。
        我为什么要失望?真是多嘴,说了不应该说的话。
        蹭的一下,紫琼的身体垂直而起,绷直的双臂僵硬的放在身体的两侧,粉拳紧握,表情也十分紧绷。
        “你...你自己好自为之。”紫琼一时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心中犹如一团稻草,杂乱无比。
        话音刚落,紫琼顿时身影一动,迅速的离开了王凉的房间,她的样子,有几分落荒而逃的意思。
        离开房间,紫琼表情奇怪的捂着心口,我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会这么在意,又在激动什么?
        这种陌生的感觉让紫琼头疼,但一想到王凉刚刚一脸淡漠的样子,她又无法抑制的想发火。
        紫琼甩了甩脑袋,强行保持镇定,随之大步流星的离开。
        房间里的王凉依然是一脸淡漠,想着刚刚紫琼的反应,他微微皱眉:“莫名其妙。”
        这一夜,可苦了张扬隔壁的弟子,听着一晚上都没有消停的声音,那弟子一夜都没有合眼。
        直到清晨的天,蒙蒙亮起来,张扬房间的声音才渐渐消失停止。
        但是很快,就又是一阵吵闹声,隔壁弟子已经苦不堪言,他打开房门,想要找张扬言说此事。
        “咚咚咚!”
        弟子刚刚打开房门,就听见一阵闷响,只见张扬的房门外面挂着一把锁头,房门不断的摇晃起来。
        随之一声轰隆巨响,不断晃动的房门突然破碎成木屑,飞溅出去。
        弟子瞪大了眼睛的看着,心中暗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门是被谁锁住了。
        估计里面的人要出来了,我必须要看看是个什么样的美人,能让张扬如此没有节制。
        下一刻,那弟子兀自瞪大了眼睛,因为,从张扬房间了走出来的,并不是什么美人,甚至,不是一个女人。
        “这不是...云朗吗?他怎么也在?”
        只见云朗此刻脸色微白,衣衫不整,没有衣服遮挡的脖子上更是一块块令人心惊肉跳的紫红。
        那弟子仿佛发现了惊天之谜,趴在门缝后看着这一幕,眼睛里露出兴奋的神色。
        这是什么情况,贵族子弟真会玩!
        “不过,怎么不见那个女人出来呢?”他奇怪道。
        他又怎么会想到,他一晚上听见的声音都是云朗和张扬发出来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女人。
        云朗眼下一脸愤怒,昨天昏厥前的一幕幕他都铭记在心,“王凉,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心中对于王凉的恨意徒增百倍,奇耻大辱,此仇不报,他云朗誓不为人!
        倏地,云朗的目光射向隔壁房间虚掩着的门上,顿时,那虚掩的门被紧紧的关上。
        “遭了!”门后的弟子坐在地上,身体忍不住颤抖起来,自己好像被发现了。
        突然之间,一阵凛冽的杀机从门外爆发,随之,一股压迫性的威力伴随着肃杀之意轰然降临。
        门后弟子脸色一边,身后剧烈的力量,犹如无数山岳压来。
        他的身体连同着背后的门板飞了出去,鲜血喷薄了满嘴,一时之间,他的脾脏肋骨,尽数震碎。
        “死!”云朗怒不可遏。
        一道剑光华丽丽的落下,黑色的头颅滚落,鲜血一地,倒霉的弟子成了云朗发泄怒火的途径。
        “王凉,下一个,就是你!”
        

章节目录